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老弟,不用聽他的!”蘇項男沉眉道:“他不過是在激你。你雲家的榮耀,全天下人都看在眼中,誰也別想抹去。我比誰都相信,雲家的低谷僅僅是暫時,雲家有你雲輕鴻,有云家列祖英魂的庇護,必有重新崛起的一天!”

    “我完全認同蘇家主所言。”言自敬重重點頭,然後直接凝玄成音傳給雲輕鴻:“千萬不要接!否則,一切都將沒有了迴轉之地,就連我們這些家族和王府,也要遭受大挫。”

    在衆人的注視之下,雲輕鴻緩緩的站了起來,他沒有慌亂,他一點憤怒的神色都沒有,反而目視淮王,淡淡一笑:“我贊同澈兒所言,這一戰,我雲家當然要接!”

    “什麼!”慕雨白、慕雨空、慕雨青三兄弟同時大吼:“妹夫,你瘋了嗎!!”

    “沒瘋。”雲輕鴻笑呵呵的道,明明是處在風頭浪尖的他,卻是所有人之中最爲平靜的一個:“有人挑戰,我雲家自然要戰,這和是否關係我雲家命運無關。我雲家萬年以來,遭遇過的挑戰無數,我們無數次的勝,也曾經敗過,但惟獨沒有慫過!”

    “有人敢戰,我雲家就敢接!我們雲家可以敗,也敗得起,但就算敗得一敗塗地,也絕不會輸了尊嚴!!”

    雲輕鴻的話擲地有聲,直穿肺腑,在大殿之中久久迴盪,讓無數人的心中油然而生深深的敬佩與折服。

    慕老爺子擡起手,似是想說什麼,但晃了晃,終究還是放下,嘆息一聲道:“唉,就知道你會是這個決定,你們雲家這幫傢伙,都是一個倔脾氣,雲滄海是,你小子也是……唉,罷了罷了,既然你選擇迎戰,那我慕家,就與你同戰。”

    “呵呵,這番氣勢,果然還是二十五年前的那個雲輕鴻!”蘇項男沉默了一會兒後,釋然的大笑起來:“既然如此,我蘇家定鼎力相助!”

    “算我天下家族一個!”天下雄圖高聲道:“雲老弟既然都這麼說了,那就共進退吧!”

    “當然也少不了我們言家!”言自敬向雲輕鴻重重點頭。

    皇位之上的小妖后在雲輕鴻的力勸之下始終沒有言語,她目光閃動,看着左側的雲家、天下、蘇家、慕家、言家……淮王的野心,她早就知曉,局面的惡劣,她更是看的一清二楚。

    而此情此景之下,這五大家族依然願意堅持站在她這邊,這種沒有雜質的忠誠,還有在這近乎於必敗絕境之下所共同爆發出來的豪氣,讓她被怨恨與悲傷冰封了百年的心境第一次出現了“感動”的情緒。

    “呵呵呵呵,雲輕鴻畢竟是雲輕鴻,”淮王嘴角斜起:“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縱然知道自己必輸,卻也絕不願意當個縮頭烏龜。”

    “但你卻讓我失望了。”雲輕鴻平淡的口吻之中,是深深的輕視。

    這種平靜與輕視讓淮王心中泛起無比不舒服的感覺,他冷哼一聲,直接撇開目光。

    這時,雲澈向前,用足夠被周圍人聽到的聲音道:“爹,我可以代替你,和這位淮郡王說幾句話麼?”

    雲輕鴻看他一眼,緩緩點頭。

    “好!”雲澈昂起頭來,直接面向淮郡王,他問雲輕鴻的話,和他的這個舉動,讓人們的視線頓時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之前小妖后向雲輕鴻問過他的身份,讓在場的人都知道他並非是雲家之人,而是雲輕鴻的義子。他剛纔在雲輕鴻發話之前貿然喊出“應戰”,讓不少人對他大爲鄙視,對他忽然要站出來和淮王說話,也是嗤之以鼻。

    “哦?你有話要和本王說?”淮郡王斜了他一眼,淡笑道。

    “我只是想問淮郡王幾個問題。”雲澈一臉人畜無害的微笑:“你提出的這場交戰,是不是如果我們輸了,我們雲家就要退出守護家族之列?”

    “沒錯。”淮郡王嘲諷的一笑:“至於理由,本王自認爲已經闡述的足夠清楚。”

    “哦!”雲澈點頭,然後道:“那麼,如果我們贏了呢?我們能得到什麼好處?”

    “贏?哈哈哈哈。”淮郡王面孔一側,然後仰頭大笑起來,東席那邊也是瞬間笑倒了一片,彷彿集體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就連西席那邊,也是臉色一陣抽動。

    雲澈笑盈盈的道:“怎麼?淮王這大笑是什麼意思?既然是雙方的實力對決,那就有贏有輸。而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對決,是一方‘絕對’能贏的!如果真有,那這場對決也就毫無意義,既然毫無意義,那自然也就沒必須進行下去了……淮王你說對麼?”

    淮王的笑意收斂,第一次用饒有興趣的目光打量了雲澈一眼。眼前的青年人在面對自己時,竟是無比的平靜從容,就連眼神,都沒有多少的動盪,從他的身上,淮王竟隱約看到了雲輕鴻的影子。他淡淡一笑,道:“你說的很對,既然是對決,那自然是誰都可能輸,誰都可能贏。不過誰輸誰贏的後果不是已經足夠明白了麼,若是我們贏,你們雲家就要脫離守護家族,而如果你們贏,那自然就依然留在守護家族之列,我們這些反對者也是無話可說了。”

    “淮王殿下不覺得自己的話很可笑麼?”雲澈臉色一變,忽然露出一個嘲弄的微笑。

    “可笑?”淮王一斜眉。

    “不僅是可笑,還是可笑到極點。”雲澈的眸光變得充滿攻擊性,甚至面對這堂堂淮王,都帶上了清楚無比的藐視色彩:“我們輸了,整個雲家就要離開停留了整整萬年的地方,全族上下數萬口的命運天翻地覆,後果無比的慘烈。”

    “而你們輸了,居然什麼後果都沒有!”雲澈冷笑:“這天下哪有這麼不公平的事!這場對決,可以說是一個賭局,我們這一方的籌碼,是我們雲家的命運,而你們……居然連籌碼都沒有。這種連最基本的公平性都沒有的對決,還有什麼可比的?”

    淮郡王眼睛一眯,然後大聲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雲輕鴻,你真是收了個好兒子,居然懂得以進爲退,不過這麼拙劣的方法就想讓本王放棄,那也太可笑了點,想要本王這邊出籌碼是麼?好,本王就賞你這個機會,你倒是說說看我們這邊該出什麼樣的籌碼?”

    “既然淮王殿下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雲澈篤定的一伸手,指向淮王身後的七守護家族,道:“若是最終是我們勝了,那麼,赫連、赤陽、白家、南宮、林家、九方、嘯家,每一家必須在一個月之內,交給我們雲家五斤紫脈神晶!而你淮郡王,則必須湊夠二十斤紫脈神晶,交到我雲家門上!”

    雲澈的話一出,大殿之中所有人無不是目瞪口呆,東席的七大守護家族更是臉色驟變。就連雲輕鴻面部的肌肉都劇烈抽搐了一下。

    若是敗了……每一家交給雲家五斤紫脈神晶……是五斤紫脈神晶,而不是紫脈天晶,更不是普通的紫晶石!!

    五斤紫脈天晶便已是價值連城,而紫脈神晶,那是堪稱天地聖物的東西,在超過九成九的幻妖子民的世界觀裏,是隻存在於傳說的聖物,貴重到都不能單單以“貴重”來形容。

    整整五斤紫脈神晶,縱然是擁有最頂尖層面、實力和資源的守護家族,要積累五斤紫脈神晶,也要至少百年的時間!

    以五斤紫脈神晶的力量和守護家族的底蘊,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培養出至少五個三十歲以下的霸皇。雲家這一代的年輕弟子之所以實力暴跌,最關鍵原因便是被極大幅度的限制了資源,尤其是紫脈神晶……百年之中,沒能獲得一絲一毫。

    如果哪一個守護家族真的交出五斤紫脈神晶,那麼接下來百年的一代,實力必將和雲家一樣大跌……而收攏了整整七個家族大量紫脈神晶的雲家,想不強勢崛起都難。

    更何況,還要再加上淮王的整整二十斤……淮郡王就是把傾向於他的六十王府全部狠狠搜刮一遍,也不一定能湊夠二十斤,而且如果他真那麼做了,還必然讓諸多王府心中不滿甚至怨恨。

    雲澈喊出的這個“籌碼”,何止是獅子大開口!!

    所以,縱然知道自己這一方絕對不可能輸,七大家族、諸王府也都是臉色驟變。幾大家主直接渾身發抖,恨不能指着雲澈的鼻子一陣痛罵。

    面對這樣的“籌碼”,淮王也有些不太淡定起來,他不屑的笑了一笑,道:“本王倒是沒想到你年紀不大,胃口卻是大的很。不過,別說你只是雲輕鴻的一個義子,就算是妖王雲滄海在世,也沒權利號令本王和本王身後的家族王府,憑什麼我們輸了,就要聽你的話呢?嗯?”

    “淮郡王問的好!”淮王的話卻非但沒有讓雲澈無言,反而聲音陡然提升了幾分:“那我就給淮王殿下一個最明確的回答:因爲若是我們贏了,就證明我們比你們強大!天地之間,實力爲尊!擁有多強大的實力,就擁有多強大的話語權和控制權!身爲強者,便有決定一切的資格,而弱者,連拒絕強者決定的資格都沒有!無論哪個世界,哪個層面,都是如此!”

    “這個回答,郡王殿下可滿意?”

    淮郡王的臉色瞬間僵硬,所有人也再度目瞪口呆。

    這是淮郡王之前面對天下雄圖的質問,喊出的慷慨激昂、野心勃勃的話,卻被雲澈原封不動,一字不漏的反拍到了淮郡王的臉上。

    “這是淮王殿下的原話,不知淮王殿下可還記得?”雲澈笑眯眯的道:“哦,如果淮王殿下是個拿自己說話當放屁的人,那就當我沒說,嘿嘿,當我沒說。”

    西席那邊不少人不住的齜牙咧嘴,慕飛煙老爺子咧着嘴脣道:“嘖嘖,這小子……雖然根本贏不了,要求再加一百倍也沒用,但能噁心這傢伙一臉,也是爽!”

    淮王的臉色微微陰了下來,半晌不語。這個世界上,最難以反駁的,就是自己喊出來的話……因爲一旦反駁,那無疑就是在打自己的臉。

    “狂妄小輩,這裏哪有你說話的資格!!”九方家主九方奎再也忍耐不住,起身暴吼。面對整整五斤紫脈神晶,整個幻妖界都不可能有人能做到淡定。

    “淮王殿下,不用理會這個小輩!”赫連鵬沉聲道:“雲澈,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在淮王面前叫囂,趕緊滾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雲澈仰頭大笑起來,他搖了搖頭,看着淮王和七守護家族家族,滿臉的不屑與嘲笑:“我們敗,雲家就要失去整整萬年的使命、地位和榮耀,但我們雲家即使面對如此殘酷結果,還是在絕對劣勢的情況下,依然敢戰!”

    “而你們敗,僅僅是失去五斤紫脈神晶而已!和我們雲家萬年的榮耀相比,別說五斤,就是五百斤,都根本不值一提!可惜啊,真是可惜啊……叫囂着把我們雲家驅逐的時候,一個一個比一個振奮,而在自己絕對佔優勢的情況下,面對遠遠小過於我雲家千萬倍的籌碼,卻慫成這個德行,嘖嘖嘖嘖,真是可笑又可憐啊。和一羣這樣的家族並稱十二守護家族,我都替我們雲家丟臉!”

    “你!!”

    “還有你淮王!”雲澈根本無視各家主殺人的目光,盯着淮王冷笑道:“動不動就號召一坨人要驅逐我們雲家,動不動就要搞個對決,動不動就是爲了整個幻妖界……我當你多大的魄力,原來也不過如此!我不過提出個遠比我們這邊小的籌碼,你卻連答應的膽量都沒有,還需要你身後的人來叫囂着庇護。嘿嘿,和我爹相比……哦不不,現在看來,你根本連和我爹相比的資格都沒有。”

    說完,雲澈直接都懶得看淮郡王,轉身向雲輕鴻道:“爹,我看,這比賽還是別比了,對面一羣可笑的慫包,和他們較真,簡直跌我們雲家的層次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