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在你離開之前,可否告訴我你的種族之名?」茉莉直視著她問道,不過她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答案。

    殘魂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幽幽一嘆:「告訴你也無妨,或許,你曾聽說這個名字,也或者這個名字早已被遺忘。我所屬的種族,名為『劍靈神族』。」

    「果然如此!」茉莉眉頭微動。

    「但,小主人她卻並不是我族之人。」殘魂道。

    「哦?」茉莉眸中閃過驚訝:「它既然不是劍靈一族,為什麼你要稱她為『小主人』?而且她明明可以化劍!記載之中,可以化劍的上古種族,也只有『劍靈神族』。」

    「當年,這在我劍靈神族是一個秘密,全族知曉這個秘密的人,包括我在內也只有四個人,其他族人,都以為她是王的女兒reads;。而實則,小主人是我王偶然撿來,並對外宣稱是他的女兒。至於我王為什麼這樣做,小主人又來自何方,隨著我王的隕落,已無人知道。不過,小主人可以化劍的能力,卻是與我族相似,只是她所化之劍,在本質上與我族之劍有著巨大不同。同時,我族所化之劍,向來都是輕靈之劍,而小主人所化之劍,卻是極其難以被駕馭的重劍。」

    「我王從未對任何人說起過小主人的來歷,但我王向來對小主人寵愛有加,重視到極點。當年,我王與小主人都中了魔毒,我王寧願自己身隕,也要以永恆之樞護住小主人。我王對小主人如此重視,自然有他的理由。這些年,我苦守在小主人之側,遍尋天毒珠……終得今日知果,小主人將來的命運如何,我已無法看到和守護,無論如何,請你們善待於她。」

    「除了劍靈神族,還有哪一族能以身化劍……」茉莉默然沉吟。

    「我們劍靈一族雖屬天靈,一出生便有著天地之力,但我們也同樣需要修鍊,我們的玄力越強,所化之劍所便越強。但小主人卻無需修鍊,而是以劍為食。她每吃一把劍,便會吸收其劍力與劍靈,力量就會增長一分,她所吃的劍越強,力量的增長就會越大。當年,我王遍尋天下名劍作為小主人的食物,也讓小主人有了很大的成長,但魔毒之下,她的劍力幾乎被蠶食殆盡,如果想讓她繼續成長起來,就為她尋找各種足夠強大的劍吧,越強的劍,小主人越是愛吃。」

    「……居然還有人是靠吃劍來增強自身的力量!」茉莉深深看了紅兒一眼,翻遍她所融合的所有記憶,也從未過這樣的記載或傳聞。(』)

    「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那你可否回答我,你的力量,是來源自哪個星神?」殘魂向茉莉問道。

    「天殺星!」茉莉面無表情的回答。

    「十二星神中,天魁為王,天狼最強,天殺最惡,為萬靈所恐懼,你承載了她的力量,但心性,卻似乎並沒有被太過於影響,很好。」殘魂緩緩的道。

    「是么?」茉莉淡淡冷笑:「哼,自以為是。我雖然繼承天殺星神的力量不到十年,但我所殺的人,要比你一輩子所殺之人的百倍還多!」

    「殺人的多少,與是否罪惡無關。」殘魂幽幽說道:「你為魂體,我亦為魂體,是善是惡,我自有自己的判斷……我還有一個疑問,你對這個人類如此重視,甚至不惜為他使用終生只能動一次的魂命星移,為什麼在他被困這太古玄舟時,卻不願助他離開?他深陷空間風暴十八月,幾乎十死無生,縱然最終活下來,也是受盡別人百世累加都不及的痛苦,你為什麼卻依然置若罔聞?」

    「看來你也不怎麼聰明。」茉莉唇角輕翹,冷淡一笑:「在我最初和他相遇的那兩年,我曾經以我的力量,數次救他於必死之局,那時我身上的魔毒無比之劇,所能動用的力量遠比現在弱,而且每次妄動力量,都會讓毫不容易壓下的魔毒再度蘇醒。」

    「我不想讓他依賴於我的力量,他自己同樣不想。但只要我和我的力量還存在,這種依賴就算是他自己排斥,也註定無法消失。在面對絕境之時,他的潛意識裡永遠都會存在『有茉莉在,我絕對不可能死』的念想,從而讓他無法在絕境之下傾盡全部的意志。所以,在三年前,我做出了自封力量的假象,讓他再也無法依賴於我的力量。就如在這太古玄舟之中,如果我不這樣做,他當初會依賴我的力量擊殺追趕他的夜星寒……在空間風暴襲來之時,他會想著依賴我的力量離開太古玄舟,空間風暴襲來,他最先想的,也是以我的力量抵擋……就算是要以自己的力量,也不會如先前那般拼盡一切力量與意志去支撐,然後在這個過程中一次次的突破自己的極限。」

    「持續力量封閉假象的這些年,沒有了對我力量的依賴,他的成長變得極其之快,以自己的意志和力量扛過了一次次的絕命險境,而且這其中,我沒有一次暗中出手相助過。相反,我還特意的加劇了太古玄舟的空間風暴。最終的效果,也要遠比我想的還要好。我身上的魔毒,也在這幾年的平靜之中被祛除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已被穩定的壓制。」

    茉莉說的很是平靜,而這些話如果被雲澈聽到,一定會目瞪口呆。

    而茉莉作出自封力量假象的這些年,雲澈的成長的確要比之前快的太多。正是因為沒有了對茉莉力量潛意識裡的那種依賴,他才有了在御劍台下的破釜沉舟,才有了在面對焚天門、鳳凰神宗后的層層蛻變,更有了在太古玄舟中一次又一次的生死突破……

    毫不誇張的說,如果不是茉莉「自封力量」,雲澈將遠遠達不到現在的高度。就如茉莉所言,只要她的力量存在,那種依賴感就會永恆存在,潛意識裡存在的東西,絕非意志所能克服。

    「我希望他可以早日變強,因為只有他足夠強大,我才能重獲新生reads;。但強者之路,我只能作為他的引導者,路上每一步,還是要他自己來走!路上的絆腳石,需要他自己去踩碎,路上遭遇的懸崖,也要他自己去跨越。否則,他永遠成不了真正的強者。」茉莉閉上眼睛,緩緩而語。她的外表,依然只是個十三歲的少女,但她的言語,還有神態,卻儼然一副為人之師的姿態。

    「不過,在他面對絕對的死局,即將真正死亡前的那一剎那,我自然還是會出手。」茉莉又淡淡的補了一句。

    「原來如此,」殘魂輕輕的點頭,輕緩的聲音之中帶著微微的感嘆和讚賞:「有你這樣一個引導者,他的將來註定不會平凡。小主人可以有你在側,我也放心好多……」

    「小主人雖然不是我族之人,但承載著我王,還有我族最後的奇迹與希望,我不敢奢求其他,只希望你們可以善待於她,或許,她不成長起來,在這低等位面就這麼每天無憂無慮,也是一種很好的結局……雖然,結果與我所期望的有太大不同,但你們畢竟救了小主人,我一縷殘魂,無法為你們做什麼,這艘玄舟……便作為我對你們的報答……只是可惜……它的力量,也剛好即將盡了……」

    殘魂的身影與聲音緩緩的消散在了天毒珠之中,再也沒有出現。

    ——————————————————————————

    在空間漩渦中盪動了許久的雲澈終於看到了出口,隨著眼前白光一閃,他已被從空間漩渦中狠狠的甩出……讓他沒想過的是,空間漩渦的出口居然離地面格外之近,他還沒怎麼反應過來,就一個倒栽蔥砸到了地面上。

    一聲悶響,雲澈整個上半身都扎入不太硬的土地中。

    雲澈迅一個翻轉,從地上躍了起來,同時快吐掉口中的泥土,甩去身上和頭上的土渣,他小心的觀望四周,在確定周圍沒人看到后,才總算放下心來,不過一張臉還是微微綠……他堂堂蒼風霸主,皇室駙馬,轟動天玄的人物,來到新世界的方式居然是一頭扎入泥土裡……

    這是何等的卧槽!

    雲澈平靜下來,開始觀察周圍。這裡是一片半平原半叢林的地帶,雜草遍地,矮木叢生,一眼望去,視線和感知範圍里都沒有生靈的存在,氣候上很是溫和舒適,空氣的味道也和天玄大6幾乎完全相同reads;。

    「茉莉,這裡的元素法則和天玄大6有沒有什麼不同。」雲澈慎重的問道。

    茉莉的回答很快傳來:「除非是層面的差距,否則元素法則都基本相同。這裡絕非是天玄大6,不過其層面,應該和天玄大6相近。你自己慢慢探索吧。你現在要做的,不是想著怎麼回到天玄大6,而且怎麼在這個世界站穩腳跟,並快成長!想要回到天玄大6,唯一的方式就是變得足夠強大!」

    雲澈沒有再問什麼,凝眉觀察了一番四周后,腳步慎重的向前走去。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所處的是一個怎樣的世界,這個世界又存在著怎樣的生靈……這些生靈之中,又有沒有人類的存在……

    走出幾里之後,雲澈忽然察覺到了生靈的氣息。他眉頭一動,腳步放緩,靠近之後,無聲的撥開了一簇高高的草叢。

    目光穿過草叢,在一片並不太大的黝黑沼澤之中,他看到了兩條碗口粗細,兩丈多長的花斑蟒蛇。

    這兩條都不是普通的蟒蛇,它們的身上,都釋放著地玄境界的力量氣息,兩條花斑蟒蛇浮在沼澤之中,四目相對,微帶腐臭的空氣之中蔓延著深深的敵意。

    兩隻地玄獸自然不會讓雲澈產生太大的興趣,他剛要離開,忽然……竟看到了這兩隻地玄蟒蛇開口說話……而且,使用的還是人類的語言!

    「你瞅啥!」

    「瞅你咋地!」

    「再瞅一個試試!」

    「試試就試試!」

    然後,兩條蟒蛇打了起來……

    雲澈一陣瞠目……高級的玄獸都有著足夠高的靈性,的確可以出人言。但那至少也該是天玄後期,而且必須是活了很久的高等玄獸。雲澈當初擁有的雪凰獸身為天玄獸,也絕無說人言的能力。

    而這兩隻只有初期地玄境力量的蟒蛇,居然能出人言,而且說的無比順溜!!如果不是雲澈親眼所見,只聽到聲音的話,完全會以為是兩個人在相互對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