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場面頓時一片混亂,支持着雲家,正準確的說是依然效忠着小妖后的衆守護家族、王府雖然數量上弱勢,但也並弱不到哪裏去,而且他們站在妖皇一脈的立場,腰桿筆直,氣勢也要比那些心中有鬼,甚至有愧的強的多。

    處在這場混亂正中心的雲家卻是始終一片平靜,尤其是家主雲輕鴻,自始至終坐在那裏不發一言。

    但他沒出聲,不代表他沒說話,在兩邊針鋒相對時,他已經連續數次的向小妖后凝玄傳音。

    “小妖后,請務必控制好情緒,現在絕不是適合你出面的時候……更是千萬不要強硬的保護我雲家,淮王他們巴不得你這麼做。”

    “這件事,就由我雲家來完全接下來!”

    小妖后的脾性,雲輕鴻算是最爲了解的……就連他當年都被小妖后揍的一個月沒能下牀,她成爲小妖后後更是性情大變,這樣的局面,以她的性格,如果不是雲輕鴻第一時間傳音阻止,她絕對能做出當場殺人的舉動。

    就在雲輕鴻想好怎麼應對,準備站起來時,淮王忽然笑呵呵的道:“衆位先稍安勿躁,關於雲家能否繼續留在守護家族這件事上,顯然是支持將雲家剔除出守護家族的數量居多。”

    “數量多又如何!”慕雨白厲聲道:“淮郡王,你真以爲你拉攏的人數量夠多,就可以一手遮天了麼?嘿,一羣忘恩負義,忘祖棄宗之徒,再多十倍百倍,也不過是一堆讓人看不起的垃圾!”

    慕雨白的這句話,讓大殿之中的議論聲頓時大了起來。慕飛煙手肘撞了他一下,向他狠狠使了一個眼色,慕雨白冷哼一聲,別過臉去。

    淮王臉上毫不變色,慢條斯理的道:“慕兄這話,本王可是有些聽不懂了,不過慕兄有一句話倒是真的,數量多並不能代表什麼,畢竟在我們幻妖界,在任何一個世界,決定一切的並不是數量……而是實力!”

    “你又想耍什麼花招!”言自敬警惕的道。他們可不會天真的認爲淮王說出“數量多並不能代表什麼”是在替他們說話,他必然有着更險惡的圖謀。

    “本王的意思很簡單,就支持數量上而言,我們這邊要比你們多了近三成!但僅憑數量,你們肯定不會服氣,來自五湖四海的各大霸主也定然有很多人不服氣,那本王就代表支持將雲家驅出守護家族的一方,提出一個更加公平公正,也更容易讓你們服氣的方法……同時,也算是本王送給雲家和你們一個機會!”

    “在往屆的妖皇百年大典中,各守護家族、王府,都有登臺獻技,展露各自實力威風的傳統,此次是小妖后的首個百年大典,自然更不能少!那就這樣如何……”淮王擡起手來,笑眯眯的打了一個響指:“我們雙方,各選擇出十二個人,來進行對決。當然,往年大典上的相爭,從來都是來自年輕一輩,畢竟年輕一輩的實力決定着一個勢力接下來百年的地位,這次也不會例外!挑選的年齡範圍,在三十五歲以下!”

    “若最終結果,是我們僥倖獲勝,那麼,你們應該也就無話可說了吧?”淮王一臉的笑意。

    “好!淮郡王好提議!”仲王一聲讚歎。

    “數量上,我們已經取勝,不過實力相爭而決定結果,將更爲服衆,我沒有意見!”赫連狂高聲附和道。

    淮王的提議,讓東席的衆人全都露出了戲謔的笑容,而西席衆人全部臉色驟變。

    他們都心知肚明,西席不僅輸在數量上,在“質量”上,也處於巨大劣勢。

    東席擁有守護家族七個,每個家族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出戰,便是整整七個在整個幻妖界年輕一輩都處在最頂尖的人。赫連家的赫連霸、赤陽家的赤陽炎舞、白家的白潔、南宮家的南宮延、林家的林寒川、九方家的九方昱、嘯家的嘯東來……無一不是早已名震整個幻妖界的人物!

    而東席這邊,年輕一輩處在同一層面的,唯有蘇家的蘇止戰、言家的言成空、天下家的天下第六、慕家的慕恆一……雲家甚至沒有能達到這個層面的年輕子弟,唯一一個雲心月,也已慘死。

    就實力而言,蘇止戰和赫連霸在十二家族的年輕一輩中並列第一,是西席這邊唯一可以撐場面的人,但兩外三人,天下第六是霸玄境四級,而言成空和慕恆一,都只有霸玄境三級。

    而對方七個家族的驕子,玄力最低也是霸玄境四級!

    這還不是最惡劣的地方。

    象徵着整個幻妖界年輕一輩最最巔峯實力的“幻妖七子”,東席共有整整五個!

    加上七守護家族的七個天才,便是十二之數!

    這也是爲什麼淮王要提出每一方挑選十二個人。

    而西席這邊只有“幻妖七子”中的兩人。

    而且這兩個人……一個排行第六,第一排行第七。

    西席的衆家主、王府之主無不是咬牙切齒。如此誇張的實力懸殊,西席怎麼可能勝!唯一可能的結果不僅僅是敗,而且還是慘敗!淮王否決自己數量上的優勢,名義上似乎是在給雲家“機會”,但其真實目的,分明是將雲家驅逐的同時,還要當着天下人之面,狠狠挫敗所有沒站在他那邊的家族和王府,可謂險惡到了極點。

    “至於規則麼,雖然要和往年單純的比拼不太一樣,但也很簡單。”淮王欣賞着西席衆人的臉色,笑眯眯的繼續說道:“雙方一對一交手,敗了退場,勝的留下,直到被對方擊敗爲止,如此,直到一方全部被擊敗,而另一方依舊有人站在場上的話,那自然也就分出了勝負。如此一來,不但能最爲公平的決出勝負,而且還可以一目瞭然雙方的實力差距。若是雙方比拼到最後都只剩下一人決戰,那說明彼此實力相當,而如果一方全敗,另一方卻還有不少人都沒來得及登場……嘖嘖,那可就是丟人到極點了。你們……可敢接嗎?”

    淮郡王提出的這個規則,讓西席衆人再次臉色一變,心中一涼。

    如果是一對一,十二人相互交戰十二場,以勝場數決定勝負,那麼錯位對決,運氣極好的話,西席這邊還有那麼一丁點勝,或者平的希望。

    但淮郡王縱然在把握大到可謂萬無一失的情況下,依然選擇了這種淘汰式的比拼,不得不說,他的性情當真謹慎到了極點,因爲這種方式,的確是最爲公平,更是完全杜絕了西席勝的最後可能,實力差距,也可以通過己方沒上場的人數而清楚無比的彰顯,從而徹底的將對方折辱。

    西席家主都是面孔陰沉,咬牙切齒……這一戰,絕對不能接!接了必敗,而且還要被狠狠大挫!

    縱然退卻了會大失氣勢,也絕對不能接。

    一向不願摻進爭鬥的天下雄圖終於也無法坐住,站起身來,沉着臉道:“淮郡王,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的權利還沒有大到可以決定我們守護家族的命運!你們勝了又如何?憑什麼你們勝了,雲家就要離開守護家族!”

    “天下家主問的好!”淮王眼睛眯起,一雙眼縫狹長似劍:“那本王就給你一個最明確的回答:因爲若是我們贏了,就證明我們比你們強大!天地之間,實力爲尊!擁有多強大的實力,就擁有多強大的話語權和控制權!身爲強者,便有決定一切的資格,而弱者,連拒絕強者決定的資格都沒有!無論哪個世界,哪個層面,都是如此!”

    “這個回答,天下家主可滿意?”

    淮王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充斥着他勃勃的野心。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已是越來越多的人嗅到了不尋常的氣息。強者爲尊,這的確是世間最基本的生存法則,天下那麼多修玄的人,哪一個不是爲了追求更加強大的力量,哪一個不是爲了成爲人上之尊!

    淮王自身的玄力便不可小覷,而他的手下,擁有着足以傾覆天下的力量,這番話,他說的底氣十足,傲氣盈然,讓天下雄圖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雲輕鴻,這件事可是因你雲家而起,它的結果,也決定着你雲家命運,你難道連表個態的勇氣都沒有?”淮王把目光轉向一直沉默的雲輕鴻:“你直接告訴本王,這場公平至極的比拼,你是接,還是不接?”

    “妹夫,絕對不能接!能號令和決定你們雲家命運的,只有小妖后,那些宵小之人,根本不需要理會!”慕雨白沉聲道。

    慕雨白的話,也是所有西席之人心中所想,但他話音剛落,雲澈就先於雲輕鴻站了起身,高聲道:“接!必須要接!難道我雲家還能怕了誰!”

    “胡鬧!!”

    慕飛煙鬍子都翹了起來:“這是家族大事,你一個小輩胡言亂語什麼!輕鴻,雨白說的沒錯,這件事,你們雲家根本不需要理會,我看誰敢剝奪你們雲家守護家族的名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