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孩子……」慕雨柔扶著雲澈,口中輕喃,眼神朦朧間,淚水一下子奪眶而出。

    「啊!」看到母親忽然流淚,雲蕭嚇了一跳,連忙走了過去:「娘,你怎麼了?這可是大喜事,你怎麼忽然哭了?」

    慕雨柔搖搖頭,她伸手拭淚,但眼淚卻是怎麼都止不住,眼眶很快就紅了一片,她有些哽咽的道:「娘沒事,可能是娘多了一個兒子,太高興了……」

    在雲澈喊她「娘」時,她感覺到自己的心房猛然顫盪,眼淚根本不受控制的就流了下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nbs```````p;「你娘啊,最大的特點就是愛哭,小時候兩天一小哭,三天一大哭,後來都當母親了,還是那麼愛哭,呵呵。」雲輕鴻搖頭而笑,看著慕雨柔的目光滿是疼惜。他猜測一定是雲澈的那句「從小父母便離開了我」觸動了她的心弦……這些年,每次想起那個孩子,她無數次的以淚洗面……

    慕雨柔拭著眼淚,然後白了雲輕鴻一眼,嗔聲道:「我才剛當了澈兒的娘,你就當著澈兒的面笑話我,等蕭兒和澈兒不在的時候,看我怎麼收拾你……澈兒,不要信他的話,娘只是太高興了,快起來。」

    雲輕鴻聳了聳肩膀,然後笑著道:「我們夫妻又多了一個兒子,這可是天大的喜事,今天怎麼也要喝上幾杯。澈兒,你一天沒有進食,也該餓了吧,走,咱爺幾個先去痛飲幾杯,哈哈哈哈!」

    雲輕鴻暢快大笑,看得出來他的心情極好。雲澈卻是搖頭道:「只要爹願意,孩兒自然隨時奉陪,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是你們身上的寒毒,尤其是娘身上的……當務之急,還是先讓孩兒祛掉身上的寒毒。」

    「你之前已經那麼累了,不要勉強,娘不要緊的,驅毒的事,明天再說。」慕雨柔溫和的道。

    雲澈卻是毫不猶豫的搖頭:「這是關係到娘身體安危的大事,孩兒絕不願意耽擱。」

    雲輕鴻緩緩點頭:「澈兒的精神似乎恢復的不錯,話也說的沒錯,好,那便依澈兒所言吧。」

    「雲蕭,你去休息吧,你帶傷在身,又忙活了一天,再不休整一下的話,傷勢非但不會穩定,反而很有可能惡化。」雲澈正色道。

    雲蕭其實一直都在承受著傷勢對身體的負荷,他沒有勉強,再加上對雲澈有著極大的信心,當下點頭道:「好,那我去休息了,大哥,爹和娘,就拜託你了。」

    雲蕭離開,雲澈不再耽擱,迅速開始祛除慕雨柔身上的寒毒。他讓慕雨柔正身而坐,然後拿起讓雲蕭拿來的那一盒長銀針,然後一手捏起十根銀針,手指輕揮,十根銀針頓時無聲飛出,然後穿過慕雨柔的衣著,刺在了她的身體上。

    在雲澈抬手揮針時,雲輕鴻眼睛一動,下意識的做了一個張口抬手的動作,但口中聲音還未發出,他的身體便僵在了那裡,無比震驚的看著那十根銀針所刺入的位置……那分明就是玄者背部最核心的十大穴位。

    普通醫者在針刺穴位時,不但必須脫衣來確認穴位位置,而且必須一根一根,無比小心翼翼的刺入,而雲澈卻是隔衣隔空,一次十針,位置,更是絲毫不差……這隻能用神乎其技來形容。

    雲澈不斷的變幻位置,右手五指在舞動間已成一片虛影,短短几息之間,百根銀針便全部刺入到了慕雨柔的身上,整個過程,她不但沒聽到任何聲音,甚至感覺不到一絲的疼痛。

    慕雨柔和雲輕鴻身上的寒毒都入體太深,斷然不能直接以天毒珠凈化,而是以玄氣為引,以銀針為載體,將寒毒從其身上各個部位引出,然後再以天毒珠快速凈化。這個說似簡單,但過程卻是無比的艱難和緩慢。

    刺完銀針,雲澈在慕雨柔身後坐下,手掌抵在她的后心,玄力緩慢的湧入。

    雲輕鴻沒有離開,他目睹著雲澈的每一個動作,和慕雨柔的每一個變化,他想要看看,雲澈究竟怎樣去祛除這種在各大神醫眼中根本無葯可解的寒毒。

    在沉寂了整整兩個時辰后,一百零九根銀針之上,全部緩緩浮現出一抹幽藍色……幽藍色很淡,但目光碰觸,全身卻有了一種不寒而慄的可怕感覺。雲輕鴻目光定格,不由自主的低吟:「難道,這些就是……」

    自言自語幾個字,他又立即收聲,以免打擾到雲澈。而雲澈卻在這時睜開眼睛,出聲道:「沒錯,這些,就是娘體內的寒毒。」

    說完,雲澈的手掌也從慕雨柔身上移開,在移開前的那一剎那,他掌心綠光一閃,頓時,銀針上的所有幽藍色一下子全部消失,被凈化的毫無殘留。而反觀慕雨柔,她的眼睛依然閉合,已經昏睡了過去。

    「這麼說,已經成功了?」雲輕鴻強忍著激動道。

    雲澈搖頭:「還沒有。剛才引出來的寒毒,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寒毒在娘的體內已經二十多年,侵入的實在太深,所以絕不能貪功冒進,雖然只引出了一小部分,但依然不可避免的帶走了部分元氣,娘在元氣缺失,疲累之下,也就睡過去了。不過爹請放心,這點元氣損失並不重,只要放緩進度,絕不會對娘的身體造成實質的傷害,很快就可以補回來。」

    身患寒毒二十多年,他們兩人對那種可怕的寒氣早已是熟入骨髓。而此時,雲輕鴻清清楚楚的感覺到慕雨柔身上的陰寒氣息至少減弱了兩成,頓時,他最後的懷疑也煙消雲散,剩下的,唯有滿腔的驚喜和希冀,對於雲澈,他已驚嘆和感激的不知說什麼才好,只有重重的點頭,眼眶之中隱現水霧。

    「爹,先讓孩兒調息片刻,然後便開始為爹祛除寒毒。」雲澈一臉輕鬆的道。

    「我不用急,你也不要因為我們,而過分勞累自己。」雲輕鴻輕聲道,雖然,他無限的疑惑著雲澈為什麼會對他們一家三口如此之好,但云澈的真誠,還有對他們的關切之情卻是讓他感覺不到半點的虛假。

    安靜了小會兒,雲澈的精神算是恢復了大半,他再次睜開眼睛,忽然道:「爹,我感覺到娘的心中,似乎存在著很大的鬱結,她的傷和毒,都沒有爹深,但身體狀態卻比爹惡劣的多,這也是原因之一……娘所憂鬱的事……是什麼?孩兒想知道有沒有辦法可以……可以分擔。」

    「唉。」雲輕鴻長長一嘆:「這件事,說來話長。她的確心有鬱結,這二十多年來,她從來沒有一次真心的笑過。」

    雲輕鴻沒有再繼續說下去,雲澈不自覺的咬了一下嘴唇,然後聲音緩慢的道:「我雖然剛到妖皇城,但是,卻也聽到傳聞,說雲蕭並不是你和娘的親生兒子,這是……真的嗎?孩兒只是好奇,和為雲蕭不忿,如果問的不妥,還請爹不要見怪。」

    雲輕鴻搖頭,淡淡而笑:「這件事,整個幻妖界都已知道,說出來又有什麼不妥的。」他頓了一頓,他在短暫的猶豫后,做了一個決定,悵然道:「或許這件事,我該找一個傾訴的人了。蕭兒已經大了,有些事,我們雖然一直瞞著,但這是他的人生和身世,他應該知道,只是我們一直找不到一個和他訴說的時機……你和蕭兒義結金蘭,你將來也註定會幫到蕭兒很多,或許這件事先告訴你,對蕭兒會更好一些。」

    雲澈抬頭:「爹所說的事,是……」

    雲輕鴻緩緩的道:「就如傳說所言,蕭兒他……的確不是我的你娘的親生兒子。」

    雲澈:「……」

    「我想,你也聽到了傳言說他其實是天玄大陸的人……這件事,也是真的。」雲輕鴻側目看著雲澈的反應,他會告訴雲澈這些,絕不是衝動。幻妖界的人對天玄大陸的人有著極深的惡感,雲蕭是天玄大陸之人的事,也終有一天要大白於天下……何況現在也早已被一些人坐實,只剩一層被他們死死護住的窗戶紙而已。雲澈和雲澈義結金蘭,如果他也對天玄大陸的人有著惡感,那麼這件事,讓雲澈現在知道,要遠遠的好過他後來知道。

    但他馬上發現,雲澈卻似乎全然不在意這一點,他直接問道:「難道雲蕭是你們在天玄大陸收養的孩子?」

    雲輕鴻搖頭,他目光轉向窗外,目光變得迷濛而深邃,記憶,回到了那段銘心刻骨的時間:「二十五年前,我們夫妻為了救出在天玄大陸下落不明的父親,啟用雲家秘器,孤注一擲的前往天玄大陸。」

    「在天玄大陸,我們嘗試潛入一個叫天威劍域的地方,但被對方發覺,我們夫妻勢單力薄,唯有逃亡,但在逃亡途中,我通過玄罡侵魂,從一個天威劍域的人那裡得到了父親沒有亡去,而是被秘密關押在了位於天玄大陸七國之一的蒼風國,一個叫天劍山莊的地方,於是我們擺脫天威劍域追殺,輾轉萬里,去到了那個蒼風國。」

    「在初到蒼風國時,我認識了一個……我今生最好的兄弟。」

    雲澈:「……」

    「……那是蒼風國東境,距離一個叫流雲的小城不遠的地方。」雖然過去了二十多年,但「流雲城」這個天玄大陸都沒多少人知道的名字,他卻是牢牢記在心中:「我和他的相識,是一個偶然。當時,他似乎是外出歷練,遇到了一夥惡人在欺凌一個女子,他毫不猶豫的仗義出手,但他的玄力修為並不高,再加上以少對多,很快被對方的賊人擊敗……我們夫妻在天玄大陸步步小心,從不多事,但我卻被他落敗后在賊人刀下所表現出的剛烈與傲骨所折服,忍不住出手,擊潰了那些賊人。」

    「那位……前輩,叫什麼名字?」雲澈用儘可能平靜的語氣道。

    「他叫蕭鷹。」

    雲澈:「……」

    「我們就此相識,短暫交流之後,發現他雖然玄力微弱,但卻是一身正氣,鐵骨錚錚,讓人無法不對他生出好感。而且他性情之上,和我極為相投,我本以為只是救下一個路人,但我們相互攀談,卻是越來越覺得相見恨晚,那時,雨柔她有傷在身,我也提醒過蕭鷹我們夫妻正在被追殺,隨時可能招來危險,但他卻沒有表露絲毫排斥,反而為我們找到了一個極好的養傷和隱匿之地。」

    「在雨柔養傷的那段時間,蕭鷹每天都來看望我們,並帶來各種美酒美味,他向我請教玄道,我向他詢問天玄大陸的事,時間越久,我們越是發覺彼此是極為相似相投的人,於是不久后,我們便月下結義,拜為兄弟。」

    雲輕鴻長長一嘆:「我雲輕鴻從未想到,這一生唯一的知己和交心摯友,卻是結交於最為憎恨的天玄大陸。」

    「我們夫妻在那個地方留了三個月,也是那三個月里,雨柔意外的有了身孕……只是那時我們夫妻二人並不知曉。在雨柔傷勢痊癒后,我們便告別蕭鷹,拿著他親手描繪的地圖,去往了那個叫天劍山莊,關押著我父親的地方。」

    「但沒想到,那裡卻暗中布滿了等待我們夫妻已久的埋伏,我們夫妻剛靠近天劍山莊,便遭遇了天威劍域強者的圍攻,而且對方出動的,全部都是頂級高手,我們夫妻雖然最終勉強逃脫,但也雙雙負傷……此後,我們夫妻便陷入了天威劍域不死不休的追殺之中。」

    「我們夫妻二人的實力還算不弱,整個天玄大陸能留住我們夫妻聯手的人並沒有多少,天威劍域的追殺雖然讓我們狼狽,但也不可能讓我們葬身。但是,幾個月後,除了天威劍域,忽然又多了另一幫追殺我們的人,我們夫妻不慎之下,入了他們的毒陣,全身身中劇毒,而且這些劇毒還無法以玄氣逼出……這些劇毒,也就是我們身上的這些寒毒。」

    「而那時,雨柔她已現孕相,知道自己已懷有身孕,為了不讓劇毒傷到腹中孩子,她拼盡全力將寒毒聚入自己的五臟之中,整整六個月,日夜承受寒毒錐心之苦……」

    雲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