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輝夜郡王的話,讓雲家上下頓生波瀾,大多數人在短暫的驚訝之後,忽然有了眼前一亮之感,長老會的衆核心長老面面相覷,然後都不約而同的緩緩點起頭來。

    就連雲河、雲江、云溪三大太長老,也都陷入了思索之中,但並沒有露出排斥的神色。

    “嗯?”雲澈手託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一臉悠然的輝夜君王,然後淡淡一笑,低聲道:“呵,原來如此……之前只有九成把握,現在麼,已經是十成十了。”

    雲澈的低語聲完整的落入雲輕鴻的耳中,雲輕鴻側目,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如果爹一定要退位的話……讓心月哥來當家主,好像也很不錯的樣子。”雲蕭小聲道。

    “輝夜殿下當真好提議!!”短暫的噪雜之後,一個核心長老拍手而起,當先讚道:“我們雲氏一族一直以來,每一屆家主繼位,年紀都幾乎在百歲以上,讓我們竟下意識的忽略了這麼一個絕佳的人選。”

    “不錯!”另一個長老也站起來:“心月是我雲家年輕一輩的最優者,各方面都堪稱完美無缺。他雖非家主之子,但也是大長老之子,無論資質、出身,同輩之中都找不出可以相提並論者。至於年齡,心月現在年紀的確尚幼,但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優勢,資歷淺薄這方面,我們全力輔佐之下,完全可以彌補。”

    “心月被家族之外的人都稱作我雲家崛起的希望,這絕不是妄言。由心月來繼任家主,或許真的會是我雲家一個全新的開始。”

    “輝夜殿下的提議,當真是絕妙!”

    在如今實力大衰的雲家,雲心月的光環的確是耀眼無比,而且光環之中,聚攏的是無數的讚譽和讓雲家重新崛起的最大希望與期盼。這樣的光環之下,年齡的問題會輕易的被掩下,雲家的長者們對他來繼任家主的提議,竟是感覺不到太多的不妥,隨着一個又一個長老的贊同,他們越來越覺得可行,甚至可以說是一個絕妙的選擇。

    至於雲家的年輕一輩,那自然更是無比激烈的響應。讓雲心月來成爲雲家之主,同爲年輕弟子的他們,自然也有一種強烈的驕傲感。

    現場的呼聲,甚至比之前高呼雲外天繼位家主時的聲音還高。

    三位太長老在思慮之後,也都緩緩的點了點頭。雲江緩聲道:“我們雲氏一族從未有過讓年輕一輩過早繼位家主的先例,但不代表不能開這樣的先例。心月的心性和天資,足以掩蓋他資歷上的不足,綜合思量之下,就目前雲家的狀況而言,心月似是比外天更適合繼任家主。”

    “我也如此認爲。”雲河頷首。

    “不愧是輝夜殿下,這番提議,讓我等頗有豁然開朗之感。”云溪也點頭道。

    “能得到三位太長老認同,也是本王之幸。”輝夜郡王微笑着道:“本來只是隨口一提,沒想到竟得到全族如此激烈的響應,看來雲家諸位對雲心月的認同程度,可要比本王預想的還要高。既然如此,大長老,由令子來繼任這雲家之主,似乎是個還算完美的選擇了。”

    輝夜郡王的話,無疑讓雲外天的心情在短時間從鬱悶到狂喜。讓雲心月來繼任家主,那當真比讓他來當這家主更要喜悅的多。他強忍着心中的狂喜,謙恭道:“輝夜殿下對犬子如此擡愛,我雲外天感激萬分,但……犬子畢竟年紀太幼,實在是……怕是能力不足……”

    雲心月站起,帶着明顯的失措神情,他恭敬的道:“父親所言極是。輝夜殿下擡愛,心月實在是感激不盡,但,心月年齡尚不到三十歲,實力、能力、閱歷都極爲低微匱乏,又怎配擔當家主這等大任,心月實在是不勝惶恐。”

    “哦?”輝夜郡王笑容收斂,臉色變得不悅起來,他冷哼一聲道:“哼,看來這傳聞也終歸只是傳聞,本王本以爲你雲心月真的是天賜雲家的曠世之才,看來也不過如此。雲家正處生死存亡之秋,雲家上下願把如此重任託付給你,就連三位太長老都予以認可,你卻連接下來的魄力和膽量都沒有。呵,看來所謂‘雲家重新崛起的希望’不過是個笑話,這所謂的‘希望’,只是個讓人看不起的草包而已。”

    輝夜郡王的話讓雲心月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通紅,他雙拳攥緊,咬牙放聲道:“心月不認同輝夜殿下所言,重振雲家,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若能達成這個願意,付出什麼代價我都在所不惜……”

    “本王從來不屑聽沒用的廢話。”輝夜郡王淡笑:“本王只想知道,這雲家家主之位,你敢不敢接!”

    “敢!有什麼不敢!!”似乎是被輝夜郡王的話狠狠的刺激到,雲心月一改之前的躊躇,回答的極爲斬釘截鐵,他凝眉肅目道:“只要雲家衆位前輩,兄弟姐妹看得起我雲心月,願意讓我一介小輩當這雲家之主,我就敢豁出這一輩子來讓雲家重新崛起!!”

    雲心月這番壯言一出,雲家上下自然強烈迴應,吼聲一片。幾大核心長老紛紛站起,微笑點頭,齊聲道:“沒想到今日的家主大事,竟會是這等結果,雖然出乎意外,但也是個完美的結果。我等也必將傾盡全力,輔佐新任家主!”

    雲外天長吸一口氣,激動無比的道:“既然如此,犬子若是再推辭,倒顯得矯情怯懦了。如今重任若是就此落在犬子身上,我這個當父親的,也定當付出先前十倍的努力,只求不讓我父子成爲雲家繼續衰落的罪人。”

    雲家內部的人都知道,這場族比的真正目的,便是更換家主,在這之前,所有人都以爲新任家主會是雲外天,沒想到,在輝夜郡王的催動下,最終達成了一個看上去似乎更爲完美的結果。

    輝夜郡王哈哈大笑,道:“家族易主,本是一族之大事,沒想到本王一個外人的一些淺薄的提議,竟得到雲家衆位如此的認同,本王也是欣然榮幸之至。這件事既然是本王促成,本王也無比渴望能看到一個完整的結果,既然衆位也都認爲雲心月最爲適合成爲雲家下一任家主,加之雲家全族齊聚,太長老、核心長老無一缺席,還有外來貴客見證,天時地利人和皆齊,那便就在今日、今時,完成這家主繼任儀式如何?衆位,可有異議?”

    整個過程,雲輕鴻這現任家主,卻是被關注最少的人,無人過問他的意見,無人顧及他的感受……因爲他雖是家主,卻也是個毫無用處,就連個乞丐都可以藐視的廢人……至少乞丐還能正常行走。

    雲心月繼任家主的提議,雲家全族上下激烈響應,沒有聽到一句反對之言。而發出這個提議,促成這個結果的,還是輝夜郡王,就算誰真的覺得不妥,如此情境之下,別說喊出來,估計連表現出些許都不敢。

    眼看着這場族比大會即將以現家主退位,新家主上位來開幕,卻偏偏有一個“不開眼”的人站了出來。

    “我有異議!”

    淡淡的四個字,在玄力的帶動下擁有了極強的穿透力,在喧鬧的氛圍之下,清晰無比的傳入到所有人的耳中,也讓周圍的喧囂一下子歸於安靜,所有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了聲音的來源。

    雲澈站起,不緊不慢的向前走了五步,面帶微笑的直面輝夜郡王和雲外天,也同時讓自己的身影暴露在所有人目光之中。

    雲澈畢竟在雲家待了兩個月,雖然大部分雲家人沒見過他,但都聽聞過雲輕鴻收了一個義子……只不過廢人家主的義子還不足以讓雲家上下太過關注。他這次忽然站出,加上那石破天驚的“我有異議”四個字,讓所有人驚在那裏,隨之,這些目光中驚訝逐漸的被越來越多的嘲弄和幸災樂禍取代。

    “這小子,什麼鬼?”

    “他有異議?嘿,他什麼意思?他以爲自己是誰?他以爲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誰?”

    “哦,這好像是家主收的那個乾兒子,這人該不會是個白癡吧?”

    “嘖,興許是想出風頭吧?嘿嘿,冒出來容易,看你怎麼收場……看戲看戲!”

    輝夜君王,他所在的王族分支,其強大程度,公認的不亞於小妖后所掌控的力量。堂堂雲家大長老,在這年輕郡王面前都要恭恭敬敬,不敢有半點怠慢,就算是從未聽說過輝夜郡王的人,也該明白他有着何等的家世背.景。但在他問道“衆位可有異議”時,誰也沒想到竟真的有人站出來,這無疑是在毫不客氣的忤輝夜郡王的顏面。

    “大……大哥!”雲蕭大吃一驚,就要向前把雲澈給拉回來,雲輕鴻卻是伸手將他擋住,然後默然搖頭。

    “哦?”輝夜郡王也自然不會想到竟然有人當着自己的面唱反調,而且還是在雲家上下都完全認同他提議的情況下。他轉過身來,目光隨意的打量了雲澈一眼,也不生氣,饒有興趣的道:“你是?”

    雲外天盯了雲澈一眼,眉頭大皺,然後道:“輝夜殿下,這個人並不是我雲家的人,而是雲輕鴻在兩個月前收的一個義子。也不知道這傢伙爲什麼冒出來,輝夜殿下大可不必理會。”

    到了此刻,雲外天已經連“家主”都不再稱呼,直呼“雲輕鴻”。

    “義子?”輝夜郡王微微眯眼:“這可奇了,本王倒是從未聽說過雲家之人有誰收過義子。雲家主如此破例,看來,這位雲家主的義子,必然有着過人之處。”

    “不敢當。”雲澈笑呵呵的道,面對氣場強大的輝夜郡王,他泰然自若,彷彿面對的根本不是一個站立於整個幻妖界最最頂端層面的人物,而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同齡人:“我只是一個小人物,輝夜殿下當然不可能認識我。我雖非雲家之人,但本姓也爲雲,單名澈。”

    “雲澈!”雲外天低沉出聲:“今天是我雲家的大事,你姓不姓雲,都只是個外人,無權插口我雲家之事。馬上就冒犯一事向輝夜殿下賠罪,然後滾下去……否則,就算你那個義父,也護不了你!”

    雲家大長老含怒的呵斥,足以讓一個後輩嚇得戰戰兢兢,汗流浹背,雲澈卻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面不改色的道:“我雲澈非但不是雲家之人,而且也並非妖皇城的人,兩個月前才初到妖皇城,恰好救下了在城外遇襲的雲蕭,我和雲蕭意氣相投,結拜爲兄弟,雲家主念我救下他的兒子,便將我收爲義子……既然成爲家主義子,那怎麼也算是半個雲家之人了。要說外人,好像這位輝夜殿下才是徹頭徹尾的外人吧?一個外人都能三言兩語把雲家的下任家主給定了,我這半個‘內人’,爲什麼就沒有插口的資格?”

    雲澈的這番話一出,雲蕭瞬間出了一背的冷汗,那些幾百歲的長老級人物都是瞠目結舌,目瞪口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