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和雲輕鴻正交談間,上空兩個人影迅疾掠過,然後落了下來,一陣淡笑著也隨之響起:「呵呵,雲輕鴻,真是好久不見。」

    來者是天下無敵,天下第一也隨之落下。天下無敵這一句「好久不見」,包含了諸多的感慨……同在一城,卻真的是「好久不見」。

    「天下兄弟,久違了。」雲輕鴻緩緩點頭,神情間也是露出了深深的感慨:「赫連鵬呢?可是追到?」

    「那個混蛋,跑的倒是挺快,不過屁股被我狠踹了一腳,夠他疼上十天八天,也算是多少解了點氣,哈哈哈哈。」天下無敵大笑了起來。

    天下第一向前,行了一個晚輩禮:「雲家主恢復往日雄威,真是可喜可賀。有了雲家主,雲家重新崛起,指日可待。」

    「借你吉言。」雲輕鴻微笑著點頭,然後神色一正,道:「淮王的野心已經暴露無遺,一個月後的小妖后大典,將註定不平靜,麻煩告知天下兄,五日之內,我會登門拜訪,商議大事。」

    「雲家主親自登門,我們當然是歡迎至極。就怕是我們家主在得知雲家主恢復往昔之後,等不了五日,就自己跑來找你了。」天下無敵笑呵呵的道,他這話倒也不是虛言,天下雄圖當年最服的人,也是雲輕鴻。雲輕鴻殘廢之後,他唏噓了沒一千遍,也有八百遍。

    「雲家主,族中剛發生大事,想必現在諸事纏身,我們折回來只為道別,就不叨擾了。雲家主的話,我會悉數帶到。他日若有暇,歡迎來我天下一族做客。」天下無敵一拱手,雖然他心中無限驚奇,但也沒有冒昧的去詢問雲輕鴻夫婦究竟是如何恢復的,以及是什麼時候恢復的。

    「一定!」雲輕鴻同樣微一拱手。

    「雲兄弟,大恩不言謝。」天下第一向雲澈用力一點頭。

    「天下兄弟客氣了,一個月後見。」雲澈笑著道:「另外,恕我多言,小妖后大典在即,到時候極有可能會捲起風浪,所以我認為,這段時間,並不是分心向赫連家族解決恩怨的時候,大局為重,私怨為次,十年不晚。」

    雲澈的話沒有讓兩人不悅,天下第一微一點頭,天下無敵更是露出讚賞的目光,低嘆道:「雲家主,你這義子,當真是非同尋常啊。」

    「告辭。」

    天下無敵和天下第一離去。今日雲家所發生的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瞞住,或許傍晚時分,就會傳的滿城風雨。淮王一直以來的野心,也將被很大程度的呈現到明面上來。這段時間,妖皇城將註定不平靜,十二守護家族,也都將進入極為緊張的狀態。

    一個月後的小妖后大典,已不再是單純的慶祝小妖后在位百年,而極有可能成為幻妖界未來命運的轉折點。

    兩人剛離開,送走慕雨白的雲蕭和慕雨柔返回。慕雨柔一進來,便直奔雲輕鴻身側,神色焦急的問道:「那枚家主令是怎麼回事?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家主令從何而來,雲輕鴻其實更想知道。他看向雲澈,道:「是澈兒交給我的。」

    「澈兒?」慕雨柔驚訝的回身,滿臉的難以置信。

    「澈兒,現在該把這枚家主令的事,告訴我了吧?這算是你之前的承諾。」雲輕鴻平和的說

    (本章未完,請翻頁)道,但微動的眸光,已彰顯著他的急切。因為這枚失卻了百年的家主令,當年遺失是,是在他的父親雲滄海的身上……作為雲家最重要之物,雲滄海從不離身!

    雲澈的嘴唇動了動,稍稍平穩了一下情緒,道:「我們進去說吧……我會把你們想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好!」雲輕鴻點頭,看雲澈的神情,他知道他即將說的話,一定非同小可。他帶起慕雨柔的手,走向室內。

    雲蕭快步來到雲澈身側,滿臉驚訝的道:「大哥,那枚家主令,真的是你交給爹的?」

    「嗯,」雲澈點頭:「它的來歷,我會毫無隱瞞的說出來的,畢竟,它本來就是雲家之物。」

    說完,他看了一眼雲蕭略微有些恍惚的神色,道:「雲蕭,還在想之前的事?」

    雲蕭低了低頭,一半感慨,一半自嘲:「我到現在都無法接受,我一直最敬重的雲心月,竟然會是……這樣的人……我剛才甚至還因為他,而質疑大哥你,我真是……太蠢了!」

    「這些年,我一直拚命的努力,希望可以多為爹娘做些什麼,但是,整個雲家險些陷入危難,我什麼都做不了,反而像個傻子一樣支持著那個差點害死家族的人……如果不是因為大哥你,都不知道今後的雲家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和大哥年齡相近,但是……但是我和大哥差的實在太遠太遠……我真是一點都沒用,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和大哥一樣。」

    雲澈停住了腳步,轉過身,拍了拍雲蕭的肩膀,鄭重道:「不要看低自己,這些年,你為了爹娘拚命修鍊,也為了爹娘竭力隱忍,有這份孝心,比什麼都重要,都珍貴。至於雲心月的事,那些活了幾百年的長老,活了近千年的太長老,不也全部蒙在鼓裡么?你這些妄自菲薄根本毫無必要。過於敏銳的警覺、預感和洞察力,並不是你這個年齡的人該有的東西。」

    「額,大哥你明明和我同齡……」

    「我不一樣。」雲澈搖了搖頭:「雲蕭,我寧願你一輩子保持現在的心性,一輩子像你自己所說的那樣『沒用』,也絕不願你經歷我所經歷的東西。」

    雲蕭愣愣的看著他,難以理解。

    他們的談話雖輕,但當然逃不過雲輕鴻的耳朵,聽著雲澈的話,他的腳步微微一頓,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情……是啊,二十二歲的年紀,卻有著與年齡全然不符的心性與洞察力,他無法想象他究竟經歷過什麼。

    「雲蕭,如果你真的想早的成長起來,今天,就是一個契機。」雲澈忽然道。

    雲蕭精神一震:「真的?什麼契機?什麼契機!」

    「命運,總是會和我們開著各種玩笑,有的玩笑善意,有的惡意,有的殘酷甚至惡毒。身為一個男人,想要真正的頂天立地,獨當一面,要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坦然面對命運的劇變!這需要足夠的胸懷和魄力,而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那麼,你的人生就會得以升華,擁有更多讓爹娘依靠,讓你的七妹依靠的力量。」

    「坦然……面對……」雲蕭依然有些發懵,但是雲澈說的這些話,他雖然還是不太懂,但感覺好厲害!

    「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就是對你的一個考驗。」雲澈正色

    (本章未完,請翻頁)說道:「讓我看看,我一輩子的好兄弟,是不是個頂天立地,不會被命運轉折輕易擊潰的男人!」

    雖然完全不知道雲澈所指的是什麼,但他的話,卻是激起了雲蕭的氣勢,他很用力的道:「我雲蕭的心境,才沒那麼薄弱!我就算比不上大哥,也絕不會讓大哥看不起!」

    「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們進去吧。」

    進到房內,房門關上,雲輕鴻拿出那枚紫光閃閃的家主令,感受著上面獨有的氣息,他壓抑著激動,帶著急切道:「澈兒,快告訴我,你究竟是從哪裡得到它的。」

    這個問題問出,雲輕鴻、慕雨柔、雲蕭都目光直直的看著他,緊張而急切的等待著他的回答。在他們的目光之下,雲澈卻沒有發聲,而是面向雲輕鴻和慕雨柔,緩緩的跪下……而且,是雙膝而跪。

    「澈兒,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慕雨柔一慌,連忙上前想要將他扶起。

    雲澈沒有起身,他抬起頭,看著他們……自己的親生父母,一點一點的,攤開了自己的手掌……

    「爹,娘……你們,還記得這個東西嗎?」

    雲澈的掌心之中,是一枚看上去有些陳舊的銅色吊墜。

    看到這枚吊墜的那一剎那,雲輕鴻和慕雨柔如同被天雷劈中,身軀驟然激震。慕雨柔忽如瘋了一般衝上去抓起雲澈手中的吊墜,將它捧起到眼前,雙手瘋狂的戰慄著:「輪迴鏡……是輪迴鏡……真的是輪迴鏡!!」

    平時說話輕柔似水的慕雨柔,此時發出的聲音卻是嘶啞顫抖的嚇人,雲蕭被嚇了一大跳,慌聲道:「娘,你……你怎麼了……」

    他轉頭看向雲輕鴻后,卻發現他整個面孔,都已完全的扭曲。

    「這枚輪迴鏡……你……你是從哪裡得來的……」睿智孤傲的雲輕鴻,短短的一句話,卻是說的無比之艱難,忽而,一個可能性在他腦中閃動,他的身體更加劇烈的顫抖起來:「難道……你……」

    雲澈沒有回答,他抬起自己的左臂,手臂之上,玄罡印記灼灼閃動。

    「啊!玄……玄罡!!」雲蕭失聲驚叫。雖然他沒有玄罡之力,但他在雲家二十多年,怎麼可能不認識這個東西。

    手中握著輪迴鏡,目光中是閃動的玄罡印記,慕雨柔呆了,她的雙手在顫動,嘴唇也在劇烈顫抖,卻是怎麼都發不出聲音,一瞬之間,她的兩隻眼眸被淚水完完全全的模糊,眼前一陣天旋地轉,身體直直的向後倒去。

    「娘!!」雲蕭慌忙向前將她扶住:「娘!你……你怎麼了?你不要嚇我。」

    雲輕鴻眼神獃滯,呼吸完全停止,他已經感覺不到了自己身體的存在,整個身體的熱血。在玄罡閃起的那一瞬全部湧上了頭頂,讓他眼前金星亂冒,幾乎要嘔血昏厥……

    雲澈眼神迷濛,輕輕的道:「十六歲前,我不姓雲,而是姓蕭,那時候,蕭澈是我的名字……我不是幻妖界的人,我成長的地方,是天玄大陸七國之一的蒼風國,一個叫流雲城的地方。我的養父,名為蕭鷹,我的爺爺,名為蕭烈。」

    ————————————————

    (本章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