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大長老不用著急,我只不過才正式問了第一個問題而已,他是不是清白,你馬上就可以親耳聽到。」雲澈好整以暇的道。

    「雲心月,我再問你,你是不是把這件事告訴了別人,然後一起合謀在雲蕭和天下第七相會時,讓人暗害他們!」雲澈神色嚴正的問道。

    雲澈的這個問題已是直切要點,雲心月只需要一個簡單的回答……「是」,或者「不是」。

    「是……」雲心月茫然無神的回答。

    嘩——

    「是」字一出,整個雲家一片嘩然,所有人都是滿面驚呆,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聲音。

    那是玄罡攝魂……還是太長老親自施展的玄罡攝魂。玄罡攝魂狀態下,說出的任何話,都絕不可能是假的。有著玄罡之力的雲家人都無比確信著這一點。

    這個全族人眼中的希望,年輕一輩天資最高,最受尊崇,就連性情也格外謙遜和善的雲心月……他竟然真的和暗害雲蕭和天下第七有關!他的回答,對雲家之人的衝擊,簡直無異於驚天轟雷,如果不是雲心月在玄罡攝魂狀態下的親口回答,他們寧願相信世上有鬼也不會相信這一點。

    「怎麼會……怎麼會是這樣……」雲蕭嘴巴大¢↑張,眼神獃滯,久久無法回神。整個雲家同輩之中最為優秀,也是他最為敬重的人,竟然真的就如雲澈所言,是兩個月前要害他和天下第七的人。甚至,在雲澈上台針對雲心月時,他還出言維護,喊著「不可能」……

    「王……八……蛋!」天下第一「呼」的站了起來,雙目陰沉,雙拳直攥的「咔咔」作響。他苦查了兩個月,都沒有查到任何痕迹,積壓的火氣和恨意也早已是濃烈無比。現在真兇出現,他已是控制不住的想要爆發……也難怪他查不到什麼。因為他也絕對想不到,背後之人竟然會在雲家之中!

    「鎮定。」天下無敵抬手按住他的肩膀,目視雲心月,平靜道:「雲心月自己的話,沒有理由會想害第七,更沒理由對雲蕭下手。這件事應該沒這麼簡單……看下去!」

    天下第一咬了咬牙,忍住了沒有發作。

    在雲心月說出「是」一個字時,雲外天全身一晃,險些直接癱倒在地上,馬上,他失聲咆哮:「不……不可能!這其中一定有什麼緣由……我兒他不可能無緣無故做出這種事……一定是有正當的緣由!」

    這些年,雲外天一直以雲心月為傲,直到此刻,他依然絕不相信雲心月會是個心存禍心的人。自己是他的親生父親……明明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

    「我想,在場的任何人一個人,都想知道他這麼做的理由。」雲澈看一眼雲外天道。之前,他還以為雲外天與雲心月父子皆參與其中,此時看雲外天的反應,他開始相信雲外天並不知道此事,也足以見的雲心月心機之重,圖謀之深……演技之好!

    「雲大長老,那你就豎起耳朵,好好的聽聽這其中的緣由。」雲澈繼續問道:「雲心月,你詳細的回答,你為什麼要和家族之外的人一起,去暗害與你同族的雲蕭,和與你無冤無仇的天下第七!」

    雲心月張開口,機械的回答:「雲家……和天下家族……都是效忠於小妖后……殺了天下第七……放走雲蕭……天下家族就會遷怒雲家……兩個家族會起衝突……就算不能兩敗俱傷……也不會再協力站到同一戰線……」

    雲家廣場死寂一片,每一個人都豎起耳朵,唯恐漏過一個字。在雲心月說完時,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震驚,甚至驚恐,三大太長老不約而同的站起,蒼老的臉上,露出了深深的驚容。

    雲外天全身戰慄,然後如一灘爛泥般坐倒在了地上,雙目圓瞪,目光獃滯,口中混亂出聲:「不可能……這不可能……不可能……這不是真的……」

    雲心月所說出的事實實在太過駭人,他的目的……準確的說,是他背後之人的目的,竟分明是要瓦解屬於小妖后的勢力!小妖后是幻妖界的最高帝王,此舉……是**裸的謀划造反!

    面對如此嚇人的回答,雲家上下無一人敢出聲,他們沒有想到雲心月竟真的會是暗害同門之人……更是做夢都沒想到,牽連出的,竟是如此石破天驚的大事。

    如果那天不是雲澈適逢雲蕭和天下第七遇險而出手相救,他們的計劃必然得逞,天下家族會遷怒雲家,引起巨大衝突,甚至從此水火不容……畢竟天下第七不是普通的天下族人,而是天下雄圖唯一的女兒,雲蕭將她約出,也是不爭的事實。

    更可怕的是,就在今天,他們還全族推舉雲心月為雲家新家主,還差點就當場上任……想到這裡,所有人都是驚出一身冷汗。

    雲澈肅然道:「雲心月,暗害同族,還尋找時機,企圖瓦解屬於小妖后的勢力!你這是天地所不容的重罪!你是雲家大長老的兒子,身世不俗,天資也不錯,受到著無數人的稱讚,還被整個家族寄予厚望,就連推舉新門主,你都是眾望所歸!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你到底是圖謀什麼……還是,受什麼人所逼迫?」

    雲澈的話問完,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尤其是雲家眾長老,全部都站了起來,眼睛死死的盯著雲心月……一場本讓他們憤怒的「誣陷」,竟是轉眼之間牽連出了如此驚人的內幕。

    雲心月的臉出現了扭曲,在面對雲澈的這些問話,他的精神竟然出現了痛苦。他的聲音變得沙啞,但依然沒有絲毫隱瞞和停頓的敘述:「……六年前……我被主人……下了『殘心蠱』……我若順從……主人取代小妖后之位……我為雲家新主,並封王位……我若違抗……死無葬身……之地……」

    「殘心……蠱!!?」

    幾十道重疊在一起的驚恐呼聲響起,已面若死灰的雲外天聽到雲心月的回答,猛然抬頭,全身瘋狂的顫抖起來。

    雲澈沒有聽過「殘心蠱」這個名字,不過,同一種蠱毒,在不同地域的名字經常會不一定,他沒聽過,並不代表他不知道這種蠱。他正準備釋放玄氣探視一下雲心月身體內的蠱毒是哪一種,忽而,一股陰寒的殺氣從他的右後方傳來。

    雖然這股殺氣極力隱藏,但豈能逃過雲澈的靈覺,他迅速放棄探視,向前一步,聲音極快的問道:「你說……那天暗襲雲蕭的人,還有你口中的那個主人……都是誰!」

    「出手襲擊雲蕭和天下第七的……是赫連家族的人……主人……是淮王殿……」

    轟!!!

    腳下的檯面忽然爆開,一根閃動著狂躁土黃色玄光的地刺破地而起。雲澈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身體瞬間後撤,同時手掌一推,將雲心月推后了兩個身位……但那道地刺所蘊含的力量太過恐怖,雲心月失魂之下,毫無抵抗的身體被直接貫穿,然後串起到空中,大蓬的鮮血當空灑下。

    「心月!!」

    雲外天一聲嘶叫,瘋了一般的撲上聖雲台。雲家眾長老全部大吃一驚,直衝台上,場面頓時一片混亂。

    「輝夜郡王……你是什麼意思!!」雲輕鴻怒聲道。出手將雲心月殘忍擊殺的,赫然是輝夜郡王身側的岩龍尊者,此時,他手臂的鱗片上,還盪動著暗色的玄光。

    「這個雲心月竟敢污衊我父王,死有餘辜!」輝夜郡王黑著臉冷笑:「還有雲澈……你這個壞我大事的小子……也必須死!殺了他!」

    轟!!

    整個聖雲台直接爆開,漫天灰塵之中,一道粗壯的黃光直轟雲澈的胸口……雲澈的身邊只有雲輕鴻,其他人都在台外,根本來不及出手阻攔。

    就在黃色玄光距離雲澈只有不到三尺之距時,輪椅上的雲輕鴻伸出了手臂……他伸出手臂的動作很是緩慢,緩慢到就算是一個沒修鍊過玄功的普通人,也能清楚的看到手臂移動的軌跡,但分明是如此緩慢的速度,卻是在一個瞬間,擋在了雲澈的身前。

    哧!!

    一個巨大的雷電屏障以雲輕鴻的手掌為中心出現,擋住了岩龍尊者的全部攻擊,隨之人影一晃,雷光一閃,雲輕鴻已出現在了岩龍尊者的身前,爆閃著紫光的右掌重重的轟在了他的胸口,將措手不及的岩龍尊者遠遠的轟飛出去。

    「什……什麼!!」

    「什……么!!」

    「啊……啊啊!!」

    雲家太長老、長老、弟子……天下第一和天下無敵……還有準備出手的赫連鵬,全部驚呆了在了那裡,有一種驚訝到近乎驚恐的眼神看著忽然出手的雲輕鴻,那來自於他,磅礴無比的玄力波動,強烈到了三大太長老都膽戰心驚。

    這……這是什麼回事!?

    雲輕鴻……不明明已經廢了二十二年了么!

    轟!轟!轟……

    雲輕鴻和岩龍尊者當空交手,每一次的碰撞都震若轟雷,下方的人都抬頭看著,驚呆之中,竟沒有一個人上去幫手。

    帝君層面的戰鬥,縱然是在妖皇城都極少看到。那強烈到極點的玄力波盪,讓整個雲家都哉劇烈顫抖。高空之中,強大的岩龍尊者在雲輕鴻的紫雲功下卻是被壓制的節節敗退,幾乎毫無還手之力,片片的暗色龍血不斷灑下,幾乎要連成一片血雨。

    「呃啊啊啊…………吼!!」

    高空之上黃光爆閃,忽然間暗雲涌動,聲震九霄,一條百丈之長,全身岩鱗的巨龍怒嚎著沖向雲輕鴻,霎時,漫天岩石飛舞,遮天蔽日。

    「那是岩龍尊者的真身!!」一個雲家長老驚聲道。

    「哼!」

    面對岩龍尊者讓人驚悚的巨大龍軀,雲輕鴻卻是淡淡冷哼,身上雷光一閃,現身之時,已出現在了岩龍尊者的背脊部位,一拳轟下……拳頭輕而易舉的轟開龍鱗,直接砸入它的軀體之中。

    岩龍尊者的龍身開始痛苦的扭曲掙紮起來,一團濃郁到極點的紫色雷光從它的背脊處蔓延,短短兩息的時間,便將它的整個龍身都完全包裹,讓它從一條岩龍,竟是直接變成了一條紫色的「雷龍」。

    「滾下去!」

    隨著雲輕鴻冷淡的出聲,無數的雷光在岩龍尊者的身上爆開……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數不清的雷電玄力瘋狂爆炸,密集的彷彿是雷神在震怒。雲家的上空被雷光玄力耀成了深邃的紫色,每一次雷光爆炸的轟鳴聲,更是幾欲將蒼穹都撕裂。在足有數千甚至上萬次的玄雷爆炸中,岩龍尊者發出著聲聲痛苦到極點的龍吟,龍血漫天灑下,如同暴雨一般……

    砰!!!

    隨著最後一抹雷光的消失,得以解脫的岩龍尊者重重砸在地上,落地的那一刻,他的龍身消失,重新化作人的狀態,他大喘幾口氣,搖晃著身體想要站起,但剛直起上身,便又狂吐十幾口黃血,然後趴倒在地,再也無法站起。

    雲輕鴻從空中緩緩降下,冷冷的看著他:「岩龍尊者,這些年,我敬你是前輩,從未對你失了禮數,但你卻膽敢在我雲家土地上撒野,你還不夠資格!」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