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家這次前來參加妖后大典的剛好一百人,其中年輕弟子占將近一半左右,三十六核心長老有多達二十九人隨行,而三個太長老,則皆在其中。

    「三位太長老竟然沒有一個人留下坐鎮,全部跟隨,看來爹這次都有豁出去的打算了。」蕭雲靠近雲澈,小聲的道。

    雲澈點頭:「其他守護家族也應該會帶著核心強者隨行。話說,每個家族只允許帶一百號人」

    「嗯這次妖后大典,幻妖界各大區域的級勢力或統治者都會應邀而來,但所帶之人,普遍都是限定三人以下,一些實力尖的,也最多不能超過十個人。唯有我們十二守護家族,還有各大王府可以帶這麼多人。」蕭雲解釋道,對於這場早已舉世矚目的妖后大典,他自然是有所了解的。

    十二守護家族畢竟是幻妖界最最尖的勢力,地位相當於天玄大陸的四大聖地,又是為了守護妖皇一族而存在,自然有著特殊的優待。

    「大典上,大概會有多少人到場」雲澈又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蕭雲撓撓額頭:「我也是第一次參加妖后大典。」

    「會有十萬人左右。」走在他們前方的雲輕鴻出聲道:「這十萬人,無一不是身份不凡。包括各大城主、領主、王公貴族、宗門之主、玄府之主、種族之王他們所帶來的年輕一輩,也大多為少主或第一天才。幻妖界是以妖皇城為尊,論實力層面,他們難以和十二家族相比,但也不能完全小視。」

    「十萬人」這規模,和雲澈預想的倒是差不多。只是小妖后在位之後的第一大事,雲集了幾乎整個幻妖界最巔峰的存在。雲澈想了想問道:「現在幻妖王族有多少個王府實力如何」

    「王府一百零三個,其中以淮王府實力最為強盛。」雲輕鴻眯著眼睛道:「這些王族都有著或多或少的妖皇血脈,這等天賦之下,修練的速度遠遠超過常人,再加上享受著最豐厚的資源,金烏雷炎谷的機遇,對他們的提升也是最大,因而王族之中,盡皆強者,無一庸才。尤其每一代的幻妖七子,都是名震天下。」

    「每一個王府的強者比例都極為驚人,但規模上遠不及十二守護家族,但,這些年淮王暗中籠絡諸王,各大王府力量聚向淮王府,再加上高價收買來的各族強者,淮王府的實力,已是深不可測。現在,就連守護家族,也大量傾向於淮王府,尤其是赫連一族,顯然已經完全向淮王府投誠若是今日淮王真的發難,局面將對小妖后極其不利。不過,小妖后雖是女子,但也絕非那麼容易就被鉗制的人,今日的妖后大典之上會發生什麼無法預料」

    妖皇城的中心,便是妖皇宮的所在。還未踏入妖皇宮範圍,一座高聳入雲的巨大宮殿便呈現在眼前。這個宮殿之龐大,幾乎比的上整個雲家。這便是舉行妖后大典的地方妖皇大殿。宮殿之上,一隻三足而立,金羽遮天的大鳥昂首望天,接受著整個妖皇城的仰視與朝拜。

    見雲澈直視著上空的金色大鳥,蕭雲解釋道:「那個,就是神獸金烏的金塑。幻妖王族的妖皇血脈,就是指的金烏血脈。金烏神獸在幻妖界,象徵著最高層次的信仰。」

    時間尚早,雲家一行人走的並不快,在即將踏入妖皇宮主門時,另一個方向,一個只有十幾人的隊伍也正朝這邊走來,所到之處,宮前守衛無不下拜,恭敬相迎。

    這一行人帶頭者衣著華貴,神色間透露著一種天生上位者的氣勢,眼神平淡中透著毫不掩飾的傲然,彷彿這世間一切之事,都沒有資格讓這雙眼眸去仰視。看到雲家的隊伍,他眼睛一眯,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一臉喜悅的道:「哦雲大哥真的是你」

    雲輕鴻的腳步停頓,轉過身來看著他,淡淡的說道:「淮郡王,好久不見。」

    淮郡王

    這三個字讓雲澈迅速側目,看向了說話的那個人。

    淮王府的野心妖皇城皆知,他的手段更是層出不窮,甚至可謂是肆無忌憚,似乎並不忌諱被小妖後知道,雲澈本以為這個淮郡王會是個張揚無度的人,但眼前這個被雲輕鴻喊為淮郡王的人卻是一臉微笑,一副人畜無害的儒雅書生相,讓人根本無法把他和一個野心篡奪妖皇之位的人聯繫起來除了那雙深邃如暗夜,傲然如孤鷹的眼睛。

    「哈哈哈哈」淮郡王大笑著走了過來:「雲大哥,當真是好久不見啊。兩個月前忽聽聞你和嫂子身體奇迹般的痊癒,本王喜不自勝,奈何要籌備今日大典,一直沒能抽出閑暇去親自探望,實在是愧見於雲大哥,還望雲大哥千萬莫要見怪。」

    兩個月前,雲輕鴻不但將他的兒子輝夜郡王罵了個狗血淋頭,還親自出手將岩龍尊者打成重傷今日岩龍尊者並沒有跟隨而來,估計沒個小半年是別想痊癒。同時,淮王府讓赫連家族的人去暗殺蕭雲與天下第七的事也已在那時**裸的敗露。但這淮郡王見了雲輕鴻,卻是對這些事隻字不提,彷彿壓根就沒有發生過,對雲輕鴻更是「大哥」相稱,親熱的簡直像是遇到了多年未見的生死兄弟。

    好一條笑眯眯的毒蛇雲澈暗中冷笑。

    「淮郡王有心了,我雲某豈敢見怪。」雲輕鴻不咸不淡的道。

    「哎」淮郡王一甩手,不滿的道:「雲大哥這淮郡王的稱呼,也太生分了,還是像以前,叫淮老弟就好。呼,真是懷念當年我們兄弟把酒言歡的時候,不若這次大典之後,雲大哥到敝王府做客,我們兄弟好好痛飲一番,如何」

    「淮郡王好意心領,但酒就不必喝了。」雲輕鴻淡笑起來:「人是當年的人,意卻非當年之意,酒的味道,自然也變了,變得難以下咽,還是不喝為好。」

    雲輕鴻的諷刺,淮郡王卻是一點都不生氣:「雲大哥莫非是在生本王的氣唉,也難怪,本王家的這小兔崽了也著實不讓人省心夜兒,還不過來」

    輝夜郡王從後面走出,站到淮郡王身側,一抹陰寒的目光掃過了雲澈的臉。淮郡王道:「聽說本王這個不成器的兒子那日竟對雲大哥不敬,唉,真是丟盡我淮王府的臉。夜兒,還不趕緊向你雲伯伯賠不是」

    輝夜郡王咬了咬牙,低下頭道:「雲伯伯,那日輝夜不懂事,還望海涵。」

    雲輕鴻安然受之,然後淡淡的道:「既然你已經知錯,我也便不記這小輩之怨了。淮郡王,那日我把貴公子大罵了一頓,讓他眾人之下顏面盡失,淮郡王殿下不會介意吧」

    「雲大哥哪裡的話」淮郡王豪爽無比的一擺手:「我這不成器的兒子整日肆意妄為,目無尊長,到處生事,雲大哥作為他的前輩,教un他是天經地義,本王感激還來不及,哪會介意。下次這兔崽子若是再敢對你不敬,用不著浪費口舌責罵,直接打個半死丟出去。」

    雲澈:呵呵噠。

    「大哥,看輝夜郡王身後的那個人。」蕭雲湊過來,壓低聲音道。

    雲澈側目,看向了輝夜郡王的身後,那裡站著一個身材高大健壯的青年男子,輝夜還算得上面白俊雅,而這個青年卻是一臉橫肉,目若鷹鉤,身上肌肉高高鼓起,僅僅是用視線,都能感覺到那每塊肌肉中蘊藏著多麼可怕的力量。

    似乎是感覺到了雲澈和雲蕭的視線,青年男子的目光猛然射來,盯了雲澈和雲蕭一眼后,又收了回去,鼻中發出一聲足以被任何人聽到的冷哼,目光更是輕蔑不屑到極點彷彿雲澈和蕭雲連讓他多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

    「這個人,就是淮郡王的長子輝染這一代幻妖七子之首無論是十二守護家族,還是幻妖王族,三十五歲之下,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而且他性情很是殘暴,和他交手的人,輕則重傷,重則慘死。」蕭雲低聲道,從他的聲音里,雲澈聽出了深深的忌憚。

    雲澈微微點頭,便不再看他,而這時,他發現淮郡王的目光,忽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位,莫非就是傳說中,雲大哥所收的那個義子如果本王沒記錯的話,名字應該是叫雲澈」淮郡王笑呵呵的道,目光從雲澈的頭掃到腳下,然後緩緩點頭:「果然是氣度不凡,也難怪,能被雲大哥這等人物收為義子的,又豈是尋常人,至少看上去,搞不好要比這親生兒子還強上一點。」

    蕭雲向前一步,面不改色的道:「大哥的確比我厲害的多,多了一個這樣的大哥為榜樣,我也自信會更快的成長,至少不會給爹娘丟臉。」

    雲輕鴻微微點頭,目光充滿了讚許。

    「好,哈哈哈哈」淮郡王哈哈大笑,然後向雲輕鴻一拱手:「還忘了恭喜雲大哥喜得義子。不過雲大哥這義子可真是神i的很,本王這些時日本想稍作了解,但縱然以本王的耳目,卻也連分毫都捉摸不到,當真是讓本王難得好奇啊。」

    淮郡王把自己調查雲澈底細的事,就這麼面不改色,毫不掩飾的說出來。說完,他手臂放下,道:「大典快開始了,本王就先行一步,來日本王若是盛邀,還望雲大哥莫要推辭。」

    「我們走吧。」

    淮郡王向雲輕鴻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便大步流星的踏向妖皇宮的大門,在一隻腳踏進宮門時,他忽然又停了下來,看著前方,背對雲輕鴻,嘆聲道:「除了你雲輕鴻,十二家族之中,還沒有本王甘願稱之為大哥的人。若說本王最不想為敵的人,也是你雲輕鴻。今日,本王依然稱你為雲大哥,今日之後,雲大哥是願與本王平起平坐,兄弟相稱,還是呵呵,一切的結果,自然是由大哥決定。」

    淮郡王的這番話,讓雲家和淮王府的人都齊齊瞠目,守在宮門前的守衛們一陣雙腿打顫,死命的低著頭,裝作什麼都沒聽到。

    淮郡王淡笑一聲,踏進宮門之中,輝夜和輝夜緊隨其後。

    「父王,為何對那個雲輕鴻如此客氣甚至做出事成之後平起平坐的承諾他有何資格」輝夜郡王極其不解的道。

    「呵呵,」淮郡王淡笑,頗為感慨的道:「你所知道的雲輕鴻,一直是個廢人,但在你出生之前的雲輕鴻,才是真正的雲輕鴻。你如果早生十幾年,就不會問這個問題。先妖皇當年賜雲滄海妖王之名,甚至允許他與自己平起平坐,小妖皇更是從小以雲輕鴻為榜樣,對他大哥相稱。就連你父王我,當年也被你爺爺要求以雲輕鴻為目標」

    「啊」輝夜郡王愣在那裡,半天說不話來。

    「哼」輝染不屑的一哼:「父王言重了吧,他再厲害,以他的年紀,撐死也只是個中期帝君,雲家多了這麼一個中期帝君,又能增加多大的威脅父王何需用平起平坐來拉攏」

    淮郡王短暫沉默,道:「大概是他在本王心中的影像太深刻了。本萬事俱備,本王心中篤定之極,但一想到他已恢復,便莫名的不安這種感覺,讓本王不爽之極」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