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的兩位師父都改變了我的命運,沒有他們,我或許連活到現在都不能。」雲澈頗有些感慨的道。感慨之後,他頓時想到了自己最應該告知父母的事,迅速道:「爹,娘,你們剛才不是問我家主令是從哪裡來的么……我在天玄大陸,見到了爺爺!」

    雲澈的話讓雲輕鴻猛一激靈,失聲道:「爺爺?哪個爺爺……哪個爺爺!?」

    「我的親爺爺,爹的父親,幻妖界的妖王……雲滄海!」

    「家主令,就是爺爺交給我,讓我有朝一日帶回雲家的。」

    「*啊!」慕雨柔一聲驚呼,雙手一下子掩在了嘴唇上。

    呼!!

    雲澈的身前狂風涌動,雲輕鴻完全是瞬移過來,雙手死死的抓住了雲澈的雙臂,他激動之下根本顧不及控制力道,差點沒把雲澈的臂骨給捏斷:「你……你真的見到你爺爺了……你在哪裡見到的他……他在哪……他現在在哪……現在好不好……」

    蕭鷹的死訊,讓他心神大亂,現在又驟聞到了父親的消息,雲輕鴻的心魂或許這輩子都沒有這麼大起大落過。百年,整整百年了,他都沒有再見過父親,甚至不知是死是活……

    雲澈明白,雲輕鴻一定做夢都想知道父親的下落和安危,想到天劍山莊御劍台下的那十六個月,他的心中頓時一陣酸澀,緩緩的講述道:「在我重生玄脈,開始修鍊玄力之後沒多久,我加入了蒼風國的蒼風玄府,然後代表蒼風皇室,參加蒼風國各大勢力的排位戰,而這場蒼風排位戰舉行的地點,便是天劍山莊。」

    「天劍山莊」,這是雲輕鴻和慕雨柔到死都不會忘記的地方。當年,他們歷經艱險,用玄罡攝魂從一個天威劍域之人那裡得到了雲滄海未死,而是被關押起來的消息。關押的地點,便是蒼風國……天劍山莊!

    雲澈頓時將他參加排位戰,結束后被天威劍域的凌坤帶領「參觀」封印「妖人」儀式,「妖人」在凌坤言語刺激下發瘋,讓夏元霸落入險境,他為救夏元霸而被和「妖人」一起封入御劍台之下的事,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那時,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那個『妖人』,竟然會是我的爺爺。爺爺被星隕之鏈束縛了身體,被天威鎮魂陣鎮壓了玄力……被鎮壓到只能釋放出王玄境界的力量,再被邢天劍鎮壓到暗無天日的地下……」

    「……我被爺爺打了個半死,傷愈之後,我拚命修鍊,為的,就是殺了爺爺好讓自己出去……直到有一天,我拿出的輪迴鏡被爺爺認出,然後他又逼出我的玄罡印記,最後又融血認親……我才知道,他竟是我的爺爺。」

    雲輕鴻和慕雨柔久久失神,二十多年前,他們雖然得知了雲滄海的所在,卻是險些丟掉性命,都沒能靠近半分,更別說相見,他們無法想象雲澈是用什麼方法找到了他……此時,他們聽到了答案,整個過程,竟是這麼的離奇,離奇到難以置信。

    「天意,一定是天意!是老天有眼,安排你們爺孫在遙遠的異世界相聚!」雲輕鴻激動的目中盈淚。一個是流離在天玄大陸的兒子,一個,是被關押在天玄大陸的父親,他們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存在,卻又如此巧合,如此離奇的相逢。天意……真的是天意!

    雲澈繼續說道:「我和爺爺相認之後,他告訴了我親生父母的名字,給我講了很多關於幻妖界的事,之後的時間裡,他指導我修鍊,用玄罡與我日夜對戰,最後,還不惜大耗力量,喚醒了我的玄罡,然後將在那百年中用生命保存下來的東西交給我,讓我帶回幻妖界……」

    「後來呢?你既然能從那裡出來,你爺爺是不是也一起出來了?他現在在哪裡?」雲輕鴻無比急切的道。

    雲澈的神色暗淡下來,他低著頭,輕輕的道:「我和爺爺被封鎖的地方,上方有邢天劍鎮壓著,憑我那時的力量,根本無法破開。束縛爺爺的星隕之鏈,還有刑天劍上的鎮壓玄陣,都是和爺爺命脈相連……爺爺為了讓我出去,在把拚命守護的東西交給我之後……自斷了……心脈……」

    雲輕鴻如遭五雷轟頂,身體向後踉蹌了幾步。

    慕雨柔閉著眼睛,捂著嘴唇,淚水無聲而落。

    「也好……也好……」雲輕鴻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語:「被關押在暗無天日的地方整整百年……他受了太多的苦……也好……那樣,他就不用再受苦,可以解脫……可以好好的休息了……能在死前,找到託付之人,還見到了自己的親生孫兒,並用自己的命救了孩子的命……父親去的時候……一定是笑著的吧……」

    「是。」雲澈點頭:「爺爺,是笑著去的。」

    「嗯……」雲輕鴻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淚無聲的滑過臉頰。笑著去的……這是撕心的悲傷之中唯一的慰藉。

    「爺爺的遺體,我帶回來了。」

    雲澈向後退了兩步,隨著天毒珠光芒閃動,永恆之樞出現在了身前。在得到這個紅兒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永恆之樞后,他便把雲滄海的遺體放入了其中。因為躺在永恆之樞里,縱然過去千萬年,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傷和變化,彷彿它關上的那一刻,內部的時間便永恆定格。

    站在永恆之樞旁,雲輕鴻久久獃滯,他的手按在沒有溫度感的樞體上,身體一點點癱下,直到重重跪倒在地。

    他記憶中的父親,威震幻妖界的妖王,多麼的意氣風華,光彩耀人。他的身上從來沒有歲月的痕迹,他也總喜歡讓自己保持在最年輕的狀態,父子站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對年齡相仿的兄弟。

    但,永恆之樞中,躺著的是一個老人……一個看上去行將就木的老人……

    骨瘦如柴,面孔乾枯,頭髮、鬍鬚、眉頭雜亂花白,看上去,就如一個猙獰可怕的厲鬼。如果不是那他絕不可能認錯的輪廓,他根本無法相信這是他的父親……他更是無法想象,他變成這個樣子,是承受了多少的折磨……

    「父……親……」雲輕鴻全身顫抖著,口中喊出的「父親」兩個字,痛苦的宛若帶著鮮血一般。雲澈仰起頭,輕聲道:「回歸故土,也一定是爺爺的願望之一……但是,請允許孩兒任性,讓爺爺緩些下葬,我不能讓爺爺白死……更不能讓爺爺在死後,還背負著『罪名』!」

    雲輕鴻低著頭,全身瑟縮,牙齒被死死咬緊的聲音清晰到了讓人不忍去聽。

    「呼……」雲澈的胸口重重起伏:「爹,想哭的話,就哭出來吧,這裡,只有你的家人。你是我和雲蕭的父親,但也是……爺爺的兒子……」

    雲澈的話語,讓雲輕鴻死撐的防線頓時崩潰。來自這雲家之主的大哭聲悲天慟地的響起……從出生到現在,他第一次哭的如此肆意。

    雲澈拉著雲蕭走了出去。從走進到走出,卻頗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有沒有一些心亂?」雲澈看著他問道。

    雲蕭卻是搖了搖頭,道:「我很早就知道這一天總會到來。我一直以為這一天到來時,我會六神無主……但是,我現在的感覺,卻反而是更加的安定。」

    「我也一樣。」雲澈微笑道:「原因很簡單,我們以前雖然都有家,但心卻若浮萍,而現在,我找到了自己的故土,而你,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與你相伴二十多年的爹娘,也一點都沒有失去,當然會更加的安定。」

    「只是我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麼的複雜,感覺就像是在聽一個離奇的故事一樣。」雲蕭感慨著道。

    「人生,很多時候遠比編造的故事還要離奇精彩的多。」雲澈看了他一眼,忽然道:「雲蕭,你既然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那麼名字,也該改一下了,就叫……蕭雲吧!」

    「啊?」雲蕭短暫一怔,隨之直接點頭:「好!以後,我就叫蕭雲!即使在外人面前,我也會全部自稱蕭雲!不然的話,在天上看著我的父親母親,還不要罵死我這個不孝子。」

    「哈哈哈哈!」雲澈大笑了起來。經過這一天的命運轉折,心靈衝擊,他真切的感覺到雲蕭一下子成長了很多。或許,是他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後,反而沒有了一直以來的壓力、忐忑與迷茫,並找到了最為清晰明確的人生目標。

    兩人站到了庭院的門口,以防有人在這個時候靠近打擾到雲輕鴻。兩人互相沉默了一會兒后,雲澈忽然問道:「雲……嗯,蕭雲,你見過小妖后嗎?」

    「嗯,見過。」蕭雲點頭:「其實這些年,小妖后曾經來探望過父親很多次,每次都是一個人悄然來探望,其他人都不知道的。」

    「看起來,小妖后對爹還是很信任和器重的。爹對於小妖后,或者說是妖皇一族,也一直是忠心一片。」雲澈沉吟著道:「小妖后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這個……怎麼說呢……」蕭雲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兒,有些猶豫的道:「其實,我見到小妖后的次數也不多,而且,我基本沒怎麼敢正眼看過她,因為每次面對小妖后,我都會感覺……有些害怕。」

    「害怕?」雲澈動了動眉頭。

    「小妖後身上的氣息很嚇人。」雲蕭這樣描述道:「就算是離她很遠,我都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她的眼神更加的嚇人,我從來都不敢和她對視,哪怕被她盯一眼,我都會感覺全身涼颼颼的……她的表情也是,好像從來沒有人見她笑過,整張臉就像……就像完全僵化了一樣。」

    「哦……這麼嚇人?」雲澈瞪大了眼睛。

    蕭雲努力想著關於小妖后更多的信息,繼續說道:「小妖后從來都是穿灰色的衣服……不是白灰色,而是那種色調很昏沉的死灰色。還有……還有……哦!爹和我聊起小妖后時,說過小妖后是個非常心狠手辣的人。百年前小妖後上位之後,因為她是女性,所以遭到很多的反對,而那些反對者,被她殺了很多很多,其中相當一部分,還是她親自下的手。那之後,幾乎所有人見了她都嚇的打哆嗦,再也不敢不滿。」

    「……的確夠心狠手辣。」雲澈微微瞠目,腦中也隨著蕭雲的描述,勾勒起小妖后的形象:一個目光如刀,長相駭人……還有可能是醜惡,神情僵硬而刻薄,身上氣息冰冷刺骨,身穿死灰色袍子的……中年女人。

    勾勒完畢,雲澈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因為他想到了傳說中那全身死灰的陰屍厲鬼,契合度,簡直高達九成!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