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雨柔,妹夫,你們都恢復了……真的都完全恢復了?」堂堂慕家未來家主,此時卻是興奮的手舞足蹈,像個孩子一般。[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慕雨白的性情,雲澈今天也算是了解了個大概,是個喜怒形於色,剛直又不願壓抑自己情緒的人,此時心中的激動和驚喜,也是完全展現在臉上。

    「十天之前,我們就完全恢復了。這些天,我們都是戴著封玄扣來掩飾玄力氣息。」慕雨柔淺笑著道,二十多年過去,看著與自己相伴一生的男人從輪椅上站起,重現當年雄威,她好幾次都忍不住要喜極而泣。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這個驕傲的男人在這殘廢的二十二年,每日承受的是何等的苦痛。

    「無論身體還是玄力,都是完全恢復,而非曇花一現。」雲輕鴻抬起自己的手掌,微笑道:「這一切,都是澈兒的功勞,僅僅用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我雲輕鴻自問見多識廣,但若不是生在自己身上,卻也是絕不敢相信。澈兒神乎其技,幻妖界的那些神醫加起來,也難敵其一指,怕是傳說中的大羅金仙,也不過如此,呵呵。」

    這番評價,無疑是高的離譜,而且這個評價還是出自雲輕鴻之口。但,慕雨白卻是一點都不覺得誇張,雲輕鴻和慕雨柔的身體原本殘廢到了什麼程度,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從二十年前開始,整個幻妖界,便沒有一個人認為他們能夠恢復……就連恢復成正常人的身體狀態都不能。

    此時呈現在他眼前的,稱之為神跡都不過分!

    而且,只用了短短不到兩個月!

    慕雨白一把拉過雲澈的肩膀,瞪大雙眼,激動無比的道:「好小子……我慕雨白活了一百八十多歲,真正服過的人,也只有我妹夫雲輕鴻。不過現在,我對你小子更服十倍!簡直五體投地。你救了我妹夫,就是救了整個雲家啊,你救了我妹妹雨柔,那更是我慕家的大恩人。嗯……」

    慕雨白忽然眼睛一亮,抓著雲澈的手頓時又緊了一分……這可是一個帝君的力道,直把雲澈痛的一陣齜牙:「小子……哦不不,雲小兄弟,咱倆結拜為兄弟如何?以後,我就是你大哥,你就是我小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誰要是敢欺負你,我一拳砸爆他的腦袋!」

    慕家少主主動要求拜把子,這事傳出去,估計能驚動一城的下巴。[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如果是正常狀況,雲澈肯定是欣然答應……有這麼一個大靠山,雲澈都幾乎能在妖皇城橫著走。但慕雨白這話一出,卻是嚇了雲澈一身冷汗,慌不迭的擺手:「慕慕慕慕前輩,這可使不得,在下只是一個小輩,豈敢和慕前輩結拜。」

    輩分有別其實不是什麼大問題,但關鍵是,這慕雨白可是他的親舅舅!這特么要是結拜了,以後一旦認親,慕雨白搞不好要找塊豆腐一頭撞死。

    「切!」慕雨白一甩手:「什麼小輩前輩的,都是狗屁。雖然你年紀小點,玄力差點,但就憑你的醫術,還有你今天所表現出的魄力,讓我喊你大哥都甘願!嗯……你要是不想當小弟,以後我叫你大哥也行!這都不是事兒!」

    慕雨白這些話倒還真不勉強。雲輕鴻和慕雨柔都廢成那樣,都能兩個月完全恢復,在慕雨白眼裡,雲澈都簡直可以稱為神人!這樣的人如果能成為自己人,花費再大的代價都不虧。身為玄者,誰會沒病沒災,沒傷沒患的,有雲澈在,那簡直是等於多了無數條命,估計想死都是難,就算廢成狗,也能滿血復原……如果十個帝君和一個雲澈讓慕雨白選擇,慕雨白絕對毫不猶豫的選擇雲澈。

    雲澈苦著臉:「慕前輩,晚輩實在是……實在是……」

    慕雨白的臉頓時拉了下來,不爽的道:「怎麼?是不是你看不起我慕雨白,覺得我不配和你結拜?」

    「當然不是。」雲澈擺手:「慕雨白願和晚輩如此結交,晚輩自然是竊喜不已。但問題是,晚輩已經是雲蕭結為兄弟,您的妹妹、妹夫,又是晚輩的義父義母,如果晚輩和你結拜為兄弟,這輩分,可就全亂套了,這對前輩不公平,對我的義父義母,也有些不公。」

    「這算啥,咱各論各的,都不是事兒,你和雲蕭那小子結拜,我又不是不知道。」慕雨白一甩手,毫不在意的嚷道。這心臟,也是大的沒誰了。

    「好了,大哥,你就不要為難澈兒了。」慕雨柔有些好笑的說道:「你就算不顧輩分,非要和澈兒結拜兄弟,也至少要拿出誠意才行,哪有你這麼一上來就咄咄逼人的,不把澈兒嚇到才怪。」

    慕雨白瞪了瞪眼,然後一拍腦袋,懊惱道:「也是!你看我這腦子,忽然冒出個人喊著要和我結拜,我也不願意啊……吶!雲澈小子……哦不,雲小兄弟,剛才是我唐突了。改天你到我慕家來坐坐,我一定讓你看到我的誠意。我慕雨白向你保證,絕對值得你拜把子!」

    「好了好了,這件事到時候再說。大哥,你先回去和父親說說今天的事,讓他也有所準備,一個月後的妖皇大典,一定會有大事生。過兩天,我會和輕鴻回去一趟。」慕雨柔道。

    「嗯,老爺子若是知道你和妹夫完全恢復了,估計都能樂的三天睡不著……哦!你和妹夫回去的時候,可一定要帶上這小子!」慕雨白很著重的道。

    「蕭兒,你和你娘一起去送送你舅父。」雲輕鴻道。

    「啊?是,爹。」雲蕭依然有些懵,顯然還是沒能完全接受和消化今天所生的一切。

    慕雨白看了雲輕鴻一眼,他明白雲輕鴻讓慕雨柔和雲蕭一起去送他,應該是有話要單獨和雲澈說,也不推辭,一招手,便大步流星的離開。

    「爹,你有話要和我說?」他們離開后,庭院里,只剩下雲輕鴻和雲澈兩個人。

    「嗯。」雲輕鴻點頭,然後微笑著道:「澈兒,這次真是多虧你了。若不是你,雲家萬年忠義已被毀於一旦,甚至有可能從此萬劫不復。」

    雲澈咧嘴一笑:「嘿嘿,爹太客氣了,我怎麼也算半個雲家人嘛,再說,力壓一切的,還是爹你。而且以爹的睿智,縱然沒有我,也應該早已看穿一切了吧。」

    雲輕鴻搖頭,道:「這些年,我因為身廢,自知無力再撐起雲家,所以也一直封閉著視聽,淮王異心,我雖早已察覺,也猜測他的暗手或許已經開始伸向雲家,但卻並不知伸向了何處。而且,若不是你為我們夫妻恢復身體和玄力,我縱然知曉一切,也無力挽回。」

    雲澈想了想,道:「爹,我有一個猜測……我想,那些與你同輩份的長老之中,這些年是不是並沒有因為你的身廢而離棄你?你這些年被徹底冷落,是不是你刻意為之?」

    雲輕鴻笑了笑,讚許的看著他:「的確如此。雖然我萬般不想將我們家主一脈的主位讓於他人,但那時我全身盡廢,而蕭兒,又非我親生,我與其以殘廢之軀拖累雲家,不若將主權交給雲外天,畢竟,我家主一脈的榮耀雖重,但又豈能和雲氏一族的未來可比。若非澈兒你幫我恢復,今日,我本是準備目睹雲外天繼任家主的。如今我既已恢復,有了足夠的力氣扛起家族重任,家主之位,便絕不會讓於他人。澈兒,你當真是改變了我們整個雲家的命運,這份大恩,足以讓我雲家銘記千百代。」

    「我和你獨處,是有一件事要向你坦白。」雲輕鴻微呼一口氣,有些悵然的道:「雲心月,其實是我故意讓岩龍尊者殺死的。」

    「我知道。」出乎雲輕鴻的預料,雲澈卻是毫不驚訝的直接回答,他繼續道:「以爹的能力,當時又離的那麼近,若想要在岩龍尊者出手時保護雲心月,可以說易如反掌。」

    「……那你可覺得我過於心狠惡毒?」

    「不!」雲澈搖頭:「恰恰相反,我非常贊同爹的這個決定。雲心月已經說出了『赫連』和『淮王』,便也沒必要再繼續問下去了。他雖是被下了蠱毒,受人逼迫,但,他為了自己活命,也為了被許諾的『家主』和『封王』,竟暗害同門,更可恨的是居然不惜禍害整個家族!如此重罪,死一萬遍都不過分!而如果由家族處死,雲外天縱然無話可說,卻也會心存怨恨。而他被輝夜郡王『適時滅口』,那實在是再好不過。一來,可以讓他對淮王一族有了殺子之恨,二來,爹對他予以撫慰和寬恕,可以讓他感激涕零,並且心懷愧疚,從而對爹和雲家忠心不二,再無異念。畢竟,雲外天是雲家大長老,是雲家除了爹之外的一大支柱,不能失去。這個結果,最為完美。」

    雲輕鴻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然後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澈兒,我終究還是小看了你啊。我實難相信,你今年居然才只有二十二歲。以你的才能,心性,縱然說自己有千年閱歷,我都不會懷疑。」

    雲澈也跟著笑了起來,心中一聲輕嘆……我所遭遇的東西,經歷過的生死和險惡,怕是別人千年加起來,也比不上吧……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