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個詭異小女孩的玄力太過可怕,秒殺霸皇的確是不費吹飛之力,但之前的力量,就算不是火焰,也還真秒不了雲澈,因爲他在太古玄舟那十八個月地獄般的空間風暴淬鍊可不是虛的,就連茉莉也說過,雲澈如今的軀體,單單強韌程度上,已經不下於一個低等帝君,而其恢復能力,甚至還要遠超帝君。

    但秒不了,不代表殺不了。巨大的實力差距之下,她要殺雲澈,依然是易如反掌。

    而這股力量卻是火焰玄力,那對雲澈自然更不可能造成性命威脅,火海覆下時,直接藉助火勢,將自己藏身火海之下,在火焰消卻之下以流光雷隱隱匿氣息,並潛入地下……驚險的逃過了一劫。

    如果不是流光雷隱,今天一百條命也死了。

    “南邊有人過來了,數量在十人以上,不想招來麻煩的話,馬上離開這裏。”茉莉警告道。

    雲澈站起身來,排開身上的灰塵,心裏一陣後怕……再有三天就是妖后大典了,本來想出來活動下身體,熟悉下幻光雷極,卻險些沒把命給栽進去。自己還有一件大事要在妖后大典上做,要是就這麼掛了的話,也死的也太冤了。

    雲澈隱匿身形,避開前來查探情況的人,迂迴返回到了妖皇城,他返回的路上處處提防,因而速度並不快,回到雲家時,天已經朦朦亮。而這個時間,雲家之中已有不少人早已在忙碌……妖后大典在即,這場妖后大典雲家極其重視,因爲它極有可能決定雲家之後的走向甚至命運,必須做好最充足的準備。

    雲澈回了雲家,直接倒頭大睡,對於自己的“精彩遭遇”沒和任何人提起,畢竟,深更半夜的出去把一個小姑娘給看了個光……實在不是一件好向人描述的事。

    ————————————————————

    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今天的妖皇城依然和平時一樣,只是稍微熱鬧了那麼一點。但,就算是沒有玄力的普通人,也從空氣中隱約嗅到了什麼不一樣的氣息。

    到了今日,小妖后已是在位滿整整一百年。歷來,每一個妖皇都是在位千年,從無例外,在位百年,只不過纔是過了十分之一而已。但這次不同,以爲她雖然是幻妖之皇,但稱號卻並非是妖皇,而是“小妖后”。早在小妖后在位百年之前的十數年,乃至數十年,幻妖王族之中便始終瀰漫着一股不正常的氛圍。

    人人都在猜測,今日,或許會是那股暗中涌動的暗流爆發的時候了……百年大典,是一個太完美不過的時機。

    今日的妖皇城,將極有可能發生大事。

    雲澈起了個大早,推開房門,便看到雲輕鴻已經站在院子裏,靜默的面對着那有些發枯的葡萄架,聽到房門被推開的聲音,他沒有轉身,平和的道:“澈兒,你醒了。”

    雲輕鴻的身上披着很重的晨露,顯然已站在那裏許久。從他的背影上,雲澈看到了沉重……這些天,他日夜都在爲今日的妖后大典準備着,但背影中的沉重告訴着雲澈,對於今日局面的掌控和發展,他沒有信心……甚至有那麼一些的悲觀。

    雲澈腳步頓了頓一下,短暫猶豫後,開口道:“爹,有一個問題,我一直想問。”

    雲輕鴻轉過身看着他:“你是不是想問,爲何爲父爲願意如此效忠於妖皇一族?”

    “是,也不是。”雲澈道:“雲家作爲十二守護家族之人,效忠妖皇一族,本就是祖上傳下的使命。爺爺和先妖皇親如兄弟,小妖皇和爹當年同樣兄弟相稱,足以見得妖皇一族對我們雲家一直都極爲器重。但是……小妖后繼位之後,卻是數次降罪於我雲家,讓本就失去爺爺,失去十個最核心基石的雲家雪上加霜,年輕一輩也因此而遠遠落後於其他守護家族。如今的雲家,甚至被譏諷成不配留在十二守護家族之列。”

    “小妖后在位百年,我們雲家負罪百年,無法擡頭和崛起,是我們雲家極速衰落的最主要原因。而爹重掌雲家主權的這些天,所做的準備卻大部分是爲了小妖后,爲家族所做的準備反而在次要!小妖后如此對待我們雲家,爹非但沒有絲毫怨言和異心,反而不遺餘力,我……不太明白。”

    “降罪雲家,並非小妖后所願。”雲輕鴻嘆息了一聲:“她降罪雲家,也是無奈。甚至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我雲家自己的原因。”

    “因爲爺爺讓幻妖王族失去了妖皇璽麼?”雲澈道。

    “這只是誘因。”雲輕鴻道:“幻妖王族一統幻妖界衆靈,十二家族效忠守護,時至今日,已是萬年。這萬年之中,我們雲家因玄罡之力的存在,在綜合實力上一直都勝過其他守護家族,從未被超越過。也因此,我雲家一直最受幻妖王族器重。到了你爺爺那一代,他更是被封做妖王,妖皇甚至宣稱你爺爺可與他平起平坐,實質地位上,甚至還要超越那些郡王!可謂一人之下,衆生之上。”

    “澈兒,如果你是其他守護家族的人,卻永遠被人壓過一頭,你會如何感想?會羨慕,會有所嫉妒……而,本是地位相同的存在,雲家卻是獲得了“妖王”這個其他守護家族絕對不敢奢望的莫大殊榮,讓整個家族的地位也一下子超脫其他家族……又會作何感想?會很容易因妒忌和不平衡,而生出不滿甚至怨恨吧。”

    “……難道說,百年前,其他守護家族,聯合對小妖后施加了壓力?”

    “沒錯。”雲輕鴻閉目道:“你爺爺,是當時雲家的核心,那十位最強太長老,是雲家的十大基石,失去任何一個人,對雲家都是無比沉重的打擊。但一夜之間,你的爺爺,還有十位太長老全部失去,雲家最高層次,也是最重要的那個層次的實力一落千丈。再加上妖皇璽也因此流落天玄大陸,那些眼紅了雲家無數年的守護家族頓時抓到了萬載難尋的機會,讓人在妖皇城,乃至整個幻妖界大肆宣揚雲家的‘滔天大罪’,讓整個幻妖界都充斥着斥責雲家的言論,直至到了‘不重罰不足以平人心’的地步。”

    “而這些勾當,以赫連家族爲首,一大半的守護家族都參與其中。我可以確定沒有參與的,也唯有你娘所在的慕家,和從不願生事的天下一族。以淮王爲首的衆王族,也同樣對我們雲家大加斥責,說我雲家根本罪無可赦,若不是有着守護萬年之勞苦,誅滅全族都不爲過……應該是在那時候,淮王一脈便有了異心。畢竟,妖皇一脈已註定斷絕,他看到了取而代之的希望。”

    “那時,小妖后剛剛繼位不久,皇位不穩,加上她是女子,而且她之後再無純正妖皇一脈,再加上沒有了妖皇璽,她無法修煉《金烏焚世錄》而獲得屬於妖皇的壓倒性力量……重重壓下之下本就如履薄冰的她不得不降罪雲家,不過,她未殺雲家一人,只是斷了雲家百年資源,且不得進入金烏雷炎谷,讓我雲家這一代資源匱乏之極,實力嚴重衰弱……但這種衰弱,對我們雲家來說也何嘗不是一種保護,當衰弱到不足爲患時,不配爲敵時,反而可以獲得安和。”

    “原來……如此……”雲澈緩緩的點頭。

    “澈兒,你記住。”雲輕鴻鄭重的道:“太祖妖皇,是我們雲家祖先的救命恩人,若非太祖妖皇的相救,我們這一族在萬年前便已盡滅,你與爲父,也就不會存在!我們的祖先跟隨太祖妖皇一統幻妖界,併成爲守護家族之一,發誓只要妖皇一族不滅,雲家世代守護。這個誓言,在這整整萬年之中,我們雲家從未有過半刻的違背!今後,也絕不能違背!”

    “但是,我們守護的,是妖皇一族!是太祖妖皇血脈的繼承者!而不是那些僅僅有着些許妖皇血脈的雜王!小妖后雖是女子,但她有着完整的妖皇血脈,她既上位,那便就是真正的妖皇!只要她還在位一天,我們雲家就要拼盡一切的效忠守護。”

    “但……”雲輕鴻的聲音沉下,目光也變得有些陰寒:“如果,她真的被迫離位,讓某個雜王成爲幻妖之皇,那麼,我們雲家的守護使命,便也就此爲止了。到時候,離開十二守護家族之列,反而求之不得!王族之附的地位,不要也罷!”

    雲輕鴻的話字字錚錚,從他的眼睛裏,雲澈看到了鋼鐵般的堅決。雲澈深深的點頭:“爹,我明白了。我雖不是在家族長大,但我流着雲氏一族,還是家主一脈的血液,絕不會違背雲家的意志!”

    “嗯。”雲輕鴻點頭,微微而笑,就連一直緊鎖的眉頭也舒展開來。

    雲澈看了一眼他的臉色,短暫遲疑後,還是問道:“那個淮王,真的有那麼厲害?看爹的樣子,似乎很是憂心?”

    雲輕鴻微嘆一口氣:“一個月前,你也該察覺到了他們的狂妄和陰險。赫連鵬那天也親口喊過,超過一半的守護家族,已經倒向了淮王。王族之中,更是超過六成聯合一起,以淮王爲首,並聚集了大量的王族強者,以及從幻妖界的那些偏遠之地招來的強者。把控着這些力量,淮王自然有肆無忌憚的資本。小妖后絕不是個優柔寡斷之人,但對於路人皆知其野心的淮王,卻從未有過打壓之舉。她並非不想,也並非不敢,而是不能。若她真的下手,也難以成功,反而會被淮王就此找到最合適的藉口,反力壓上,取而代之。淮王有了足夠的資本,卻始終沒行動,差一個藉口,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雲澈:“……”

    “家主,我們所有人已備好,只等家主下令。”

    大門之外,傳來一個恭敬凝重的聲音,而這個聲音,赫然屬於大長老雲外天。

    雲輕鴻側目,道:“好!全部到主廳前集合,一刻鐘後出發前往妖皇大殿!”

    “是!家主!”

    “澈兒,去把蕭兒喊起來,我們該出發了。”雲輕鴻舉目看天,似乎想窺破今日的天意所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