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我女兒這次遇險,歸根結底還是因為這小子!」天下雄圖雖然收斂了怒氣,但音調依然沒有緩和:「如果我女兒真的出了什麼意外,我就算知道是有人刻意挑撥,我也要讓雲家雞犬不寧!好在我女兒沒事,這件事,我可以就此揭過,不去找雲輕鴻的麻煩,但是……雲小子,我之前對你說的話不會收回,以後不許再見我女兒,否則,我一定親手打斷你的腿!趕緊滾!」

    「爹!」天下第七急了:「你也已經知道了我和雲哥哥是遭了暗算,怎麼還這麼說他!太過分了!你再這樣,我真的要生氣了。」

    「我過分?七寶,拋開今天的事不說,你好歹也是我們精靈一族的公主,妖皇城的年輕俊傑那麼多,可以任你挑選,你為什麼偏偏看上這麼一個……」天下雄圖指著雲蕭,頓了一下后,總算沒把後面難聽的話給說出來,而是一甩手:「我以前還能由著你任性,但出了這樣的事,我絕不會再讓你和他見面了!雲小子,你給我徹底死心吧!我女兒不是你能配上的。」

    天下第一、天下第三、天下第六也都是一副深以為然的神情。

    「爹!!」天下第七一推天下雄圖,後退一步,一張臉直氣的通紅:「我再說一遍,我這輩子只會喜歡雲哥哥一個人,除了雲哥哥,我這輩子誰也不嫁……而且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們來管!」

    「七妹……」雲蕭看著她,口中輕輕叨念,雙手死死的攥緊,臉色也陣陣發白。

    天下雄圖卻是毫不相讓:「七寶,平時你想要幹什麼,爹都會滿足你。但這件事絕對不行。這不是你個人的感情問題,它還關係著你的未來和前程……甚至還一定程度上關係著我們整個天下家族名望和未來!」天下雄圖重重嘆息一聲,放軟姿態:「七寶,爹平時什麼事都順著你,你就不能順著爹一回嗎?」

    天下第七咬住嘴唇,她看向雲蕭,雲蕭也看著她,兩人的目光脈脈對視……他們之間的距離,只有幾步之遙,卻又無助的彷彿隔著萬丈天塹。許久,這個倔強的精靈女子緩慢而堅決的搖頭:「爹、大哥、三哥、六哥,我知道,你們看不起雲哥哥,甚至還一直鄙夷著他……因為他的出身!但是,出身是雲哥哥的錯嗎?出身和身份,難道就那麼重要?」

    「我喜歡雲哥哥,和他是什麼出身完全無關。在我眼裡,他比那些驕縱狂傲的直系家族之子要好上千倍萬倍。你們應該都知道,雲家因為妖王生死不明,家主被廢,又先後弄丟了妖皇璽和妖皇至寶,不但聲望一落千丈,而且身負重罪,不但每年的資源賜賞比之以往少了數倍,而且就連『金烏雷炎谷』這最佳的奇遇與歷練之地都已不被允許進入。家族內部也變越來越動亂不堪,導致雲家實力在百年前大幅下降……但是,這樣的環境,最稀薄的資源,雲哥哥如今卻已是半步霸皇!不比很多的家族直系弟子差,這個在你們眼中只能算作勉強配得上『家主之子』的實力,你們知道雲哥哥為之付出了多少努力嗎!!」

    「雲哥哥這十幾年所獲得的資源,連其他家族家主之子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甚至比自己家族的其他弟子都要少的多!但是,雲哥哥從未抱怨,而是付出他人十倍的努力。雲家其他弟子可以使用玄罡,雲哥哥不能……他就再付出幾倍的努力來彌補這種差距……少的可憐的資源,甚至沒有雲家的血脈天賦,雲哥哥現在卻可以是不到二十二歲的半步霸玄,很快就要進入霸皇境界……如果他可以擁有同樣的資源,我相信他現在的成就,一定不會比六哥差!」

    天下第六:「……」

    「雲哥哥心很軟,而且永遠那麼溫和,至少他名義上是雲家少家主,但他從不恃此而驕,更是從不欺凌他人,而且遇到不平,總是會主動的伸出援手……我知道,他的所有好,你們都只會不屑一顧。但有一點……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雲哥哥願意用自己的命來保護我。雲哥哥現在身上的所有傷,都是為了保護我而留下,他明明可以毫無無傷的逃走,卻寧願送命也要給我創造逃走的機會……即使這樣,卻還要被你們責罵和羞辱!」天下第七的胸脯劇烈起伏:「爹,你所說的那些青年俊傑,他們哪一個能做到?一個女人一輩子能遇到這樣的一個人,而且還是互相傾慕,是一生最為幸運的事,你們就那麼忍心毀掉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么!」

    面對天下雄圖的強硬,天下第七終於無法自控,把心中的話毫無遮掩的喊了出來。但她的肺腑之言,卻依然沒有讓天下雄圖動容,他淡淡的看了雲蕭一眼,卻是緩緩的搖頭:「七寶,你說的,爹當然懂,爹也年輕過,知道你在想什麼,只是……你畢竟是天下一族的唯一公主,你有著別人百世都無法修來的先天條件,卻也因此,有些事註定不能完全由著自己,先跟爹回去吧。」

    「我不回去!」天下第七腳步後退:「如果你真的不允許我以後再和雲哥哥見面,我寧願永遠不回家門。」

    「你……」天下雄圖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蹭」的又竄了上來。

    「咳……那個,七妹,可否聽我說幾句話。」雲澈連忙在天下雄圖發飆之前出聲,他拉過天下第七,小聲的道:「七妹,先和你父親回去吧,而且不要再爭吵,雲蕭這邊,我和他一起回雲家那邊,在他傷愈之前,我不會離開,所以你也不用擔心。」

    「可是……」天下第七看著雲蕭,委屈而憤憤的道:「他們那麼說雲哥哥,還不讓我以後和他見面,我……」

    「那你這麼吵又有什麼用?」雲澈搖了搖頭:「你剛剛遭遇危險,你父親和兄長都正在氣頭上,對雲蕭充滿怨氣。而且看得出,他們對你真的是關懷備至,你為了一個雲蕭和他們吵的這麼凶,甚至還威脅不回家……這無疑讓他們又生氣又痛心,同時也會愈加的反感雲蕭,純粹只是反效果,只會讓你和雲蕭之間的可能變得更加渺茫。」

    「啊?」天下第七心中一驚:「那,那我該怎麼辦?」

    「先跟他們回去吧,等這件事過去了,再慢慢的來,你父親雖然現在說不讓你和雲蕭再見面,但你們都在妖皇城之中,又是兩個大活人,若真的想見面,他們還真的能完全阻止的了嗎?你和你的父親爭吵完全沒用,而應該溫和的勸說,或者多撒撒嬌,再用各種辦法讓他知道雲蕭對你的各種好……時間久了,他或許也就不知不覺的默認了。」

    天下第七眼睛緩緩的亮燦,然後用力點頭:「嗯,雲大哥,我聽你的。雲哥哥……你要好好養傷,我一定會說服老爹的。」

    「七妹……」

    「雲蕭,我們走吧。」

    雲澈向天下雄圖幾人拜別,然後不再停留,帶起雲蕭,徑直飛向妖皇城。

    「第三,你帶七寶先回去,畢竟也受了些內傷,最好還是療養幾天。」

    待天下第三和天下第七離開,天下雄圖的臉色緩緩的沉了下來:「第一,那三個黑衣人的身份,有沒有什麼頭緒?」

    天下第一搖頭:「我去的時候,那三個黑衣人已經一死兩逃,我連影子都沒見到。」

    「既然死了一個,那屍體呢?」天下雄圖道。

    「屍體被逃走的兩人帶走了,不過嚇退他們的雲澈並沒有阻攔,或許是懶得出手吧。」

    天下雄圖沉吟一番,然後緩慢的道:「第一,你現在返回那個地方一趟,找找有沒有留下什麼痕迹,另外,既然有人死,就算屍體被帶走,血也不可能清乾淨,去帶一點血跡回來,我說不定有辦法……哼!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的膽子,膽敢暗算我天下一族!」

    「好!」天下第一點頭,他飛身而出,忽然又停了下來,向天下第六道:「老六,你回去之後,第一時間查探一下雲澈的底細,越詳細越好。這個人的來歷,絕非一般!注意,他不是敵人,查探的時候,不要驚擾到對方。」

    「我知道了。」天下第六點頭。

    ——————————————

    雲澈帶著雲蕭,速度不快不慢的飛向妖皇城,兩人看著越來越近的城門,心思都是格外複雜。

    「雲大哥,你真的只有二十二歲嗎?」雲蕭忽然看著他道。

    「絕不騙人。」雲澈道:「為什麼這麼問。」

    雲蕭呼了一口氣,羨慕的道:「都是二十二歲,你卻那麼厲害,而且說的話一下子就能抓到重點,總能讓人不由自主的信服……如果我也和你一樣,七妹的父親和哥哥們就不會那麼討厭我了吧……」

    雲澈搖了搖頭:「我哪有你說的那麼犀利。只不過,遭受暗算的是你們,被干涉的也是你們,而我只是一個單純的局外人,所以可以隨時保持平靜……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大致就是這個意思。」

    「哈哈!」雲蕭笑了起來:「雲大哥不但各方面都很厲害,而且還很謙遜,真的讓人想不佩服都難……而且,很奇怪,我對別人一向都會有戒心的,但不知道怎麼的,看到雲大哥你,我有一種很莫名的親切感……我說的可是真心話!嘿嘿,可能是雲大哥的人格魅力太強烈了吧。」

    雲澈看著他,微微一笑,很認真的道:「其實……我也是。」

    「啊?」雲蕭一怔,然後愣愣的道:「那我們現在……算不算是好朋友了?」

    「應該算吧……只要你不嫌棄的話。」

    「不嫌棄,當然不嫌棄!」雲蕭忙不迭的擺手:「雲大哥這麼厲害的人物,要嫌棄,也是雲大哥嫌棄我。」

    兩人交談之間,他們已飛到了妖皇城的上空。

    「我的家族,在城東方向。」雲蕭指向東北方:「紫氣衝天的那個地方就是。聽說百年之前,雲家的紫氣映照了半個妖皇城的天空,但現在……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