🏡
PTT小說網
x
    “咦?”感覺到異樣的紅兒張開眼睛,瞪大迷茫的眼眸:“好像發生奇怪的事情了!”

    雲澈看着紅兒,凝聚精神,試探着下達了收回的意念。頓時,他手背上的劍狀玄印閃動,紅兒“啊”的一聲,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道紅芒,飛到了玄印之中。

    雲澈擡起手臂,看着自己手背上的劍狀玄印,一陣發呆:居然……真的……可以!

    “紅兒!”

    他一聲低喚,頓時,玄印再次閃爍,一道紅光釋放而出,化作紅兒的身影,她嘴巴大張,用力眨了一下眼睛,明顯處在發懵狀態。

    “化劍!”

    他的意念剛落,紅兒身上光芒再現,嬌小玲瓏的身軀頓時化作了那把巨大的硃紅巨劍,他手掌伸出,意念微動,硃紅巨劍便自發飛到他的手中,他雙手握緊這把硃紅巨劍,感受着那驚人的沉重感,心中再次發出了一模一樣的呻吟:居然……真的……可以!

    不過這時,他手中的硃紅巨劍忽然自己掙扎起來,隨着它劍身一擺,已強行擺脫了他的掌控,然後在閃爍的紅光之中,幻化回了少女紅兒的形態。

    雲澈愣住……怎麼回事?她居然能自己掙脫?難道她並不是像契約玄獸一樣,完全受我的控制?而是可以抵抗?

    紅光一出現,就開始手忙腳亂的檢查起自己的身體,在發現沒有異常後,她歪着腦袋,一臉的疑惑:“好奇怪,身體好像有一點點不聽話了……大哥哥,是你對我做了什麼嗎?”

    雲澈正想着要怎麼和她解釋,卻忽然看到她眼兒一彎,笑嘻嘻的道:“不過好好玩!大哥哥,再玩一次好不好!”

    還沒等雲澈答話,她又馬上自顧自的道:“啊!不對不對!好吃的……還有好吃的!快把農缺給我吃!說好的不可以賴!”

    對她種下契約玄印,然後成功的收入玄印、召喚、化劍……這一切如果發生在一個正常的人身上,足以將其驚掉半個魂半條命,但紅兒的反應只是短暫的迷茫,然後居然是“好玩”,隨之直接將這一切拋之腦後……她的神經究竟是什麼做的!

    雲澈把龍闕拿出來,神色怪異的道:“你拿去吃吧。”

    “哇哇!”紅兒接過龍闕,直興奮的手舞足蹈。之前吃掉的半截,她是在被雲澈追趕的過程中囫圇吞嚥,這次可以吃的毫無壓力,自然也慢了好多。小巧玲瓏,呈嫩粉色的脣瓣,珍珠一般瑩白小巧的牙齒,卻是輕而易舉的將比玄鐵還強韌的龍闕一口口咬下,這幅畫面對雲澈心靈的衝擊力可想而知。

    轟隆隆……

    空間震盪的程度再度增強,上空,已經開始出現道道微小的空間裂痕……太古玄舟的排斥氣場,即將到來。

    “快把她收入玄印中!因爲體質的關係,她極有可能不受太古玄舟排斥氣場的影響!”茉莉忽然道。

    雲澈一皺眉,迅速發出將紅兒收回玄印的意念……隨着玄印光芒一閃,吃的正歡的紅兒一聲不不滿的輕呼聲,然後連同她正抱在懷裏的半截龍闕化作一道紅光,回到了玄印之中。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股強橫到無法抗拒的力量將雲澈帶起,甩向了上空不知何時出現的空間漩渦之中……

    承受了十八個月的空間亂流,這區區空間漩渦對雲澈而言根本不值一提。他閉上眼睛,任由自己被隨着空間漩渦移動,心中也充滿了忐忑……

    自己究竟會被帶到一個怎樣的世界……

    ——————————————————

    天玄大陸,蒼風國。

    神凰帝國毫無預兆的大舉入侵,讓蒼風國硝煙四起。新月城是蒼風國中心區域的樞紐,它淪陷的消息傳來時,蒼風國民頓時陷入更大的恐慌之中。

    滄瀾、葵水、天香、伽羅、黑煞五國面對蒼風的一次次求援,全部保持了沉默,不知是忘記了何爲“脣亡齒寒”,還是對於神凰帝國太過懼怕,沒有膽子惹火上身。蒼風境內的各大修玄宗門九成以上都選擇了歸順……因爲反抗,只有被滅亡的結局,歸順雖然恥辱,但至少能留得數百年的基業。那些奮起反抗,或加入守衛軍的,反倒是那些相對弱小,幾乎沒有什麼底蘊的宗門或勢力。

    最強大,也唯一足以能讓神凰帝國有所忌憚的天劍山莊,也在蒼風岌岌可危之下,選擇了閉莊沉默。

    一場戰爭,將人形自私的一面**裸的揭開。

    面對實力太過強大的神凰帝國,沒有外援,也基本沒有玄界支援的蒼風國根本沒有半點抵抗的可能。在蒼月女皇絕不退縮和妥協的抵擋之下,蒼風國能支撐到如此地步,已是足以讓七國都深爲震驚的奇蹟。雖然每一個蒼風國民都清晰的嗅到了蒼風滅國的氣息,但蒼月女皇卻成爲了蒼風國昏暗天空上最爲明亮的皎月,讓他們無不敬重萬分。縱然不久之後,她成爲了亡國之.君,也必將永載天玄史冊。

    蒼風西境,一個已化作硝煙之地的地方,一個披着過肩黑髮,身着漆黑之衣的青年人從硝煙之中走來。

    他的腳步緩慢,步態沉重而僵硬,一張臉更是冷硬無比,尤其是他的眼神,便如九幽寒刃一般,讓人只是看一眼,便會感覺遍體發寒……而如果細看他的眼睛,會發現他的一雙瞳眸,竟蕩動着異常的黑光。

    這裏是被戰火洗禮過的地方,一片荒涼,偶爾幾間還立着的房屋也是破敗不堪,偶爾幾個行人,臉上也都掛着哀傷甚至絕望。戰爭不該禍及平民,但神凰帝國似乎太過急於攻下蒼風,大軍橫掃,根本不顧忌平民。

    黑衣青年無論每一次踏出的距離,還是邁動的頻率,都是均勻無比,而他一路走來,走的赫然是一條完全筆直的直線。人們看到他,都會下意識的瑟縮腳步,儘量和他遠離。

    走了很久,他終於看到了一間還不算太狼藉的客棧。他腳步短暫停止,然後邁入了客棧之中。

    這裏已是災荒四起,難民流離,客棧已基本等不到什麼客人,眼看着便要開不下去了。客棧掌櫃正坐在櫃檯之後,無精打采,口中不斷的嘆息着。這時,他身上忽然沒由來的一冷,心臟也是驟然收緊,他擡起頭,一眼看到了走進來的黑衣青年。

    開客棧的人自然是見多識廣,這種前所未有的可怕感覺讓掌櫃的立即意識到這個進來的黑衣青年人絕對是個恐怖的角色。他慌忙從櫃檯中走出,主動迎了上去,用盡可能平靜的聲音道:“這位貴客,可是要住店?”

    “雲澈現在在什麼地方!”黑衣青年沒有直視他,微動的口中,吐出死水般沉寂陰冷的幾個字。

    “雲……雲澈?”客棧掌櫃強忍害怕,小心的道:“哪個雲澈?”

    “當然是毀了焚天門那個雲澈!”黑衣青年的聲音驟然變冷。

    “啊?這……”客棧掌櫃驚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又慌忙把頭垂下:“我不懂貴客的意思,雲澈雲駙馬……不是已經死了麼?”

    雲澈這個名字,蒼風境內自然是無人不知。兩年前的七國排位戰,更是讓他的名字直接震動天玄七國。但伴隨着他赫赫聲名的,卻是他葬身在太古玄舟的消息。

    “你說……什麼!?”

    客棧掌櫃的這句話,讓氣息無比沉寂的黑衣青年如同一枚被瞬間引爆的炸雷,他一手抓起客棧掌櫃的衣領,客棧掌櫃兩百多斤的身體被他如提小雞一般提了起來,幽暗的眼瞳裏釋放出凶煞的光芒:“你說他死了?你說雲澈死了!?”

    客棧掌櫃如墜冰窟,幾乎嚇的當場失禁:“貴……貴客息怒,雲駙馬他的確死了,兩年前就死了……這件事,全天下都知道啊……貴客饒命……貴客饒命啊……”

    黑衣青年的手在發抖,一張臉扭曲的無比恐怖,他沙啞着聲音道:“死了……他怎麼能死!說!!他是怎麼死的……怎麼死的!!”

    “他……他……他是死在神凰帝國……七……七國排位戰……太……太古玄舟……聽……聽說是爲了救神凰帝國的雪公主……葬身在了太古玄舟上……”

    客棧掌櫃已是被駭的面如人色,全身痙攣,說話也是語無倫次。

    “啊!!”黑衣青年暴吼一聲,手臂一甩,將客棧掌櫃遠遠的甩飛出去。客棧掌櫃的身體狠狠砸穿牆壁,然後便沒有了動靜,生死不知。

    “死了……死了……死……了……竟然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死了!!”黑衣青年全身顫抖,口中反覆叨唸,神態混亂,隨之忽然大笑起來,大笑之後,神色又是一片痛苦……彷彿忽然瘋癲了一般。

    “爲什麼……爲什麼竟然死了!”黑衣青年仰起頭,痛苦的咆哮起來:“三年撕身裂魂之苦,無數次的鬼門煉獄,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爲什麼竟然死了……死了……我找誰報仇!啊!!”

    黑衣青年一聲大吼,身上,忽然一團漆黑的煙霧升騰而起,煙霧籠罩之處,他腳邊的木桌無聲腐爛,木桌上的白色瓷碗也瞬間變得漆黑一片,然後竟化作一蓬黑色粉末,隨風而散。

    吼聲落下之時,他的神情忽然平靜下來,一個名字,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流雲城!!

    “流雲城……”黑衣青年沉聲低念:“雲澈……你滅我全族……此仇萬世不泯!既然……我已經殺不了你……那我便殺光你全部族人!”

    黑衣青年飛身而起,衝破客棧屋頂,如一道黑色箭矢般飛射向東方……直飛流雲城而去。

    ————————————————

    公佈一個新的官方qq羣:羣名:星神界,羣號:82250946……好像沒有加入限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