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對對!」雲蕭也連忙跟著點頭:「我父親是個很溫和的人,他一定會喜歡雲大哥的。」

    雲澈深深的看了雲蕭一眼,心中暗自一嘆……雲家再怎麼沒落,也屬於妖皇十二守護家族之一,是幻妖界層面最高的家族勢力,而雲蕭是雲家家主唯一的兒子,身份不可謂不尊貴。但,雲蕭身上沒有半點驕縱的痕迹,而且做事、說話都格外謙遜溫文,甚至還有些謹慎甚至隱忍……對於天下第一對他說出的各種不留情面的話,他始終沒有發作和反嗆。

    對於雲澈答應做客他家,他表現出來的不僅僅是熱情,還有喜悅……這種洋溢於色的喜悅在告訴著雲澈,這個有著尊貴身份,有著極好脾性和修養的雲蕭,卻似乎沒有太多的朋友。

    是一種彷彿被完全孤立了的感覺。

    「我也很想早點見一下敬仰已久的雲前輩,既然如此,我們現在便去到妖皇城,初次到來妖皇城,而且可能會停留較長的一段時間,就要承蒙幾位多加關照了。」雲澈點頭道。

    「呵呵,客氣,你救我小妹一命,我們精靈一族有恩必報,用得著我們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天下第一絕不皺半下眉頭。」天下第一爽朗的道,說完,他再次查探了一番天下第七的傷勢:「老七,能否自己飛回去?有傷在身,可千萬不要勉強。」

    「都說了,我只是受點小傷,飛十幾個來回都沒問題,」天下第七擔憂的開著雲蕭,扶著他的肩膀:「雲哥哥他傷的才重。」

    「哼!這小子咎由自取,死了也是活該!沒連累到你,算是他命大,否則我一定一巴掌斃了他!」天下第一瞪了雲蕭一眼,依然沒好氣的道,並不是怒氣未消,而是積怒已久。對於天下第七和雲蕭的事,他們全族上下幾乎沒有一個人不反對。

    天下第七柳眉一豎,便要對天下第一發飆,卻被雲蕭伸手攔住。天下第一的冷嘲熱諷,雲蕭早已聽習慣,他沖著天下第七搖搖頭,道:「七妹,不要生你大哥的氣,這次的確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把你偷偷約出來,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如果不是遇到雲大哥,後果簡直不堪設想……就讓大哥罵好了,這樣,我心裡反而會舒服一些。」

    天下第七心疼的看著他,然後轉目狠狠瞪了天下第一一眼,然後賭氣不再看他,拉起雲蕭的手臂:「哼,不理他。雲哥哥,我們走吧。」

    「不許帶著他,讓他自己飛!」天下第一冷著臉,毫不留情面的道。

    「大哥,你太過分了!」天下第七眼中冒火:「雲哥哥他為了保護我才受的這麼重的傷,現在傷勢才剛剛穩定下來,妄動玄氣會有很大的危險,你怎麼可以這麼過分!」

    「哼!他自己也說了是他自己的錯。」天下第一別過臉去:「受點小傷,還要靠女人攙著?那算什麼男人!他要是個男人,就算不能飛,爬也要自己爬回去!」

    「還是我來吧。」眼看著局面忽然要變得激化,雲澈不得不開口,他上前扶住雲蕭,道:「天下大哥,雲蕭的確傷重,不適合妄動玄氣,走回去的話,又太廢時間,我既是要隨他拜訪雲前輩,便帶他一起吧。」

    面對雲澈,天下第一自然不好說什麼,點頭道:「雲兄弟之言,我自然無從異議……老七,我們走吧。」

    四人騰空而起,以他們的實力,不到百里的距離很快便會到達。看著視線中越來越近的妖皇城,雲澈在心中不斷的唏噓著……他毫不準備的來到了這個世界,又毫無準備的,遇到了這幾個人……在這之前,太古玄舟之行對他而言無疑是一場巨大的劫難,他能活下來堪稱奇迹。但此時,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慶幸。

    因為若沒有太古玄舟之劫,他都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到來這個地方。

    妖皇城越來越近,在距離主城門還有數里距離時,前方一行三人迎面飛來,速度快若奔雷。看著前方來人,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一身體停止,天下第七驚喜的道:「三哥!六哥!還有……啊?老爹!」

    迎面而來的三人也停住身形,這是三個精靈男子,旁邊兩個身材、年齡與天下第一相仿,身上的玄力氣息雖然比不上天下第一,但也都濃郁的驚人。讓雲澈注目的是中間的那個精靈……他年紀看上去三十多歲,但眉宇間,卻凝聚著讓人無法捉摸的歲月沉澱。而他身上的氣息,卻是渺若星空,讓雲澈無論如何探知,都捉摸不到其邊際,甚至其玄力氣息的存在,都是若有若無。

    這種感覺,雲澈只在古蒼的身上感受過。

    但那時,他的玄力只有地玄境,現在已經是今非昔比……也就意味著,眼前這個中年精靈,他的實力,還要遠在古蒼之上!!

    古蒼是個真正帝君強者,天玄大陸最頂層的存在。而眼前的這個人,無疑是巔峰中的巔峰……真正傲視天下的絕頂人物!

    「居然這麼快就見到一個帝君。」雲澈的腦海中,傳來茉莉的一聲低語。

    三人看到天下第七平安無事,臉上凝重的表情都隨之鬆弛了下來,右側的精靈向前道:「老七,還好你沒事,你三哥我嚇的心臟都差點停了。」

    「我當然沒事。大哥都已經過來了,你們怎麼又……老爹,你怎麼親自過來了?」天下第七悄悄看了雲蕭一眼,心中暗道不妙。

    雲蕭向前,惴惴的道:「晚輩雲蕭,見過天下伯伯。」

    「哼!」對於雲蕭的晚輩禮,精靈男子只是冷淡之極的輕哼一聲,然後看也沒看他一眼,徑直來到天下第七身前,快速檢查了一下她的氣息和傷勢,然後總算放下心來:「我聽你大哥說你遭到三個霸皇暗襲,我還怎麼能坐得住。爹就你這麼一個女兒,要是你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

    說到這裡,他忽然怒氣沖頂,猛然轉目看向了雲蕭。來自帝君的憤怒威壓豈同小可,讓本就負著重傷的雲蕭臉色一白,如果不是雲澈迅速上前用玄氣穩住他的傷勢,他會當場噴出血來:「你這個雲家的小兔崽子!如果七寶她這次真的出了事,我天下雄圖非拆了你們雲家不可!!」

    「天下伯伯,我……」雲蕭懦懦的張了張嘴。

    「閉嘴!」天下雄圖怒目而斥:「我不想再聽你說半個字。若不是看在妖王和你父親的面子上,我今天非廢了你不可!馬上滾,以後你若再敢接近我女兒,我打斷你的腿!」

    「……」雲澈的雙耳被天下雄圖的聲音震的嗡嗡作響,之前他還覺得天下第一對待雲蕭的態度實在太惡劣,但此時看了天下雄圖的姿態……他開始覺得天下第一簡直太特么溫柔了!

    「老爹!」天下第七連忙擋在天下雄圖的身前:「你為什麼要凶雲哥哥,這根本不關他的事,是我自己要出來的。而且,那三個黑衣人要殺的只是我一個人,根本沒打算對雲哥哥動手。如果不是雲哥哥拚命保護我,我都……我都再也見不到老爹了。」

    「哼!你不用替他說話。」天下雄圖一甩手:「你六哥已經招了,他親耳聽到是這個兔崽子給你傳的音,約你在城外七十里相聚……真是豈有此理!!」

    「啊……」天下第七一下子語塞,然後看向左邊那個年輕的精靈男子……也便是她的六哥。天下第六抓了抓額頭,一臉無辜的表情。

    「總之,這不關雲哥哥的事!」天下第七氣急的道。

    「你也閉嘴!」天下雄圖低吼道。他有六個兒子,卻只有一個女兒,因而平時寶貝的很,從來都不捨得責罵,所以他這一聲吼,倒是把兄妹四人都嚇了一跳……顯然,天下雄圖是動了真怒。畢竟,這是差點要了天下第七性命的大事,他豈能平靜以待。他直視著已經不敢說話的雲蕭,聲音低沉的道:「我再說一遍,馬上給我滾!明日,我便去找雲輕鴻,他的兒子差點害我的女兒丟了性命,我倒要看看他給我一個什麼交代!」

    「爹……」天下第七拉緊天下雄圖的手臂,生怕他上去對雲蕭動手。面對暴怒的天下雄圖,她也無計可施。

    「咳咳……」這時,雲澈這個徹頭徹尾的外人卻是走到雲蕭身側,出言道:「天下前輩,你護女心切,因而生怒,這一點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只是……天下前輩先暫消怒氣,聽晚輩說幾句話如何?」

    天下雄圖側目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又是誰?」

    天下第一道:「父親,這位是雲澈小兄弟,來自南疆,第一次出門歷練。救老七的不是孩兒,而是他。如果不是他,老七怕是真的就……」

    「哦?」天下第一這麼一說,天下雄圖、天下第三、天下第六看向雲澈的目光自然變得截然不同,但他的玄力氣息,卻是讓三人同時皺眉。天下第一知道他們會想什麼,用很低的聲音道:「爹,老三老六,千萬不要小看他,他的資質高的可怕,雖然只是天玄境界的玄力,但卻可以一招滅殺一個一級霸皇!我之前也試探過他的實力……強度堪比四級霸皇!甚至可能更高。」

    「什麼!?」天下第一的話,讓有著帝君之境的天下雄圖都面露驚容。天玄巔峰,堪比霸皇中期?

    如果這不是天下第一親口說出,以天下雄圖的廣博見聞,也絕對不會相信。

    「原來是雲兄弟救了小妹,真是失禮。在下天下第三,感謝雲兄弟救命大恩。」天下第三向雲澈抱拳道。

    「在下天下第六,你救了小妹的命,就等於是救了我的命,大恩必報。」天下第六也感激的道。

    天下雄圖臉色緩和下來,向雲澈點頭,讚賞道:「原來是你救了我女兒性命。我精靈一族從來都是知恩圖報,何況如此大恩。你想說什麼,盡可以說。若有什麼要求,也可儘管提出。」

    「要求不敢,晚輩只是有一些淺見。」雲澈微微一笑,緩緩的道:「晚輩在救下雲蕭和七妹前,曾聽那三個黑衣人親口喊過只要七妹的命,而不會殺了雲蕭。甚至,其中一個黑衣人攻擊到雲蕭時,還連忙收力,似是生怕傷了他的性命……前輩和幾位天下大哥可能想出其中原因?」

    「對,他們的確那麼說過。」天下第七馬上點頭道:「從一開始,他們就說只要我的命,讓雲哥哥馬上走……但云哥哥沒有走,還拚命的保護我,他們怕誤殺了雲哥哥,在攻擊我時都一直束手束腳。」

    四人都皺起了眉頭,天下第三低聲道:「難道,那三個黑衣人是雲家的人……不對!他們應該沒有理由做出這種事。」

    「當然不可能是雲家所為。」雲澈不緊不慢的道:「雖然晚輩第一次出來歷練,對十二守護家族都甚為陌生,但如果晚輩沒有猜錯,你們精靈一族,和雲氏家族,應該至少不是敵對關係吧?或者還有所交好?」

    「這倒是沒錯。」天下第一點頭:「妖王雲滄海前輩對我父親有過大恩,我族與雲家也因而一直交好,百年前,妖王生死不明,雲家變得混亂,我們與雲家的關係便一年比一年冷卻,但也從未敵對過。」

    「那麼,」雲澈的神情變得慎重起來:「如果這一次,七妹真的遭了毒手,而雲蕭卻安然無事,你們和雲家的關係,會變得如何?」

    雲澈這一句,頓時如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一聲驚雷,讓他們短暫思慮之下,全部臉色驟變。

    雲澈一點頭,繼續道:「沒錯!如果七妹和雲蕭都遭了毒手,那麼,你們和雲家會同仇敵愾,共同尋找兇手。但,只有七妹遭毒手,而雲蕭無恙,再加上七妹是被雲蕭約出,那麼,在找到兇手之前,以天下前輩和幾位天下大哥對七妹的疼愛程度,必然會徹底遷怒於雲家,說不定,就會因此結下大仇,仇恨會引來衝突,衝突又會讓仇恨蔓延,最終,你們兩家甚至有可能演變為不死不休的世仇!」

    「那三個黑衣人的目的若僅僅是想要七妹的性命,那麼留下雲蕭不但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有可能被他現場抓到蛛絲馬跡,從而事後暴露身份。但他們寧願冒著暴露的風險,卻也只殺七妹,留下雲蕭……目的,不言而喻!」

    雲澈目光掃了他們一眼:「七妹平安無事,天下前輩已是如此動怒,如果真的出事,那更是可想而知。如果天下前輩依然怒氣不消,明日親自去往雲家找雲前輩,一旦激化,不正是中了幕後賊人的道?」

    「當然,這些只是晚輩的一些淺見和猜測,相信天下前輩一定心若明鏡。」

    天下雄圖自然不是傻子,他之前怒氣沖頂,沒顧及想太多,雲澈的話如一盆涼水澆下,讓他一下子變得清醒。他眼神沉下,然後緩緩的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