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混賬!!」不出任何人預料,雲外天當場勃然大怒:「你這狂妄小兒,竟敢說出如此荒謬可笑,膽大妄為的話來,你真當我不敢殺了你嗎!」

    「真是豈有此理!」平日與雲外天最為交好的七長老站了起來,怒斥道:「我這輩子,都沒聽過如此可笑的話!簡直荒謬……荒謬!」

    「心月是我族年輕一輩最優秀的弟子,無論天資、心性都無可挑剔,平日里都從未欺凌過任何一個同族之人。他和雲蕭平日里格外交好……而就算是真的有所恩怨,又怎麼可能對同族之人下殺手!暗算天下家的公主,那可是滑天下之大稽!」

    「真是可笑又可氣,唉,氣煞老夫了。」一個數百歲的雲家老輩搖頭嘆道。

    「一個外來的野小子,竟敢當眾污衊我雲家馬上繼位的新家主,簡直豈有此理!戒律長老應該把他拿下,處以重刑!」一個年輕弟子憤怒吼道。他的這句話,頓時引起大量的響應,各種嘲諷、憤怒、謾罵的聲音鋪天蓋地。

    雲蕭足足呆了小半天,聲音有些發顫的道:「這……這……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心月哥,大哥他一定是搞錯了……」

    雲蕭對於雲澈,雖然有著很重的崇拜、敬重和親近感,但縱然是他,也根本難以相信雲澈剛才所說的話。畢竟,他和雲澈認識才兩個月,而和雲心月,認識了已經二十多年。這些年,雲心月在他心目之中,一直都是極為完美的形象,他根本無法相信那天遭遇的暗算和雲心月有關。

    雲輕鴻看著他,緩緩的道:「蕭兒,記住你大哥之前說的話:這個世界上,最難看清的,便是人心。而最難修鍊的能力,也並非是玄力,而是看清人心的能力,這一點,你大哥要比你強的太多太多,好好看清接下來的所有事,然後……牢牢記住今天的這一課。」

    「……」雲蕭張了張口,卻是無法發出聲音,思緒處在了完全的混沌之中。

    雲心月站了起來,看的出來,他在極力壓抑著憤怒,用還算平靜的聲音道:「雲澈,我雲心月和你近日無怨,往日無仇,連話都沒有說過幾句,偶爾碰面,也是對你以禮相待,你為何竟如此污衊於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耳邊,是鋪天蓋地的嘲諷和指責,但,兩年前,雲澈在鳳凰神宗地盤上,都敢於一人面對整個鳳凰神宗,這樣的場面,還根本不至於讓他慌亂。面對雲心月的質問,他斜眼冷笑:「我說的是真是假,你心裡比誰都清楚,不過我不得不佩服你這演技,神情、眼神、動作、言語……還真是無懈可擊,怪不得演了這麼多年,都沒被人識破。」

    「你!!」雲心月直氣憤的渾身發抖:「可笑,太可笑了……你這卑鄙又粗劣的誣陷,我隨隨便便一句話都能戳破!你說那日讓人暗算雲蕭的人是我……」他一指雲蕭,怒聲道:「那你倒是問問雲蕭,我平日里和他可有半點仇怨?你也可以問他,那天暗算他們的,究竟是不是雲家之人!若是其他家族的人,隱藏玄功,或許還難以辨識。但,若是我雲家的人下的手,就算是全力隱藏玄功,作為修鍊紫雲功近二十年的同族之人,又怎麼可能一點都察覺不到!」

    「不需要問。」雲澈一撇嘴:「那天攻擊雲蕭和天下第七的,當然不是雲家的人,而是你連同其它家族的人,一起設下的暗算。」

    「放屁!」雲外天徹底暴怒,腳下一錯,向雲澈驟然出手,雄厚無比的雷電玄力狂暴湧出,瞬間形成滾滾的雷電洪流,直線轟殺向雲澈的脖頸。

    雲外天和雲澈站的很近,又是極怒之下猝然出手,外人根本來不及反應。一方是強大的君玄境,一方只有天玄境,雲外天這一擊之下,雲澈別說能活命,粉身碎骨都是輕的。

    雲澈早有準備,在他站出來針對雲心月時,精神便一直處在緊繃狀態,玄力也一直提起著。在雲外天玄力涌動時,他的玄力也同時爆發,身體瞬間一晃。

    哧啦!!

    雲外天的雷電洪流撕裂了空間,也撕裂了雲澈的殘影,所有人都一愣,就算雲外天自己也愣了一下,因為他竟沒有看清雲澈究竟是怎麼閃開的。

    堂堂一個帝君,對一個天玄境後輩的驟然出手,竟然連衣角都沒有摸到,這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雲外天更是惱羞成怒,猛的轉身,一把抓向出現在他身後的雲澈:「小賊,死!」

    「住手!」

    雲澈的身前,瞬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寒冰玄陣,玄陣轉動之間,將雲外天的雷電玄力完全反彈了回去。空中人影一晃,慕雨白已閃電般落下,護在了雲澈身前,冷笑著道:「雲外天,你堂堂一個雲家大長老,竟然偷襲一個小輩,真是把你祖宗的臉都丟盡了。」

    雲外天沉著臉道:「這個混蛋賊子污衊我的兒子,甚至污衊他與外人聯手暗殺自家人,這不僅僅是我兒一人受辱,更是在玷污我們一家的名譽!是不忍孰不可忍,我們一家的名譽,比這混蛋崽兒的命要珍貴千萬倍!我別說殺他,就算把他碎屍萬段,都半點不過分!」

    「雲大長老這話,本王倒是認同。」輝夜郡王淡笑一聲:「名譽,可從來都是比性命更重要的東西。雲澈如此污衊,哼,真是死不足惜!換做本王,也會怒然出手。」

    說到這裡,輝夜郡王忽然眼睛一眯,道:「慕少家主如此袒護這個雲澈,莫非,你竟相信他所說的話?」

    「他既然敢說,就應該有所依據。」慕雨白冷眼看著雲外天:「不等他把話說完,就驟下毒手,呵,難不成是做賊心虛么?」

    「哈哈哈哈哈哈!」一個肆意的大笑刺耳的響了起來,赫連鵬站起,大笑著道:「輝夜殿下,雲大長老,難道你們還沒看明白嗎?顯然是這前任家主不想讓位,眼看著新家主眾望所歸,即將上位,所以急了,於是推了個所謂的義子來攪局……不過這所謂的義子也真是可憐啊,就這麼給人當了炮灰。為了阻止新任家主上位,居然連如此可笑的誣陷都說的出口,哈哈哈哈,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赫連鵬這番嘲諷聽上去卻是合情合理,頓時不少人發出了認同之音。慕雨白臉色陰沉下來,冷笑道:「赫連鵬,你是誠心找死嗎!」

    「怎麼?被我當場戳穿,惱羞成怒了?」赫連鵬一臉的嘲諷,他轉向坐席中的天下無敵,道:「無敵長老,貴族門公主也在兩月前和雲蕭一起遭遇暗殺,想必你比誰都期望知道誰是背後的始作俑者,不過說雲心月是這背後之人,如此荒謬的話,就算是你也根本不可能相信嗎?」

    天下無敵平靜的道:「空口之言當然不足為信,我只相信真憑實據。雲澈,你說雲心月是那背後的賊人,那你可有什麼證據?」

    「憑據?他不過是臨時拿來抹黑即將上任的新家主,哪會有什麼證據。無敵長老難道還真的相信他能拿出什麼真憑實據來?」赫連鵬不屑的道。

    輝夜郡王冷哼一聲,道:「哼,既然慕少家主都出面維護你,雲澈,那本王就給你一個機會,你說雲心月是兩月前暗襲雲蕭和天下第七的幕後賊人,那你就給本王拿出真憑實據來。若有足夠讓人信服的憑證,雲家自然會對雲心月秉公處置,相信就算是大長老,也絕不會對此惡行徇私。但……如果你拿不出憑據,而僅僅只是惡意陷害抹黑的話,哼,別說雲家全族,就算是本王,都不會輕饒你!堂堂十二守護家族的驕子,豈能被一個外人平白無故的折辱!」

    「證據的話,當然有,而且就在你們眼前。」雲澈很是淡定的說出再次讓人一驚的話,他一指雲心月,道:「雲心月自己,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輝夜郡王沉下目光道。

    雲澈緩緩的道:「整個幻妖界的人都知道,雲家有一種獨有的特殊能力——玄罡!玄罡之力不但可以攻擊**,也可以作用於精神。即使是一些剛剛修玄的玄者,對『玄罡攝魂』這個名字也應該如雷貫耳。只要使用『玄罡攝魂』挾持他的精神,便可以讓他意識遊離,無論問他什麼,都會如實回答,絕不會有半點的隱瞞和虛假……到時,他和暗算雲蕭和天下第七一事有沒有關係,一問便知!到時他說的話,就算這世上最不容辯駁的鐵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