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說什麼!?”雲外天再次震怒,“你竟要我兒進行‘攝魂’?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玄罡攝魂”的確是雲家獨有的玄罡之力的一種。普通的搜魂之法不但風險極大,被髮噬的話後果不堪設想,而且成功的話,還會對被搜魂者的精神造成很大損傷,甚至又可能直接變成白癡。而玄罡攝魂縱然因爲對方精神力強大而失敗,也不會有什麼副作用,而且成功的話,也不會對對方精神產生損傷。雲澈當初在強襲焚天門時,便曾經以玄罡奪舍過他人記憶,因而很是清楚玄罡的這個能力。二十多年前,雲輕鴻夫婦之所以能在天玄大陸獲知到雲滄海被關押的地方,也是通過玄罡攝魂的記憶奪舍。

    “呵呵,”輝夜郡王淡淡一笑,道:“雲澈,這就是你所謂的憑證?那除此之外呢,可還有其他憑證?”

    “這一個憑證,已經足夠了。”雲澈直接道。

    “原來如此,很好……”輝夜郡王緩緩點頭,一絲嘲諷的淡笑在臉上一晃而過,他轉向雲心月道:“雲家玄罡攝魂的能力,本王可是聽過不止一次,聽聞這種能力不會對作用者的精神造成任何損傷。眼下,有人說你暗害同族以及天下家的公主,並說出用玄罡攝魂之法而證明……雲心月,那你可敢在這衆人眼下被攝魂,證明自己的清白呢?”

    雲心月站起,臉色發黑,全身隱隱顫抖,顯然已是怒到了極點,他以極大的毅力壓制着怒氣,道:“有何不敢!我雲心月自問心若明鏡,對家族,對任何人都是一片赤誠,從未對任何人有過半點加害之心,我雲心月一生,至此方知被人栽贓誣陷的憤怒與羞辱,我縱然身死,也絕不願揹負如此恥辱……玄罡攝魂之下,絕無半絲虛言,也最能證明我的清白!請家族前輩對心月進行攝魂,以證清白!!”

    雲心月的話說的憤怒而堅決,沒有半點的猶豫。衆人本就絕不相信雲澈的話,現在雲心月如此態度,對雲澈提出的玄罡攝魂沒有半點的牴觸猶疑,這下,他們真的是連半絲半毫的懷疑都沒有了,反而對雲澈生出了更大的怒火和憤慨。

    “好!”輝夜郡王點頭,聲音隨之冷淡了下來:“被人當衆誣陷,的確很不好受,本王可以理解你的憤怒和急欲證明自己清白的心情,但你的回答,着實讓本王失望了。”

    雲心月一愣:“這……請郡王殿下明示。”

    “哼!”輝夜郡王重重一哼,沉聲道:“本王還以爲這雲澈能拿出什麼憑證來,原來唯一的憑證,竟然是玄罡攝魂,簡直是天大的笑話!無憑無據,僅憑几句可笑到極點,連白癡都不會相信的誣陷之言,就要一個人用玄罡攝魂來自證清白,天底下哪有這樣的荒謬之事!如果這樣的事都可以被應允,那麼本王也可以不憑藉任何證據,一句話說你們整個雲家都謀反,你們是不是也要一個個的進行玄罡攝魂來自證清白?”

    “再者,你是何人?你是雲家大長老之子,是雲家即將上任的家主,何等尊貴傲人的身份。而這個雲澈,不過是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野小子,他要你進行玄罡攝魂,你便自願玄罡攝魂……你可還有半點雲家之子的驕傲和尊嚴?若是真的進行了玄罡攝魂,你是自證了清白,但從今之後,整個幻妖界的人都會知道堂堂雲家新任家主,因爲一個外來的野小子無憑無據的一句誣陷,還必須在衆目睽睽之下用玄罡攝魂來證明清白……哈哈哈哈!多麼大的笑話,你是想讓整個雲家蒙羞,讓全幻妖界都看低你雲家嗎?以後是不是一個孩童,一個乞丐,都可以隨意一兩句話,就得逼着雲家家主用攝魂這種方式來自證清白?”

    輝夜郡王的話字字震耳,也警醒了所有的雲家子弟,讓他紛紛義憤填膺,不少年輕弟子頓時吼叫道:“輝夜殿下說的對,雲心月絕對不能進行玄罡攝魂,否則,我們雲家豈不是成了笑話。”

    “心月哥剛纔毫不猶豫的願意進行玄罡攝魂,證明他絕對心中無愧!雲澈算是個什麼東西,應該馬上把他轟出去!如此誣陷心月哥,當場廢掉都不過分!”

    “我們都知道心月哥是絕對清白的,他根本不需要自證,這個雲澈,實在是太卑鄙可惡了。”

    雲心月全身劇震,短暫愣住了後,他低下頭,愧疚的道:“輝夜殿下教訓的事,是心月太想自證清白,考慮不周,險些因一己之私,讓整個家族蒙羞。”

    “呵呵,”輝夜郡王淡淡一笑:“本王瞭解你的心情。不過你剛纔願意接受玄罡攝魂,已足夠證明你的清白了。”

    雲澈嘴角一扯,暗中冷笑着:這雙簧唱的,還真是天衣無縫,連我特麼的都快信了。

    雲外天向輝夜郡王重重的一拱手,激動的道:“輝夜殿下之前所言,正是我心中所想。我兒的清白與否,豈能和雲家名譽相提並論。他就算一輩子揹負暗害同族的污名,也絕不能進行玄罡攝魂……感謝輝夜殿下對小兒的提點。輝夜殿下比小兒大不了幾歲,但這處世之道,卻萬萬不能小兒能比的。”

    輝夜郡王微笑着道:“大長老謬讚了。雲心月是當局者,氣憤之下難免心亂,難以想的全面,本王一個旁觀者,自然可以看的更清。”

    “嘿嘿嘿嘿。”輝夜郡王的話音剛落,一個不太和諧的刺耳冷笑聲響起起來。輝夜郡王斜了發出冷笑的赫連鵬一眼,道:“赫連長老,你笑什麼?”

    赫連鵬起身,一臉諷刺的道:“輝夜殿下,難道你就不覺得可笑嗎?雲家雖然沒落了,但好歹依然是十二守護家族之一。但堂堂一個守護家族,全族齊聚的盛會,竟然被一個外來的野小子給攪的一片大亂。更可笑的是,到了現在,這個野小子居然還安然無恙的站在那裏……哈哈哈哈,這要是在我赫連家族,就憑他出言誣陷,別說是誣陷即將上任的新家主,就算是一個普通弟子,也早已輕則被廢,重則當場處死。可是這雲家……嘿嘿嘿嘿,當真是慘不忍睹,可悲又可笑,哪還有半點守護家族的氣勢與威勢,讓人想不笑都難啊,哈哈哈哈哈……”

    赫連鵬的話雖然刺耳,卻是直中要害,頓時讓雲家衆長老和弟子臉色通紅,對雲澈更是怒目相向。雲外天頓時向前一步,一聲厲喝:“執法長老,還不將這居心叵測的賊子拿下!”

    執法長老聞言,迅速飛身而起,落在臺上,便要衝向雲澈。這時,一個平靜中帶着淡淡威懾的聲音響起:“住手。”

    聲音不重,也沒有太多的感**彩,卻是讓執法長老的動作停滯了下來。因爲發出這個聲音的,是雲輕鴻。

    “雲輕鴻,你終於發話了,我還以爲你要一直看戲下去!”雲外天一聲冷笑,口中更是直呼“雲輕鴻”的名字:“怎麼,你是要袒護你這個膽大包天,肆意妄爲的所謂義子嗎!還是,他的所作所爲,真的都是你所授意?”

    “你說對了,我的確是要袒護他。”雲輕鴻直視着雲外天,平淡無比的道,那平靜的目光,卻是讓雲外天莫名感覺到不該有的威勢,全身不由自主的緊了緊。

    “執法長老,退下。”雲輕鴻道。

    那個執法長老聞言,愣了一下,然後看了看大長老。見他沒有動,雲輕鴻眉頭一鎖,聲音頓時變得低沉:“退下!!”

    這兩個字並不沉重,但卻如同在所有云家子弟的耳邊響起一聲驚雷,所有的長老都一臉驚異的看向雲輕鴻……雲輕鴻廢了的這二十多年,一直都是深居簡出,極少管家族之事,更是從未呵斥過誰,那些年輕弟子,還是第一次聽到廢人家主發出如此威嚴的命令。

    執法長老身體一抖,幾乎是有些慌亂的應了一聲“是”,然後快步退下。

    雲輕鴻目光轉移,從雲心月身上掃過,以平靜而不容質疑的語氣道:“雲心月,到臺上去,準備接受玄罡攝魂。”

    雲輕鴻的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是一呆,氣氛頓時躁動起來。輝夜郡王眉頭一動,微帶怒氣的道:“雲家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是什麼意思?還輪不到你來管!”雲輕鴻冷聲道:“這是我雲家的家事,不需要你來指手畫腳。”

    整個廣場瞬間從躁亂變得一片死寂,每一個人都是目瞪口呆,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雲輕鴻……竟然在斥責這輝夜郡王,而且是毫不留情面的斥責。輝夜郡王的臉色一下子黑了下來,然後冷笑一聲:“雲家主,你……你竟然對本王如此無禮!”

    “哼!”雲輕鴻卻是冷笑起來:“我對你無禮又如何?你從入我雲家之地到現在,可曾對本家主有過禮數?我與你父王是同輩,我父親是威震天下的‘妖王’,論王號之尊卑,與你祖父同級,當年你父王見了我,都要老老實實喊一聲‘大哥’,本家主訓斥你一個小輩,是天經地義,而你,一個小輩,入我雲家卻不對本家主見禮,還當着本家主之面,不斷對我雲家之事橫加干涉,狂妄無忌,現在反而來質問本家主無禮?”

    “你父王平時就是這麼教導你的嗎?哼,真是把你父王、祖父,還有整個幻妖王族的臉都丟盡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