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這是什麼地方?」紅兒一邊啃著手中的食物,一邊好奇的打量著四周白茫茫的世界。(廣告)

    「這裡是天毒珠的世界。」茉莉在她面前現出身影,眸光淡漠的看著忽然出現在這個世界的紅兒。

    「天毒珠?」紅兒又咬了一大口龍闕,一邊嚼動一邊含含糊糊的道:「天毒珠?好奇怪的名字,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呢?」

    「因為天毒珠,和玄印空間都是他體內的世界,在你的玄印空間生成時,兩者便連通到了一起。」茉莉淡淡的解釋道。

    「唔……雖然完全聽不懂,但是感覺好厲害的樣子!」紅兒嘴巴大張,將最後一塊龍闕塞到了口中,然後直接吞了下去……簡直就像是吞了一塊柔軟美味的麵包:「啊唔!吃完了!吃的好飽!」

    吃完龍闕的紅兒硃紅色的眼眸之中忽然泛起一抹異樣的紅光,但很快便消失。她打量著茉莉,笑嘻嘻的道:對了,小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呢?」

    「茉莉。」

    「茉……莉……我記住啦!小姐姐,你以後也要經常陪我玩哦,我最喜歡玩了!」紅兒嬌喊道,對茉莉這個全身散著冷漠氣息的女孩都是直接自來熟。她伸了一下懶腰,眼瞼忽然緩緩垂了下來:「吃飽了之後,忽然覺得好睏……好想睡覺。」

    紅兒輕輕揉了揉眼睛,然後打了個呵欠:「啊嗚……真的好睏,小姐姐,我先睡了哦,晚安。」

    說完,紅兒直接如一隻小貓般蜷倒在地上,閉上眼睛,轉眼間便以驚人的度睡了過去。

    茉莉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紅兒,在她完全熟睡之後,她眸光一閃,冷冷的出聲:「出來吧!」

    她話音剛落,紅兒的身上,一縷無色的光芒升騰而起,然後在上空緩緩浮現出一個薄霧般的身影。

    而這個虛影,赫然就是雲澈在太古玄舟遇到的那個已經消散了的殘魂!

    只是這個殘魂明顯比之雲澈初見時還要薄弱,虛虛浮浮的隨時都有可能完全消散,她以蒼老的聲音沉重的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竟然懂得星神皇族的『魂命星移』!」

    「你竟然知道『魂命星移』。」茉莉的星眸微微一眯。

    「……那果然是『魂命星移』!」茉莉的話,顯然是承認。殘魂出現的劇烈的悸動:「你是星神皇族的人……不對!十二星神早已覆滅,你是繼承其中一個星神力量的人!?」

    「沒錯。」茉莉毫不避諱直接承認:「你早早的解脫了不是更好,為什麼還要留一下殘魂在她的身上?」

    「沒有看到小主人被救出,重獲新生,我豈能安然離開……沒想到,小主人雖被驅散魔毒,安然醒來,卻被你施展『魂命星移』,讓小主人成為了一個普通人類的依附!」殘魂的聲音充滿了深深的憤怒:「沒想到,你們竟是如此卑鄙惡毒之人!」

    「所以,你是寧願她繼續睡在永恆之樞中,永遠做個沉睡的活死人?」茉莉冷笑:「普天之下,唯有天毒珠能救她,而你也看到了,天毒珠已經和他的身體融合,普天之下,也唯有他才能救你的小主人!你的小主人重獲天日,你卻連這麼一點小代價都無法接受,可笑!」

    殘魂久久無言,似乎難以反駁。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我畢竟不是真正的遠古星神,無法使出完整的『魂命星移』,再加上現在我無法肆意動用全力,『魂命星移』的力量更是大打折扣,只要你的小主人最後稍微有一點排斥,就幾乎不可能成功。但你也看到了,她在潛意識裡,對他沒有半點的防備和抵觸,主動接受了這個結果,而不是強制和逼迫!」

    「小主人記憶全失,心魂一片空靈,對任何人都沒有防備之心,才被你趁虛而入,否則又怎麼會遭此暗算!小主人是我宗覆滅后遺留下來的奇迹和希望,如今竟然成為了一個區區人類的依附……我縱然魂飛魄散,也對不起我王……」殘魂憤怒的道。

    「區區人類?」茉莉淡淡冷笑:「雖然我無法確定你們到底是來自哪個上古種族,但……你真的以為你的小主人依附於他,是虧賤了嗎!在我看來,這分明是上天對你的小主人,還有你們一族最大的恩賜。」

    「荒謬!」殘魂一陣憤怒的扭曲:「小主人身份何其尊貴,她目前還未長成,但潛力無窮無盡,待她完全成長,將足以越我王,天下為尊!區區人類,最極限的成就也不過是神玄境,與小主人相比,不過是卑微的螻蟻!」

    面對越來越激動的殘魂,茉莉卻依舊是一臉平靜,她淡然的道:「區區人類?你既然知道『魂命星移』,那也該知道,就算是當年的真正星神,『魂命星移』一生也只可使用一次而已,而我卻將這畢生唯有一次的『魂命星移』,用在了他的身上。如果他只是一個你口中的『區區人類』,會有資格讓我不惜為他使用這終生唯有一次的根源之力嗎!」

    殘魂:「……」

    「幾年前,我也以為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類而已……不,那時候,他連普通都算不上,那時他玄脈盡廢,就算在人類之中,也不過是個廢物。我當時依從於他,也僅僅是想利用他身上的天毒珠,解除我身上的魔毒而已。」

    「但是,很快我就現,我完全錯看了這個人。」

    「你既然是來自上古種族,也自然知道眾神之界。諸神覆滅之後,不斷有人類踏上眾神之界,瘋狂尋找滅亡的諸神所留下的血脈、力量以及傳承,無數年之後,數不清的星界在眾神之界建立,讓曾經的神之領域,成為了獲得神之血脈或力量的『次神』領域。眾神之界龐大無比,直到今天,還有無數的人在其中尋找遠古真神的遺留。」

    茉莉眸光一轉,道:「我說這些,是想告訴你,現在的神界,很多人找了幾千年、萬年、幾十萬年,甚至幾百萬年,也找不到新的真神血脈和力量傳承,九成九以上的人,身上只有一種神力,而且是來自星界的力量傳承,整個神界,同時承載最多的,也只有三種神力。因為新的真神遺留越來越難以找尋,而且……神的力量是孤傲的,有一種神力在身時,另一種神力的進入,會極其容易受到排斥,能三種神力共存,在目前的神界,已經是足以轟動全界,最極致的存在!」

    「但你知道他的身上有多少種嗎!」

    「邪神的不滅之血、荒神的神訣、天狼的神訣、鳳凰的神血、神魂和神訣、太古蒼龍的龍血、龍魂和龍髓……五種神力,共存其身!你現在就在他的體內空間,如果你凝魂感應的話,足以感知到這五種神力的共同存在。」

    茉莉神色凝重的道:「有著眾多真神遺留的神界,無數的人苦尋幾十萬年難尋新的神力,而他,一個凡人,且是在這最低等的下界,得到整整五種神力……而且僅僅只用了三年的時間!」

    「……」殘魂劇烈盪動。

    茉莉繼續道:「這五種神力,三種是來自於我,但這三種,卻是我自己都無法擁有。我當年費盡艱辛,奪得邪神不滅之血,甚至因此中了魔毒,險些隕滅,但最終現,邪神之滅之血一旦融身,就會重築玄脈,失去原本所有的力量。而當時他卻剛好玄脈已廢,我要完全恢復,又必須讓他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於是,我用半條命換來的邪神之滅之血,最終卻是被他所得,讓他擁有了天下唯一的邪神玄脈!」

    「我哥哥一次天運眷顧,尋到了上古荒神留下的神訣,但尚未修鍊至大成,便身魂俱隕,我的力量與荒神之力相斥,無法修鍊,但為了不讓哥哥好不容易找到的力量從此消失,我在心魂之中銘印了荒神神訣……一次因為他的身影和哥哥極像,我衝動之下,將荒神神訣教給了他,沒想到他竟然短短時間內便直接入境,此後更是以驚人度連番突破。」

    「哥哥承載天狼星之力,又在機緣之下得到了專註於重劍的天狼神訣,我在看哥哥練劍時,無意間記下了小部分,但我同樣無法修鍊。但……他的武器,也剛好是重劍,我將基礎的天狼神訣給予他,他僅僅用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便已融會貫通。」

    「至於鳳凰和龍神,是他自己尋到,並都得到了對方最大程度的認可。五種神之血脈和神力,在他體內共同存在,從未有過半點排斥!我依附他的生命存在多年,卻始終無法尋到其中的原因。」茉莉眸光直視著明顯處在震驚狀態的殘魂:「除此之外,你苦尋無數年的天毒珠不但在他的身上,而且與他的身上完全融合。我還可以告訴你,除了天毒珠,他的身上還有另外一件玄天至寶!你,現在還覺得,他只是個『區區人類』嗎?」

    殘魂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後緩慢的道:「天……運?」

    「沒錯,他似乎有著強大到極點的氣運。就連他當年的殘廢,也是氣運,否則,我絕不可能把邪神不滅之血給予他。」茉莉淡淡的道:「另外,他的悟性、成長度也極其驚人。如果這種氣運能夠持續下去,那麼,他未來的成就,將無法估量。你的小主人跟隨於他,也將受澤於他的氣運!說不定,會有一個遠比你期望的還要好的多的將來。」

    殘魂輕緩的道:「氣運這種東西,本就是虛無縹緲的存在,每個人,都有幸運之時,也總會有遭遇厄運之時。他目前的狀態,你可以謂之氣運加身,但我看到的,卻是其他的東西……玄舟之中的兩年,我一直在觀察著他,十八個月的空間風暴,這是常人百生都難以遭遇的厄運,他卻扛了下來,而如果扛不下,他必死無疑。所有的所謂氣運,也都付之虛無。我更願意相信,他擁有如今的一切,是他足夠的拚命,和有著足夠的意志。氣運,或許存在,也或者僅僅是一個被假想出來的名字……誰能夠揣測氣運?就如誰能夠揣測天道?」

    茉莉:「……」

    「唉。」殘魂一聲嘆息:「罷了,魂命星移已成,事已至此,已無法更改,我也沒有力量去改變什麼。我稱他為『區區人類』,也不過是我一時之氣,我觀察他兩年,相比於所謂的『氣運』,他的意志之強,讓我無法不驚嘆。小主人已經醒來,她雖然被動依附,但至少她自己沒有排斥和悲傷,對他還很是喜歡,像當年一樣總是開心歡笑。我看得出,他也不會欺凌於小主人……或許,我也的確應該沒什麼可憤怒和擔憂的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