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個金烏雷炎谷,平時可以進入麼?”雲澈問道。

    “當然不可以。”雲蕭斷然搖頭:“每進入一次,金烏雷炎谷就會被幻妖王族關閉,然後用五年的時間來進行資源再生。五年雖然很短,但以金烏雷炎谷密集到恐怖的火焰與雷雲之力,各種靈體、寶物的孕育非常的快。平時的時候,金烏雷炎谷是絕不容許進入的,幻妖王族自己都不行。”

    “火焰……雷雲……那裏有金烏的傳承,有火焰很正常,爲什麼還會有雷電的存在?”雲澈疑惑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好像這也一直是金烏雷炎谷的一個不解之謎,聽父親說,可能是金烏雷炎====小說===谷的某個地方,存在着某個強大的雷系玄獸,或者雷系至寶,但也只是猜測而已。”

    雲澈點點頭,然後擡頭看向了妖皇城的北方。雖然他不知道這個金烏雷炎谷的所在,但他身懷鳳凰之力,對火焰玄力有着遠超常人的敏感,妖皇城以北的某個地方,他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股火焰氣息的存在,或許,那裏就是金烏雷炎谷所在的方位。

    天玄大陸共分七國,四大聖地是超越七國,自稱守護者,卻是如制裁者般的超然存在。而幻妖界的版圖超過天玄大陸,但並未版圖分割,而是以幻妖王族爲中心。就實力層面而言,雲澈目前所在的妖皇城,便是堪比天玄大陸的四大聖地。

    毫無疑問的,一入妖皇城之內,玄力氣息便變得濃烈無比。在天玄七國極其難得一見的王座,在這裏遍地都是,就連稀少無比的霸皇,也是大量存在着。雲澈一路飛向雲家所在,路上至少感覺到了不下於二十個霸皇的氣息。

    妖皇城的勢力之龐大,可見一斑。

    但,幻妖王族與天玄大陸的交鋒,最終卻是以幻妖王族吃大虧而告終,並且始終沒有復仇的行動……似乎,在綜合實力上,幻妖王族還是要多少遜色於四大聖地。

    “快到了,前面那個閃爍着紫光的大門就是。”雲蕭指向前下方。

    雲家沒有想象中的大,其家族駐地的大小不要說比不上鳳凰神宗,甚至連被他毀滅的焚天門都不如,這倒是出乎雲澈的預料。但想到自己的親生爺爺和親生父親似乎都只有一個兒子,他又下意識的想到……難道是玄罡的存在遭遇了天妒,被限制了繁衍能力?

    到了雲家主門上空,雲澈帶着雲蕭緩緩落下,看着近在咫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家門,雲澈卻從雲蕭的眸中看到了一絲一閃而過的躊躇色彩。

    “雲大哥,那個……”雲蕭猶猶豫豫的道:“我雖然名義上是雲家的少家主,但是……但是大多數的人好像都不怎麼喜歡我,所以如果有人不禮貌的話,雲大哥也不需要一般見識。”

    雲澈心中微動,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放心,我來這裏主要目的是拜見雲家主,其他的,都無所謂。”

    雲澈跟着雲蕭進入了雲家大門。在踏入主門的那一刻,雲澈的心潮依舊不受控制的劇烈起伏了一下。腳下的土地,鼻端的空氣,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這個地方,他今生第一次踏足,但這裏,卻又是他真正的家族所在,他身上流淌的血脈,就是來自這裏。他的親生父親,親生母親……也都在這裏……

    我……真的……回到了這個地方……

    雲蕭身上的傷很重,但他顯然不想讓家族裏的人發現他受傷,在進入大門時努力平緩臉色,挺直腰板。但剛進大門,迎面一個看上去二三十歲的青年男子走來,他一看到雲蕭,臉上立即露出了讓人生厭的笑:“哎喲!這不是大少家主雲蕭麼,今兒個怎麼這麼早回來了?是外面沒找着樂兒還是咋了……哦?”

    這個青年男子馬上發現了雲蕭的傷勢,眼神一凝,然後幸災樂禍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我說呢,原來是掛彩了!你這是和哪家公子切磋了?嘖嘖,你好歹也是我雲家名義上的少家主,和別人切磋輸了,還傷成這可憐樣,多丟我雲家的臉啊。”

    這個人對雲蕭說的話格外的惡毒刺耳,口中喊着“少家主”,卻沒有半點把他放在眼裏的姿態,就連眼神都充斥着嘲弄和諷刺。雲蕭的雙手緊了緊,卻是強忍着沒有理會他,直接對雲澈道:“雲大哥,不要理他,我帶你去見我父親。”

    說完,雲蕭拉起雲澈,直接從青年男子身邊繞過。類似的遭遇,他承受的太多,幾乎已到了習慣和麻木的地步,這些年,他鍛鍊的最多的,就是忍……就算不爲了自己,也要爲了父親母親。

    雲蕭離開,這個青年男子卻是不依不饒,側過身來,輕蔑無比的冷笑着:“唷!大少家主,這是你從哪裏找來的姘頭?細皮嫩肉的,可是連我都想摸一把。看來大少家主終於知道吃不上精靈族的那塊天鵝肉,改玩小白臉了……話說回來,與其做吃天鵝肉的白日夢,養小白臉可要實在的多了,哈哈哈哈!”

    雲澈的腳步驟然停止……這已經不是嘲諷,而是惡毒無比的羞辱。聽雲蕭的講述,還有天下家族的那些人對他的態度,雲澈就知道雲蕭雖掛着少家主的名號,但在家族的日子並沒有那麼好過,但卻沒想到竟惡劣到這種程度。

    雲蕭能忍,不代表他能忍!他若能就這麼忍了,也就不是雲澈了!

    就在雲澈即將轉身之時,一個清亮的呵斥聲從後方傳來:“雲昊!你怎麼能對少家主如此無禮!還不快向少家主道歉!”

    雲澈注意力轉移,看向了聲音的來源。一個白衣似雲的青年男子向這邊走來,他看上去二十五左右的樣子,眉宇間英氣勃勃,雖然年輕,但身上的玄力氣息卻是濃郁無比,至少要比半步霸皇的雲蕭還勝出十數倍。

    “啊……心月哥!”

    看到這個人,雲昊一改之前面對雲蕭時的醜惡嘴臉,如哈巴狗似的迎了上去:“心月哥是要出門嗎?小弟可是很少見你這個時候出門啊。”

    “哼!”青年男子冷冷的盯了他一眼,呵斥道:“沒聽到我剛纔說的話嗎!還不趕緊向少家主道歉!”

    雲昊縮了縮脖子,卻是不敢違抗,面向雲蕭,咬了咬牙,便要低頭。雲蕭連忙擺手道:“心月哥,不用了,雲昊只是開個玩笑,不妨事的。”

    “對對對,我只是開個玩笑。”雲昊連忙笑嘻嘻的點頭,然後還暗暗的瞥了雲蕭一眼,一副算你識相的神情。

    雲澈:“……”

    “哼!”青年男子再次冷哼:“少家主溫和寬厚,你們這些不長眼的卻天天恃此欺凌……再讓我看到下一次,絕不輕饒!”

    “心月哥教訓的是,下次絕對不敢了。”雲昊嬉皮笑臉的答應,然後退到男子身後,卻給了雲蕭一個齜牙冷笑的眼神。

    青年男子神情緩和,面露溫和微笑,向雲蕭道:“雲蕭弟,下次再有人欺凌你,不必忍氣吞聲……哦?看你的樣子……你受傷了?怎麼回事?”

    雲蕭連忙搖搖頭,道:“沒事,不是什麼太嚴重的傷,十天半個月的也就好了,心月哥不必放在心上。”

    青年男子也沒有繼續追問,關切的道:“你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小傷,趕緊去療愈一下吧……對了,”他把目光轉向雲澈:“這位是?”

    “這是我剛認識的朋友,雲澈。”雲霄介紹道,在面對眼前這個人時,他的神情明顯很是輕鬆:“雲大哥,這位是我的族兄,雲心月。”

    雲澈點了點頭,打過招呼。

    “哦?這位兄弟也姓雲?那真是太巧了。”雲心月向雲澈一抱拳:“難得見雲蕭弟帶朋友回來,想必雲澈兄弟一定是人中之龍。他日有暇,期待可以好好結交一番。”

    “那是,雲大哥可是很厲害!”雲蕭面帶驕色的道,他看到遠處正有幾個人向這邊走來,連忙道:“心月哥,我有事要去見我父親,就先失陪一下了,謝謝心月哥又一次幫我解圍。”

    “去吧。”雲心月淡淡而笑。

    雲澈目光清淡的掃了雲心月一眼,轉過身去,跟着雲蕭直奔他父親所在的地方。而他走出幾步後,身後,驀的掃過一瞬冰冷的寒芒。

    雲澈的眉頭輕微一動,但腳步並沒有停止。

    殺氣!!

    這是雲澈絕不會識錯的東西!

    而且這絲殺氣並不是針對雲蕭……而是針對自己!

    自己明明是第一次進入雲家,這之前除了雲蕭,沒有見過任何雲家之人,甚至從來沒進過妖皇城,認識的人加起來也不超過兩巴掌,爲什麼會有人對自己產生殺機?

    自己今天才臨近妖皇城,做下的事……似乎也只有那麼一件……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雲蕭,那個雲心月是什麼人?他的威信看上去比你這個少家主要高的多了。”雲澈忽然開口問道。

    雲蕭抓了抓頭,有些無奈和尷尬的笑了笑:“心月哥的威信當然要比我高的多。他的父親,是雲家三十六長老中最強的七長老雲外天,而他自己,也是雲家這一代的最強者,今年才二十七歲,便已經是霸玄境四級,並且覺醒了這一代唯一的一個青色玄罡,加上玄罡,同等級中從來沒有敵手,甚至有能力和霸玄境五級一戰。他被稱作雲家崛起的希望,而且家族裏都在傳他最有資格成爲下一任的……”

    說到這裏,雲蕭聲音嘎然而止,不過雲澈足以猜的到他沒說出口的是什麼。

    “你看上去對他的印象很不錯?”雲澈問了一個似乎無關緊要的問題。

    “嗯。”雲蕭點頭:“心月哥不但天資極高,而且性情很溫和,我因爲一些血脈上的事,經常受到各種非議、嘲笑、欺凌,但心月哥從來不會嘲笑我,反而經常爲我解圍,甚至出手教訓那些欺凌我的人,我對他一直都很感激。”

    “因爲一些血脈上的事?什麼意思?”雲澈側目問道。

    無意間說漏嘴的雲蕭臉上露出些微的慌亂:“沒……沒什麼,只是一些小事。”

    雲澈沒有追問,而是轉而問道:“是不是你也覺得,他很適合成爲下一任雲家家主?”

    雲蕭全然沒想到雲澈竟問出一個如此直白的問題,他愣了一愣,苦笑的一聲:“雖然,我掛着少家主的名號,但你也看到了,這個名號在我身上,只是個笑話,論實力,論信服力,還有最重要的……總之,我知道自己將來不可能成爲家主。如果是心月哥的話,我想我也會很支持的。說不定,心月哥真的是我們雲家重新崛起的希望。”

    雲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這個雲心月,還真是不簡單。”

    “當然不簡單!他可是我們雲家這一代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就連幻妖王族的人,都對他格外看好。”雲蕭有些自豪的道。

    卻不知,雲澈話中的“不簡單”,和他口中的“不簡單”,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