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之前聽雲輕鴻說起當年的事,曾聽他清楚的提到過小妖皇是在和小妖后成婚後的當夜消失……當時他還覺得奇怪,小妖皇就算是救父心切,心有不甘,晚上個三兩天能死啊,非得在這麼重要的時刻跑去天玄大陸送死。

    現在他頓時想明白了,父親生死不明無心成婚估計只是個藉口,跑路纔是真的!

    要是我攤上這麼個聽着都嚇人的女人,我也絕對跑路啊!

    嗯?不對!小妖皇是何等人物,他可是妖皇的繼承者,幻妖界之主啊,如此身份,整個幻妖界的女人還不是任他挑選,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爲什麼要找這麼一個聽上去像是陰屍厲鬼一樣可怕的女人當妖后……難道是這個小妖后家世驚人?那也說不過去,在幻妖界,什麼家世能壓過幻妖王族……何況小妖皇還是幻妖王族的一把手!怎麼想都不應該在這種事上委屈了自己。

    “蕭雲,這個小妖后到底是什麼出身?爲什麼小妖皇當年會娶她爲後呢?”雲澈問了心中的疑問。

    “呃,因爲小妖皇只能娶她啊。”

    蕭雲的回答讓雲蕭一陣錯愕:“只能娶她?這話怎麼說?”

    “大哥你竟然不知道……哦!”蕭雲忽然反應過來:“對了對了!我又給下意識的忘記了,大哥你是來自天玄大陸。嘿嘿,在我們幻妖界,是不可能有人問這樣的問題的。”

    蕭雲開始解釋道:“妖皇可以納多個妃子,但妖后的人選,卻是固定的。因爲妖皇一脈必須保持血脈的絕對完整完美,所以妖皇娶的妖后,也必須擁有最純淨的妖皇血脈,他們的後代,也纔會繼續擁有最完整的妖皇血脈,從而繼任妖皇之位。這是妖皇一脈絕不可違背的基本原則。”

    “至於和其他妃子生的孩子,則會予以封王,可以與外族通婚,但絕不可繼承皇位。不過,聽父親說,妖皇一脈一直也有意識的不願讓血脈外流,所以近幾千年來,先妖皇們都很少娶妖后之外的妃子,即使娶了,也都刻意的不與之生下孩子。所以到了現在,幻妖王族已經沒有了親王,今天所見到的輝夜郡王,還有他的父親淮郡王,就算是距離妖皇一脈最近的封王了,他們血脈中的妖皇之血,其實已經很淡了。”

    蕭雲的解釋算是足夠清楚了,但卻聽的雲澈一陣瞠目,他試探着道:“如果我所知道的東西沒錯的話,妖皇血脈,似乎只有一脈而已。這一脈要世代保持最純淨的妖皇血脈,妖后也必須是純淨的妖皇血脈,難道說……小妖皇和小妖后是……是……”

    “哦,小妖后是小妖皇的姐姐啊。”蕭雲很隨意的道。

    雲澈:“!@#¥%……”

    “呃?大哥,你怎麼了?你的臉色……忽然變得好奇怪?”蕭雲很是不解的看着雲澈那抽搐的表情。

    “……妖皇一脈……歷代都是如此?”雲澈說話的時候,牙縫裏都有些漏風。

    “對啊。”蕭雲點頭,一副理所當然,再正常不過的表情:“每一代的妖皇妖后,都會生下一子一女,然後這一子一女便是下一代的妖皇妖后。還有很多的家族也是這樣,尤其是擁有可傳承血脈力量的家族,爲了不讓獨有的血脈之力外流,都絕不允許和族外人通婚,家主一系的後代血脈更是不能出現混雜,那可是一族最最最大的忌諱……我們雲家還好啦,玄罡之力男子可傳給下一代,但女性就不行,所以我們雲家的女子可以外嫁他族,但男性不可以脫離雲家入贅他族的。”

    雲澈直勾勾的盯了蕭雲好一會兒,然後才緩緩的道:“在天玄大陸,近親,是不能成婚的。”

    “爲什麼?”蕭雲瞪大了眼睛:“和自己血脈最相近的人成婚,可以讓後代的血脈也最爲純正,天玄大陸那邊也……也太奇怪了吧!”

    在天玄大陸那邊的人看來,奇怪的是你們纔對……雲澈齜着牙想到。這就叫文化差異,沒錯,**裸的文化差異啊!

    難怪小妖皇會娶聽上去都嚇人的小妖后,原來是別無選擇啊!

    看來當這幻妖之皇,也是不容易啊。

    “現在小妖皇死了,整個幻妖界擁有純正血脈的,也就剩下小妖后了。小妖后不可能一個人孕育後代……也就是說,從小妖后的下一代.開始,就再也沒有純正的妖皇血脈了。”雲澈沉吟着道:“再加上小妖后女人的身份,也難怪那些王要產生異心,連一些守護家族都開始搖擺了。”

    “嗯,就是這樣。”蕭雲深以爲然的點頭:“爹說,這是妖皇一族萬年以來,所面對過的最大的危機。”

    “這小妖皇也着實過於衝動了。他急於救父,並奪回妖皇璽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他也該知道自己的性命安危關係的是整個妖皇一族的傳承和未來!他若死了,幻妖界將再也沒有了純淨的妖皇血脈。妖皇死在天玄大陸,我爺爺和雲家十大強大也葬送那裏,他不會不清楚自己隻身一人前往天玄大陸,根本就是送死……就算真的要送死,他至少也該等到和小妖后生育一對子女後……與其說衝動,倒不如說……實在是有些蠢了!”

    說到這裏,雲澈的眉頭忽然猛的一挑。

    等等!!

    自己一個剛到幻妖界不久的,都能隨隨便便的想要這個極其嚴重,而且絕對無法挽回的後果,小妖皇會想不到?而且小妖皇身爲妖皇血脈的繼承者,自然要比任何人都重視自己一脈的傳承……那是比他自己,比他父皇的性命還要重要千萬倍的東西……

    那他爲什麼還要去愚蠢的送死?

    一個可能性瞬間閃過雲澈的腦際……難道小妖皇前往天玄大陸,是有別的隱情?

    亦或者……他根本不是死在天玄大陸!?幻妖界衆所周知的一切,僅僅是有人爲了隱瞞真相而做出的假象?

    畢竟,小妖皇是新婚之夜“消失”,並留下文字告知自己去了天玄大陸,卻沒有人親眼目睹他去天玄大陸之時的情景,甚至沒有人親眼目睹他到底去沒去……如果小妖皇不是個十足的蠢貨的話,那麼其中,極有可能有着什麼隱情……或者陰謀。

    雲澈眉頭緊擰,回憶回到了當初在天劍山莊時,那時,凌坤爲了言語刺激爺爺雲滄海,好像提到過小妖皇……

    雲澈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回憶着那時凌坤所說的話……

    “……我不妨再告訴你一次,你們的妖皇早就已經死了,死在我天威劍域的劍主和日月神宮的天君手下……你們可憐的小妖皇纔剛剛繼位,就不自量力的要爲父報仇,嘖嘖……死的那叫一個悽慘,現在整個幻妖界就靠一個小妖后支撐局面……”

    雲澈:“……”

    雲澈的記憶力極強,他全力回想之下,可以確認自己不會漏掉聲音裏的任何一個字……凌坤提到小妖皇慘死……但卻並沒有提到是死在哪裏,又或者是怎麼死的……至少沒說過是死在天玄大陸。

    蕭雲沒有看到雲澈忽然間的臉色變化,他點點頭道:“小妖皇的確是太沖動了,據說他大婚那天,喝了很多的酒,而且他並沒有用玄力去化解酒意,所以酒後失了理智,才做出那麼衝動的事……也可能,嘿嘿,是新婚之夜不知道怎麼面對小妖后吧。我聽爹說過,小妖皇可是很怕小妖后的。”

    “怕?”

    “準確的說,是又敬又怕吧。”蕭雲說道:“聽爹說,小妖皇是個很傲氣張揚,也很真性情的人,一生下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連先妖皇都管不住他,但他惟獨怕他的姐姐……哦,也就是小妖后。小妖后的玄力修爲一直都壓過他,而且從小就是個非常強勢的人,每次小妖皇不聽話,她都是一頓暴打,打的小妖皇服服帖帖。小妖皇見了先妖皇,都是飛揚跋扈,但見了小妖后,從來都是服服帖帖,大氣都不敢喘,包括我們的爹也是,在小妖后面前都是老老實實……我有一次聽娘說,當年,爹和小妖皇一時興起去了一趟塞北,一個月毫無音訊,回來之後,小妖皇被小妖后暴打了一頓……順帶把爹也狠揍了一頓,打斷三十多根骨頭,在牀上躺了半個月……”

    “……這麼……狠!”雲澈直聽的心驚肉跳。

    “不過,小妖后雖然一直很強勢,但個性並不極端,而且是個讓人無法不敬重歎服的人,她二十多歲的時候,就開始接手幻妖王族的大事,而且幾乎所有事,都會處理的天衣無縫,連十二守護家族的家主都對她很是敬重……直到先妖皇死訊傳來,小妖皇又去了之後,她才性情大變,她的氣場、眼神、手段,都變得很可怕,只要她一出現,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蟬,而且好像這一百多年來,她都從未再笑過。”

    剛死了父親,又掛了弟弟……嗯,還是丈夫,不怨氣、恨氣沖天纔怪!雲澈想了想,道:“也難怪。親人懼亡,只剩下她一個擁有純淨妖皇血脈的人,不但要承受亡親之痛,所有的重擔都壓在了她一個人身上,而同時,她卻又是個女人,繼承皇位,還要壓下無數的反對,承受無數的輿論壓力……也的確太不容易了。這種狀況之下,她如果不強勢,不狠辣甚至惡毒一些,別說百年,十年都不可能撐下去。”

    “嗯嗯!”蕭雲點頭:“爹也是這麼說的!爹很少夸人,但這些年,爹讚歎過小妖后很多次。同時,也爲妖皇一族的未來憂心過很多次。畢竟小妖后之後,就再無純正的妖皇血脈了……”

    “管他呢,那是小妖后的事。先不說以後,怕是一個月之後,她還是不是小妖后都不一定。那個什麼淮王敢那麼狂妄,而且似乎一點都不怕被小妖后知道,看來不但有着很大的野心,也有着相當大的把握啊。”雲澈撇了撇嘴道。

    一個月後的妖后大典,應該就可以見到這傳說中的小妖后了……雲澈低眉沉吟……你的態度,將決定我是否將那個東西還給你……否則,縱然這是爺爺的遺願,我也要違背!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爺爺要我親口告訴你的那個“天大的祕密”,也同樣要看你有沒有本事讓我甘願說出來!

    至於輪迴鏡……抱歉,我不會還給你們妖皇一族,因爲那已經是屬於我的東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