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雲澈一個長距離瞬身,折返回了五人的上空,雙手齊推,三道「鳳凰破」分別轟向三個黑衣人!

    「小子找死!」

    雲澈之前經過時,他們壓根沒將他放在心上,一個霸皇捏死一個天玄,和捏死一隻螞蟻的難度差不了多少。最新章節全文閱讀他們倒是沒想到,這個天玄小子竟忽然返回,還向他們三個同時出手。

    三個黑衣人的眼中同時閃過不屑之極的神色,對三道火焰根本視若無睹,根本連抵擋的動作都沒有……一個天玄玄者的玄火打在他們身上,連他們的毛都別想傷到一根。但,下一個瞬間,本在數十丈之外的赤紅火焰,竟一下子逼近到了他們的身側,度數十倍的出了他們的預料,火焰近身時,那灼熱到恐怖的高溫,還有一股危險之極的氣息,讓他們的心臟驟然收緊。

    三個本要向精靈女子下死手的黑衣人同時以最快的度轉過身來,伸手擋向迎面而來的火焰,而他們的手掌碰觸到火焰時,他們全身劇震,五臟六腑如同一下子被推入了驚濤駭浪之中,他們來不及震驚,雙手齊上,用盡全力抵擋而去……三聲爆響,火焰當空爆開,三個黑衣人同時退了好幾步,雙臂麻,全身顫,玄力相當較弱的那個人雙掌掌心被燒的一片烏黑。

    「你是什麼人!」中間的黑衣人抬頭厲聲道,聲音雖厲,但眸光深處滿是忌憚,喊出的也不是什麼狠話。從雲澈身上,他感覺到的玄力氣息的強度依然是天玄境,但被燒傷的手掌和雙臂的麻木感卻不是假的……而且,這個人還是同時對他們三人動的攻擊!

    雲澈踏空而行,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目光斜視下方,冷笑道:「三個堂堂霸皇居然聯手欺凌兩個後輩,還藏頭露尾,真是給你們祖宗長臉啊!」

    「這位兄弟……你快走!」趴倒在地,氣息已格外微弱的青年男子抬起頭,用最大的聲音喊道:「謝謝你仗義出手……但這裡不關你的事……你快走!」

    他雖然看到了三道火焰,但承受火焰的是三個黑衣人,他全然不知道三個黑衣人在三道火焰下是多麼狼狽。在他眼裡,一個天玄玄者去觸犯三個霸皇,和找死無異。他和精靈女子今天已是必死無疑,怎能再牽連一個無辜之人。

    雲澈看了他一眼,卻是沒有答話。這個和自己同樣是雲姓的男子顯然有著很好的品性,自己都快死了,還惦記著別人死活,倒也不枉他多管閑事出手相救。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小子,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多管閑事的人,往往短命!」左側的黑衣人沉聲道。

    「哼,年輕人血氣方剛,喜歡多管閑事,可以理解,但這天下的很多閑事,可不是你有能力管的!」中間的黑衣人用同樣低沉的聲音道……他們的聲音都顯得嘶啞,很明顯是用的假聲,似乎不想讓人聽出他們原本的聲音:「你如果現在離開,我們可以當沒生過,說不定還能交個朋友,你如果不識抬……哼,你如果再壞我們的事,那可就怪不得我們了reads;!」

    黑衣人的這些話一出,倒在地上的青年男子頓時愣住。因為黑衣人雖然聲色俱厲,但三個霸皇面對一個攪了他們的事,而且玄力只有天玄境的年輕玄者,居然不是隨手一揮將對方滅殺,而是先後出言,意圖用言語將對方震懾。而且他們的話說的雖厲,卻一點都不狠,就連「不識抬舉」四個字說到一半都收了回去。似乎……竟是對這個年輕人有所忌憚。

    三個黑衣人都是貨真價實的霸皇,能達到這個級別,自然不會是傻子。雖然雲澈的氣息只有天玄境,但剛才的火焰攻擊,讓他們全都是心中震駭。而且對方一口喊出他們霸皇的實力,卻居然敢對他們的出手……又豈是尋常!

    「嘿,可惜我今天心情不錯,所以這閑事,我是管定了!」雲澈雙手抱胸,淡笑著道:「不過我這個人一向善良仁慈,殺人的事情,我是相當不願意做的,所以……你們三個是自己現在滾,還是我送你們到閻王府去滾!」

    雲澈這番話囂張至極……他既然已經出手,並且決定救下這兩個人,就註定得罪和三個黑衣人和他們背後的勢力,那就無所謂再得罪的更徹底一點。

    三個黑衣人的目光同時陰沉了下來,中間的黑衣人向前一步,沉聲道:「看來你是給臉不要臉,給你命你卻偏偏要找死!那老子就連你一起殺了!!」

    聲音剛落,黑衣人已是衝天而去,同時,他的手中多了一把八尺多長,通體漆黑的鋼槍……這把鋼槍只是一把地玄器,身為一個霸皇,武器自然不可能只是一把地玄器,顯然是黑衣人在任何方面都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包括武器!

    黑衣人一上來就拿出武器,也彰顯了他對雲澈的忌憚。他黑槍橫起,然後低吼一聲,帶著狂暴氣浪向雲澈的脖頸橫掃而去。

    「小心!」血泊中的青年男子見黑衣人忽然對雲澈出手,驚聲吼道。

    面對這個黑衣人的攻擊,雲澈的臉上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那似乎是一種驚訝或迷惑,他不緊不慢的伸出手來,抓向了橫掃而來的槍身。

    「找死!!」

    那黑衣人見雲澈不閃不躲,也沒有喚出武器,就連抵擋的姿態都沒擺出,就這麼直接用手掌去接自己的武器,而且動作還是格外的隨意,他心中冷笑,手臂上的玄力再度暴增,勢要將這個狂妄的年輕人一槍轟滅。

    下一個瞬間……雲澈伸出的手掌精準無比的抓在黑槍上,頓時,狂暴無匹的玄力氣浪如同遭遇了萬丈山壁,瞬間消失於無形,只餘一波並不強烈的氣浪稍稍帶起了雲澈的頭。還沒等黑衣人露出驚駭的神色,雲澈的手掌已是輕輕一翻,輕描淡寫的便將槍從黑衣人的手中奪了過來,然後手掌再翻,手臂一甩,槍身狠狠的砸向了黑衣人的腰間。

    砰!!!

    一道扭曲的空間漣漪清晰的出現在槍身掃過的軌跡上,一瞬間,槍身直接崩斷,一半依然握在雲澈的手中,另一半如一束漆黑的流星般飛射而去,不知落在了多遠的地方。而同時斷裂的……還有黑衣人的身體!在黑槍砸到他的那一剎那,他的身體被砸的直接攔腰而斷,碎成兩截,在空中翻滾著落向了不同的方向。

    噗通……

    黑衣人的兩截身體同時落下,兩股鮮流如噴泉般從身體的斷裂點湧出。黑衣人上半身的眼睛兀自死死的瞪大著,其中充斥著無盡的驚恐、震驚和難以置信,他死死的盯著雲澈,口中吐出一個沙啞而驚懼的「你」字,然後便再也沒有了動靜。就算是個霸皇,身體斷裂,也絕無可能還活著。

    雲澈伸手、卸力、奪槍、反砸……一切都只生在電光火石般的一瞬間。下方的人僅僅是看到黑衣人一槍掃向雲澈,還沒反應過來什麼,便看到黑衣人的身體當空而斷。

    下方的四個人全部獃滯當場,徹底屏息。四個人,沒有一個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一瞬,僅僅是一瞬!黑衣人便在這個年輕人的手下死無全屍!他用一把從對手手中瞬間奪過的槍——還僅僅是一把地玄槍,竟砸斷了一個霸皇的軀體!

    那可是真正的霸皇!!身軀比磐石還要堅韌百倍的絕世強者!

    空中的雲澈看著手中的半截槍身,自己也是一陣錯愕。

    在太古玄舟的空間風暴中承受了整整兩年比煉獄還可怕的淬鍊,他的身軀、玄力全部有了爆炸式的提升,他很確信自己的實力要遠遠勝過進入太古玄舟之前,但也並不知道已然強到了什麼程度……因為這兩年之中,他身邊只有茉莉一人,從未和他人交過手,也就無法檢驗自己目前的實力層面。

    剛才同時面對三個霸皇,他卻沒有感覺到壓力,這已讓他很是驚訝。面對霸皇的攻擊,他表面輕鬆,但實則心中慎重……畢竟,入太古玄舟之前,霸皇對他而言是絕不可戰勝的強大存在。所以,反手的那一槍,他用了足足九成的力量。

    不過前提,是他並沒有開啟邪神境關。

    他自然都完全沒有想到,自己連焚心狀態都沒開啟下的反手一槍,竟然直接將眼前這個霸皇的身軀給砸斷。

    雖然只是一級霸皇……但也是真真正正的霸玄境強者!

    「我的力量,竟然已經這麼大了。」雲澈看著自己的手臂,驚訝的自言自語。

    「哼,你以為呢?」茉莉不屑的道:「你以為濃郁了數十倍的龍神血脈,和第四境的大道浮屠訣是鬧著玩的嗎?你如果開啟煉獄境關,力量再提升到十成,這個人連根完整的骨頭都不會留下!」

    雲澈:「……」

    原來我已經這麼厲害了!靠……我還以為之前面對他們時沒有感覺到壓力,是某種錯覺!

    雲澈將手中的斷槍隨手一扔,然後身影一閃,已落在了地面上,他看著兩個已是被嚇得亡魂皆冒的黑衣人,笑呵呵的道:「你們兩個呢?準備怎麼滾?」

    「你……你……你……」左側的黑衣人腳步退卻,雙腿打顫,出聲間,連牙齒都在打顫,根本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走!」右側的黑衣人用力拉他一下,然後直接以最快的度,向後狂竄而去,而經過那斷裂的屍體旁時,他腳步一頓,將屍體快抓了起來……見雲澈沒有阻攔他們逃走的意思,他大著膽子竄到另一半屍體的旁邊,將另一半屍體也拎起,然後瘋了般的遠遠逃去。

    「不殺了他們兩個滅口?」茉莉冷聲道。

    「要是滅了口,我哪來的敵人?沒有足夠強的敵人,我還怎麼歷練?」雲澈很是理所當然的道。

    「哼!還真是符合你愛作死的性格。」茉莉冷笑一聲,卻是沒有阻止他的作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