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君玄境,在天玄大陸是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在幻妖界也是如此。在幻妖界,君玄境界的強者,基本都是出自妖皇城,妖皇城之外,幾千年都難出一個。而縱然是在妖皇城,君玄境界也是少之又少。一個家族強大與否,帝君強者的數量可以說是最關鍵的評判因素。

    而作為玄界最頂峰的存在,帝君也同樣分三六九等……初期帝君和中期帝君雖然都是君玄境界,但實力上,卻可謂有著天壤之別。

    名震妖皇城,無人不知的岩龍尊者是一個二級帝君……但二十五年前的雲輕鴻……可是邁入了帝君五級,貨真價實的中期帝君,豈是岩龍尊者可比!

    看著強大的岩龍尊者被雲輕鴻輕易潰敗,如死狗一般連站都站不起來,雲家弟子全部驚呆當場,宛若身在夢中,此時的飄浮在空的雲輕鴻,在他們的眼中,不啻於下凡的天神。

    長老們全部傻了,那些平日里背地對雲輕鴻以「廢人家主」稱呼,從未有過尊重,連見禮都沒有幾次,甚至以之為笑柄和家族恥辱的那些年輕一輩完全失聲,喉嚨里如同塞上了什麼東西,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在雲輕鴻所釋放的遮天威勢之下,他們感覺自己簡直就如滄海之下的一粒沙塵般渺小。

    天下第一和天下無敵也同樣呆立當場,看著神威外放的雲輕鴻,他們震驚的連之前狂涌的怒火都給遺忘了。

    慕雨柔也不需要再掩飾,她摘掉用來隱匿玄力氣息的封玄扣,一股君玄境的玄力威壓無形釋放,讓周圍的幾大長老本就張大的嘴巴再次大張。慕雨柔飛身而起,落到了雲澈的身側:「澈兒,你沒事吧?」

    「我沒事。」雲澈微笑著搖頭,注意力,一直落在輝夜郡王的身上。

    輝夜郡王此時的臉色黑的像是剛從鍋底爬出來,難看到了極點。同時,他也和所有人一樣,處在雲輕鴻忽然爆發神威的驚駭之中……他越發的覺得,今天的一切,根本就是一場噩夢!

    「我雲家子弟縱然犯下天下的過錯,也自由我雲家自行處置,輪不到他人來管!」雲輕鴻低眉俯視著岩龍尊者,聲音低沉:「念在你曾經做過小妖皇十年護衛,我今天可以不殺你!在我改變主意之前,帶著你現在的主子,馬上滾離這裡!」

    輝夜郡王身份高貴,他的背景更是駭人。但如今知曉了他們對雲家的暗算,和他們的圖謀,他已不必要對這輝夜郡王留半分情面……畢竟,這兩點,已足夠雲家與之成為死敵,又何許再顧忌什麼。

    來自雲輕鴻的威壓讓岩龍尊者的心臟都難以跳動,他毫不懷疑,如果自己再敢放肆,哪怕說出幾句撐場面的狠話,雲輕鴻真有可能會出手殺了他……甚至輝夜郡王。輝夜郡王不知道雲輕鴻沒廢之前是什麼樣的人物,但它可是清清楚楚。百年前,他可是盛怒之下,當街擊斃了一下正在犯下醜惡行徑的郡王……而且還是在他知道那個郡王身份的情形之下。

    「殿下,我們……走……」

    岩龍尊者幾乎是爬到了輝夜郡王的腳下,用眼神死命的警示他馬上離開,千萬不要試圖以自己郡王的身份,在這裡和雲輕鴻較勁。輝夜郡王牙齒緊咬,然後一聲低吼:「雲輕鴻……你等著後悔吧……走!」

    「回去之後,記得給你父王帶句話。」雲輕鴻對著輝夜郡王的後背,淡淡的道:「念在當年的交情上,我雲輕鴻奉勸一句,不要為了貪念和所謂對女人的偏見,而丟了如今的榮華,自取滅亡!現在收手還來得及,小妖后,可遠比你們想的要厲害的多!我雲家只要尚留一息,便永世效忠妖皇一脈!」

    輝夜郡王腳步停止,他肩膀劇烈聳動,然後轉過身來,猙獰著面孔道:「雲輕鴻,本王也有一句話替我父王轉給你……你們雲家現在投誠,還來得及!別到時候……萬年家族,灰飛煙滅,寸草不留!」

    雲輕鴻雙手抱胸,毫不生氣,反而不屑的微笑起來:「說完了?那滾吧。」

    「你……」輝夜郡王一口逆血從胸腔里湧上來,他死死的一咬牙,哆嗦著身體,快速的飛身而去。

    這時,一聲憤怒的呼喝傳來:「赫連鵬,你要去哪!我們的賬,可還沒有好好清算!」

    正要悄然遁走的赫連鵬身體停住,一轉身,便看到了天下無敵那張滿是陰沉的面孔,他冷笑一聲,道:「天下無敵,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那我就不妨和你們直說了。我們十二守護家族,歷代效忠的,都是妖皇大人!小妖后一個女人,憑什麼要我們俯首稱臣!不過到了現在,小妖后的皇座也幾乎坐到頭了,我坦白告訴你,十二守護家族之中,可是有一大半已經倒向淮王,我好心的奉勸一句……」

    「閉嘴!」天下無敵怒聲道:「虛偽狡詐,暗藏異心,卻還有臉說的如此冠冕堂皇。你心存異心尚且不論,你們赫連一族暗害我家主之女,這事必須給我們全族一個交代!」

    「想要交代?」赫連鵬冷笑:「一個月後的妖后大典,我隨時奉陪!」

    「想跑?今天不斷你一臂,老子就不叫天下無敵!」看到赫連鵬飛身遁走,天下無敵怒吼一聲,疾追而去,天下第一向雲澈的方向看了一眼,稍做猶豫后,也迅速跟在了後面。

    ——————————————

    出了雲家地盤,輝夜郡王沒行多遠,便身體一晃,一大口血猛的噴了出來。

    「殿下,你沒事吧?」岩龍郡王急聲道。

    「雲……輕……鴻!」輝夜郡王緩緩擦拭著嘴角,眼中滿是怨恨。雲輕鴻雖然沒有對他出手,但一個中期帝君的威壓,豈是他所能承受,在雲輕鴻之前的注視和氣場之下,他的五臟六腑都險些被壓迫到粉碎。

    「原本……今天推雲心月當上雲家之主,便可掌控雲家,再用雲家來牽制慕家,可以讓父王少掉兩個大阻礙……沒想到,沒想到……」輝夜郡王雙手死死攥緊,然後忽然眼睛一瞪:「都怪那個雲澈!兩個月前,他壞了本王大事,今天,又是因為他!都是因為他,非但沒有牽制住雲家和天下家族,反而招來了他們的警惕和仇恨!如果他們將一切告知小妖后,小妖后說不定會有更多的防範和行動……」

    「全部都搞砸了……父王知道了……一定會降罪於本王!混蛋……這一切,都怪那個雲澈!!」

    「回去之後,給我查清那個雲澈的所有底細……本王要滅他全族!」

    ————————————————

    「心月……心月……心月……啊!這都是為什麼……為什麼!!」

    雲外天抱著雲心月的軀體,嚎啕大哭著。在岩龍尊者那一擊下,雲心月的軀體被直接洞穿,再加上沒有玄力護身,已是死的不能再死。雲外天一日之間,經歷了大喜,和更大的悲。本是滿心狂喜的準備看著自己最為驕傲的兒子在輝夜郡王推舉,太長老認可,全族贊同之下登上家主之位,卻怎麼都想不到,如今才半個時辰不到,已是陰陽相隔。

    他縱然犯下萬般錯,也畢竟是他的親生兒子。

    雲輕鴻落下,站到了雲外天身邊,看著這個雲家大長老像個孩子一樣痛哭著,他腦中閃過了這些年所承受的失子之痛,長長一嘆,道:「大長老,節哀吧。雲心月他雖然有錯,但終歸是受人所迫,情有可原,相信我們的族人也都會原諒他。三日之後,將他安葬於祖嶺吧。他生前的過錯,我會下令,不讓任何人外泄一個字。」

    雲外天的身體輕微一震……犯下重錯的人,死後是沒有資格進祖嶺的。雲心月與他人合謀暗害同門,還險些將整個雲家都送入萬劫不復之地,犯下的,可是足以百代唾罵的罪責。雲輕鴻卻是許諾可進祖嶺,還會對外隱下他所之錯,為他保留名聲,這足以稱得上是天大的寬恕和恩澤。

    「謝……家主……」雲外天重重垂首,哽咽著道,想到自己在他殘廢之後,對他的無視與無禮,更是羞愧的無地自容。

    「心月雖去,你還有心文,心鄂兩個兒子,他們需要你的栽培。心月雖錯,但與你並不相干,今後,你還是雲家大長老,雲家想要崛起,萬萬離不開你。所以,為了你的家人,為了整個雲家,你千萬不要倒下。」

    雲外天抬起頭,淚眼婆娑的看著雲輕鴻,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蕭兒,澈兒,我們走吧。」雲輕鴻轉過身去。

    「家主……家主!」一片呼喚聲從身後傳來,雲輕鴻腳步一頓,抬手道:「今日的族比取消,先收拾一下這裡吧,我知道你們有很多事要問,眼下,妖皇城風雨將至,我們雲家也必須做好足夠的準備。明日上午十時,依然在這裡召開全族大會,我會向你們解釋一切,然後商議家族大事……中層以上誰都不可缺席。」

    「是,家主!」

    這聲回應震天般的響亮,尤其是「家主」兩個字,直喊的不少長者熱淚盈眶。

    雲輕鴻夫婦離開,整個雲家廣場也徹底炸開了鍋,久久無法平息。

    「家主……回來了!家主真的回來了!」

    「我們雲家崛起……有希望了!」

    「我們竟然都在支持著讓雲心月繼任家主……當時真是瞎了雙眼,要不要家主睿智,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啊!」

    「除了家主,還要好好感謝家主收的義子云澈!可笑我們之前竟然還譏諷於他。」

    那些雲家長老圍在一起,毫無形象,七嘴八舌的議論著,一個激動的老臉通紅。

    此時,雲外天已經停止了痛哭,他抱著雲心月的屍體,跪坐在那裡,獃獃的看著前方。這時,二長老雲斷水走了過來,短暫猶豫后,低嘆一聲,道:「大長老,你是不是有些奇怪,為什麼家主『回來了』,我們之中,有那麼多人會激動成這個樣子?」

    雲外天的目光動了動。

    雲斷水緩緩的道:「雲滄海之後,雲輕鴻便是我們雲家之主,縱然他廢了,也依然是,我們絕不會允許有人因他身廢,而質疑他的家主之位和家主權威。但,家主因自己身廢,又早知雲蕭非親生,自認為難以再履行家主之職,於是要我們捨棄他,以你為中心,將來,推你為雲家之主。」

    雲外天:「……」

    「家主說,你雖有野心,但野心之外,卻也是對雲家的一片赤誠,並且比任何人都渴望著家族的崛起。他的一脈已斷,最讓他放心的,便是託付給大長老的一脈。他讓我們配合和聽命於你,助你培養起你在雲家越來越高的威信,至於家主自己,他嚴令我們就連去看望他,都不能。待時機成熟,便讓你繼任家主。」

    「啊……」雲外天張了張口,全身都顫抖起來。

    「其實,縱然過了二十多年,只要家主一聲令下,我們雲家三十六核心長老中,至少二十人會毫不猶豫的站在家主那邊。包括今天全族大會的目的,家主也早就知曉。是我和四長老一起告知家主的,家主的回應,便是讓我們直接推舉你為新任家主,至於後來都贊同雲心月為新家主,倒也算是個意外了。」

    「家主殘廢之後受到的冷落,並不是我們在冷落他,而是他要我們冷落於他。他的沉默,也不是自暴自棄,而是消磨自己的威望,來成全你的威望。因為對家主而言,家族的未來,遠遠的重過他自己的聲望和名譽……他是一個偉大而睿智的家主,縱然廢了,也讓我們無法不肅然起敬。」

    「不過,上天總算又眷顧了我們雲家,家主回來了,還化解了一場家族大難。」雲斷水看了獃滯的雲外天一眼,道:「這些年,你待家主如何,你自己心知肚明,你的兒子云心月所犯的錯有多大,你更是應該明白。但家主如何對你,也剛才也已看到……我說這些,只是希望大長老今日之後,莫要愧對了家主,莫要愧對了雲家。」

    雲斷水離開,雲外天久久呆在那裡,宛若石化一般。整整半刻鐘后,他才身體一顫,撲倒在地,嚎啕大哭起來……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