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輝夜郡王到來到入座,都是雲外天迎接和引領,完全沒有云輕鴻什麼事,這期間,輝夜郡王甚至連目光都沒有向雲輕鴻所在的位置偏一眼,彷彿根本無視了雲家這個真正家主的存在。

    時間已到,雲外天躍上聖雲臺,面對祖碑方向,昂首道:“今日,即將開始我雲家全族大比的盛會。而之所以召開這場族比的原因,相信衆位已然知曉。再有一個月,便是小妖后在位百年大典,這是整個幻妖界的大事,作爲世代守護幻妖王族的十二守護家族之一,我們雲家也將出席這場大典。屆時,將是王族盛宴,八方來客,我們雲家雖非主角,但按照往年大典慣例,我們雲家將會在那時向小妖后,向天下羣雄展示我雲家光彩。”

    “所以,到時爲了不失我家族雄威,唯有同齡之中的佼佼者,方有隨同參加大典的資格。因爲到時候,參加大典之人,便是我雲家在相應年齡層的實力代表……尤其是年輕一輩,弱者,沒有資格到大典上丟人現眼,那隻會讓我雲家蒙羞!”

    無論在什麼地方,年輕一輩的實力,永遠是各方勢力最爲看重的東西。因爲一方勢力現階段的實力已成定局,而決定着未來變數的,便是年輕一代!

    “這場全族比拼,便是以最直接公平的方式,決出各年齡層中的佼佼者,誰勝誰負,誰強誰弱,一目瞭然……”

    “好了,多餘的話不用多說了,直接正題吧。”太長老雲河忽然開口,止住了雲外天的話。

    輝夜郡王的到來,讓雲外天說話時句句謹慎,太長老雲河忽然開口,他反倒是鬆了一口氣,向三位太長老的方向一點頭,然後直接中斷之前的話,轉而說道:“既然如此,多餘的話,我便也不再多說。不過……”他話鋒一轉,正色道:“在全族大比之前,有一件關係我族未來的大事,需要現場決定。而這件事,我們長老會在數月之前,便已開始商量。”

    “哦?關係你族未來的大事?那不知是什麼大事呢?”赫連鵬眯着眼睛,饒有興趣的道。

    雲外天的這些話一出,在場的不少人頓時屏息,一道道目光或明或暗的看向雲輕鴻所在的方位。在場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雲外天所說的“大事”是什麼,這一天,也總算是到來了。

    雲外天目光掃過全場,然後定格在雲輕鴻所在的方位,神色肅然道:“我雲家鼎盛萬年,威風八面,但百年前的劫難,我雲家十一塊最強的基石一夜之間倒塌,也讓我雲家的綜合實力瞬間一落千丈,這百年之間,我們揹負罪責,又讓年輕一代的發展受到了極大的制約,二十二年前,家主又玄力盡廢,更讓我雲家所揹負的罪責更重了一分。”

    “現在,世人皆知我雲家已快速沒落,家主大人全身盡廢,難有餘力,若就此下去,我們雲家或許真的將沒有資格繼續位列十二守護家族。所以,選出一個合適的新任家主來引領雲家,重振我雲氏一族,已是我全族所必行的頭等大事……”

    “等等!!”

    雲外天還未說完,一聲低喝便毫不客氣的將他的話打斷,慕雨白站起身來,沉着臉道:“選出新的家主?雲外天,你是什麼意思?你想逼迫雲輕鴻退位?”

    慕雨白會出面,任何人都不覺得意外,雲外天神色不變,平靜的道:“慕少家主言重了,我們對家主大人豈敢用‘逼迫’二字。但,家主大人身體殘疾,精力、體力、心力都匱乏無比,這一點相信慕少家主不會否認,而此時又正值我雲家生死存亡之秋,我們豈能將重振雲家的重擔壓在已無餘力的家主身上,所以,爲了全族,也是爲了家主的身體安危,我們雲家,也是時候換一個家主了。”

    慕雨白畢竟是慕家的未來家主。雲家目前勢微,任何一個守護家族都不願意得罪,因而面對慕雨白的無禮,雲外天的話依舊平和謹慎。

    慕雨白卻是冷笑一聲:“你們雲家這萬年以來,陸陸續續換了六七十個家主,但每一任家主,都是身系你們雲家家主一脈……”慕雨白一指雲家祖碑,道:“你們雲家的祖碑之下,沉睡的也都是家主一脈的英魂!雲外天,你倒是告訴我,整個雲家,除了雲輕鴻,還有誰是家主一脈的後代!你可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們準備逼退雲輕鴻,然後找個家主一脈之外的人來當這新家主……嘿!如果我沒記錯,萬年之前,你們雲氏一族不過是塞北的一個蠻夷小族,創造紫雲功,引領你們全族走出塞北,從此威震天下,位列十二守護家族之首的,可正是家主一脈的老祖!此後的所有家主,都是這一脈的直系後人,從無例外!若無他們這一脈的引領,你們全族現在還指不定在哪個地方喝西北風呢!!現在雲輕鴻雖然廢了,但還沒死,還年輕的很!你們卻要逼他退離家主之位……你們就不怕將來歸西之後,沒臉去見你們的祖宗!?”

    慕雨白的一番話說的毫不留情面,更是基本將雲輕鴻之外的所有云家之人都罵了進去,雲外天雖然極力忍耐,但一張臉依然微微泛紅。這時,赫連鵬大聲道:“慕雨白,不是我說你,你這番話說的,真是可笑的讓人聽不下去。雲氏一族是屬於所有云家之人的,有誰規定過必須要雲輕鴻的這一脈爲家主?就算雲家真有這樣的傳統,嘿……雲輕鴻已經廢的不能再廢,讓他繼續當家主,讓世人一直恥笑也就罷了,雲家早晚有一天也會徹底廢了。再說,雲家現在好像除了雲輕鴻,家主一脈已再無其他……哦,至於雲輕鴻的那個兒子,嘿嘿……難道等雲輕鴻死了,雲家便永遠不能有家主了?還是,你更希望看到雲家讓一個來自天玄大陸的野……”

    “閉嘴!”慕雨白一聲厲喝,沒讓赫連鵬把後面的話說出來,他沉着臉道:“這是雲家的事!雲家家主是我慕家的女婿,這事我管的着,但還輪不到你赫連鵬來插嘴!你再敢多說半個我不愛聽的字,信不信我讓你跪着滾出這裏!”

    慕雨白的性情剛正而又剛烈,從不願意壓抑自己的情緒,話更是說到做到,縱然對方來自目前最強的赫連一族,他的話依然強硬的不留半點顏面和餘地。論實力,赫連鵬斷然不是慕雨白的對手,但他卻是沒露出半點忌憚,反而冷笑一聲:“慕雨白,你不要以爲我怕你,真打起來,誰跪着離開還說不定!”

    “找死!”

    赫連鵬的這句話,無疑將慕雨白的怒火徹底引燃,而慕雨白也正愁找不到一個讓現場大亂的契機,他一聲怒喝,全身玄光爆開,一道粗壯的寒冰鎖鏈飛天而起……

    “都住口,這裏是雲家大會,不是你們兩個外人爭吵的地方,更不許動手。”

    聲音平淡如水,但卻帶着難以抗拒的威壓,隨着輝夜郡王的出聲,他身側的巖龍尊者雙眸一動,一道黃色的光芒從目中射出,碰撞在來自慕雨白的寒冰鎖鏈上,一聲輕響,寒冰鎖鏈當空消散。

    輝夜郡王出言,慕雨白便無法再動手,他冷冷的盯了赫連鵬一眼,回到雲輕鴻身側,目光盯回到了雲外天的身上。

    “大哥,你太沖動了。”慕雨柔有些擔心和嗔怪的道。

    “呵呵,雨白雖然容易衝動,但可不是亂來的人。”雲輕鴻卻是有些神祕的一笑。

    “果然還是妹夫懂我,嘿。”慕雨白低笑一聲。

    “額,難道舅舅剛纔忽然發怒,是故意的?”聽着他們的話,雲蕭在雲澈耳邊小聲的道。

    “嗯。”雲澈點頭:“慕前輩表現的越是衝動暴躁,他們越會覺得正常……看起來,慕前輩也在試探一些東西。”

    “試探東西?試探什麼?”雲蕭完全不解。

    雲澈側目看了那個面帶微笑的輝夜郡王一眼,輕聲道:“用不了多久,應該就會有答案的。雲蕭,過會無論發生了什麼,都不要驚訝。”

    “啊?哦……”雲蕭更加的迷惑。

    “雲家主,”輝夜郡王再次開口,卻是直接面對雲輕鴻,輪輩分,輝夜郡王是雲輕鴻的晚輩,他以“雲家主”相稱倒也沒什麼,但他的語氣,卻是分明沒有半點的敬意,畢竟,雲輕鴻已是個徹底的廢人:“本王淺見,以你的身體狀態,也的確是早已不適合繼續引領偌大的雲氏一族。本王很是贊同雲外天長老所言,另擇一位新的家主引領雲家,對雲氏一族,以及對雲家主而言,都是一件好事,不知雲家主意下如何?”

    “唉。”太長老雲河淡淡一嘆:“雲家萬年,都是家主一脈引領,但云家如今到了此番處境,易主,也是無可奈何之舉。”

    太長老云溪道:“輕鴻,你也的確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太長老雲江道:“非是我們願意,而是你的身體和能力,已實難扛起家族重擔。”

    太長老開口,就連輝夜郡王,都在支持者雲家更換家主。雲家易主,似已是鐵板釘釘。衆人都在觀察雲輕鴻的反應,卻發現他臉色一片平和,他沒有失落,連嘆息都沒有,他緩緩的說道:“太長老和輝夜殿下都如此說,我雲輕鴻自然難有異議。既然衆位長老在數月前就在商議更換家主之事,想必新家主的人選也早已確定,還請告知,若是足以服衆的放心之人,我雲輕鴻自然欣然退位。”

    “哼!這還用問?”慕雨白冷笑道:“當然是大費周章搞這場所謂族比,實爲逼宮的雲外天大長老了!”

    “更換家主之事不是我一個人的提議,而是整個長老會的決定。”雲外天面不改色的道:“我雲外天何德何能,從不敢覬覦家主之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