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輕鴻的反應,比雲澈預料的還要劇烈。對於雲輕鴻這樣的人來說,泰山崩於前可以面不改色,但「情義」二字,卻是比性命還要看重的東西。他如何能接受救了自己一家,今生最好的兄弟,卻因自己而死,連整個家都崩塌的事實……

    慕雨柔扶著雲輕鴻,她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她清楚這件事對他的打擊會是沉重到何種程度,她沒有勸慰,陪著他一起默然流淚。

    雲澈勸慰道:「爹,蕭叔叔已經在二十二年前西去極樂,現在,也說不定早已再世為人,擁有比上輩子更完美的人生,你不要再自責難過了。你是雲家之主,整個家族的支柱,是我和雲蕭的父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可以把你擊倒。」

    「我沒事……沒事……沒事……沒事……」

    雲輕鴻一連說了四個「沒事」,目無焦距,臉色依舊煞白,又哪有半點「沒事」的樣子。雲蕭咬了咬嘴唇,上前大聲道:「爹,你不要這樣。這並不是你的錯,而且……而且我的親生父親和你是好兄弟,就算真的是因救你而死,也一定死的沒有悔恨和不甘。我相信,如果當年逃亡的是我的親生父親,你就算知道後果,也一定會做出一樣的選擇……所以,爹,你不要自責了,這是我親生父親自己的選擇,他不會怪你,也沒有人會怪你的……爹你好好的活著,好好的對待自己,才會更讓我的生父在天之靈安心……」

    蕭鷹雖然是雲蕭的生父,但,他畢竟是雲蕭從未見過,也從未曾出現在他記憶里的名字,甚至他直到今天,才知道這一個人的存在,所以,對於親生父親,除了血脈聯繫,他並沒有實質的感情,聽到他已不在人世,除了血脈深處那一剎那鑽心的疼痛和空蕩,卻也並沒有太多的悲傷感,至少不像雲輕鴻那般如聞天雷……而雲輕鴻,卻是對他有著二十多年的養育之恩。

    雲澈倒是沒想到雲蕭的情緒不但沒有失控,反而反過來安慰雲輕鴻。而對於雲輕鴻而言,雲蕭的安慰勝過他人的千言萬語,因為雲蕭是蕭鷹的後人,是他血脈的延續,他對於蕭鷹的無盡感激和自責,可以報答和寄托在他的身上,而來自雲蕭的安慰,給予他的,近似於蕭家的寬恕……

    雲輕鴻的眸光逐漸恢復清明,他怔怔的看著雲蕭,然後猛的伸出雙手,抓住了雲蕭的肩膀:「蕭兒,你真的……不怪我嗎?是我,讓你沒有了親生父母……」

    「不怪。」雲蕭沒有任何猶豫的搖頭:「而且,我雖然失去了親生父母,但是,上天不是又彌補給了我最疼愛我的爹娘么……我對爹娘,只有敬重和感激,怎麼會怪你們……我的親生父母在天有靈,也一定不會怪你們,相反,用自己的性命救了自己的好兄弟,那應該也是一種滿足和幸福吧。就好比……如果有一天,大哥遇到危險,而我的命可以救大哥,我也一定無怨無悔……」

    「雲蕭……」雲澈低念一聲。

    「好……好孩子!」雲輕鴻重重的拍了一下雲蕭的肩膀,仰起頭,忽然一聲大笑:「哈哈哈哈……不愧是我雲輕鴻的兒子,不愧是蕭鷹的兒子!蕭兄弟,你在天有靈,看到自己有這樣一個兒子,也一定會暢快大笑吧……蕭兄弟,你的兒子,就是我的兒子!你儘管放心,我雲輕鴻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絕不會允許任何人欺凌我們共同的兒子!」

    「蕭兒,謝謝你。」慕雨柔輕聲道。她知道如果沒有雲蕭的這些話,視情義重過生命的雲輕鴻,一定難以短時間內接受這一切。

    「澈兒,撫養你長大的蕭爺爺,他現在還好嗎?」雲輕鴻問道。

    「爺爺他很好,現在很健康。」雲澈的眼中閃過感傷:「只是這些年,他過的很苦。喪子之痛,失妻之悲……他還要承受下著一切,撫養我和小姑媽長大,而且,我從小玄脈盡廢,無法修玄,成為家族,乃至整個流雲城的笑柄,也讓爺爺受盡了嘲諷,在蕭家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但是,背負著這所有的一切,爺爺對我這個『罪魁禍首』從沒有半點的怨恨,而是給了我和小姑媽一樣的疼愛,看著我成長,為我遮風擋雨,教我做人的道理,一次次安慰受到嘲笑和欺凌的我……他一邊苦苦尋找著當年害死蕭叔叔的兇手,又一邊不知多少次的尋找可能醫好我玄脈的名醫奇葯……」

    能培養出蕭鷹這樣的兒子,必然是個很偉大不凡的父親,這一點,雲輕鴻毫不懷疑。他深深唏噓,道:「澈兒,蕭家的大恩,我們一家要一輩子銘記在心,沒齒不忘!撫養你長大的蕭爺爺……就是你一輩子的親爺爺!將來,無論你到達了怎樣的高度,獲得了多麼矚目的成就,這些,你都不可能忘!」

    「嗯!」雲澈重重的點頭,他轉向雲蕭道:「雲蕭,雖然你的親生父母已經不在,但你還有一個爺爺在這世上。他是個很慈愛,很偉大的爺爺。前些年,在我有所成就之後,他安心了,卻也萌生了死志,直到我告訴他你可能還在這個世上,他才有了期望,湮滅了死志。如果哪一天有辦法回到天玄大陸的話,我一定要帶你一起回去,爺爺他見了你,一定會無比高興……你還有一個小姑媽,雖然她的年紀比你還小一歲,但卻是親小姑媽,她很俏皮,很善良,你見了她,一定會慶幸有這樣一個親人……還有,你還有一個指腹為婚的……額……」

    「指腹為婚?」雲蕭瞪了瞪眼。

    雲澈說的有些激動,愣是順口把實則屬於雲蕭和夏傾月的那樁「娃娃親」都給帶了出來,一出口,他便傻了眼,面對雲蕭那無辜的目光,他只好訕訕的笑了笑,道:「那個,爹,娘,有一件事忘了告訴你們,我在天玄大陸的時候,已經成婚了。」

    而且還成婚了兩次!

    「哦?」雲輕鴻的臉上露出笑意。

    「真的?」慕雨柔一聲驚呼,神情又是激動,又是緊張:「這麼說,我已經有兒媳婦了?那……她今年多大,是誰家的女兒?長的好不好看?脾性乖不乖巧?對你好不好?」

    慕雨柔一連串問題問下來,雲澈抓了抓頭,有些尷尬的道:「我在十六歲那年就成婚了,而且……其實……我娶的那個人,是她的父親,和蕭叔叔,在她和雲蕭出生之前指腹為婚的,結果……就……被我娶了。」

    若非當年之事,與夏傾月成婚的,應該是雲蕭。雲澈當時雖全然不知情,但畢竟在事實上是搶了雲蕭的未婚妻,他微帶忐忑的道:「雲蕭,你不會怪我搶了你的……呃,娃娃親吧?」

    雲蕭一愣,終於明白了過來,然後連忙擺手,臉上甚至露出了些許慌亂:「不不不……不會不會不會!絕對不會!我已經有七妹了……大哥娶了好,大哥娶了好。」

    看雲蕭的樣子,居然還有些慶幸,說完,他還壓低聲音,在雲澈耳邊道:「大哥,這個……我還有這麼個未婚妻的事,你可千萬不要和七妹說。不然的話……她說不定會生氣。」

    「哦!一定不說。」雲澈連忙道……白虛驚了一場。

    「話說……我的那個娃娃親……哦不不不,是嫂子,叫什麼名字?長的好不好看?」雲蕭小心翼翼的問道。雲蕭雖然對其他女人絕對沒有想法,但對於「娃娃親」這種東西,是個人就會有種按捺不住的好奇。

    雲澈捏了捏下巴,道:「她的名字叫夏傾月,和我們同歲。長的還是挺好看的,就是性子有點淡,最大的追求就是玄力,除了修鍊,對其他的事都不怎麼感興趣。和我成婚後沒幾天,就入了師門,之後的幾年,我和她也沒見過幾次。至於現在嘛,估計把我忘了都說不定。」

    「哦!」雲蕭點頭,腦中頓時勾勒出一個眼睛無神,面容僵硬,表情冷淡的女人形象……一邊想著,他默默的縮了縮脖子,心中大出一口氣……呼!還好被大哥娶了。要是真娶了這樣的女人,不要無趣死。還是七妹最好,聲音那麼可愛,眼睛那麼可愛,脾氣那麼可愛,生起氣來都那麼可愛……

    嗯?長的挺好看?再好看能有我家七妹好看么……雲蕭很堅定的想到。

    「能讓蕭鷹願意與之指腹為婚的人,絕不會差。」慕雨柔的眼眸又朦朧起來:「沒想到,我的兒子竟已經成家了。」

    雲澈動了動嘴唇,但終於還是沒有把自己其實有兩個老婆的事說出來。另外,他和老婆之外的另一個女子有一個孩子的事同樣無法說出,因為那隻會讓他們徒增牽挂。

    「澈兒,你的玄脈是怎麼回事?是誰給醫好的?」雲輕鴻問出了心中盤踞已久的疑惑。

    雲澈回答道:「我有過兩個師父,一位,教會了我醫術,一個,在我十六歲那年為我重鑄了玄脈,指引我修鍊和歷練。」

    雲輕鴻劇烈動容:「你才二十二歲的年紀,醫術卻要遠遠超越幻妖界的第一神醫……你十六歲重鑄玄脈,那麼也才修玄六年,六年修鍊,天玄境界的玄力,卻可以輕鬆擊敗初期霸皇。你的這兩個師父,必定都是曠世奇人。」

    他的醫聖師父,的確是個曠世奇人。

    但至於茉莉……

    那根本就是個無法理解的怪物!

    ——————————

    【今天在某網站首頁一眼看到一個新聞:「火星一較大衛星正被撕裂,最終或撞向火星」,嚇得我出了一身冷汗,現在還沒緩過來……】

    【等等!這章我怎麼感覺好像沒寫什麼東西……怎麼就結束了!?莫非我穿越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