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放肆!!」

    雲澈的話讓全場驚呆,讓雲外天勃然大怒,他手指雲澈,怒吼道:「狂妄小輩,竟敢如此冒犯輝夜殿下!若不是看在雲輕鴻的面子上,就憑你這幾句話,我非親手賞你幾個耳光不可。」

    雲澈卻是肆意一笑,毫無慌亂:「大長老真是好大的火氣,難道我剛才的話錯了?這個完全是雲家外人的郡王就能管你們雲家的事,我半個雲家子弟就不能?再說,剛才詢問是否有人有異議的,好像也是這位郡王殿下。」

    見雲澈非但不收斂滾蛋,反而杠上來,雲外天氣極反笑:「輝夜殿下貴為郡王,他的話字字萬金,讓我雲家眾人在家主一事上撥雲見日,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和輝夜殿下相提並論?若說異議,我雲家長老會還沒人說半個字,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不知所謂的小東西,趕緊滾!你若再敢多說半個字……」

    「哎~~」輝夜郡王卻在這時一抬手,止住了雲外天後面的話,他的臉色依舊一片悠然,沒有半點惱怒的神色……而一個連背.景都沒有,玄力氣息也只有天玄境的人,也的確沒有讓他惱怒的資格,若他真的因此怒了,人們反而會覺得奇怪。他笑呵呵的道:「大長老無需動怒,家族易主可是大事,有人有異議是再正常不過。雲澈雖然不是雲家人,但終歸是現家主的義子,說是半個雲家人,倒也說的過去,而且自己的義父即將退位,他有話說,倒也是人之常情,那就不妨聽聽他要說什麼。」

    「殿下,這小子聽說是從南疆來的,到妖皇城也才兩個月,我們雲家認識他的人都沒有幾個,殿下如此尊貴之人,根本無需聽這麼一個小子廢話。」雲外天低聲道。

    「不不,」輝夜郡王搖頭:「讓雲心月來繼任這家主之位,並非是你們雲家所定,而是本王提出,雲澈說的倒是沒錯,本王相對於你們雲家,也畢竟是個外人,一個外人的提議,有人有異議是正常不過的事。而雲澈又是現任家主的義子,若是真的把你就這麼轟下去,豈不是顯得本王心胸狹隘,仗勢逼人,容不下這『異議』么?」

    「啪」、「啪」、「啪」…………

    響亮的拍手聲響了起來,雲澈一邊拍手,一邊大聲讚歎道:「不愧是郡王,這份胸襟和魄力當真讓人佩服,比那些白活了幾百年的人都要強多了。」

    「你!」雲外天瞬間大怒,他當眾冒犯輝夜郡王還可以理解為是莽撞無知,但云澈的最後一句話,卻是**裸的在諷刺他。不過他一個「你」字出口,卻沒有再發作,只是不屑的冷笑一聲,他想到自己何等身份,眾目睽睽之下對這麼一個小輩發作根本是失了身份。不過眼下,他招惹了輝夜郡王,已是不可能有好下場。

    輝夜郡王這個人,也絕不是什麼和善寬容之人。

    「他真的就是那天救了第七的那個年輕人?」坐席之上,天下無敵目視雲澈,若有所思的道。

    「是他。」天下第一點頭。

    「這年輕人,有些胡鬧啊。」天下無敵道。

    天下第一微微沉吟,然後道:「我和他雖然只見過一次,但他給我的感覺,應該不是莽撞無腦之人。」

    「呵呵。」天下無敵微微而笑,目光轉移,在雲輕鴻的身上停留了一瞬,意味深長的道:「若他真被雲輕鴻收給義子,那這小子,絕對不簡單啊。你爹可是不止一次的說過,雲輕鴻就算是徹底廢了,也絕對不是一個可以小覷的人。目前的雲家雖然掌控權在雲外天手裡,但那只是看上去而已,你爹,還有我都絕不相信雲輕鴻沒有暗棋……雲輕鴻願將此子收為義子,那定然是此子絕非尋常啊。」

    天下第一:「……」

    「本王說過,不想聽無所謂的廢話。」輝夜郡王微微眯著眼,以一種戲虐的目光看著雲澈,那眼神,如同只是面對著一個有趣的玩具:「你說你有異議,那就是不同意雲心月當雲家這下任家主。那你倒是說說看理由,也或者你找出一個比他更適合當這雲家之主的人來。如果你的理由充分,或者足以服眾,那當然是最好。如果不能,或者說你跳出來只是單純為了阻撓的話……呵,如此大事卻惡意取鬧,別說雲家上下,就是本王,說不定也會生氣。」

    輝夜郡王的話音落下時,一股駭然的氣勢也釋放而出,讓坐席上的一些年輕弟子都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輝夜郡王位列「幻妖七子」,實力之強毋庸置疑,而他生在王族,先天與後天的王族氣場更是絕非常人所能比擬。

    雲澈面不改色的道:「我是半個雲家之人,自然說什麼話,做什麼事,也全然是為了雲家著想。家主是一個家族的首要引領者,家主的選擇,關係著全族的未來,是絕不容有半點疏忽和大意的大事。推舉一家之主,實力固然要足夠強,但相對而言反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其性情和人品……郡王殿下,這一點,相信你定然贊同。」

    輝夜郡王淡淡一笑:「這是自然。不過聽你之言,你是在質疑雲心月的品格?可是據本王所知,雲心月不僅天資傲人,品格也是無懈可擊,否則,全族上下也不會無人反對雲心月繼任新家主,難不成,與雲心月同在一族幾十年的人對他的了解,還不如你一個才剛來妖皇城兩年的外人?」

    雲澈卻是詭異的笑了起來,意味深長的道:「殊不知,這世上最難看清的,便是人心。我之前說過,我之所以會被雲家主收為義子,是因為我在初來妖皇城時,救了他的兒子云蕭。當日,和雲蕭一同遇襲的,還有天下家族的公主天下第七,雲蕭和天下第七可都是家主之後,他們同時遇襲絕非小事,相信在座的所有人應該都聽說過這件事。」

    「本王的確聽說過,但這事和雲心月能否繼任家主又有什麼關係?」輝夜郡王淡笑著道。

    「有,當然有,而且是極大的關係!」雲澈毫不停頓的道。他這句話一出,輪椅上的雲輕鴻眉頭猛的收緊,目光帶上了些許冰寒……但又馬上散去。

    「天下第七和雲蕭遇襲,而且對方下手極狠,目的分明是要置他們於死地。所以天下家主一定會勃然大怒,徹查此事是何人所為,雲蕭的舅舅慕前輩也一定不會置之不理,倒是雲家的動靜……嘿,不提也罷。只不過,那天暗襲雲蕭和天下第七的三個人都黑衣蒙面,而且不露玄功,要追查他們的身份格外困難,現在已經兩個月過去,無論是天下家族那邊,還是慕前輩那邊,都並沒有查到什麼結果……」

    「你到底想說什麼!」雲外天不耐煩的怒聲道:「這裡是我雲家全族大會,不是來聽你說廢話的!」

    「大長老不要著急,重點已經來了。」雲澈不緊不慢的道:「我和雲蕭是結拜兄弟,他遇襲的事,雲家可以不管不問,甚至當做不知道,但我這個當大哥的卻不能,這兩個月,我一直在試著追查到底是誰要對雲蕭和天下家的公主下毒手,好在我的運氣不錯,前段時間,我終於知曉了其中一個賊人的身份。」

    坐席之上,天下第一和天下無敵的神色同時一變,目光變得格外凝實。兩個月前,天下第七差點命喪黑衣人之手,天下雄圖徹底大怒,不惜親自調查此事,但卻始終沒有結果,雲澈的話,頓時吸引了他們所有的注意力。天下第一直接站了起來,當眾問道:「雲兄弟,此言當真?你查到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慕雨白捏了捏下巴,皺著眉頭低聲道:「這小子,到底賣的什麼葯,連天下老頭都查不到的東西,他能查到什麼?」

    「啊?大哥他真的查到了?」雲蕭滿臉的不解:「可是,這兩個月,他都基本沒出過家門,這個這個……」

    「夫君,澈兒他到底要做什麼?」慕雨柔也是越發的迷惑不安起來。

    「不用多言,看下去。」雲輕鴻緊皺著眉頭道,抓著輪椅把手的手掌悄然收緊。

    雲澈側過身,向天下第一道:「天下大哥,家人險些造賊人毒手,相信你和天下家主就算將那些卑鄙賊人千刀萬剮都難泄心頭之恨。不過今天,還請天下大哥,還有這些天下前輩控制情緒,因為我所查到的其中一個賊人,他的身份很是讓人驚訝,說出來,天下大哥或許都不會相信。」

    雲澈目光轉移,然後直直的落在雲心月的身上:「暗殺雲蕭和天下第七之事背後的賊人之一,不是別人,正是這位在雲家之中威風八面的大長老之子……雲心月!」

    雲澈口中的「雲心月」三個字一出,便如憑空丟下三枚炸雷,整個廣場一片死寂,然後轟然爆開震天的聲浪。

    不過,這些都並非是震驚的聲音,而是……震天的鬨笑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