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輕鴻這一番怒斥,竟是帶著無比驚人的氣勢,他每一個字出口,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幾乎窒息的壓迫力。雲家上下,上到長老,下到年輕弟子,全部呆了。就連雲蕭也是嘴巴大張,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眼光看著雲輕鴻……他所熟知的父親是一個淡雅恬靜的人,平日里,他的話不多,不願與人交往,甚至很少走出他的院子,幾乎到了與世無爭的境界。

    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父親,竟面對身份尊貴的輝夜郡王,說出如此強硬的言語,還帶著如此強橫的威勢。

    雲輕鴻這番怒斥,輝夜郡王更是做夢都想不到。雲輕鴻明明是個廢人,但面對他此時的目光,身為郡王的他,竟有了一種深深的心悸感。而他堂堂郡王,又何曾被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如此訓斥過,他手指雲輕鴻,聲音帶上了隱約的哆嗦:「雲輕鴻,你……」

    「放肆!」雲輕鴻聲音更加低沉,直接將輝夜郡王的話打斷:「『雲輕鴻』三個字是你叫的嗎!我雲輕鴻十四歲便揚名妖皇城,那時候,連你父王都還沒出生,連小妖皇都與我兄弟相稱,你算什麼東西,竟敢直呼本家主的名字!目無尊長,不知禮數,沒有教養,夜郎自大,還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丟你父王祖父的顏面還不自知,簡直讓整個幻妖王族都因你而蒙羞!如此劣子,本家主都懶的教誨,哼。」

    「你……」輝夜郡王身體一晃,眼前發黑,險些一口濃血噴出來。他輝夜郡王到來雲家,大長老躬身相迎,人人目光敬畏,說出的話人人附和,無一敢忤逆,何等的威風八面。至於雲輕鴻這個家主……一個廢人,他連看都懶得去看上一眼,現在,卻被這廢人家主眾目睽睽之下,罵了個狗血淋頭,而且罵的每一句話,都是讓他反駁不得。

    現場一片死寂,人們的耳邊還嗡嗡回蕩著雲輕鴻訓斥輝夜郡王的聲音,他的話,也喚醒了那些長者心中對雲輕鴻的記憶……他是妖王之子,他的天資比妖王當年還高,同輩之中,包括幻妖王族,都無人可及。他十四歲便名震妖皇城,是長者人人皆知的事實,他和小妖皇兄弟相稱,更是沒有半點虛假。那時,沒有人懷疑,雲輕鴻會是繼雲滄海之後的第二個妖王。

    沉寂了二十多年,人們似乎忘記了雲輕鴻曾經是何等的人物。但他縱然廢了,卻也抹不去他曾經的榮光。他幻妖界最年輕帝君的稱號,至今無人奪走,他曾經耀眼到灼目的光華,也至今無人能超越。

    在雲輕鴻與輝夜郡王這般大時,他的成就,輝夜郡王連相提並論的資格都沒有。

    當這些記憶被喚醒,那些長者們頓時覺得輝夜郡王在雲輕鴻面前如此無禮肆意,是何其的可笑。

    「家主……這才是我們的家主!」一個長老激動的站了起來:「是家主他……要回來了嗎?」

    他的激動沒能夠繼續,便被旁邊的人猛的拽住,然後拉回到座位上,對方向他神色凝重的搖頭……他頓時神色一緊,迅速收斂情緒,鎮定下來。

    核心長老、普通長老之中,有很大一部分人的臉上露出了驚喜和激動的神色,但又很快都掩了下去,在有些噪雜混亂的氣氛之中,並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而雲澈剛好是面對著長老席,席間一些人表情的短暫變化,被他收入眼中,他目光一凝,眼眸深處晃過深深的詫異。

    難道……

    雲輕鴻訓斥之後,一聲冷哼,便直接不再理會輝夜郡王,沉眉看向臉色陰暗不定的雲心月,道:「雲心月,你還站在那裡做什麼,還不馬上上去,準備接受玄罡攝魂。」

    雲輕鴻的忽然爆發,讓雲外天措手不及,一聽雲輕鴻這話,他眼睛一瞪,迅速道:「雲輕鴻,你……不要太過分!」

    「過分?哪裡過分?」雲輕鴻淡淡的道。

    雲外天毫不相讓的道:「之前已經說的很清楚,心月他絕不能接受玄罡攝魂,否則,我雲家,將成為整個幻妖界的笑柄!難道你為了維護自己的義子,連我們的家族名譽都不顧了嗎?」

    雲輕鴻目光平淡,而他的目光直視之下,雲外天竟有了一種呼吸不暢的感覺……隱隱的,他似乎感覺到,曾經的雲輕鴻,曾經的雲家家主,在沉寂了二十二年後,又回來了。

    「如果單單隻是外人的言語,的確沒有因此而接受玄罡攝魂的理由。」雲輕鴻聲音陡然加重:「但現在,是本家主的命令!難道我一家之主,連向一個家族小輩下令如此簡單的命令都不能?」

    「唔……」雲外天的喉嚨劇烈收縮,卻是無言以對。

    「雲心月,馬上上台接受玄罡攝魂……這是命令!」雲輕鴻厲聲道。

    雲心月雙手發顫,額頭上已是一排冷汗,他以求助的目光看向輝夜郡王,卻發現他的臉色也是難看到的極點,縱然看到了他的求助眼光,口中也是擠不出話來……雲輕鴻那些兇狠的訓斥,已是噎的他五臟六腑都快炸了。

    「哈哈哈哈!可笑,真是可笑!雲輕鴻,你難道還以為自己是當年的雲輕鴻嗎?你現在,不過是廢人一個!」赫連鵬發出刺耳的嘲笑聲。

    「我就算是廢人,也是雲家之主!」

    「雲家之主?嘿嘿……」赫連鵬諷笑起來:「你拿什麼證明自己是雲家之主?你有什麼資格說自己是雲家之主?我一個外人都知道,你們雲家家主身份的標識,便是祖上代代傳下的『家主令』。持有家主令,才是雲家之主!便如幻妖王族唯有手持妖皇璽,才是真正的妖皇!雲輕鴻,你既然自稱家主,那你可有『家主令』」

    「當年,因為沒有了妖皇璽,小妖皇不敢以『妖皇』自稱,小妖后更是只能被稱作『小妖后』。小妖皇小妖后尚且如此,雲輕鴻,你若沒有家主令,又有何資格自稱雲家家主,又有何資格對族中之人發號施令!」

    百年前,隨著妖王雲滄海一去不返,雲家的家主令也就此再無蹤跡,那之後,雲輕鴻才繼任雲家家主。雲家「家主令」百年前丟失,這是妖皇城人盡皆知的事情。畢竟,家主令可以說是雲家最重要之物,它其中蘊藏著最原始的紫雲功,並留存著每一任家主的力量印記與靈魂印記,一旦丟失,無可複製和取代。

    在雲輕鴻沉寂二十二年後重新強勢宣告自己家主身份時,赫連鵬卻偏偏提起雲家已丟失百年的家主令,當真是陰毒的直擊雲輕鴻死穴。但云輕鴻卻是沒有露出半點慌亂,他眼角一撇,冷笑道:「赫連鵬,你今天對我雲家之事還真是上心,尤其是我雲家的雲心月,你當真是關心的很啊……呵,既然你想看我雲家家主令,那我便成全你。」

    雲輕鴻聲音一落,一直按在輪椅扶手上的手掌也緩緩抬起,手掌之中,一枚剛好掌心大小的紫色玉牌釋放著清幽的紫色光芒。

    紫色玉牌現身的那一刻,在場所有雲家弟子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紫雲功不受自己控制的悸動起來,都連身體里的血液,都有了清晰的躁動感。雲家所有超過百歲的長者齊刷刷的站了起來,就連雲江、雲河、雲溪三大太長老也同時站起,臉上露出深深的震驚和激動之色。

    「家……家主令!是我雲家的家主令!!」太長老雲溪直接失口出聲。堂堂太長老,卻是情緒失控,可想而知他是多麼的激動。

    「家主令……不可能!家主令不是百年前就遺失了嗎?可是,這個氣息……」

    「不會錯!這絕對是家主令無疑!世上絕不可能有第二枚!」

    「天可憐見,我們雲家的家主令……終於回來了!」

    …………

    「家主令」是什麼概念,年輕一輩不會太懂,但對於那些百歲之上的長者來說,卻是雲家無可比擬的聖物。家主令百年後再次現身,而且是出現在雲輕鴻的手中,那些雲家長者都是激動的不能自已,有的甚至已是熱淚盈眶。

    最為吃驚的,莫過於雲輕鴻身邊的慕雨柔。她雖然急欲知道答案,但她並沒有詢問,因為現在,不是詢問這個的時候。

    「輕鴻,家主令究竟是從哪裡尋得的?還是……家主令這百年以來,其實根本沒有遺失?」雲江起身問道,說話時直激動的白須微顫。

    雲輕鴻平靜的道:「家主令是我雲家聖物,我絕不敢在關於它是否丟失一事上隱瞞作假。它百年前的確遺失了,但後來又因機緣巧合而找回。至於其中緣由,這是我雲家內部之事,如今有外人在場,還是延後再說。」

    三位太長老同時點頭,都沒有再追問。家主令回歸,這是雲家這百年來最大的喜事,相比之下,它是如何找回,反而是次要的。

    「赫連鵬,」雲輕鴻特意將「家主令」面向赫連鵬:「現在我可以自稱雲家家主了嗎?」

    赫連鵬咬了咬牙,一張臉鐵青一片,他萬萬沒有想到,明明丟失了百年的家主令,竟然又是出現在了雲輕鴻手中,而且就算他不是雲家之人,也能一眼看出那是真實的家主令,絕無虛假……這簡直邪門到了極點!

    今天的一切,前半部分都在意料之中,但之後……卻和安排好的劇本截然不同!

    「雲心月,馬上上聖雲台,準備接受玄罡攝魂!這是命令,你若如你所說清清白白,又何懼玄罡攝魂!你若再躊躇拖延,那隻能顯得你做賊心虛!」雲輕鴻厲聲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