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抬頭看去,在城東北部的一個地方,的確看到一蓬衝天而起的紫光。只是這蓬紫光有些微弱,如果不注意去看的話,甚至可能會直接忽視。

    「那個紫光是什麼?」雲澈問道。

    雲蕭神色微黯,道:「是我們雲家祖碑的光芒。我們雲家修鍊的是雷系玄功,玄氣釋放時呈現紫色,玄力越強,紫色就越深邃。還有……雲大哥,你聽說過玄罡嗎?」

    雲澈點頭:「我知道,是雲家獨有的血脈能力吧?」

    「嗯。」說到玄罡時,雲蕭的臉上明顯的閃過黯然,他繼續道:「玄罡最極限的狀態,便是紫色,因而紫色對雲家來說,一直都是最為神聖的顏色。在雲家,每名雲家弟子都要在每年的生辰之日,向祖碑全力釋放一次玄力,從而保持祖碑始終釋放紫色的玄光。聽父親說,百年之前,雲家鼎盛之時,祖碑的光芒經久映照著半個妖皇城的天空,而現在……就如你所看到的,微弱的幾乎快到了難以被察覺的程度。而祖碑上紫光的衰弱,最直接反應了雲家綜合實力的大幅度衰弱……」

    「妖王生死不明,對雲家的打擊竟然能大到這種程度?」雲澈驚訝的道。

    「如果單純只是我爺爺一個人生死不明,當然不至於這樣。這其中,還牽扯著很多很多的東西……」雲蕭的神情黯然下來。

    雲澈沉默了一會兒,放慢了飛行的速度,道:「雲蕭,能不能詳細的和我說一說雲家衰落的原因,我畢竟也姓雲,所以很好奇……當然,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雲蕭搖了搖頭:「這個沒有什麼方便不方便的,因為這在幻妖界,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隨隨便便就可以打聽到。如果雲大哥想知道的話,我當然沒理由隱瞞。」

    雲蕭微微仰頭,神情略顯感傷:「百年之前,雲家的確盛極一時,因為可以使用玄罡的原因,十二守護家族之首的位置從未被撼動過。可以說整個幻妖界除了幻妖王族……也就是十二家族所守護的妖皇一族,便是雲家。雲家世代對幻妖王族忠心耿耿,幻妖王族對雲家也一直最為器重和信任,就連幻妖王族最重要的至寶——輪迴鏡,也都是交給雲家來守護……到了爺爺那一代,爺爺和妖皇大人不但是君臣的關係,還是從小一起長大,一起歷練,最好的摯友,毫不誇張的生死之交。我們雲家是人族,但爺爺卻被妖皇封為『妖王』,其隱晦的喻意便是可以與妖皇平起平坐,這是整個雲家莫大的榮耀,是其他十一個守護家族根本羨慕不來的殊榮。」

    「但是,兩百多年前,一個異大陸的勢力忽然闖入,那些人是來自於一個叫天玄大陸的地方,他們似乎是用什麼方法築造起了一個可以穿梭數百萬裏海域的傳送陣,從而到達幻妖界,而他們的到來並不是單純的探訪,而是**裸的入侵,他們不知從哪裡得知我們幻妖界的妖皇一族擁有一件力量強大到足以逆天的玄天至寶,因而想要搶奪,他們每一個人的實力都極為強大,而且每次到來,都帶著很強的逃遁寶器,讓妖皇城一次次遭到入侵卻又無可奈何。百年間,他們入侵二十多次,百年前,妖皇大人終於忍無可忍,在他們又一次入侵后親自怒而追擊,一直追到了那些人所使用的傳送玄陣前,衝動之下,便沖入了對方沒來得及撤銷的傳送陣,跟著對方一起被傳送到了天玄大陸,不久后就傳來妖皇大人死在天玄大陸的消息……從此再無音訊。」

    雲澈:「……」

    「那些入侵者每一個都強的可怕,妖皇大人雖然強大,但到了對方的土地,將只會是十死無生,妖皇一族也都接受了這個事實。但是,我爺爺卻始終不願意相信妖皇已經死去。後來,爺爺動用了雲家的秘器,硬生生的切開了一條通往天玄大陸的空間通道,然後不顧所有人的勸阻,帶著家族最強的十個太長老,前往了天玄大陸尋找妖皇。」

    「最強的十個太長老?」雲澈微微一驚。

    「嗯。」雲蕭點頭:「算上爺爺,他們是雲家當時最最強的十一個前輩,但那之後,他們都再沒有回來。直到幾個月後,天玄大陸那邊傳來消息,說爺爺被生擒關押,要我們雲家以世代守護的妖皇至寶去換他的命。只是,更多的人認為爺爺已經死了,天玄大陸的人說爺爺被關押起來,只是為了欺騙雲家上鉤。」

    雲澈:「……」

    「雲家失去了最強的十一個核心強者,頂層實力一下子降到了十二家族最弱。最嚴重的是,爺爺在去往天玄大陸時,身上帶著幻妖王族的妖皇璽,妖皇璽對幻妖王族來說,是比至寶輪迴鏡還要重要的東西,關係著妖皇繼位前的傳承儀式。那之後,他們都說爺爺衝動之下不但葬送了自己,還弄丟了妖皇族最重要的東西……而這個彌天大罪,不得不由整個雲家來背負。雲家受到責罰,不但每年得到的資源下降五成,而且百年之內不得進入『金烏雷炎谷』。」

    「資源減少,就連最佳的歷練與奇遇之所也不能進入,對上一代影響還可以說不大,但對於年少一代的影響,卻是無比巨大。這也讓雲家新一代弟子的實力遠遠遜於其他守護家族,即使是玄罡之力,也難以彌補。」

    「妖皇和爺爺出事後不久,幻妖王族不得不重立新的妖皇。於是,妖皇大人唯一的兒子繼位……但是,由於沒有了妖皇璽,無法進行繼位傳承,也就沒有『金烏神印』,從而註定無法成為真正的妖皇,只能以『小妖皇』稱之……小妖皇繼位后的第二天,便與小妖后大婚,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新婚之夜,小妖皇卻並沒有回到新房……小妖皇留下字跡,稱未報父仇,無顏完婚,還說如果他三年之內沒有回來,就讓小妖后成為幻妖之皇……但,僅僅過了不到十天,天玄大陸那邊就傳來了小妖皇已死的消息。」

    雲澈:「……」

    在天玄大陸,四大聖地是無比神聖的存在。傳說之中,他們守護著整個天玄大陸,隔絕著來自異大陸的危機,尤其是抵擋著「虎視眈眈」、「野心勃勃」的幻妖界。幻妖界在天玄大陸的傳說之中,是一個極為可怕兇惡,隨時想要吞併天玄大陸的地方……幻妖界的人,都被稱作罪惡的「妖人」。

    但云澈此時所聽到的東西,卻和天玄大陸的那些傳聞,截然相反。

    罪惡的不是不斷被醜化的幻妖界,反而是那些以神聖與守護為名的聖地……

    「後來呢。」雲澈悵然問道。

    雲蕭繼續道:「後來,小妖後繼位,成為新的幻妖之皇。再後來……我們雲家又經受了一次巨大的打擊,由於天玄大陸那邊不斷傳來關於我爺爺並沒有死,而是被關押著的消息,二十五年前,父親他終於再也無法忍耐,和母親兩人再次啟動秘器,悄然前往了天玄大陸去尋找爺爺,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出生……三年後,我父母終於回來,雖然活著回來,但他們身上都帶著極重的傷,而且由於長時間逃亡,根本無暇顧及傷勢,導致全身經脈俱損,一身玄力基本全廢。而我,也是很不巧的在天玄大陸出生,連累著父母帶著我逃亡……然後把我安全帶回幻妖界。」

    說到這裡,雲蕭低下頭,不讓雲澈看到他眼神里的異樣,然後放低聲音繼續道:「雲家的強者本就凋零,父母身廢后,對雲家的實力再次造成很大的打擊。而最嚴重的是,父母前往天玄大陸時,貼身帶著為幻妖王族守護的那件至寶——輪迴鏡,他們雖然回到了幻妖界……卻丟失了輪迴鏡。本就背負著丟失妖皇璽之罪的雲家,因此而罪加一等,從而受到更重的責罰,每年所獲得的資源下降九成,而且永久不得進入『金烏雷炎谷』,幻妖王族為之大為震怒,甚至要將我們雲家驅出十二守護家族之列。」

    「既然是那麼重要的東西,他們前往天玄大陸時,應該知道可能遭遇的危險,為什麼要帶在身上?」雲澈不解的問道,這也是他一直以來都在迷惑的問題。

    雲蕭沉默了下來,猶豫了好一會兒后,才小聲的道:「我聽母親一次偷偷和我說,其實,那是小妖后的授意。」

    「小妖后的意思?」

    「嗯。那個叫輪迴鏡的東西在幻妖王族傳承了很多很多年,雖然被稱作是足以逆天的至寶,但據說無論那一代的妖皇,都從來就沒見它發揮過什麼作用,也從來沒有任何人知道它如何使用,又能發揮什麼用。小妖后當年對父親說,如果能用這樣一件沒用的至寶換回妖王的性命,對幻妖界來說是萬分值得的……父親回來后,沒能帶回爺爺,還弄丟了輪迴鏡,他沒有說帶去輪迴鏡是小妖后的意思,而是把所有罪責都攬到了自己身上……因為小妖後繼位之後,幻妖王族一直存在著很多的非議者,父親不想讓小妖后因此承受更大的壓力。那之後,雲家勢力再度一落千丈,我父親的名望更是……更是……」

    雲蕭長長的一嘆,響起父親,他心中一陣揪痛。

    雲澈慢慢消化著雲蕭的話。他所說的一些事,和雲澈從雲滄海那裡聽來的事基本重疊著,也證實著雲蕭是在很認真的訴說,而並沒有說謊。兩人沉默了一會兒,雲澈忽然輕聲道:「雲蕭,你父親他現在依然還是雲家家主……他玄力被廢,又把所有罪惡攬在自己身上,你們家族沒有逼他退位嗎?」

    「……因為我的外公。」雲蕭幽幽說道:「外公是慕家的家主,我還有一個舅舅,是慕家的少家主,他們在妖皇城都有著極重的聲望與地位。無論是外公,還是舅舅,對母親都特別的好。外公為父親撐腰是原因之一,再加上我們雲家勢力越來越弱,地位越來越低下,如果還想留在十二守護家族之中,就不能脫離慕家的支持……只是,父親雖然依然身在家主之位,但聽父親話的人卻一直在越來越少,有些時候,父親的話語權,甚至不如一個地位稍高點的長老,太長老們更是從來不服從父親……他們願意父親依然身在家主之位,也僅僅是因為慕家的威懾,和不想失去慕家的支援。」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