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雲大哥,你還會醫術?」雲蕭驚訝的道。

    雲輕鴻再次認真打量了雲澈一眼,以他一百多年的閱歷,本應該很容易看清一個年輕人的虛實,而他從雲澈的神情間所看到的,卻是認真、誠懇,甚至還有一分急迫,這讓他難以理解。而面對這種極不尋常的情形,他本該的反應應該是暗中警惕,但又不知怎麼的,面對這個明明第一次相見,卻處處透著怪異的年輕人,他竟怎麼都無法生出警惕和反感,反而對他有一種說不上來的信任和親切感。

    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奇異的感覺。他看了雲澈好一會兒,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悸動,卻又全然無處捉摸這種悸動的來源,他淡淡一笑,道:「雲小兄弟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想必醫術也絕然不凡。只是,唉,雲某身上,並非是普通的傷病,而是陳年舊疾。當年,雲某就尋遍天下名醫,都是束手無策,如今二十多年過去,早已深入血髓,怕是大羅金仙降世,也是無計可施。你有此心,雲某已是分外感激,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

    雲澈卻是不為所動,緩慢而平靜的道:「晚輩並不同意雲前輩的話,晚輩在初學醫時,師父就教導過:天下萬物相生相剋,事間萬事因果循環,人可以從完好到病疾,就絕對可以從病疾到完好,這世上,絕不存在什麼真正的絕症和不能治癒的傷疾,就算不治,也只是暫時沒有找到治療的方法而已。晚輩的師父是普天之下最偉大的醫聖,晚輩一身醫術皆是來自於師父,在師父的教誨之下,晚輩從小便不相信這世界存在不能治癒的傷疾。所以,還請雲前輩讓晚輩一試。」

    雲輕鴻接觸過名醫無數,卻也從未聽過如此自信、傲然到不容許辯駁的醫者之言,而這些話,卻偏偏是從一個只有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口中說出。雲蕭張了張嘴巴,忽然想到自己之前重傷時所承受的那股來自雲澈的奇異玄氣,頓時激動的道:「爹!你讓雲大哥試試吧。我之前被那三個黑衣人打傷……額,傷的雖然不是很重,但也有那麼一點點重,而雲大哥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讓我的傷勢完全穩定下來,甚至連疼痛都幾乎感覺不到。說不定,爹的身體,雲大哥真的有辦法緩解一下。」

    兩人都這麼說了,雲輕鴻自然也不好再拒絕,他淡笑著道:「好吧,不過不要勉強,我的身體如何,我自己很清楚。」

    雲澈沒有再說話,他向前兩步,站在了雲輕鴻的身前,然後伸出左手:「雲前輩,先讓晚輩用玄氣探視一下你的身體狀態,還請不要抗拒。」

    雲輕鴻輕輕點頭,然後稍稍擺正坐姿。他的眼神很平和,而平和,也代表他沒有抱有任何的希望,畢竟如他所言,他的身體狀況如何,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二十多年前,天下名醫便無一人可醫,如今又沉澱了二十多年,更是不可能存在醫治的可能。

    雲澈伸出手掌,小心的按在雲輕鴻的心口部位,然後閉上眼睛,玄氣緩慢的進入到他的體內。身邊,雲蕭退後幾步,雙手緊張的攥在胸前……他沒有雲輕鴻那般的篤定,而是無比渴望著奇迹的出現。

    僅僅是一息,雲澈的眉頭就猛的收緊,這個反應,也讓雲蕭的心裡「咯噔」了一下。

    從雲輕鴻的臉色和虛浮的氣息,他便知道他的身體狀況肯定極差,而查探之下,他才驚覺,雲輕鴻的狀況,比他預想的還要差的太多。他的內臟全部大幅度衰竭,幾乎找不到一個完整的內腑器官,心臟、脾肺、玄脈……全部印著一道道似是被利劍劃過的傷痕。而一個強者內臟受創,只要給予足夠的時間,可以以玄力自我修復,但這些劍痕過了二十多年,卻依然存在……顯然,這些內傷的來源絕非尋常,應該是被極厲害的劍氣所傷!

    劍氣……天威劍域!?

    最可怕的,不是他的內傷,而是他衰竭了九成以上的筋脈!

    是衰竭,而不是斷裂!

    就算一個人全身筋脈盡斷,雲澈也有辦法全部給予連接修復,但這種衰竭,卻比斷裂還要可怕的多。若把正常人的筋脈比作生機勃勃的根莖,那麼雲輕鴻的筋脈,九成以上基本都化作了枯木,幾乎感覺不到一絲生機的存在。

    同樣衰竭的,還有他的玄脈。他玄脈所受到的創傷並不重,但卻如一個乾枯了的泥塘,死氣沉沉。

    能讓玄脈和經脈衰竭到如此程度,可想而知當初他是何等程度的透支了自己的玄力和體力。

    聽蕭烈當初的簡單描述,二十二年前,他們逃到流雲城時,已遍體鱗傷,幾近油盡燈枯……而那之後,他們又不知經歷了多久,多驚險的逃亡,或許從那時候起,他們每一息的消耗,都是徹頭徹尾的透支。在這種透支之下,他們還哪有心力去顧及傷勢……在拼盡一切力量和意志的逃亡中,他們的傷勢,毫無疑問的一步步惡化……

    而能讓他們如此堅持的,或許,就是他們當時懷中的那個孩子……

    如果單單隻是玄脈、經脈衰竭,內傷惡化,經過二十多年的療養,雲輕鴻縱然無法恢復玄力,也不至於連生命之火都幾近熄滅……雲澈很快找到了答案,在雲輕鴻的體內,他發現了一種已經侵入他全身所有角落的……寒毒!!

    讓他大皺眉頭的,也正是這種寒毒。

    因為這個寒毒,和花洺海的妻子如小雅所中的寒毒……一模一樣!!

    當初,花洺海帶著身中寒毒的如小雅,盜竊大量的紫脈天晶來為她續命,又不斷的去尋找各種奇葯,卻也只維持了她短短几年的生命,如果不是遇到了雲澈,如小雅早在一年前就已經香消玉殞。而雲輕鴻身上的寒毒,已存在了二十多年,這些寒毒早已完全侵入了他的血脈、骨髓、甚至命脈,比之如小雅的狀況,要險惡出不知多少倍。

    花洺海說過,如小雅的寒毒是因中了日月神宮的毒手。

    難道,當初的那些惡人,不僅僅是天威劍域……還有一個日月神宮!?

    許久,雲澈緩緩把手掌從雲輕鴻心口移開,雙眉始終緊緊鎖起,沒有舒展,臉色也是一片凝重。雲蕭一臉緊張期待的看著他的樣子,但等了好一會兒,卻始終沒有等到雲澈開口說話,他終於忍耐不住,出聲道:「雲大哥,我爹的身體……怎麼樣?」

    雲澈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輕呼一口氣,道:「雲前輩當年的玄力修為必定是登峰造極,若換做常人,別說活到現在,怕是連三年,都活不過。」

    「我聽娘說過,爹當年的成就可謂是震驚了整個幻妖界,年僅三十六歲時,便突破成為帝君,也是幻妖界有史以來最最年輕的帝君,再加上玄罡之力,在爹出事之前,整個幻妖界同齡人中,沒有一個是爹的對手。那時候,雖然家族裡沒有了爺爺和十大太長老,而且還背負罪責,但有爹在,誰也不敢小看了雲家。」

    雲蕭緩緩的道,提起雲輕鴻當年的榮光,他沒有驕傲,只有苦澀:「後來,爹成功突破至了君玄境中期,便再也無法控制對爺爺的牽挂,和剛剛突破至君玄境的娘一起使用家族秘器進入了天玄大陸,結果卻是……卻是……」

    三十六歲……帝君……

    君玄境這個境界,對雲澈而言太過於遙遠,也正因如此,「三十六歲步入君玄境界」這個概念,對他的造成了無比巨大的心靈衝擊。他是整個幻妖界歷史上最年輕的帝君……或許就是到了天玄大陸,也沒有人可以將這個成就打破。

    如果他沒有遭遇這樣的劫難,他未來的高度,將無人可以預料!

    但,蒼天卻是如此的妒忌天才,降下了這樣的災禍。

    他曾經是一個帝君……還是中期帝君。他的妻子,也同樣是一個帝君——這個最最頂尖,直到現在他也只能拚命抬頭仰望的境界。

    他們兩個……原來都是這樣的厲害,站在著一個讓世人只能仰望的高度。

    「呵呵,當年之事,不提也罷。命由天定,再強大的人,也註定勝不了天。命既如此,也唯有坦然認命……二十多年了,也早已習慣。」

    雲輕鴻聲音平緩,每一個字都輕描淡寫,神情更是一片淡然,似乎已是看開一切,聽天由命……但,雲澈從看他的一眼,就從他溫和的眼眸里,看到了掩藏很深的鬱結。他的話似是認命和坦然,但云澈聽到更多的,卻是憤然與不甘。

    是啊,再豁達的人,也不可能接受如此殘酷的命運安排。

    「雲大哥,我爹的身體,你……也沒有辦法嗎?」雲蕭有些黯然的問道,從雲澈凝重到極點的表情上,他其實已經得到了答案。

    雲輕鴻呵呵一笑,道:「雲小兄弟,不必放在心上,你剛才也應該看到了我身體的狀況,絕非是你醫術欠缺,而是我的身體,的確無從可醫。其實,這樣也好,至少生活上,比以往平衡了很多……」他轉頭看了一眼窗外,輕然嘆息一聲:「再有兩個月,我的家主身份,也該移換他人了,那時,便是一身輕鬆,再無牽挂了。」

    他口中說著「再無牽挂」,但他眼眸深處,卻是閃爍一抹深深的痛楚……和渴盼。

    「啊?家主移換他人?」雲蕭一驚:「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我……我怎麼沒有聽說?是……是大長老他們決定的嗎?」

    雲輕鴻搖頭,淡然而笑:「蕭兒,不必在意,這家主之位,我虛坐了百年,也早該讓予他人了。雖然從未有人向我提出讓我讓出家主之位,但……三個月後,就是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大典之上,十二守護家族必然又是一場龍爭虎鬥,甚至會發生某件大事。」

    「大事?什麼大事?」雲蕭驚訝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雲輕鴻平淡的聲音中,透著深深的無奈,他的眸光稍顯渾濁,但依然投射著似乎看穿一切的睿智,但孱弱的身體,讓他縱然看穿一切,也無力相對,他繼續道:「百年大典,我們雲家也必然竭盡所能的面對,否則,將有可能面臨被驅逐出十二守護家族,甚至妖皇城的危機。」

    「什……什麼!?」雲蕭大吃一驚。

    「在這種時候,我們父子,也該被遺棄了。」雲輕鴻閉上眼睛,毫無表情:「為了應對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我們雲家兩個月後會舉行全族大比,那時,便是我退位之時……不過蕭兒,你也不必擔心,畢竟還有你外公在,雲家不敢虧待我們,就算真的要離開,我們不會沒有歸處。離開雲家這團混亂的蒙塵之地,對我們一家來說,也並不是壞事。」

    雲輕鴻說了很多讓雲蕭瞠目結舌,毫無準備的話,而且沒有避諱雲澈。

    而在這之前,他沒有告訴雲蕭一星半點此類的事。

    顯然,雲蕭和天下第七相會遇襲的事,讓他清楚的嗅到了某種味道。

    兩個月後,雲家族內大比……

    三個月後,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

    雲澈的胸口輕微起伏一下,隨之一咬牙,眸中閃過一抹異樣的明光,他看著雲輕鴻,字字堅定的道:「雲前輩,如果你能在兩個月內身體痊癒,而且恢復曾經所有玄力的話,你還會不會考慮退讓家主之位的事?」

    雲澈忽然的言語,讓雲輕鴻和雲蕭同時愣住,雲輕鴻動了動眉,然後一聲苦笑:「沒有這個如果,我的身體,根本不可能存在痊癒之說。恢復當初的玄力,更是天方夜譚。」

    「你先不要管是否可能。」雲澈語氣不變,目光直線與雲輕鴻對視:「雲前輩只需回答晚輩,如果兩個月後,你的身體和實力,都是二十五年前的雲輕鴻,那麼,你是否會甘願退讓家主之位……即使你族內之人用惡劣的手段逼迫!」

    雲輕鴻定定的看著雲澈,從他的眼神之中,他看到了一種讓他心臟猛的一顫的東西,他短暫沉默,然後緩慢,而堅定無比的搖頭:「不會!這個家主之位,是從我太祖……祖父……父親……一代代單傳而下,這是我父親賦予我的身份和職責!我若將之讓予他人,哪日埋葬於黃土之下,也無顏去見父親!而且,雲家之危,就如萬鈞懸於一發,一些宵小之輩,更是暗中心懷圖謀,如果我有足夠的力量,我絕不會像現在這樣只能閉目無視……也只有我,才能重振雲家!」

    雲輕鴻的最後一句話,再無半點平日里的平和,呈現的,是一種刻在骨子裡的決意與傲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