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眼睛瞪大,嘴巴更是大大的張開……若不是他意志足夠堅定,喉嚨裏必然已經溢出聲音來。

    他今天不過是一時興起,出來拿幻光雷極兜兜風,順便練練劍,沒想到,在這個夜深人靜,又渺無人煙的地方,居然來了個君玄境的恐怖人物……這也就罷了,但這個人的脾氣顯然極其不好,讓他不得不躲起來……這個人居然還是個小姑娘……是小姑娘也還罷了,她居然還就在這裏,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將自己焚的一絲不掛!

    這都什麼事兒啊!!

    如果只是個普通的小姑娘,以她那稱以幻妖界第一美女都不誇張的完美容顏,雲澈絕對雙眼放光。但問題是,這個小姑娘的玄力,還有氣場都實在太過恐怖……若是先前被發現,無冤無仇的,對方還不一定就這麼對自己出手。

    但現在,若是一旦被她發現……如果她不將他碎屍萬段,連雲澈自己都覺得不正常。

    雲澈閃電般的將眼睛閉上,一陣劇烈的心驚肉跳,不過馬上,一個正義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你緊張和罪惡個什麼勁!又不是你故意要偷窺她,你本來就在這個地方,這個小姑娘是後面來的,衣服也是她自己要燒的,說直白點,就是她主動脫給你看的,跟你有毛關係……而且這麼漂亮的小姑娘,不看簡直是浪費自己的眼睛,浪費自己的人生啊!

    這個正義的聲音頓時讓雲澈的心境平復下來,眼睛也一下子重新睜開,目光灼灼,一眨不眨的看着湖心中的少女……沒錯!是她自己忽然燒了自己的衣服,又不是我故意偷窺她!

    全都不關我事!

    不看白不看!

    之前被這個少女驚人的氣場所懾,雲澈都沒有敢長時間的直視於她,此時他心中一橫,再加上少女的氣場也盡數收斂,在他直直的目光之下,少女的一切,都盡數落入他的眼眸之中。兩人相距幾十丈的距離,但這樣的距離在雲澈如今的目力之下,根本和就貼在自己眼睛前方沒什麼區別。

    這樣的直視之下,雲澈逐漸看的呆滯,竟是捨不得眨一下眼睛……甚至幾乎忘記了這個少女之前所帶給他的那種可怕陰寒感。

    女孩的身體很纖弱,甚至有些瘦小。窄窄的雪肩,細細的腰,小小的臀,胸部也只是微微隆起,身上的肌膚,更是雪白嬌嫩的如同初生嬰兒一般,而且玉潔光滑的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瑕疵,甚至帶着點點白玉一般的晶瑩剔透,青色的脈落都若隱若現,尤其是纖細修長的雪腿間,雪白細嫩得近似透明。

    如此玲瓏纖柔的身體,抱在懷中,都不會感覺到任何重量感,那細細窄窄的小腰,真的只有盈盈一握。胸前,兩團微微隆起的雪脂上,鑲着兩顆嫩紅無暇的玉珠……成爲她白若霜雪的身體上,綺麗到讓人窒息的絕美點綴。

    至少雲澈,已經是久久的窒息。他的心中甚至生出了後悔和警覺,因爲他相信自己再這麼看下去,心神都會有失守的可能……但縱然有了這樣的警覺,他依然捨不得移開目光。

    這個小女孩……是妖精嗎!

    天玄大陸的第一美女是鳳雪児。

    眼前的這個女孩,她絕對擔當的起幻妖界第一美女的殊榮!

    在雲澈愣神間,縷縷的霧氣從少女的腳下飄起,並快速變得越來越濃郁,很快,整個湖面都被霧氣繚繞。這時,隨着“咕嚕”一聲響動,湖面翻騰起了一個水花,而這個水花便如燎原之火,讓整個湖面都躁動起來,變得一片翻騰,便如沸騰了一般……

    不對!!是整個湖的湖水……真的沸騰了!!

    水汽升騰,湖水爆沸,一股熱氣向雲澈撲面而來,他這才警覺,整個湖泊的湖水,赫然變成了一汪開水!女孩依舊靜止在那裏,一動不動,飛濺的湖水灑滿了她的全身,掛滿水珠的玉體更加顯得嬌嫩和瀲灩,讓雲澈無法自控的生出去撫摸的強烈衝動!

    只是每一滴水珠在她身上停留的時間並不長,很快便化作水汽消失。她眼睛一直緊閉,但嬌嫩的臉頰會出現偶爾的顫動……那似乎是一種痛苦的神情。

    “果然如此!”茉莉出聲道:“和我猜測的沒錯,她擁有金烏血脈,卻沒有《金烏焚世錄》,隨着金烏炎力的逐漸成長,她必然會越來越難以控制,所以要選擇這種方法來進行平息。這個湖泊之下三百丈存在着絲絲縷縷的寒氣,說明這個湖泊在以前是個有着極重寒氣的天然寒泉,所以被她拿來鎮壓暴.亂的金烏炎力,顯然這裏她來了很多次,這個寒泉,都已經因她而變成溫泉了!”

    雲澈:“……”

    湖泊裏的水持續沸騰,濃郁的水汽漫天的升騰,這樣的程度,用不了太久,整個湖的水都會被蒸乾。少女依舊恬靜無聲,任由自己白玉般的嬌體沾滿着水珠,月光傾灑,水霧掩映,讓她就如仙氣氤氳中的小仙女,在瑤池之中輕解仙衣,濯盡仙體沾染的俗世埃塵。

    雲澈眸光直直的看着,都不知自己看了多久,直到他的喉嚨不受控制的……輕輕蠕動了一下,發出了一聲輕微至極的咽動聲。

    這個咽動聲本就很輕,普通人就算離開的很近,也不一定能聽到,更是足以被湖水沸騰的聲音完全的掩下,但云澈卻是出了一聲冷汗,心神瞬間恢復清明,暗道:糟了!

    也在這一刻,他看到湖心中的少女睜開了眼睛,兩道彷彿來自死神的陰寒視線,直直的射向了他所在的方位,一股宛若萬千般寒刃臨體的冰冷殺意也一瞬間瀰漫了整個夜空。

    雲澈眼睛瞪大,想也沒想,迅速開啓煉獄,瘋狂催動全身玄力,發動幻光雷極,以自己所能施展的最極限速度,瘋狂向西方竄去。

    轟!!!!!

    一聲轟鳴,整個湖泊的湖水沖天而起,淹沒了少女的玉體,待湖水落下之時,已經沒有了少女的身影,只剩下一個正在消失中的少女殘影……少女的殘影已不再是全身**,而是穿着着和之前一模一樣的灰衣。

    雲澈藉助幻光雷極,極限下的速度,足以媲美后期霸皇,甚至前期帝君,但再怎麼也不可能比得過中期帝君,他才全力逃竄了短短几息的時間,上空便忽然流光一掠,一個灰暗玲瓏的身影,如瞬移般出現在了他的前方。

    雲澈眼睛一瞪,猛的咬牙,催動全力,死死的剎住身體,在他好不容易停下時,距離少女只剩不到十丈的距離……若不是他用盡全力,絕對會一頭撞到這個女孩的身上去。

    少女一雙如黑夜的眼睛默然盯着他,牢牢的記下了他的全貌。在她的目光之下,雲澈的心臟驟停,全身每一根神經都緊繃起來……這是個妖精般美麗的少女,更是個能瞬間奪他性命的死神!雲澈在盛怒之下產生殺心時,殺氣之重,足以讓強大他十倍的敵人都膽戰心驚,而云澈今生還是第一次,從一個人身上感覺到幾乎可以和自己相比擬的恐怖殺氣……擁有如此的殺氣,這個女孩一定殺過無數的人,視生命如草芥,殺他,更是絕不會猶豫和眨眼。

    老子真的只是出來兜個風而已啊!

    雖然大大了賺了一把眼睛上的便宜……但也不至於要拿命來換吧!

    雲澈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以天真無邪,人畜無害的神情,一本正經的道:“那個,小妹妹,我先聲明哈,在你來之前,我就在那個地方,絕對不是故意要偷看你……雖然我是看了,但,那也是你自己脫給我看的,不關我事。呃,當然,我是個品行優良的好男人,如果你一定要我負責的話,我也會認真考慮的……”

    此時此刻,雲澈所能想到的唯一解救自己的方法……就是依靠自己的顏值了。

    “你個白癡!”茉莉怒罵道:“還不趕緊跑,等着死嗎!”

    “~!@#¥%……”茉莉話音剛落,雲澈已是身影一晃,如一道輕煙般狂奔而去……但是跑又能跑哪去!就算他的幻光雷極練到最高境界,這個女孩要追上他,都是短短几息的事!她可是個不下於雲輕鴻的中期帝君!

    這次,少女卻沒有追趕,她浮在那裏,目光直視着雲澈遠去的身影,緩緩的,伸出了自己雪玉般的嬌小手掌:

    “罪……無……可……赦!”

    四個字,字字穿心,一股冰冷的寒意也瞬間蔓延了雲澈的全身,他閃電的回首,卻發現自己的上空,已經是通紅一片……

    轟!!!!!!!

    如同一座火山從平靜中忽然噴發,整個大地一瞬間完全顛覆、粉碎,血紅色的火光直竄千丈,將暗黑的夜空耀的通紅一片。

    滾滾濃煙和漫天沙塵之下,一個足有數十丈深的大坑以雲澈之前所在的位置爲中心,蔓延到了足足千丈之外,千丈範圍的一切都被毀滅成灰飛,寸草不生,連一顆超過指甲大小的石子都絕不存在。

    數不清的火焰在這個巨大的坑洞中遍地燃燒,久久不滅,就連遙遠的天空之上,也瀰漫着大量的火光,似乎是個天空都給燃燒了起來。

    少女依舊停留在原地,天地間除了她的存在,彷彿一切都消失了,雲澈的身影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怕的攻擊,彰顯着少女的強烈的殺心和憤怒,如此恐怖的力量,足以將一個霸皇都瞬間毀滅成灰飛,更不要說一個只有天玄境氣息的人。但少女顯然是個性情謹慎縝密到極點的人,縱然如此,她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目光直視着前方,試探着任何可能的氣息。

    這時,幾個氣息從妖皇城的方向隱隱傳來,並且快速靠近,顯然,剛纔那驚天動地的響動驚動了妖皇城的強者,女孩在沒有探知到任何生靈氣息和痕跡後,目光沉下,轉過身去,身上紅光微閃,隨之如霧化一般,消失在了夜幕之下。

    幾十息的安靜之後,大坑的正中位置,一處泥土破開,雲澈一躍而出,落地時直接一屁股坐下,很是狼狽的吐出口中的泥土,然後大口的喘起氣來。

    看着周圍那幾乎快要一眼看不到邊的深坑,雲澈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這小姑娘,至於麼!這威力,把成噸的霸皇滅成灰都跟玩兒似的,自己不過是一個天玄境而已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