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輕輕的話語,在雲輕鴻的耳邊卻是字字驚雷,他的上身劇烈的晃了晃,眼前一片模糊,大腦幾乎被瘋狂涌動的血液給衝擊到爆裂。

    “孩子……你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慕雨柔發出一聲啼血般的呼喊,掙脫雲蕭的攙扶,狠狠撲到雲澈的身上,死命的抱緊了他,嚎啕大哭起來,那雙抱着他的手臂收緊,再收緊……彷彿想要將他揉進自己的身體。那哭聲之哀傷,之淒厲,幾乎讓整個世界都變得悲慼。

    雲輕鴻向前伸出了手,卻是停在空中,他想說什麼,但卻感到嗓子裏似乎堵着什麼東西,他剛一開口,苦忍的眼淚就忍不住要洶涌而下……

    輪迴鏡,那是當年他們逃亡之時,戴在兒子脖頸上的東西,因爲他們乞求着這枚世代爲妖皇族守護,天玄大陸爭奪的聖物,可以顯露聖威,保護他們尚在襁褓中就只能隨着他們逃亡的兒子……那玄罡,更是鐵一般的證明……他所說的話……天玄大陸、蒼風國、流雲城、蕭鷹,更是他們唸叨了無數次的名字……這些名字,他在講述雲蕭身世時,曾經對雲澈提到過,但“蕭烈”這個名字,他絕對沒有提起……

    還有那與他年輕時相似的容貌,那種明明第一次見面,卻似曾相識的感覺……還有那種幾乎沒有理由,甚至無法抗拒的親近與信任感……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難怪他會想要來到雲家……難怪他拼了命,即使累到昏厥,也要醫好他們殘廢的身體……難怪他對他們夫妻那麼的好……難怪他不惜得罪那麼強大的敵人,也要平息雲家的禍患……難怪他要與雲蕭結拜……難怪他要提出不喊他們“義父義母”,而是“爹孃”……

    原來,他是他們的孩子……他們的親生兒子……老天將他們失卻了二十多年的親生兒子……送還到了他們的身邊……

    他早該想到……這個世界上,除了至親之人,誰會無理由的對一個人如此關切,如此不惜一切的好……但是,縱然心存着無數的疑惑,他又怎麼敢往這個美好到不敢碰觸的方向去想……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慕雨柔的聲音已經完全沙啞,痛哭到幾乎失魂……她不是一般的女子,她是世人仰視的帝君強者,是雲家的主母,她天資卓絕,身份尊貴,性情更絕非軟弱之人,當年,她甚至與丈夫一起,闖入人人談之色變的天玄大陸!這份魄力和堅決,整個幻妖界都難尋第二個。

    但今天,她卻是淚流成海。這些年,她在思子的折磨下也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淚……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可以讓這個連強闖天玄大陸都不懼的女子如此的脆弱,也只有一個人,能讓她流下如此多的眼淚……那就是她剛剛生下不久,便再也無法相見的兒子。

    雲澈胸前的衣服很快被淚水沾溼,那種溼潤的溫熱感直透他的心底,讓他的心臟陣陣發顫,他緩緩的擡起手,扶着她不斷抽動的肩膀,輕輕的道:“爹,娘,孩兒不孝……二十多年,都沒能陪在你們的身邊……”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說了短短的八個字,雲輕鴻已是咬牙哽咽,再也說不出話來。

    雲蕭呆呆的站在那裏,整個人已經完全懵掉,腦海之中,只剩下一個聲音在一次次的迴盪……大哥,是爹孃的兒子……是爹孃的親生兒子……

    那……我呢……我……果然不是爹孃……親生的嗎……

    這個事實,他其實早已知道,甚至整個妖皇城都知曉。無法使用玄罡之力,這是怎麼都無法辯駁的鐵證……但由於雲輕鴻和慕雨柔從未承認過,所以這個人人盡知的事實,在他心裏始終蒙着一層不想去揭開的紗……

    而如今,這最後的一層紗,也完完全全的揭開了……他的心緒完全混亂,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自己還應不應該繼續站在這裏……而這時,他的腦中忽然迴盪起雲澈之前所對他說的話……

    “原來,這就是大哥所要我面對的……命運轉折。”他輕輕呢喃。

    雲澈的話,讓慕雨柔頓時哭的更加大聲。這些年,她承受的不僅僅是失子之痛,還有愧疚的折磨。當年是因爲他們,兒子剛出生,便只能跟着他們逃亡,甚至在她腹中時便身中寒毒,爲除寒毒,玄脈盡毀,一生盡廢,那時,她便已是痛不欲生,愧疚到極點,想的都是若能逃出生天,一定用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去補償,呵護保護他。但,他們最終回到了幻妖界,兒子卻留在了無法回去的天玄大陸,讓她連陪伴和哺育都不能……

    如今,她的孩子回來了,如夢幻一般的回到了她的身邊,他沒有怨恨,沒有半句怨言,他治癒了她的身體,讓她得以重生,他爲雲家剷除禍患……甚至跪在他們面前,說着自己“不孝”……

    自己的兒子不但回來了,而且是那麼的優秀,還那麼的善良……

    這二十二年,她不知多少次的咒罵過老天,不知多少次的怨恨過命運。而此時,她幾乎在用着自己所有的心念與虔誠去感激着上蒼……

    雲澈本以爲有着兩個月的緩衝,自己可以做到足夠鎮定,但淹沒在母親的懷抱,聽着母親的哭聲,感受着母親讓他流瀉的眼淚,他的眼睛依舊完全的溼潤。她抱的很緊,又很溫暖,在這種溫暖之中,在水霧凝成眼角的一滴淚液時,一種軟弱的感覺,在他心間慢慢的升起……

    這些年,他承受太多的苦難,經歷過太多的波折甚至生死,他的意志早已如鐵打般堅韌。他流過的血,比他流過的淚多上千萬倍,他曾經一個人面對過一個龐大家族,曾經一個人面對過一個帝國,甚至一個人面對過整個大陸……即使他被逼迫在生死邊緣,依然會倔強的仰起頭,帶血的嘴角凝着絕不屈服的冷笑……

    但這一刻,那種軟弱的感覺竟是那麼的清晰和不可抗拒,讓他有一種忍不住想要放聲大哭的衝動……

    他知道,因爲這是在母親的懷中。

    整整兩世,直到今天,他才知道什麼是母親的懷抱……他終於不再是一個無父無母,只有遍體沙塵和枯血的無根遊子……

    ————————————

    時間彷彿變得很緩慢,沒有人來打擾他們一家的團聚,整個天地之間似乎再也沒有了其他。

    雲輕鴻畢竟是雲輕鴻,不知何時,他總算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默默的看着擁抱在一起的母子,時而微笑,時而閉目,終於,慕雨柔已經徹底嘶啞的哭泣聲總算停了下來,他微舒一口氣,用盡可能輕鬆的語氣道:“雨柔,老天把我們的孩子送回來了,這是天大的喜事,你看你哭的,把澈兒和蕭兒都嚇壞了。”

    慕雨柔擡起頭,整張臉已完全被淚水染花,她輕輕的抽泣,雙手捧着雲澈的臉,輕柔的動作,如同在捧着易碎的珠寶,她迷濛着眼眸,輕輕呢喃:“真好……這是我的兒子……澈兒……我的兒子……”

    她的身體簌簌顫抖,把自己的臉貼在兒子的臉龐上,雖然極力不讓自己再哭出聲音,但眼中的珠淚卻依然滾滾而落,怎麼都無法停止……抱着兒子的雙手也怎麼都不願鬆開,彷彿生怕一鬆手,他便又會從自己的世界裏消失。

    她此時的樣子,還哪有半點平日裏高貴淡雅的儀態。

    雲輕鴻向前一步,把手按在了雲澈的肩膀上,他面帶微笑,一開口,卻是凝噎住,又過了好一會兒,才笑中帶着微顫,輕輕的道:“澈兒,歡迎你回家……我們已經在夢裏,等了你很久很久……”

    雲澈悄然散去眼角的淚痕,擡起頭,輕聲道:“爹,娘,對不起,孩兒回來晚了,讓爹孃受了這麼多年的苦。”

    “不晚。”雲輕鴻微笑着搖頭:“回來就好。”

    眼前這個優秀到讓他驚歎,讓慕雨白甚至不惜自降輩分也要拜把子的人,竟然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那種驕傲、喜悅、滿足……強烈到無法形容,他甚至覺得就算要自己用死亡來交換此刻的真實,他都會含笑而去。

    “雨柔,我們的兒子已經回來了,而且已經這麼大,不會再跑掉了,你還要抱到什麼時候。”雲輕鴻愛憐的拍了拍妻子的後背:“難不成你想讓兒子一回來,就跪在那裏一下午嗎?”

    雲輕鴻最後一句話瞬間見效,看着雲澈一動不動了半天的跪姿,慕雨柔頓時自責心疼的差點又掉下淚來,連忙抹着眼淚,伸手把雲澈扶起:“澈兒,快起來,地上涼……都怪娘,都忘了你還跪在地上。”

    雲澈在慕雨柔輕柔的攙扶下站起,他搖搖頭,道:“沒關係的娘,我這些年沒在你們身邊,欠你們的跪拜,就是跪上三天三夜都補不回來。”

    這份骨肉相連的親情太過珍貴,太過溫暖,他願意用自己最乖巧的一面,讓他們欣慰和喜悅。身側,雲蕭猶猶豫豫了好一會兒,有些怯怯的向前,道:“爹,娘,大哥,恭……恭喜你們終於一家團圓……”

    “不是你們一家,是我們一家團圓!”雲澈一把拉過雲蕭:“你這話說的,就像我們不是一家人了一樣。”

    “可是,我……我……”雲蕭輕輕咬了咬嘴脣,一陣失措後,面向雲輕鴻和慕雨柔,低下頭,失魂落魄的道:“我……我……我以後,還可以……喊你們……爹孃嗎?”

    他的話,讓雲輕鴻夫婦微微錯愕,然後同時而笑,慕雨柔柔聲道:“傻孩子,你一直都是爹孃的蕭兒,是我們看着長大,最疼愛的兒子,又怎麼會不能喊我們爹孃呢?”

    “喂,雲蕭!你這是什麼情況?我們可是結拜兄弟!”雲澈一拍雲蕭的腦袋:“我們結拜的時候可是發過誓的,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兄弟,你的爹孃就是我的爹孃,我的爹孃就是你的爹孃。這才兩個月,你就不認我這個大哥了?”

    “不是……我……”雲蕭擺手,眼神一陣迷濛,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雲澈爲什麼要和他結拜兄弟……因爲彼此的爹孃,便是自己的爹孃……這是不可以違背的誓言。甚至,他直到兩個月後才與父母相認,也是爲了他……只是爲了他……

    一股帶着太多感動的暖流在他的身體裏蔓延,雲蕭擡起頭來,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對不起,爹,娘,大哥,是我想的太多了。最疼愛我的爹孃找到了另一個兒子,我最敬重的大哥找到了親生的父母,我應該是最高興的人才對!爹,娘,大哥……恭喜我們一家團圓!”

    雲輕鴻和慕雨柔相視而笑,雲澈更是大笑一聲,眼淚和悲慼之後,呈現在他們臉上的,唯有發自肺腑的暖笑。

    ————————————

    【第二遍檢查的時候,發現文中的“無根遊子”被寫成了“無根柚子”……愣是把我自己笑趴在廁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