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蕭,問你一個可能有失禮節的問題。”雲澈看着雲蕭,正色道:“你平時和七妹相見,一般都是用這種私會的方式嗎?”

    “啊……”雲蕭被問了個措手不及,臉上露出尷尬,隨之又是一片黯然,他低嘆一聲,道:“你也看到了,天下家族根本看不起我,而七妹又是天下一族唯一的公主,是整個精靈一族最尊貴的明珠,他們覺得我根本配不上七妹,如果七妹真的和我在一起,甚至是壞了他們整個家族的名聲。最初他們激烈的反對,但七妹的性子也比較剛硬,他們後來就嚴令禁止和我和七妹接觸。我和七妹想見面就變得越來越難。最近整整一年的時間,我們才偷偷見了三次,每次都要離城至少五十多裏,以免被人發現……還有不到三個月,就是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十二守護家族都在爲此忙碌,我和七妹纔好不容易找到一次可以相見的機會,卻沒想到……”

    雲澈擡手託着下巴,一邊思索一邊道:“你去見七妹這件事,除了你們兩個,還有沒有其他人知道……或者看到。”

    “沒有,肯定沒有。”雲蕭很肯定的搖頭:“我絕對不敢讓任何人知道的,因爲不但天下家族那邊,就連我自己的家族,都根本不看好我和七妹,甚至背地裏恥笑,我就算不顧及自己,也要顧及七妹,肯定不會讓任何人知道的。七妹也一定不會告訴任何其他人的。”

    “你和七妹遇襲,而且對方不斷做了完整的掩飾,目標也格外明確,顯然是有了很足夠的準備。”雲澈緩慢的說道:“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你們會在那個地方相見,根本不至於準備的這麼充分……既然你這麼確定這件事只有你們兩個知道,那麼最大的可能就是……你在給七妹傳音的時候,被附近的人聽到了。就如七妹,你給她的傳音,就被她的六哥給聽到了。”

    “啊?”雲蕭一怔,然後更加用力的搖頭:“這個更不可能的。我傳音的時候是在自己的院子裏,應該不會被其他人聽到。就算真的被人悄悄聽到,那也只可能是我們雲家的人……我們雲家和天下家族從來沒有什麼大怨,而且在目前低落的狀態下,絕對不願得罪任何一個家族,怎麼可能會做出那樣的事。而且那三個黑衣人雖然都隱藏玄功,但如果他們修煉的是我們雲家的玄功,我依然能很容易認出來的。”

    “……”雲澈點了點頭,微微沉默,若有所思,隨之神態輕鬆的道:“或許吧……算了,先不用想這事了,天下家族那邊肯定比我們要上心的多。留給他們去查好了。”

    “不過,我更大的疑問是……雲蕭,雖然雲家目前嚴重衰落,但至少曾經盛極一時,目前也依然屬於十二守護家族,而你,也至少名義上是雲家的少家主,就這樣的家世、身份而言,你和七妹分明是門當戶對,哦不對!應該是你比七妹還要高上一分。退百步講,就算你的父親不是家主,而是一個普通的長老,他們也不至於反對的如此劇烈……甚至還上升到家族榮譽的問題。”

    雲蕭的臉色頓時一僵。

    雲澈瞥了一眼雲蕭的神色,繼續道:“另外,就連你們雲家人對你的態度也有些過於不尋常,就如之前那個雲昊,他對你豈止是不尊重,簡直處處是言語諷刺和羞辱,但看你的樣子,卻似乎是已經習慣了這種對待……拋開你少家主的身份不說,至少你的外公,還是慕家的當家,你怎麼也不該在雲家淪落到這種處境……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隱情?”

    雲蕭的腳步頓了一下,低下頭去,臉上露出的深深的苦澀。

    雲澈歉意的一笑:“我好像問了不該問的問題……抱歉,你不要放在心上。”

    “不,”雲蕭卻是緩緩搖頭,他擡起頭時,臉色已是足夠的平靜:“換做誰,看到我平時的處境,都會覺得很奇怪。其實,關於我的各種傳聞,妖皇城裏幾乎人人都知道,雲大哥,你救了我的命,還把我當朋友,我也沒必要向你隱瞞什麼,我之所以人人不待見,是因爲……因爲我從小到大,在別人的口中,都是一個‘撿來的野種’。”

    雲澈側目:“什麼意思?”

    雲蕭慘笑一聲:“雲家引以爲傲,也是當年冠絕十二守護家族的核心能力就是獨有的玄罡之力。但我的手臂上,卻始終無法亮起玄罡印記。在我玄力到達天玄境後,也依然無法覺醒玄罡。”

    “在雲家,只要以血脈之力引導,五歲就可以亮起手臂上的玄罡印記,然後根據玄罡印記的顏色,來判別其天賦和要不要重點培養。玄力到達天玄境界後,玄罡就會覺醒,從此便可被召喚出來。這是雲家的血脈之力,只要有雲家血脈,就一定會有玄罡之力……從來沒有例外。”

    “但我,卻始終沒有。而這,也分明在證明着我沒有云家血脈……在雲家,乃至整個妖皇城,甚至幻妖界的認知之中,這都是鐵一般的證明。”

    雲澈:“……”

    “我沒有玄罡印記的消息,在我五年那年,就不知被誰給傳了出去,傳的滿城皆知,後來我天玄境界無法召喚玄罡,更是被大肆宣揚,那段時間,整個妖皇城都在盛傳我不是爹孃的兒子……而最嚴重的是,我幼年時,是被爹孃從天玄大陸帶回來……妖皇和小妖皇都是死在天玄大陸的人手中,妖皇璽和輪迴鏡也是因天玄大陸的入侵而遺失,妖皇城對天玄大陸一直都是恨之入骨,我這個‘來自天玄大陸的野種’,走到哪裏,都會招致冷眼、蔑視,甚至侮辱和仇恨……”

    雲蕭沒有再說下去,雲澈默默的聽着,他可以感受的到雲蕭這些年是如何走過來……十六歲之前,他因爲玄脈殘廢,一直都是在他人的嘲笑和蔑視中度過。而云蕭比他還要不堪,所承受的東西,比他還要沉重的太多太多……

    也因此,他很瞭解雲蕭這些年該是怎樣的心境……他們兩個,都是被命運捉弄的人。

    幻妖界沒有理由不仇恨天玄大陸,雲蕭這個極有可能是屬於天玄大陸的人,又怎麼會受這裏的人待見……即使他掛着雲家少家主的名號。而堂堂天下家族,又怎麼會甘願把唯一的公主嫁給這樣一個人,那的確不僅僅是身份的尊卑問題,而真的涉及了家族的名聲和尊嚴……

    或許,如果不是雲家,雲蕭血脈的事還能隱瞞住,但偏偏是雲家……玄罡,是不容辯駁的鐵證。

    “你爹孃……他們對你好嗎?”雲澈緩聲問道。

    “爹孃對我很好。”雲蕭輕輕點頭,眸中閃過溫暖:“因爲玄罡,連我自己深深質疑着自己的血脈,但爹孃說,我就是他們的親生兒子。面對排山倒海般的質疑,他們從來不承認,而且從小到大對我千般愛護,從不捨得讓我受半點委屈。否則,以妖皇城對天玄大陸的仇恨,我或許不可能活到今天。”

    “所以,爲了你的爹孃,你拼命的修煉,並且甘願默默的承受一切非議和不公平對待,從不反抗?”雲澈說道。

    天下第七說過,雲蕭從小到大都沒有得到過太多的資源,而他以平凡的資質,匱乏的資源,卻是在二十二時,修煉至了半步霸玄!這在天玄七國,已是最最頂層的成就,甚至還要超過那個曾被稱作七國年輕一輩第一人的鳳熙洛!

    可想而知,他這些年,在修煉上是多麼的努力……或者說拼命。

    “嗯。”雲蕭輕輕點頭,微微咬牙道:“我是妖王的孫子,是雲輕鴻和慕雨柔的兒子……我絕不會讓他們丟臉,更不會給他們惹麻煩。將來,若真到了處境艱難的時刻,我就算拼了命,也要用我的力量去守護好我的爹孃!”

    說到這裏,他注意到雲澈的眼神有些異樣,他神色一僵,忐忑的道:“雲大哥,你會不會也因此這些……而有些看不起我?”

    “當然不會。”雲澈沒有半點猶豫的搖頭:“相反,我更加的佩服你,甚至……我真的應該好好的感激你。”

    “啊?感激我?”雲蕭愣住。

    “哈哈,”雲澈灑然一笑:“伸手按在雲蕭的肩膀上,雲蕭,等見過雲前輩後,我們就結拜爲兄弟如何?”

    “啊……啊啊啊啊?”雲蕭張大嘴巴,一臉的難以相信:“結……結拜爲兄弟?我我我……我和……雲大哥?”

    “對啊。”雲澈微笑道:“好吧,我忽然這樣說,的確有些唐突了,你如果不願意的話,就先算了。”

    “不不不不……不是不是!”雲蕭連忙擺手,激動的說話都結巴起來:“這個這個……雲大哥這麼厲害,而我……你也看到和聽到了,我根本……我這樣的人,怎麼配和雲大哥……”

    “這麼說,你也是自認爲配不上七妹了?”雲澈打斷他道。

    “我……”

    “不要妄自菲薄。”雲澈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堅定而誠懇:“你配得上七妹,配得上雲家少家主的身份,更配和我結拜爲兄弟。這些年,很多事,都是你一個人在默默扛着,結拜之後,我們自然要有難同當,所有的事,我會和你一起抗。你想和七妹在一起,我會幫着你一起努力,你想守護好你的爹孃,我會和你一起守護,若再有人欺凌於你或你的爹孃……我會替你們,把新賬舊賬一起討回來!”

    雲蕭眼神動盪,情感在悸動中久久無法平靜。他一路成長,每天都活在別人異樣的目光之中,聽似尊貴的身份,但不要說其他家族的公子,就連雲家的家僕,都不願和他接近。雲澈的言語,和堅定的眼神,對他心靈的衝擊無疑是太過巨大。他一開口,聲音已變得哽咽:“雲大哥,我……”

    雲澈知道,自己和雲蕭畢竟第一天相見,忽然說出這些話,換作誰,都一時之間難以消化,他笑了笑道:“先帶我去見雲前輩吧,其他的,過後再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