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身體停住:「你發現了什麼?」

    「這個小湖裡,似乎散發著一種很特別的氣息。」茉莉緩聲道:「跟我所知道的某種氣息有些像……倒是有點類似於……金烏的氣息!」

    金烏?

    「你接觸過金烏的力量氣息?」雲澈下意識的問道。

    「這個不重要,一個湖裡,卻能散發出類似於金烏的氣息,雖然極淡,但也很不尋常,下去確認一下吧。」

    金烏之力的屬性=為火,而湖泊里自然都是水,聽起來的確是很不尋常。雲澈在確認了周圍沒有其他人的存在後,依言降下,落在了湖畔。

    這是個很小的湖,比一個池塘也大不了多少,隨便一眼就可以看到邊際。但湖水卻是格外的清澈,即使是在朦朧的月光之下,視線依然能隱約穿透到湖底。

    湖畔二十丈之外,是一片雜亂的草木叢,草木叢中的草木並不青綠,反而是乾枯一片。而緊鄰著湖邊的二十丈,本應該是最適宜草木生長的地方,卻是寸草不生,一片平滑。

    夜風從湖面上拂來,本該帶著湖水清涼的夜風,卻讓雲澈清楚感覺到了一種奇異的燥熱感,他心中一動,蹲下身來,將手伸向湖水中……水並不清涼,反而是一種近似於體溫的溫熱感。

    妖皇城位於幻妖界偏北的地方,氣候本就偏涼,此時又是夜裡,湖水應該是清涼甚至冰涼才對,再怎麼也不該是這般的溫熱。

    「湖水之中,的確有一種類似於金烏炎力的氣息,不過我也並不能確信就是金烏炎力。」茉莉平淡的說道。

    雲澈沉吟一番,站起身來,不確定的道:「會不會是因為這裡靠近那個金烏雷炎谷,所以才會這樣。」

    「不!」茉莉反駁:「你可以看一下周圍,只有靠近這個湖泊的小片區域草木皆無,像是被完全焚滅,相對遠離的地方卻是草木叢生。若是因為金烏雷炎谷,那這一代應該都會受到影響。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是有人將金烏炎力釋放到裡面了,而且從氣息上看,隔的時間應該不會太久,大概兩三天左右。」

    「把炎力釋放到湖水裡?為什麼?」雲澈不解的問。

    「或許並非是有意釋放,而是身體里有著金烏炎力,在湖中停留了不短的時間,從而留下。更有可能,是有人難以完全控制體內的金烏炎力,所以依靠湖水來進行平息,後者的可能性更大。因為金烏之炎暴烈無比,如果不修鍊《金烏焚實錄》,單憑玄力,想要像駕馭普通玄火一樣駕馭金烏炎力,是基本不可能的事!金烏血脈越純正,越是如此!」

    「這樣啊……」雲澈緩緩點頭。幻妖王族的人都擁有或多或少的金烏血脈,並且以妖皇一脈最純正。難道是哪個幻妖王族的人在這湖裡泡過?

    不過,這似乎並沒有深究的價值。想見識金烏炎力,大可以通過進入金烏雷炎谷。那裡,自己非去不可!

    不過這裡一片安靜,無人打擾,倒是個練劍的好地方。

    「時間還早,既然跑出這麼老遠,就痛痛快快的練練劍吧!」雲澈伸展手臂:「紅兒,不許睡了,準備……」

    「等等!!」茉莉忽然發聲:「馬上收斂氣息躲起來,有人來了……而且,是個極其厲害的傢伙!」

    能被茉莉用「極其厲害」來形容,那絕然非同小可,至少是他絕無可能對付的人。若萬一是敵人或惡人,在這遠離妖皇城的地方,他連可以求救的人都沒有。雲澈迅速以「流光雷隱」收斂起氣息,然後無聲的鑽到了身後的草木叢中。

    草木叢不算太高,但很稠密,足以掩下雲澈的身體。他藏好后沒多久,視線正前方的天空,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然後一瞬間,便如夜空中晃動的流光一般,臨近到了他的三十丈之內……

    好快!雲澈心中暗呼。同時迅速低下頭,以防對方察覺到自己的目光……靈覺敏銳到一定程度,不用眼睛,也完全可以察覺到目光的注視……雲澈便擁有這種能力。對方那驚人的速度彰顯著其強大的無比實力……這個人的實力,或許都不下於他的父親雲輕鴻。

    就在雲澈連目光也隱下時,他忽然發覺對方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然後就在他前方不遠處的空中停了下來。

    雲澈心神一凝……難道發現我了?靠!這流光雷隱怎麼最關鍵的時刻卻忽然不頂用了!還是……對方的玄力實在太強,自己用流光雷隱也無法逃過他的靈覺?

    不過很快,雲澈就暗鬆了一口氣,因為對方雖然停下,但他並沒有感覺到目光的注視,一股玄力氣場從那人的身上釋放,向周圍橫掃而去,掠過雲澈所在的位置,卻並沒有做任何的停留,也證明著雲澈的確沒有被發現……但,玄力氣場拂過他的身體時,卻是讓雲澈的全身猛的一僵,五臟六腑更是驟然一緊,刺骨的冰冷感在一剎那蔓延至了他的全身,直滲血液之中。

    這個人……好可怕的氣息!

    雲澈完全確信,這個玄力氣場的強度,絕不下於雲輕鴻!

    玄力氣場強大尚在次要,還分明帶著一種沉重到極點的威壓感!這股威壓感之強橫,讓雲澈有一種血液都幾乎要凝固的感覺。

    雲澈尚且如此,若是換做他人,或許在這股威壓之下,都會直接跪倒在地,瑟瑟發抖。

    這是個什麼人……他並沒有發現我的存在,卻在這裡停下,也就是說,這個人,本來就是要來這個地方。

    一個君玄境界的強者,深更半夜的來這個地方幹嘛?

    那人浮在空中半晌,在確認周圍沒有任何人存在後,收回了自己的靈覺,雲澈也在這時小心無比的抬起頭,看向了這個人,借著還算明亮的月光,他清楚的看到了這個人的全貌,神色也出現了剎那的獃滯……

    一個擁有如此強大的玄力,如此驚人威壓的人,雲澈以為自己看到的,或許是一個面相威壓的老者,也或許是一個面容陰厲中年人……甚至,就算對方的面孔很年輕,他也不會覺得太詫異。

    但他的視線所看到的,卻分明是一個……

    小女孩!?

    雲澈用力閉合了一下眼睛,再睜開,看到的……依然是一個小女孩!

    女孩的年紀看上去很小,頂多只有十四五歲的樣子,比當年初見的鳳雪児還要小上一些,她穿著一身並不合身,也並不好看的灰色長裙……不對,那不能稱之為長裙,而是一件暗灰色,沒有半點裝飾的袍子。女孩的身材很嬌小,也很纖弱,並不寬大的灰袍,卻無法攏緊她的身體,反而在夜風下空蕩的搖擺,下擺,也幾乎淹沒了女孩的腳踝。

    這個女孩……好奇怪的著裝。

    但是,這個有著如此怪異穿著的女孩,卻是有著一張美奐絕倫的精緻容顏,至少,讓接觸過太多絕美女子的雲澈,在看清她的臉頰之後,都感覺到了長久的窒息,幾乎不下於初見鳳雪児時所感受到的心靈衝擊……

    夏傾月是那種清冷的美,鳳雪児是夢幻的美,茉莉是妖異的美……而這個少女,也是美的無比妖異,但她所呈現的妖異感和茉莉並不同,這是一種陰沉而危險的妖異,讓雲澈直視著她時,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冷血無情的死神,一旦靠近或碰觸,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她雖然看上去還只是個少女,容顏卻已是美到極致,但她身上那陰寒刺骨的氣息,卻更是達到了極致的極致,雲澈絕對相信,任何人面對她,最先的感覺絕不是被她的容顏所驚艷,而是恐懼於她的氣息……還有眼神!

    飄浮在夜空之中,她的眼睛也異常的幽黑,在月光之下,隱約泛動著淡淡的黑光。注視著這雙眼睛,雲澈就猶如看到了無邊無際,深邃到沒有盡頭的黑夜,和一旦落入,便萬劫不復的死亡深淵……他幾乎是瞬間移開了目光,脊梁骨一陣發涼。

    這個小女孩……到底是什麼人!

    而且,看上去只有十四五歲的少女,竟然擁有著君玄境的玄力……甚至應該還是君玄境中期!

    帝君,這個代表著玄界最高層次的稱號,在天玄七國,那是神話一般的存在。但在這裡……父親是帝君,母親是帝君,舅舅是帝君……居然連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都擁有帝君之力!!

    堂堂帝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值錢了!

    「這個人,好重的戾氣!看來她是殺過不少人。」茉莉淡淡的說道,以她的能力,當然不會被這個小女孩的氣息所懾:「她應該是幻妖王族的人?」

    「你怎麼知道?」

    「因為,她的身上,擁有金烏血脈的氣息。」茉莉警告道:「你最好藏好一點,然後祈禱自己不要被發現。以她這麼重的戾氣,若是發現了你的存在,會毫不猶豫的直接殺你!」

    雲澈:「……她大半夜的一個人來這裡,要做什麼?難道是在等什麼人?」

    雲澈剛對茉莉說完,靜止了許久的女孩忽然有了動作,身體緩緩的降下。

    她的頭髮很長,直至腰臀以下,又如夜幕般漆黑,在夜風之下微拂著她白玉一般的臉龐。在她的腳尖碰觸到湖心時,她停止了那裡,然後輕輕閉上了眼睛。

    就在她眼睛閉合的那一剎那,來自她那沉重、陰暗、冰冷的氣息,一下子消散無蹤,雲澈的身心和承受的壓迫感,也一瞬間消失……視線之中的少女靜靜的立在湖心,面容恬靜,黑髮輕舞,畫面幻美的讓人不忍打破……雲澈久久發獃,甚至懷疑著自己之前是不是出現了錯覺。

    緩緩的,女孩張開了自己的雙臂,寬鬆的袖子垂下,露出一雙如玉瓷一般晶瑩嫩白的小手。隨之,她的身體繼續向下,直至小腿也沒入湖水之中……這時,她的身上,忽然燃燒起了一簇灼熱的火焰。

    火焰很淡,但快速蔓延,很快包裹了她的全身,火焰之中,她的黑髮高高舞起……但,飛舞的長發卻完全沒有吸引到雲澈的視線,因為,隨著火焰在她身體表面的燃燒,她身上的灰衣快速的被燃成灰燼……火焰熄滅時,一具瑩白如雪,又纖柔嬌弱到讓人心憐的玉體毫無遮掩的呈現在夜風之中……也呈現在雲澈的視線之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