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來到雲輕鴻的庭院,一眼便看到他正在那片翠綠的葡萄架前,身下,是那把已經有些陳舊的輪椅,輪椅後面由雲蕭推着。看到雲澈,雲蕭連忙迎了上去,熱切的道:“大哥,今天起的這麼早,是不是被吵醒了?對了,今天是我們雲家的全族大比之日,九時開始,大哥過會要不要去看一看?”

    “當然要去看,我可是很有興趣,對了,娘呢?”雲澈問道。

    “娘還在房間裏。”雲蕭答道。

    雲澈點點頭,然後平和的道:“你去喊一下娘吧,聖雲臺那邊已經傳來了打鬥聲,我們也該過去了。我有些話,也想單獨和爹說。”

    兩個月的相處,雲蕭幾乎將這個結拜大哥奉若神明,他雖然好奇雲澈想對雲輕鴻說什麼,但沒有多問,放開輪椅:“好,我這就去。”

    雲蕭離開,雲澈向前,拿出一塊小巧的玉牌,放到雲輕鴻面前,壓低聲音道:“爹,這個給你。”

    “哦?”雲輕鴻側首,在雲澈把輕攥的手掌放開,露出手中的那塊玉牌時,一向平靜如水的雲輕鴻竟忽如被雷電劈中,一雙瞳孔瞬間收縮了數倍,他幾乎是倉皇的把那塊玉牌拿起,小小的玉牌,他卻是用雙手捧起,感知着上面的氣息,他的雙手劇烈的顫抖:“這……這……這是……”

    他猛的擡頭,看向雲澈:“澈兒,這個東西……怎麼會在你的身上!你是從哪裏得到的!!”

    雲輕鴻會有這樣的反應,雲澈一點都不奇怪。而換做他人,情緒必然已經徹底失控,他平靜的道:“爹,還有不到一個時辰,家族大比就要開始了,現在不是談論它來歷的時候,如果爹能在今天保住自己的家主地位,並重立威信,我會把它的來歷,詳細的說出。”

    雲輕鴻直視着雲澈,眼神久久動盪,過了好一會兒,他終於平靜下來,緩緩的點頭:“好……但是,到時候,你必須把所有我想知道的事都說出來,不要有任何欺瞞。”

    “好。”雲澈毫不猶豫的點頭,他看向雲輕鴻的手腕,確認道:“爹,你和孃的‘封玄扣’可以瞞下所有人嗎?”

    “雖然做不到萬無一失,但我在他們眼裏,已經是二十多年的廢人,他們不會刻意的探查我。”雲輕鴻道:“當年,我和你娘能夠多次逃脫追蹤,這兩枚封玄扣功不可沒。”

    雲輕鴻一邊說着,拉了拉自己的衣袖,遮擋着手腕上所帶的東西。

    今天是雲家全族大比之日,如此家族大事,卻是直到此刻,身爲家主的雲輕鴻所在的庭院依然是冷冷清清,連一個來通報的後輩都沒有,可想而知雲輕鴻這個家主在雲家已是多麼輕虛的地位。從雲澈的表情上,雲輕鴻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淡淡一笑道:“無論哪個世界,都是玄力爲尊,一個命不久矣的廢人,除了自己的親人至交,又有誰會真的把他放在眼裏,我一個廢人,還能在這家主之位上繼續停留二十多年,就算是因爲慕家的支撐,也該到他們所能承受的極限了。”

    “難道他們就忘記,當初是誰成立了雲家,又是誰引領雲家走到了幻妖界的最巔峯?如果不是你們家主一脈,他們這些族人,又怎麼可能擁有現在的地位與輝煌!”雲澈沉眉道,這段時間在雲家的停留,他對雲家的瞭解也自然越來越多,雲家傳承了這麼多年,從來都是家主一脈爲尊,而且家主一脈爲了杜絕家主之爭,從六千年前便立下規定,代代單傳,每一任家主都只能有一個兒子,雲滄海是獨子,雲輕鴻是雲滄海唯一的兒子,而云輕鴻,至少到現在,也只有一個兒子。

    雲家的每一代家主都出色無比,也是這家主一脈,讓雲家成爲威震幻妖界的十二守護家族之首,數千年都是僅次於幻妖王族的超然存在。

    而到了雲輕鴻這一代,竟被輕賤到這種程度。

    雲輕鴻搖頭,自嘲的一笑:“這些,他們是不會想的,他們在意的,只會是那些能關乎自己未來利益的事……這也算是人類的本能吧。”

    “雲家萬年傳承,家主所屬,從來和玄力無關,而是在於血脈!雲家上下都應該清清楚楚,就算你已成爲廢人,也是唯一一個有資格身居家主之位的人,但似乎,所有人都在下意識的遺忘這一點。”雲澈微微冷笑:“而且,因爲你的身廢而無視你的家主身份也就算了,卻似乎連對你最基本的尊重和丁點的重視都沒有了。雲蕭身爲家主之子,一個普通的雲家弟子都可以隨意欺凌,家族大比這等大事,兩個月的時間,卻是一個找你商量的人都沒有……我不相信鼎盛了這麼多年的雲家,會都是一羣如此自私無義的人。”

    雲輕鴻微微閉目,輕然道:“這場族比,的確沒有找我商量的必要。因爲所謂的族比只是個幌子,真正的目的,在於讓我這個廢人退位。還有不到一個月,就是小妖后百年大典,這場大典絕非尋常,極有可能會決定着整個幻妖界未來的格局,更會決定着十二守護家族,尤其是雲家的命運,這種關鍵時刻,他們要廢掉我這個廢人家主,倒也算是在情理之中。本來,我都已經默然接受了這個即將到來的結果,沒想到,卻是遇到了你。”

    雲輕鴻默然一笑,臉上滿是惆悵。

    雲蕭和慕雨柔走了出來,他們沒有停留多久,很快,雲蕭便推着輪椅上的雲輕鴻,四人步履緩慢的行向雲家中心,這次的族比之地。

    雲家的正中心,便是釋放着紫色玄光的祖碑所在,祖碑高三十多丈,上面刻印着每一代家主的名字,而這其中,最顯眼的便是“雲滄海”,因爲這個名字的右側,標註着兩個赤紅如火焰的字:妖王。

    雲家歷代數十個家主,唯有云滄海獲得“妖王”的殊榮,這不僅僅是雲滄海一人的榮耀,更是榮耀着雲家的千秋百代,但這本是讓其他守護家族都無比嫉妒和豔羨的榮光,卻是以流星墜落般的速度迅速暗淡……

    祖碑的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周圍擺滿着坐席,中心,是一個三十丈見方的高臺,這便是雲家族內比試所用的聖雲臺,雲澈四人到來時,聖雲臺正有兩個年輕的雲家弟子在比鬥。

    族比還有半個多時辰纔會正式開始,但一些雲家弟子已是按捺不住比試起來。

    雲澈他們來的還算早,雖然這裏已是熱鬧非凡,但大都是年輕弟子,這些年輕弟子看到雲輕鴻夫婦,一些會上前問安,而有幾個,則會直接走開,或者目光直視聖雲臺,純當沒看見,雲澈掃了一眼這些雲家弟子的衣着……基本都是在雲家掌控着實權的長老之子。他們沒有經歷過雲滄海引領下的雲家輝煌,沒有見識過雲輕鴻當年是何等的威震幻妖羣雄,在他們眼裏,這僅僅是個徒有家主虛名的廢人,比他們的長輩都遠遠不如的人物而已……而且馬上就要被趕出家主之位,他們當然不會屑於去見禮。

    對於這些,雲輕鴻早已司空見慣。此時聖雲臺上,兩個年輕的雲家弟子正在交手,兩人看上去勢均力敵,劍聲呼嘯,紫雷滾滾,兩道橙色玄罡密集碰撞,下方不斷響起陣陣叫喊起鬨聲。終於,其中一人抓住機會,一道雷光將對方擊倒,隨之玄罡衝上,將其直接撞下聖雲臺。

    臺上的兩個雲家弟子年紀都不大,但在雲家的同齡人中,絕對是佼佼者,但看完兩人的交手,雲輕鴻卻是暗暗搖頭,臉上晃過一抹失望之色,他微微側首,道:“蕭兒,你上。”

    “啊?”雲蕭一愣,隨之點頭:“好!”

    說完,雲蕭毫不拖泥帶水的一躍而起,半空中紫光一閃,落在臺上時,手中已握住了一把紫光繚繞的長劍。這是雲輕鴻在他十一歲時所給予他的王玄之劍——奔雷,他一直用到現在,從未離身,配合雲家核心玄功“紫雲功”,可以發揮出極大的威力。

    “雲秋哥,請賜教!”雲蕭握緊奔雷,目光凝視對手,臉色認真凝重,雙耳全然隔絕周圍的混亂議論聲。這些年,隨着他的長大,他所揹負的輿論壓力和承受的異樣眼光越來越重,越來越多,這些,他全部悄然忍下。爲了給父母爭氣,爲了讓自己將來擁有保護父母的力量,他拼命的修煉……沒有玄罡,他就用努力去彌補,沒有資源,他用更大的努力去彌補。

    二十二歲,半步霸皇!同年齡層的人中,縱然是面對着全部先天擁有玄罡的雲家子弟,他依然處在上游!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他爲之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艱辛。

    www▪ Tтkǎ n▪ c○

    一直以來,他心裏記住着父母的安危,從不願與任何人爭鬥,哪怕受了欺凌侮辱也是忍氣吞聲,而今天……該是自己向父母,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時候了。

    見到忽然上臺挑戰的人竟然是雲蕭,雲秋微微一愣,因爲雲蕭平日裏都是低調到塵埃,從來不會出現在比鬥之中。馬上,他臉色微微凝重起來,雲蕭的年紀雖然比他小,而且沒有玄罡,但他可是聽說過雲蕭已是踏入半步霸皇之境。而且,他和很多雲家弟子一樣,都暗地裏多次嘲笑過雲蕭血脈的事,要是被一個沒有玄罡,自己還經常嘲笑的人當衆打敗了,那可是一件有些丟人的事。

    他頓時低喝一聲,搶先進攻,手臂一晃,一道雷電鎖鏈從劍身上揮出,與此同時,玄罡也化作黃色利劍,浮空而下,直刺雲蕭天靈。

    雲蕭神色平靜,劍尖刺出,同樣是一條雷電鎖鏈沖天而起,但他所釋放出的雷電鎖鏈格外凝實,便如實體的鎖鏈一般,上面還釋放着濃郁晶瑩的紫光,整條鎖鏈便如紫水晶鑄成一般。

    僅僅從雷電鎖鏈上看,誰的紫雲功更加深厚一目瞭然!

    雙方的雷電鎖鏈纏鬥在了一起,但僅僅幾息的時間,雲秋的雷電鎖鏈便“嚓”的一聲被絞斷,雲蕭的雷電鎖鏈並沒有趁機攻擊雲秋,而是向上升騰而起,在暴烈的嘶鳴聲中轟擊在玄罡上,將玄罡遠遠的震開,然後消失在半空中。

    雲輕鴻緩緩點頭,臉上露出舒心的淡笑。

    雲秋向後踉蹌幾步,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陣發愣。他的玄力比不上雲蕭,但也相差不遠,本以爲有着玄罡的優勢,他就算不會穩贏,也絕不至於輕易落敗,沒想到,平日裏小心翼翼,誰也不敢得罪,甚至有些唯諾怯弱的雲蕭玄力和紫雲功竟是練得如此渾厚,短短几息,他便被壓制的一敗塗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