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readx;>,!

    青年男子和精靈女子都本已經徹底絕望,以為必死無疑,沒想到救星忽然從天而降,轉眼間便讓三個黑衣人一死兩逃,青年男子盯了雲澈好一會兒,愣神間都幾乎忘了自己身上的傷勢,直到雲澈走近,他才掙扎著想要站起,艱澀痛苦的聲音中帶著深深的感激:「謝……謝前輩……救命之恩……」

    「謝前輩救命之恩。」精靈女子也是連忙一禮,感激的道。

    嗯?前輩?

    雲澈嘴角動了動,也沒解釋,他向前緩慢扶起青年男子的上身,正色道:「先不要多說話,馬上凝心靜氣,穩住身上的傷勢……我來助你。」

    雲澈將手掌按在青年男子背部傷口的上方,渾厚的玄氣緩緩的湧入……他的玄氣帶有龍神和鳳神屬性,並且夾帶著密度和純度極高的天地之氣,用來輔助他人療傷,可極大程度的促進傷勢的癒合。

    青年男子也沒有矯情,不再說話,閉上眼睛,他剛要調動起身上殘餘的玄氣,忽然感覺到一股溫和而磅礴……不,應該說是近乎蒼莽的玄氣氣息從後背湧入他的身體。這股玄氣的強度分明只有天玄境,但卻渾厚的不可思議。他也是從天玄境一步步成長而來,如果說當初他處在天玄境界時,體內的玄氣稠度似輕煙的話,那麼湧入體內的這股天玄玄氣,赫然便如熔岩一般!竟要比他如今半步霸皇的玄氣還要渾厚濃烈。

    這怎麼可能是天玄境界的玄氣……不對!一定是這位前輩境界太高,我這等微末修為,根本無從窺探。青年男子這樣想著。

    而隨著雲澈玄氣的湧入,他的表情一再動容,因為這股玄氣不但雄厚無匹,而且竟如有著神奇的魔力一般,讓他全身的經脈全部鼓脹起來,就連本被破壞的經脈,都快的恢復了生命力,他最重的外傷在背部,內傷也是不輕,但隨著這股玄力氣流的湧入,他清清楚楚的感受到,無論他是外傷,還是內傷,都在以快到不可思議的度癒合著。

    他無比確信,就是家族中資格最老的太長老全力施為,也不可能讓他恢復的如此之快!這簡直就是打破認知,駭人聽聞的度。

    這位前輩,一定是個無比恐怖的絕世高人……青年男子更加堅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心中更是對雲澈產生了高山仰止般的尊仰。他放棄了調動自身的玄氣,開始全力吸收和調動湧入體內的玄氣,因為在這股磅礴的玄氣之下,他自身殘餘的那點玄氣就算全部調動起來,也完全不夠看。

    他試探著去更透徹的感受這股玄氣時,卻現其所蘊含的玄力法則,竟無比的玄妙……更準確的說是詭異,讓身為半步霸皇,苦修近二十年玄力的他全然無法理解,他心中更是驚顫莫名。

    「我也來幫忙。」

    精靈女子雖然也受了傷,但比青年男子的要輕的多。她心繫男子安慰,把武器收入空間戒指,雙手按在男子胸口位置,掌心處閃耀起翠綠色的光華……頓時,雲澈感覺到一股清涼如水的氣息湧入到男子體內,連碰觸到這股氣息的雲澈都有了一種精神一醒的感覺。

    「精靈族的玄氣帶有與生俱來的自然氣息,不但有著很強的自愈能力,替人療愈的能力也遠人類。單憑這一點,精靈一族便很受其他種族歡迎。而且,因為自然之力的緣故,精靈一族的人都是男子俊秀,女子美貌,再加之他們獨有的天賦,絕大多數的種族,都渴望能找到一個精靈伴侶。」茉莉隨口解釋道,她瞥了那個青年男子一眼,冷淡的道:「這小子是個純粹的人類,卻得到這個精靈女子的垂青,倒是運氣不錯。」

    在雲澈和精靈女子的合力之下,青年男子本是極重的傷勢很快的穩定下來。在雲澈收回手掌時,男子背後的傷口雖然看上去依舊觸目驚心,但實則已無大礙,血流也完全停止,以他自身的玄力,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可以痊癒。

    青年男子在精靈女子的攙扶下站起身來,向雲澈深深一禮:「前輩不但救我和七妹的性命,還親自出手為晚輩療傷,如此大恩,晚輩一定銘記在心……還望,還望晚輩能告知名諱。」

    「你們叫我……前輩?」雲澈咧了咧嘴,道:「我看上去很老嗎?」

    「這個……」青年男子被雲澈這話說的很不好意思,一時不知該如何接話。他身邊的精靈女子上下打量他好一會兒,很認真的道:「你這麼厲害,肯定是返璞歸真的前輩高人!」

    「我今年二十二歲。」雲澈淡笑一聲,便很直接的把年齡報了出來:「你們確定還要喊我前輩嗎?」

    「啊?二……二十二歲?」兩人看著雲澈,同時驚呼出聲。雲澈剛才隨隨便便一招秒殺一個一級霸皇,驚人的實力,讓他們想當然的認定雲澈一定是個修鍊多年的前輩高人,因為到了霸皇這個層面,兩百歲也可以看上去和二十歲完全一樣。而二十來歲要做到秒殺霸皇,是基本是不現實的事,即使在整個大6的最高層面,能做到的人也不過五個,而且這幾個人每一個都是名震天下,而雲澈是一個他們從未見過的生面孔,他們絕沒想過,雲澈居然會只有二十二歲。

    青年男子面露尷尬,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這個這個……恩公這麼厲害,我們都以為你是某位刻意保持年輕的前輩高手。」說到這裡,他眼睛一亮,道:「恩公這麼年輕,實力卻這麼強,一定是赫赫有名,不知……可否告知名諱?」

    「我叫雲澈。」雲澈沒有遲疑的道。在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他的名字無人知道,因而也根本不需要掩飾。

    「雲……澈?」兩人同時低念了一聲這個名字,眸光同時顯露迷茫……一個僅僅二十二歲,卻可以秒殺霸皇的人,必然是威震整個大6才對。但他們兩人卻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青年男子很快道:「原來恩公也是姓雲,實在太巧了。」

    「哦,這麼說你也姓雲?」從精靈女子之前對他的稱呼,雲澈已經知道了他的姓氏,他微笑道:「直接喊我雲澈就可以,恩公兩個字太彆扭了。對了,不知二位如何稱呼?」

    青年男子連忙道:「好,那我以後就稱呼……雲大哥!小弟姓雲,名……」

    他剛要說出名字,身邊的精靈女子適時輕拉了他一下:「雲哥哥……」

    青年男子卻是搖頭,認真的道:「七妹,他是我們的救命恩人,若非他出手相救,我們都已經葬身此地,區區名諱,又有何必要向恩人隱瞞……小弟雲蕭,現年二十一歲十個月,比雲大哥略小几月。這是……這是七妹,比小弟小上兩歲。」

    「雲大哥也叫我七妹即可。」精靈女子輕輕頷,隨之,神態上露出些微的彆扭:「小妹的名諱有些……有些拗口,怕雲大哥恥笑,就不說了……總之喊我七妹就可以。」

    「嗯。」雲澈輕輕點頭。兩人的名字,他只是隨口一問而已。不過,這個雲蕭的名字和年齡,倒是讓他有些訝異……他雖然自稱二十二歲,但具體的年齡,其實也是二十一歲零十個月,和他完全一樣。而他的名字「雲蕭」——雲是他現在的姓氏,蕭是他十六歲前所用姓氏,倒真的異樣的巧合。

    在雲蕭報出自己的名字后,雲澈的反應竟然是無比平淡,這讓兩人都暗中驚訝。精靈女子忍不住問道:「雲大哥,莫非……你以前沒有聽過『雲蕭』這個名字?」

    「哦?」雲澈多看了神色有些異常的雲蕭一眼,心中頓有所悟,平靜的道:「莫非,雲蕭老弟在這一帶的名氣很大?也對,年齡輕輕,卻已半隻腳跨入霸皇之境,必是個名震四方的天妒之才。」

    「哪裡哪裡,在雲大哥面前,實在不敢當。」雲蕭連忙擺手,要是別人這麼誇讚,他也就安然接受了,但面對年齡和自己相仿,實力卻勝出自己好幾座山的雲澈,他實在有些承受不住,他撓撓頭道:「小弟在妖皇城,的確有一點點小小的名氣……哦,對了,雲大哥莫非不是妖皇城的人?」

    妖皇城?莫非就是那座灰白色的城?

    雲澈搖頭:「我來自一個很遙遠的地方,還是第一次來妖皇城。」

    「原來如此。」兩人同時釋然,隨之精靈女子疑惑道:「莫非雲大哥是來自南疆?除了妖皇城,也只有南疆才有可能出雲大哥這麼厲害的人物……不對,南疆那邊如果出了雲大哥這麼厲害的人,我和雲哥哥也應該早就知道了才對……」

    精靈女子很認真的思索著,顯然秒殺霸皇的實力,二十二歲的年齡,陌生的面孔和名字,讓她完全無法釋懷。雲澈笑了笑,道:「我來自一個比你們想的還要遙遠的地方,以前從未踏足這裡,這次到來也是為了歷練,你們沒聽過我的名字再正常不過。」

    雲澈向他們一點頭,道:「你們現在都有傷在身,要暗害你們的人說不定還會再來,早點回去吧。」

    說完,雲澈便緩緩飛起,準備離開。

    「雲大哥,等等!」雲蕭連忙上前,急切的道:「雲大哥的方向……可是要去妖皇城?」

    「沒錯。」雲澈點頭。能以「皇」字為名,顯然應該是這個大6的中心之城,也便是前方那座灰白色,釋放著極高等力量氣息的巨大之城了。

    「小弟和七妹都是妖皇城的人,雲大哥既然是第一次來妖皇城,應該還沒有落腳的地方,不如就到我雲家下榻如何?我可隨時為雲大哥介紹妖皇城的情況,待傷勢稍好,也可帶雲大哥遍游妖皇城,不知雲大哥……可否方便?」

    雲蕭的聲音眼神都格外真誠,甚至還唯恐雲澈「不方便」。雲澈浮至半空的身體停了下來,然後微微點頭,微笑道:「也好,那就承蒙雲蕭老弟關照了。」

    雲澈如今對眼前的妖皇城,甚至所在的整個大6都基本一無所知,有一個人給予指引,當然再好不過。

    見雲澈答應,雲蕭一臉的歡喜:「哪裡哪裡,比起雲大哥的救命之恩,這根本不算什麼。」

    「我精靈一族也隨時歡迎雲大哥前去做客,雲大哥對小妹和雲哥哥的救命之恩,我族一定會湧泉相報。」精靈女子也真誠的道。

    這時,雲澈的腦海之中,忽然傳來茉莉微顯凝重的聲音:「來了一個高手……是個霸玄境八級的傢伙!如果是敵人的話……你做好跑路的準備吧!」

    雲澈的眉頭猛的一動,全身的玄力氣流也頓時涌動起來,但馬上,茉莉的聲音再次傳來:「看來你沒必要準備跑路了,是個精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