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神玄之下,雲澈的恢復能力無人可及。雲澈睡醒時,天色已經微暗,他近乎透支的精神力和玄力也恢復了七七八八,起身之後,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鬆軟的小床上,周圍很是安靜,屋子裡的擺設簡單而雅緻,目光看向窗外,雲澈一眼便看出,這裡還是雲輕鴻所在的小院,應該是主廳旁邊的那個卧房。

    雲澈凝耳,隱約聽到隔壁傳來雲輕鴻和慕雨柔的交談,為了不打擾到他休息,兩人的聲音都很低。雲澈從床上躍下,快速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後拿起傳音玉,找到了之前留下的天下第一的傳音印記。

    「天下兄,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雲澈傳音道。

    很快,傳音玉玄光一閃,轉動的玄陣中傳來天下第一爽朗的聲音:「雲兄弟儘管開口便是。」

    雲澈直截了當的道:「兩個月後,雲家為了應對三個月後的妖后大典,會舉行一場全族大比,希望到時候,天下大哥可以到場……至於原因,請恕我現在不方便說起,天下大哥到時候便知。」

    沒有讓雲澈等待太久,天下第一的聲音很快便再次傳了過來:「原%因倒無所謂,相比於雲兄弟救我小妹性命,這點小事不堪一提,到時,我定會當場,絕不食言。」

    天下第一是個極為爽快的人,整個過程比雲澈預想的還要順利。畢竟,他救天下第七的性命在先,天下第一又是天性傲然,絕不會願意欠人人情,先前又有言在先,即使雲澈沒有說明原因,他也斷然不會拒絕。

    門被推開,聽到說話聲的雲蕭有些匆忙了走了進去,看到雲澈,他驚喜的道:「雲大哥,你醒了!」

    「嗯!」雲澈點頭:「雲蕭,你來的正好,我們可以開始儀式了。」

    「呃?儀式?」

    雲澈一把拉過雲蕭,拽著他直接並排跪下,然後手指蒼天,字字錚錚的道:「我雲澈,今日和雲蕭結為兄弟,我為兄,雲蕭為弟,今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雲蕭的親人,便是我的親人,我的親人,便是雲蕭的親人,此言蒼天為證,若有違背,天誅地滅!」

    雲蕭愣在那裡,半點都沒有回過神來。雲澈發完誓言,一碰他的肩膀:「好了,到你了。」

    雲蕭轉過頭,面孔上卻是一片失措,他動了動嘴唇,忽然道:「雲大哥,我……我……」

    「怎麼?你不想和我結拜?」雲澈微笑著問道。

    「不是,當然不是。」雲蕭搖頭,看著直視著他,真誠的道:「雲大哥的天資極高,醫術更是強的嚇人,又對我,和我的爹娘有著天大的恩情,而我……雖然我名義上是雲家少家主,但我真正的地位如何,你今天也看到了。雖然只和雲大哥相處了一天,但你的光芒,已經耀眼到了讓我不敢直視,在雲大哥面前,我簡直就像是皓月前的螢火,我不知道……為什麼雲大哥會願意和我結拜?而且,還是主動的……」

    雲蕭的性情溫和,行事也總是隱忍謹慎,但他絕對不傻。他會有這樣的疑問,雲澈也當然不會奇怪。他看著雲蕭,用更真誠的聲音道:「雲蕭,你有這樣的疑問,很正常,你父親對我的疑慮,更要比你大的多。的確,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無緣無故的對另一個人好,我也一樣。但是,雲蕭,請你相信我,我對你,對你的家人,絕不會有任何的圖謀和異心,現在不會有,將來,也絕對不會有。我是真心想和你成為親人一樣的兄弟,更是真心的,想把你的親人,當做我自己的親人……這其中的原因,我暫時不能說,但最多……最多半年之內,我會明明白白的讓你知道原因。我以上的話,若有一個字虛假,讓我雲澈不得好死!」

    「啊!」雲澈最後那詛咒自己的四個字,讓雲蕭嚇了一大跳,如果說他先前還有少許疑心的話,那麼雲澈的這番斬釘截鐵的話語,和堅定真誠的眼神,讓雲蕭再也無法生出一絲一毫的芥蒂和警惕,他點了點頭,然後面向前方,舉手指天,念著和雲澈之前一樣的誓言:「我雲蕭,今日和雲澈大哥結為兄弟,雲大哥為兄,我為弟,今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雲大哥的親人,便是我的親人,我的親人,便是雲大哥的親人,此言蒼天為證,若有違背,天誅地滅!」

    雲蕭的心情,比之雲澈激動的多。雲澈告訴他這其中真的有緣由,但他感覺更清晰的,是雲澈的真心真誠,而且之前雲澈為慕雨柔疏通經脈,那種急切和關心溢於言表,最後甚至因精神力消耗過度而昏迷過去……

    雖然,他不明白其中緣由,但他此刻萬分相信,雲澈絕不會加害於他和他的家人……或許,他真的就是上天派來拯救他們一家的神子。

    「小弟雲蕭,拜見大哥。」雲蕭單膝跪地,激動而真誠的向雲澈一拜。

    雲澈受了他的一拜,然後將他扶起,雲蕭起身之後,兩人互相微笑著點頭,雲澈道:「我們以後,就是和親兄弟一樣的兄弟了。以後有什麼事,我們都要互相依靠,誰也不許對誰客氣。」

    「好!嘿嘿……我有一個大哥了,還是這麼厲害的大哥,簡直像是做夢一樣。」雲蕭臉色通紅,依然沉浸在激動之中:「只是,我這個當弟弟的實在有些沒出息,以後,還不知道要欠大哥多少。」

    「哈哈,我們都是兄弟了,還說這麼見外的話。」雲澈大笑一聲,看著雲蕭激動的樣子,他心中默然一嘆:雲蕭,你以為是自己在虧欠著我,但,我救的,是我自己的親生爹娘,而你的爹娘,還有你的奶奶,都因我而死,你的爺爺,承受著骨肉分離之苦將我含辛茹苦的養大,你的小姑媽,是我年少之時最溫暖的精神支柱,就連你,也因為我,背負著冷眼和屈辱整整二十二年……

    要說虧欠,我欠你,欠你們一家的……永生永世都還不完……我所能做的,不過是讓你不再受欺凌,讓你和爺爺、小姑媽團聚,還有找出殺害義父的真兇……也僅此而已……

    「走吧,你爹娘的經脈都已初步通暢,可以開始祛除寒毒了。」雲澈一邊說著,便向門口走去。

    「啊?現在?」雲蕭擔心的道:「可是,大哥你之前都累昏了過去,現在才剛剛醒,萬一再累傷怎麼辦?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再開始也不急的。」

    「你看我像是疲累的樣子么?」雲澈扭了扭脖子,然後正色道:「都說了,你的爹娘,就是我的爹娘,特別是你娘的狀態很危險,你願意等到明天,我還不願意呢,走吧。」

    「啊……好。」

    兩人並肩推開主廳的房門,看到雲輕鴻和慕雨柔坐在那裡,微笑著看著他們。雲蕭神態微窘,然後嘿嘿笑道:「爹,娘,我和大哥剛才的話,你們一定都聽到了吧?」

    兩個房間只隔著一道並不厚的牆,再加上他們說話的聲音並沒有壓低,就算是一個普通人,也可以聽的清清楚楚。

    「呵呵,我們可是一個字都沒有落下。」雲輕鴻溫和的笑道:「蕭兒,恭喜你有了一個好大哥。為父也感覺的道,雲澈對我們一家,絕對沒有半點的加害之心,至於所謂的『緣由』,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慕雨柔眸光似水,欣然道:「夫君,既然他們已經義結金蘭,我們就把這孩子,收為義子如何?」

    雲輕鴻呵呵笑道:「如果能多一個如此優秀的兒子,當然是美事一件,但這,當然要先看雲澈的意思。」

    雲澈的胸口劇烈一起伏,然後向前一步,跪拜在地:「孩兒雲澈,拜見義父、義母!」

    慕雨柔和雲輕鴻對視一眼,臉上都露出欣然喜悅的笑意,雲輕鴻雙手輕握,明顯激動的嘆聲道:「好……好……我雲輕鴻,怨了老天幾十年,今天,總算是對我們一家有所補償了,讓我又多了一個兒子。」

    「孩子,起來吧,地上涼。」慕雨柔起身,將雲澈輕輕的扶起。看著她眼中足以融化一切的暖意,雲澈幾乎不受控制的道:「我可以……不稱呼你們義父義母,而是和雲蕭一樣,喊你們爹、娘嗎?」

    話一出口,雲澈便已後悔……僅僅一天時間,他便和雲蕭結拜,又認了他們做義父母,已經是太過急切,這些話,更是急切的過了頭。他隨之解釋道:「從小,我親生父母就離開了我,而收養我的義父義母,也在我剛出生沒多久之後就相繼去世,我都沒能來得及看清他們,一直都是爺爺把我撫養長大。所以,我從都不知道喊爹娘的感覺,所以……」

    雲澈的話,無意間刺到了慕雨柔的神經,她的眼眸一下子變得朦朧起來:「真是可憐的孩子……澈兒,只要你不嫌棄,以後,我們就是你的爹娘,會把你像親身個兒子一樣喜歡疼愛,你想怎麼稱呼我們都好。」

    雲輕鴻也輕輕點頭。

    雲澈的心劇烈一跳,然後再次拜了下去,看著他們,輕輕的喊道:「爹……娘……」

    雖然他極力控制,但這兩聲呼喊,依然帶上了重重的顫音。

    這是他兩世以來,第一次喊出這兩個對常人來說再熟悉不過的稱呼……而且面對的,是自己的親生父母……

    我終於,也是有爹娘的人了……雲澈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那種拜於父母膝下的感覺。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人生,一下子完整了很多很多,內心之中一直悄然存在的某種空洞、缺失感,也悄然的消失。也是在這一刻,他徹底的明白了那一直以來的缺失感究竟是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