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長老此言差矣。”雲外天聲音剛落,一位雲家長老便緊接着說道:“論威望、實力,還有這些年對我們雲氏一族的貢獻,下一任家主,非大長老莫屬。”

    “沒錯。”另一位長老也緊接着點頭:“論位次,大長老於長老會中位列首位,論實力,也是首屈一指,家主身廢的這些年,族中大事,都是大長老全力承擔,若要選出一個最適合,最服衆的家主,唯有大長老。”

    “我也如此認爲。”

    幾位長老接連出言,都是力薦大長老雲外天繼任家主,逐漸的,爲雲外天出言的越來越多,那些沒有說話的長老最終只佔了少數,都唯有暗中嘆息。緊接着,那些雲家中層,還有年輕弟子也都開始高呼大長老之名。

    百年前,雲滄海一去不返,雲輕鴻繼任雲家家主,那時,論威望和家族影響力,十個雲外天也比不上雲輕鴻。雲輕鴻在雲家一呼百應,全族上下以他爲首,無人忤逆。雖然,雲家那時最強韌的十一個基石一夜之間崩潰,實力一落千丈,還揹負罪責,但云家上下都相信,有云輕鴻引領,雲家必有再度崛起之時。雲家之外,也從未有人真正敢小看實力大衰的雲家……因爲那時的雲家有一個絕才驚豔的雲輕鴻。

    但二十二年前,雲輕鴻卻廢了。

    在一個實力爲尊的世界,一個實力低到塵埃,而且永遠不可能再強大起來的弱者,縱然有着“家主”的光環,也再難讓人真正的敬畏和尊重。二十二年間,他曾經積累的聲望快速的消失着,人們對他的敬仰、尊重、敬畏、崇拜、忌憚……隨着他的身廢,逐漸變成了嘆息、漠視甚至嘲笑和幸災樂禍。對他寄予深厚希望的雲家前輩、同輩、後輩都無盡的失望和嘆息,而云家作爲幻妖界最頂級的修玄家族,又有誰,會完全不介意被一個徹頭徹尾的廢人引領?

    就連那些曾經暗誓一輩子效忠雲輕鴻的人,一部分黯然而退,另一部分依然願意誓死相隨的,也被雲輕鴻主動驅逐……因爲那時的他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跟在自己身邊,將再無前程可言,他豈會願意耽誤了這些真心對待自己的人。

    到了最後,他依然有着“家主”的身份,但身邊,就只剩了妻子和兒子。

    二十多年前,誰能想到,幾乎有着整個幻妖界最耀眼光環的雲輕鴻,如今已是落得幾乎不被任何人正眼相視。

    殘廢了二十二年,到了如今,這個曾經引領雲家的家主,自己的家族之中,卻是沒有站出一個爲他說話,聲援他繼續爲家主的人。

    不過,面對這樣的現實,雲輕鴻卻是不怪任何人,畢竟自己是個廢人,長老會也好,太長老也好,他們的初衷,也都是爲了雲家的未來。畢竟,讓一個廢人爲家主的雲家,不但遭人恥笑,而且讓人根本看不到未來。相比於雲家未來,家主血脈之事,顯得不是那麼重要。

    爲大長老助勢的聲音越來越大,雲外天強忍着激動,謙遜着道:“各位擡愛,我實在是受寵若驚,但我能力低微,實在不敢勝任這家主之位……倒是七長老能力出衆,是新任家主的絕佳人選。”

    被雲外天提到的“七長老”連忙擺手:“大長老這話可是折煞我了,恕我直言,縱觀雲家上下,有大長老在,其他誰繼任家主,都難以服衆啊。”

    “對!支持大長老繼任家主!”

    “大長老你就不要推辭了,雲家的繼任家主,非你莫屬。”

    雲家的呼聲再次迭起,雲外天雙手攥拳,已是激動的心潮澎湃……在二十二年前,雲輕鴻身廢之後,他便有了成爲家主的念頭,這二十二年,他也一直爲這個目標而努力着,在雲家積累起越來越高的聲望……若是他成爲家主,雲家延續了萬年的家主一脈便將改寫,百年之後,他的兒子云心月便可成爲下一任家主,然後是他的孫子,他的後代……

    面對成爲廢人的雲輕鴻,和他無法使用玄罡之力的兒子,他就知道這一天不遠了……而今天,也終於正式到來了。

    在雲家子弟越來越高的呼聲中,一個不和諧的冷笑聲響起:“既然雲大長老自己知道不配這家主之位,你們這些人又何必瞎嚷嚷,讓雲大長老爲難呢?要是雲大長老招架不住,又出爾反爾的答應了,傳出去,別人豈不是要說你們雲家的大長老不但早就覬覦家主之位,還虛僞推脫,這陰險狡詐虛僞之名,可是相當不好聽啊……雲大長老,你說是不?”

    慕雨白的話可謂是相當惡毒,雲家上下都支持雲外天繼任家主,雲外天自己不過是稍加推脫一下,卻被慕雨白見縫插針,藉着他的話,硬生生的給他扣上了若是繼任家主,就卑鄙陰險虛僞的大帽子。雲外天的嘴角劇烈的抽搐,剛要說些什麼,右手邊,另一個張狂的聲音響了起來:

    “慕少家主這話,我倒是贊同。”說話的是赫連鵬,他眯着三角眼,慢條斯理的道:“聽說雲輕鴻在廢了之後,雲家大長老就攬下了雲家上下所有事物,無論大小事物都把控手中,雖然只是個大長老,但可是比家主還家主啊……嘖嘖,我可是從十幾年前,就聽到不少人議論雲家大長老一定是在覬覦這家主之位,這麼多年過去,這類的傳聞可是越來越多了,若是雲大長老真的忽然成爲了這雲家之主,可就坐實了這些傳聞,到時候,嘿嘿,這家主大名在雲家是響亮的很,到了外面,搞不好會臭不可聞啊。”

    之前還幫雲外天說話,還因此差點和慕雨白打起來的赫連鵬,這次竟然幫起了慕雨白,而且對雲外天說出的話,比之慕雨白所言還要尖銳刻薄。雲外天頓時臉色疾變,雲家衆核心長老也是面面相覷。慕雨白皺眉,斜了赫連鵬一眼……他可不會天真的認爲赫連鵬會好心順他的話。

    莫非,這傢伙是今天是專門來這裏搗亂的?

    慕雨白的話讓雲外天像是生吞了蒼蠅,而赫連鵬所言,更是不啻於糊了他一嘴大便,讓他難受惱恨的脾肺都幾乎要爆開。他想過自己若要成爲家主,慕雨白必然是個大阻礙,沒想到,除了慕雨白,攪局的還多了一個赫連鵬!他抽動了好一會兒嘴角,努力讓自己的表情顯得不是那麼難看,勉強的說道:“我雲外天這些年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雲家,從來沒有對這家主之位有過貪念。”

    “唉!”沉默了很久的太長老雲江淡淡一嘆,道:“外天,就目前雲家上下,你的確是最適合的家主人選,無論這是否是你所願,你繼任家主,對如今的雲家而言是最好的結果,你無須推辭了。至於外人之言,不聽也罷。”

    太長老之言,自然是字字千鈞。雲外天心中暗喜,剛要順水推舟的接下來,卻聽輝夜郡王忽然開口道:“關於這雲家新家主一事,本王倒是有一些淺見,雲家衆位不妨聽聽。”

    輝夜郡王開口,瞬間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雲外天將即將出口的話收回,轉向輝夜郡王,恭敬的道:“輝夜殿下有何高見,願聞其詳。”

    輝夜君王一臉從容,微微而笑,他手中摺扇一甩,慢條斯理的道:“依本王之見,慕少家主與赫連長老所言均不無道理,雲大長老雖然勞苦功高,在雲家聲勢無人能及,但也確實不適合這家主之位,否則便如慕少家主和赫連長老所言,極易給外人落下話柄,這人言可畏啊。若只是關係大長老一人也就罷了,雲家目前的處境本就堪憂,若再因這件事而陷入輿論渦流,可就對雲家更不利了。”

    輝夜郡王的話,讓雲外天的心臟猛然抽搐,他低下頭,掩飾着臉上比哭還難看的表情:“輝夜殿下說的是,我的確是不適合這家主之位。”

    輝夜郡王緊接着道:“以雲家目前處境,更換家主勢在必行,本王倒是有一個自認爲更好的家主人選。”

    “不知輝夜殿下所指何人。”太長老云溪道。

    輝夜君王將摺扇一收,站起身來,悠然踱步道:“大長老不適合成爲家主,而云家這一代長老之中,又找不出比大長老更服衆之人,那麼,爲何不把這新任家主的選擇,放到另一個層面。”

    “輝夜殿下的意思是?”

    輝夜郡王道:“當年,你們失去了家主和十位最強太長老,實力大衰只是一夜之間,而且揹負百年罪責。雲家想要再度崛起,卻無疑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更需要一個極爲優秀的引領者。足夠優秀的引領者,必然需要足夠時間的培養,在本王看來,既然長老一代難有選擇,那不妨從年輕一代選擇。現在全城皆知,雲家大長老之子云心月,絕才驚豔,天資傲人,並先天擁有與妖王一樣的青色玄罡,卻又性情謙遜,不驕不傲,實在天賜雲家的驕子。本王不止一次的聽人贊其爲雲家崛起的最大希望。若由他繼任這雲家之主,由大長老和衆位長老輔佐,相信不出十年,雲心月必能成爲一個絕佳的引領者,雲家崛起也指日可待。”

    “再者,雲心月雖然年輕,但相信他的天資爲人如何,你們雲家之人最爲清楚,由他接任家主,本王相信不服者,或許比不服大長老者還要少上幾分。衆位以爲如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