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澈兒,快坐下……」

    慕雨柔把雲澈按坐在木椅上,臉若帶雨梨花,雙手兀自在輕輕發顫,她看著就在自己眼前的兒子,目光怎麼都不捨得移開哪怕一瞬。

    手中,還握著那枚輪迴鏡,雲澈的手臂上,玄罡的印記還在微微閃爍,還有視線中和雲輕鴻年輕時有七分相像的面孔,還有那種清晰到猶若實質的血脈悸動……這是她的兒子……她親生的兒子。

    「澈兒……我的孩子……」慕雨柔輕輕呢喃,又一次的凝噎:「我真的……不是在做夢……」

    他們已相處兩個多月,雲澈平時也是以「娘」來稱呼他,但她此時面對雲澈,卻是截然不同的心境和情感。雲澈張了張口,輕聲道:「娘,對不起……我在第一次見到你們的時候,就知道你們是我的親生父母,但是……我直到今天,才和你們相認。」

    慕雨柔緩緩的搖頭,這些,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此時此刻,世間的一切事物對她而言都不重要。她感覺到此生所有的驚喜和幸福加起來,也比不上此刻,她輕輕的道:「夫君,你看我們的孩子,長的多好看,比你年輕的時候還要好看,都不知要吸引多少的女孩子,還那麼的乖巧、懂事、善良……二十多年,我們非但沒有盡到一天做父母的責≮±任,還讓他一出生,就受盡苦難和流離,我們的兒子卻一點都不怪我們……一點都不怪……」

    「而且,他的氣魄和智慧,要遠勝我當年,他的醫術,更是天下無雙,他才回來兩個月,便讓我們脫離深淵,讓你那誰都不服的大哥爭著要拜把子,讓淮王處心積慮的謀划毀於一旦,讓我們雲家重現希望……這是我們的兒子啊。」雲輕鴻仰頭說道,聲音中帶著太多的激動和驕傲。

    「我們的兒子……」慕雨柔一手撫著雲澈的臉頰,一手捂著嘴唇,大哭之後,她想要堅強起來,不讓剛剛回來的兒子只能看到自己的眼淚,但她一次次的努力,卻是怎麼都無法止住,她夢囈般的道:「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再也見不到……蒼天有眼……」

    雲澈伸手,輕輕的擦拭著母親臉上的眼珠:「娘,不哭了,我們一家已經團聚,你們也都恢復如初,所有的苦難都已經過去了。」

    「嗯……娘不哭……不哭……娘只是……太高興了……」慕雨柔點頭,伸手努力拭去著臉上的淚痕。但她流的眼淚太多,擦拭了好久,依然溫濕一片。

    「澈兒,」雲輕鴻輕舒一口氣,緩聲道:「這些年,你都是怎麼過來的?又是怎麼從遙遠的天玄大陸,找到了這裡?」

    雲輕鴻的問話,重重的觸動了慕雨柔的心弦,她一把抓住雲澈的手,急切的道:「對……澈兒,你這些年過的好不好?有沒有吃了很多苦?」

    慕雨柔此時一顆心全部系在兒子身上,根本想不到太多。但云輕鴻卻是知道,以雲澈那和年齡完全不符的心性,他受到的,又豈止是「很多苦」,沒有常人所難以承受的磨難,又怎麼會擁有常人所無法擁有的心性、膽識與能力。

    雲澈微笑著道:「我這些年的事,一定都會詳細的講述給爹娘聽。不過在這之前……」他伸手拉過雲蕭,道:「爹,娘,到了現在,也是時候告訴你們的另一個兒子他的身世了。雲蕭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早已是個頂天立地的真男人,他也有權利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了。」

    雲蕭短暫發怔,然後眼眸一清,很是堅決的點頭:「爹,娘,請把我的身世告訴我吧,我想知道我來自哪裡,親生父母又是誰。請爹娘放心,雖然,我不是你們親生,但是,這些年你們對我的養育,對我的疼愛不是假的。將來,無論我是否認祖歸宗,找到親生父母,你們都是我的爹娘,一輩子都是。」

    之前,雲蕭還有著迷茫、彷徨、悵然若失,但在說出這些話后,他發現心中所有的忐忑和失落一下子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唯有坦然和輕鬆,還有對於他們一家團聚的那種發自內心的高興。

    雖不是爹娘親生,但這些年,他們對自己視若己出,無微不至,單單是這份養育之恩,已是終生難報,大哥救自己性命,對自己一次次的幫助和指引,甚至為了照顧自己的感受,而讓這一家團聚延後了整整兩個月……

    雖非血親,但他們對自己,都是發自內心的好,自己究竟還有什麼失落和看不開的。自己最敬愛的爹娘找到了牽挂這麼多年的兒子,自己當然要為爹娘高興,最敬重的大哥和父母團聚,自己當然要為大哥高興……

    這一刻,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彷彿一下子長大了,就像是雲澈所描述的那種……心靈上的升華。

    雲輕鴻和慕雨柔對視一眼,喜悅而欣慰的笑了。雲輕鴻點頭:「好!好孩子。蕭兒,你的親生父親和我本就是結拜兄弟,更是我今生唯一的知己,你和澈兒又是爸義結金蘭,我們兩家,本就早已是一家人。」

    「啊……」雲蕭嘴巴張開:「爹和我的親生父親……早就認識?」

    「嗯。」雲輕鴻點頭,然後拉起雲蕭的手臂:「蕭兒,你坐下,我和你娘,今天就把你的身世,詳細的告訴你。」

    並不寬敞的房間里,四人相對而坐,無論對於雲輕鴻、慕雨柔,還是雲澈,「家」的感覺,從未像現在這一刻那般清晰。雲輕鴻帶著深深的感懷和感激,向雲蕭講述起他們夫妻在天玄大陸的那三年,尤其他和蕭鷹的相遇,相知,意氣相投,義結金蘭……一直到他為他們夫妻規劃出了讓他們得以活命的逃生之路,並悄然將自己的兒子,與他們的兒子進行交換……

    雲蕭一直默默的聽著,在雲輕鴻講述完一切后,他久久發獃,隨之,他失神的自言自語:「原來……我的故鄉……真的在天玄大陸……」

    「天玄大陸並沒有幻妖界所傳的那般險惡,險惡的,只是那一部分人而已。相比之下,天玄大陸和幻妖界最大的不同,基本就是種族分佈了,那是一個以人與獸為主的世界,很少有妖的出現。」雲澈說道。在幻妖界,天玄大陸是個被妖魔化的地方,他不想雲蕭因此而對天玄大陸產生不必要的偏見甚至抵觸。

    「嗯……」雲蕭緩緩點頭,神色依然有些迷濛,這些東西,他需要足夠的時間去接受和消化:「蕭……原來我姓蕭……怪不得……爹娘要給我起名雲蕭……」

    「呵呵,因為我們一直想著有一天,可以讓你回到天玄大陸去認祖歸宗。」雲輕鴻微笑著道。

    「大哥,我的親生父母……他們現在還好嗎?是不是還住在那個叫……叫流雲城的地方?」雲蕭眼神朦朧的問道。

    雖然,雲澈早就知道這是個必然會被問到的問題,也有了足夠的準備。但在雲蕭就這麼問出時,他的表情依然瞬間凝固,久久失聲。

    雲澈的神情,讓雲輕鴻頓時臉色微變,再想到雲澈這些年必定受到諸多磨難,心中更是一緊,他一把抓住雲澈肩膀,直視著他道:「蕭鷹現在怎麼樣?在那個流雲城,蕭家也是屈指可數,他肯定……活的很逍遙吧?」

    雲澈重重的舒了一口氣,他沒有直接回答雲輕鴻,而是看著雲蕭,鄭重的道:「雲蕭,記住我之前說的話,一個真正的男人,要坦然面對一切命運的捉弄,這個世界上的事,無論悲喜,既已發生,都唯有接受和面對……而至於如何接受,如何面對,便是考驗一個人的時候。」

    雲蕭看著雲澈,雙手悄然的攥緊了一起,過了好一會兒,他的眼神才變得堅毅:「大哥,你說……無論什麼結果,我都會坦然接受。」

    雲澈點頭,然後閉上眼睛,緩緩的說道:「蕭叔叔他……在二十二年前,就已經死了。」

    雲輕鴻「呼」的站了起來,一張臉一瞬間變得蒼白如紙。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事可以讓他有如此劇烈的反應……但蕭鷹,是他這輩子唯一的結拜兄弟,唯一真正的知己,更是對他恩重如山的人,當年若不是他,他們夫妻根本不可能活著回到幻妖界。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他竟然已經……死了……二十二年前……就已經死了……

    而那個時間……難道……難道……

    「他……他……他是怎麼死的?怎麼死的?」雲輕鴻顫抖著聲音道。

    雲澈沒有隱瞞和猶豫,直接說道:「二十二年前,爹娘逃離流雲城后不久,追殺爹娘的那些賊人不知從哪裡得知你們和蕭叔叔有過接觸,便找到了蕭叔叔,向他逼問你們的下落,蕭叔叔寧死不說,於是……於是……」

    雲輕鴻的身體猛的一晃。

    「蕭叔叔死後,他的妻子也很快殉情而去,祖母悲傷過度,憂鬱成疾,在生下比我還小一歲的小姑媽后,也離世了,我甚至都來不及去看清他們長的生命樣子……是爺爺一個人,把我和小姑媽帶大……」

    「……」雲輕鴻的嘴唇顫抖,雙目發凸,全身忽然劇烈搖晃,一口鮮血猛然噴出,整個人向後重重倒去。

    「啊……夫君!」

    「爹!!」

    慕雨柔和雲澈齊聲驚呼,慌忙上前扶住雲輕鴻的身體,雲輕鴻嘴角翕動,猩紅的血跡觸目驚心,他雙目無神的看著上空,兩行虎淚直直而落:「是我……是我害死了蕭兄弟……是我害死了他們一家……是我……是我……害的他們……」

    「蕭兄弟對我恩重如山……我卻害的他……家破人亡……」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