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淮王身邊的仲王看到了他的表情變化,淡淡一笑道:「看得出,你對雲輕鴻是真心的忌憚,坦白說,這著實讓我無法理解。○」

    「本王不否認。」淮郡王冷著臉道:「本王最安心的時候,便是他廢了的那些年。但他卻毫無預兆的就這麼痊癒了,就像是忽然在本王的心裡插上了一根刺本王感覺,雲輕鴻已經看穿了本王在這次大典上準備做什麼,到時,他定然會有所行動。」

    「你既然這麼忌憚雲輕鴻,想必是對他的性情很是了解。那麼,以你對他的了解,你覺得,他會有可能倒向於我們這邊么」仲王緩聲問道。

    淮郡王呼吸一滯,然後搖頭:「絕無可能。」

    「既然已經知道絕無可能,又何必浪費感情,抱著這並不存在的僥倖去試圖拉攏他呢」

    淮王默然不語。

    「若是淮王殿下真的怕雲輕鴻會壞事的話,倒也很簡單。」仲王嘴角一扯,冷笑著道:「讓他過一會兒連開口的資格都沒有,不就好了」

    仲王此話一出,淮王便瞬間知道他要做什麼,短暫的沉默后,他緩緩的點了點頭。

    仲王一笑,目光一斜,嘴唇微動動,向坐席邊緣的一個人凝玄成音,然後向他使了一個顏色。

    這些領主彙報的事,雲澈完全沒興趣,他思索了許久之後,忽然向雲輕鴻問道:「爹,當年聯合起來推動輿論,以及向小妖后施壓嚴懲我們雲家的,對面的七個守護家族,應該都有份吧。」

    雲輕鴻沒有說話,緩緩點頭。

    雲澈凝眉道:「在百年大典中,守護家族和各大王府都有登台獻技,甚至比斗的傳統,這次更不會例外。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對面的郡王一定會藉助某個機會主動提起此事,而且比斗的方法,也極有可能,會是東席對戰西席。」

    「淮王會這麼做的。」雲輕鴻平靜的說道:「這種可以大挫小妖后,還有我們這些不肯傾向於他的勢力銳氣的事,他怎麼可能不做。否則,都對不起他刻意安排的這個席位。」

    「就看他會用什麼理由了。」

    風平浪靜之中,大典已是過去了一個時辰。這場大典,按照原本的計劃,將是持續至少三天三夜,目前還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這時,駐守南疆的鎮南王稟報完百年大事,剛剛落下,東席角落,一個地位基本墊底的年輕郡王忽然站了起來。

    小妖后瞥他一眼,淡淡的道:「楚郡王,你可是有事有稟報」

    「是」被稱作「楚郡王」的人迅速離席向前,說話時,聲音明顯有些發抖:「有一事,憋在小王心中很久,只是此事事關重大,還可能引來一些大人的不快,所以小王也不知當講不當講。」

    小妖后墨色的瞳眸一眯,聲音冷凜的道:「既然不知道該不該講,那就別講了,退下」

    「」楚郡王如同喉嚨里忽然被捅了一刀子,準備了大半天,即將出口的話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一張臉憋的通紅他說「不知當講不當講」,只是為自己接下來的話做個緩衝和鋪墊,他沒想到小妖后沒有順勢讓他講出來,反而一句話給他斃了。

    他臉色一陣抽搐,只得應了一聲「是」,狼狽無比的退下。

    「這個蠢貨」東席中心,淮王一聲冷哼。

    這時,就在楚郡王坐席右側不遠處的一個人站了起來,看他的穿著,也是諸王之一,他一拱手,聲音高昂的道:「啟稟小妖后,小王也有話要說此事在小王心中也是埋藏已久,說出來,也會引得一些大人不快甚至怨恨,但此事關係我幻妖王族的名譽,甚至關係我幻妖界的未來,小王縱然遭人記恨,也不得不說。」

    「哦,是么」小妖后的一雙眸子,宛若點綴著星辰的夜空:「那本后倒是要聽聽項王所說的,究竟是何等大事」

    項王微一咬牙,臉色肅然道:「小王懇請小妖后,將雲家,剔除出十二守護家族之列,讓更有實力和資格的勢力取而代之」

    「嘩」

    項王這句話一出,整個大殿頓時一片嘩然,誰也沒有想到,這個項王口中的「大事」,竟會如此的石破天驚

    十二守護家族,是當年跟隨太祖妖皇一統幻妖界的十二家族,是整個幻妖界最最巔峰,如同神聖之地般的至高存在,而雲家,在過去萬年,都是十二家族之首,也最受妖皇一族器重,只是遭遇了百年前的天玄劫難,在近百年快速沒落而已這個項王雖然也是個郡王,但在王族之中地位低下,其王府勢力根本不足以和十二家族的任何一個相比,現在居然當著小妖后,當著十二家族,當著天下群雄之面,要雲家退出十二守護家族

    這簡直如同憑空扔下一個炸雷。

    小妖后眼睛驟然一眯,雲家上下更是勃然大怒,雲輕鴻倒是沒多大反應,但其他人可沒雲輕鴻那般的鎮定,大長老雲外天忽的站起,根本顧不得這裡是大典現場,直接破口大罵:「大膽狂徒,你算什麼東西,竟敢如此口出狂言」

    那個項王倒是意外的鎮定,淡淡的道:「雲大長老,請注意你的言辭,可別讓天下人都知道了你們雲家人都是這等涵養。」

    雲外天冷笑:「老子的涵養只給老子看的起的人,一條見利忘義,拋棄祖宗,跑去聽別人使喚的狗,還不配老子有涵養。」

    雲外天這句話當真是罵的夠惡毒,項王原本還滿是鎮定的臉頓時變成了豬肝色,嘴唇都氣的直哆嗦:「雲外天你你你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的是你」

    「好了,兩位不要做這種口舌之爭。」淮郡王在這時站了起來。雲家慕家天下言家蘇家本就極度懷疑這個項王忽然站出來說出這麼驚人的言語,必然是淮王所授意,他此時站起,更是確鑿無疑。

    淮王不等小妖后說話,笑呵呵的道:「項王,雲家作為歷屆妖皇的十二守護家族之一,已是萬年之久,可謂功高勞苦,你卻忽然稟報小妖后請求將雲家剔除出守護家族之列,你起碼要說出足夠的理由吧。」

    項王迅速道:「小王若無充足的理由,豈敢在這等大事上妄言。而讓雲家離開十二家族之列,也並非小王一人所想,小王所認識之人,十之**也都贊同理由,自然是充足無比,而且每一個都是天下皆知。」

    淮王站起來撐腰,這項王的底氣無疑足了數倍,他侃侃而道:「作為妖皇的十二守護家族,最起碼該擁有的,便是足夠強大的實力至少,也該擁有一個無敵於天下的高級帝君當年,雲家的高級帝君在十二守護家族之中最多,其他家族無一可及。但,百年前,雲家全部的十一個高級帝君,都喪命於天玄大陸現在的雲家,連一個高級帝君都沒有整個家族的最強者,太上長老雲江,也不過是君玄境六級。」

    「天下皆知,幻妖界最頂尖勢力的標誌,便是擁有一個高級帝君,但云家卻已是一個都沒有這樣的雲家,連頂級勢力都已算不上,有何資格位列直屬小妖后的十二守護家族有何能力守護妖皇一脈」

    「此言差矣。」淮王搖頭:「百年前的雲家大劫,只是妖王雲滄海衝動之下所造就的後果,雲家雖然現在沒有高級帝君,但以雲家的底蘊,給予足夠的時間,或許將來會有呢。」

    「不絕無可能」項王斷然搖頭:「決定著一個家族未來的,便是這個家族年輕一輩的實力但,妖皇城之中,誰人不知道雲家目前的年輕一輩簡直弱不堪言三十歲以下的霸皇,加起來才不到五個,而且實力最高的,也才是霸玄境二級中期哦,聽說有個還過得去的雲心月,可惜卻已經暴斃身亡。」

    「這樣的雲家,還有什麼未來還有什麼資格占著守護之位若是這樣的家族都能守護妖皇,那豈不是讓妖皇一脈顏面盡失,讓天下都恥笑」

    「住口」提到「雲心月」,雲外天宛若心臟被插了一刀,氣憤的渾身發抖:「我雲家的年輕一代之所以孱弱,還不是受一些奸人暗算,被迫承受沉重罪責,否則,以我雲家之底蘊,以我雲家的玄罡之力,絕不會弱於任何人」

    項王冷笑:「雲大長老這話倒是提醒本王了。沒錯,雲大長老的話,便是第二個理由那就是雲家之罪」

    項王手指雲家坐席,大聲呵斥道:「小妖后在位已整整百年,卻依然無法在金烏雷炎谷接受金烏傳承這是因為什麼你們雲家難道不知么」

    「你」雲外天的身體猛的一晃,這是他雲家最大的軟肋,他縱然極怒,也是無言以對。因為百年前妖皇璽是因為雲家而遺失,輪迴鏡也是因雲家而遺失這是無法辯駁的事實。

    「你們雲家弄丟妖皇璽,讓小妖后無法讓金烏血脈覺醒,獲得至高無上的神力都是拜你們雲家所賜輪迴鏡更是太祖妖皇傳下來的天地至寶,先妖皇對你雲家萬分信任,交給你們雲家守護,你們卻給弄丟而且丟在了天玄大陸,這一死敵的土地上你們不僅對不起先妖皇,對不起小妖后更對不起妖皇一脈的列祖列宗」

    「如此實力,如此天地共憤的滔天大罪,小妖后卻讓你們繼續保留守護家族之名整整百年已是仁至義盡但你雲家自問還有何能耐,何資格,何顏面繼續留在這守護之位」

    這個項王的詞鋒犀利非常,語氣憤慨激昂,句句又直擊重點,讓大殿之中的天下群雄都隨著他的言語而生出越來越重的認同感,也難怪淮王會讓他出頭。

    啪啪啪啪

    一陣拍掌聲響了起來,仲王一邊拍手站起,一邊臉色凝重的道:「項王,說的真是好極了雲家罪孽深重,實力大衰,這件事天下皆知,但對於其依然留在守護家族之列,本王起初也沒覺得什麼,但聽項王一言,本王如聞暮鼓晨鐘。的確,以雲家如今的實力,還有其犯下的大罪,絕不能再繼續擔任守護之責,否則,當真是連累皇族顏面威嚴盡失,以致天下恥笑以雲家之罪,小妖后只是斷其百年資源,實在是太過仁慈,就此驅除出妖皇城,都毫不為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