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卻是淡淡一哼:“這麼快就進入角色了?他們雖是你的父母,但本質上,也不過是僅僅有着血脈關係的路人而已!在今天之前,你和他們可是沒有半點交集,現在卻又要爲了他們而犯險?”

    雲澈平靜的道:“親情這種東西,要比我預想的要美好,昨天,我和他們還是從未蒙面,互無恩怨的陌生人,但今天,我卻無法控制的生出無論如何都要守護好他們的渴望……這應該,就是人類在面對親情時的一種本能吧……刻印在血脈中的本能。”

    “哼!”茉莉的聲音充滿了不屑:“那僅僅是你的運氣不錯,有一對值得你守護的父母而已。這世上,可不是所有的親情都美好,有的,甚至會讓你恨之入骨。”

    茉莉的聲音之中,分明夾雜着絲絲陰暗的怨恨氣息。雲澈一怔,皺眉問道:“茉莉,我記得你很喜歡你的哥哥,也很喜歡你的母親,你這話的意思是……”

    “呵……”茉莉淡淡冷笑:“哥哥和母親,是我生命裏最重要的人,但他們卻都已經死了,至於那個人……那個我要用‘父王’來稱呼他的人,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他!!”

    茉莉說話時,一抹冰寒刺骨的殺氣也釋放而出,讓雲澈的身體猛然僵硬了一下。父王……也就是她的父親,但她在提到父親時,流露出的,竟然是刻骨的怨恨和殺意!

    “你怨恨你父親?爲什麼?”雲澈試探着問道。

    “這不是你需要關心的事。”茉莉冷冷的道。

    雲澈依然不死心,直接問道:“你父王……聽上去應該是某個地方的王,你這麼厲害的話,你的父王,也應該更加厲害吧?”

    茉莉的聲音毫無感情:“你想知道他有多厲害?我可以告訴你……那是一種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強大。”

    雲澈託了託下巴,小聲道:“難道是……傳說中的神玄境?”

    “神玄境?”茉莉嗤聲淡笑:“你聽說過……‘界王’嗎?”

    “界王?那是什麼稱號?”雲澈疑問道。

    “既然不知道,那就不要再廢話多問!等你什麼時候真正理解‘界王’這兩個字意味着什麼,自然就能知道那個人的強大……不過,他就算再強,總有一天,我也一定要殺了他!!”

    雲澈:“……”

    ……………………………………

    雲澈就此留在了雲家,全力爲雲輕鴻、慕雨柔夫婦療愈身體。僅僅五天的身體,兩人身上的寒毒盡皆被驅除,沒有半點殘留,讓夫妻二人,還有云蕭幾乎喜極而泣,之後,便是經脈、玄脈、軀體的恢復,在神奇的大道浮屠訣,和雲澈出神入化的醫術之下,兩人原本已殘廢的身體,以奇蹟般的速度恢復着,在第十天的時候,雲輕鴻已經可以自由行走,第十五天的時候,他玄脈初愈,讓他可以短時間的玄渡虛空……

    雲輕鴻和慕雨柔夫婦一生經歷過大風大浪,大起大落,但這些天,他們卻每一天都有一種身在夢中的感覺。

    雲澈停留雲家,在雲家並沒有掀起什麼太大的風浪。雲澈和雲蕭結拜爲兄弟,被雲輕鴻夫婦收爲義子的事很快傳遍整個雲家,但在得知雲澈的玄力只有天玄境後,便基本沒有人再關心此事,爲了迎接全族大比和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每一個人都處在緊張的準備之中,尤其是那些想嶄露頭角的年輕弟子。

    一個月平靜而過,雲輕鴻和慕雨柔的經脈、玄脈、身體全部恢復,他們在巨大的喜悅之中,悄然開始了恢復玄力。兩人當年的玄力階層遠遠在雲澈之上,但云澈的大道浮屠訣依然能起到強力的輔助作用,但他已不需要像之前一個月前那般每天筋疲力盡,他向雲蕭要了一個練功房,終於開始在每天的閒暇時間來提升自己。

    天色昏暗,夜幕悄然降臨。

    叮!

    一個徑長五丈的“冰夷幻鏡”在寬大的練功房中張開,隔絕着這裏所有的聲響。在反覆確定周圍沒有人在暗探自己後,他從天毒珠中拿出了一枚釋放着暗淡瑩光的玉簡,玉簡之上,清晰的刻印着“幻光雷極”四個字。

    這本花洺海主動送上門來的幻光雷極,他當初因心存顧忌,而沒有翻看。但現在,身處另一個世界,想要回天玄大陸更不知要何年何月,他沒理由再拒絕這個有着極強保命能力的身法玄技。

    雲澈緩緩將玉簡翻看,隨着他手指的碰觸,玄氣涌動着,其中所銘印的玄訣緩慢的進入到他的腦海之中,他這才發現,幻光雷極竟不僅僅是單純的身法玄技,它包括兩個部分:

    第一部分,爲流光雷隱。

    第二部分,纔是幻光雷極。

    幻光雷極,便是花洺海所使用的那神鬼莫測的身法,而流光雷隱,讓雲澈的心中產生了更大的驚喜……這赫然是一種強大無比的隱匿玄技!

    流光雷隱在施展時,可以任意幅度的壓制自己的玄力氣息,讓自己表現出弱於實際的玄力氣息,最關鍵的,是流光雷隱修煉到極致時,可以將自己的氣息完美隱匿,讓實力遠勝過自己的強者,都難以察覺。

    而流光雷隱的強大,在花洺海身上也表現的淋漓盡致。他能在鳳凰神宗的追捕下逃脫,靠的是幻光雷極,但他能悄無聲息的潛入霸皇滿地走,王座多如狗的鳳凰神宗,靠的,無疑就是這流光雷隱!花洺海的玄力修爲是王座後期,而鳳凰神宗有着很多霸皇,卻是無一人察覺,被他如入無人之境般的進了寶物庫,如果不是花洺海不小心觸動玄陣,估計鳳凰神宗連有人潛入過都不知道。

    雲澈回想起當初第一次和花洺海接觸,也是半點沒有察覺到他的氣息,僅僅是憑藉多年的警覺本能,察覺到有人在盯視他而已。

    “可以讓實力超過自己一個大境界的人都無法察覺自己的氣息,這簡直就是盜賊的神技!”雲澈心中暗歎道,然後迅速心神合一,開始參悟起流光雷隱的玄訣。

    流光雷隱和冰雲之壁、冰夷幻鏡不同,冰雲之壁、冰夷幻鏡的作用在於隔絕,可以隔絕力量、氣息、聲音,而流光雷隱,卻是將自身氣息給予收斂封鎖,對於隱匿氣息,雲澈本就有着滄雲大陸練就的基礎,再加上他的強大悟性,不到兩個時辰,玄妙無窮的玄訣便已在雲澈的心海之中融會貫通,隨着他內息運轉,他身上所散發的玄力氣息緩緩的淡了下去。

    兩個時辰,流光雷隱初成!

    雲澈自信頂多半個月的時間,他就可以練到花洺海的境界。

    夜越來越深,雲澈連續安靜了三個多時辰,身上的玄力氣息已降低至地玄境中期,而且別人感知之下,甚至不會有任何的違和感,在這時,雲澈睜開了眼睛,躍身而起,手臂伸出,一聲低喊:“紅兒,出來!”

    隨着他手臂上的赤紅劍印一閃,一道血紅色的閃電在雲澈的手間嘶鳴,然後化作巨大的劫天誅魔劍,恐怖的重量之下,雲澈的手臂猛的一沉,腳下也是“轟隆”一聲,雙腳深深陷入地下……最初的劫天誅魔劍,雲澈掌控起來都格外吃力,在紅兒把龍闕全部吃掉後,它的重量便又明顯增加了一分。

    雲澈調整呼吸,好一會兒,才總算將劫天誅魔劍拿穩,雙腳也能平穩的站在地面上而不下陷,隨着他一聲低喝,劫天誅魔劍揮舞而起,頓時,暴風竄動,直衝擊的周圍的冰夷幻鏡搖搖欲墜。

    大典將至,他必須在最短時間裏適應劫天誅魔劍的重量,將其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啊嗚,主人好討厭,人家明明睡的那麼香,卻要把人家吵醒,嗚……”紅兒發出不滿的聲音,劍身中心的圓珠裏,袖珍版的紅兒揉着惺忪的睡眼,鼓着腮幫,很是幽怨的樣子。

    “明天就去給你找好吃的,總可以了吧。”雲澈氣喘吁吁的道。

    雲澈的聲音一落,紅兒本是懨懨欲睡的眼眸瞬間變得閃亮起來:“真的嗎!哇啊啊!主人要說話算數,主人果然最好了!主人明天一定不可以忘記!”

    雲澈的耳邊清晰的傳來紅兒不斷吞嚥口水的聲音。他向雲蕭打聽過,妖皇城裏倒是有賣天玄劍甚至王玄劍的地方,由於兩個大陸貨幣不同,他只能用雲蕭的錢,雲蕭的私房錢……應該勉勉強強可以搞到一把天玄劍,短時間內打發這個只知道吃睡玩的小丫頭大概是夠了。

    ……………………………………

    時間在雲輕鴻夫婦全力恢復,和雲澈修煉幻光雷極中快速流過。轉眼間,又是一個月過去。

    這一夜,雲澈並沒有修煉,而是大睡了一覺,在他醒來時,天已微微亮,他從牀上躍下,擡起手臂,手臂上,閃動起玄罡的光芒,他默默的看了一會兒玄罡,腦中浮現起雲滄海的身影。

    “爺爺,你放心,我絕不會讓雲家就此沒落!更不會讓你的聲譽受半點玷污!”雲澈低聲自言自語道。

    雲澈雖然起的足夠早,但云家之中,早已人影竄動。

    因爲今天,便是雲氏一族的全族大比之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