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妖后所劃出的比賽場地,剛好位於妖皇大殿的正中心。淮王站出來,笑呵呵的道:「你們先請吧。」

    西席的眾家主和郡王都已聚到了雲輕鴻身側,擇出的十一個參戰者,也都站在了他們的身後,至於第十二個參戰者,自然是出自雲家,但云輕鴻似乎還並未最終確定下來由誰出戰。

    「雲老弟,如何出戰,便交由你來決定吧。」蘇項南道。由雲輕鴻來主導,相信任何人都不會有異議。

    雲輕鴻微微沉吟,道:「這場比賽的規則並非以勝利場次數判定,而是淘汰制,所以登場次序並不重要,所以,誰先誰后,便由孩子們自願來吧。不過……以我對淮王的了解,他是個行動上張揚,但心思極為縝密謹慎的人,縱然有著絕對的把握,依然不會有任何的留手。所以對方擁有的五個『幻妖七子』,他會一個不少的派上……包括輝染!你們要有足夠的思想準備。」

    眾家主和諸王點頭,臉色更加的沉重。

    「淮王雖然不可能一上來就派出有著絕對實力的第一梯隊,但也一定不會忘了給我們下馬威,所以,對方的第一個出場者縱然不是最強,也絕對不可能是弱者,所以,第一個上場的,不要抱著對方會先上最弱的僥倖,而是要有面對強敵的覺悟雲輕鴻緩聲分析道,他眉頭凝起,道:「我的告誡只有一個,即使對方的實力足以徹底碾壓自己,也絕不可以輕易認輸!在註定贏不了對手的情況下,去最大程度的讓他消耗,甚至受傷,那便是贏得了比賽!贏得了尊嚴,也為後面的隊友贏得了更大的機會!」

    「明白了!」後方的十一參戰者齊聲道,每一個人的臉色都變得堅毅。

    「另外,一定要小心被打出賽場範圍之外,以這種方式輸的話,對方的消耗最小。同樣,這也是你們戰勝對手最可取的方式。」

    「那麼第一個,就由我來!」慕家慕恆一低吼道。

    聲音落下,他整個人已飛身而起,一個騰空,落在了賽場之中,腳尖落地的那一剎那,身上的寒冰玄氣已瞬間爆發,一股冰冷的狂風向周圍席捲而去,他手臂一揮,一條冰晶長鞭揮舞而起。

    「慕家慕恆一。」

    短短五個字,卻是氣勢如虹。

    「哦,原來是慕家三太長老家的恆一公子。」淮王用一種頗為讚賞的眼神看了慕恆一一會兒,然後側身道:「你們誰來迎戰?」

    淮王喊了一聲,卻是無人回應。他嘴角微微一斜,道:「既然都不願意主動出場,那便由本王來進行選擇了。子寰,就由你來迎戰慕家的恆一公子吧。」

    淮王口中的「子寰」二字一出,西席諸人齊齊臉色一變。

    子寰郡王,昭王王府的小王爺,而這並不是他最顯眼的身份,他另一個身份,是威震幻妖界的「幻妖七子」之一,而且位列第四位!!

    雲輕鴻猜的果然沒有錯,淮王派上來的第一個人,便是一個非第一梯隊,但絕對不弱的人。即使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但西席諸王和各家主依然是滿臉緊張之色,尤其是慕家之人,有一大半直接站了起來。

    因為慕恆一,絕對不可能是這個子寰郡王的對手……絕對不是!

    單就玄力而言,慕恆一是霸玄境三級,而子寰郡王是霸玄境五級巔峰!他在東席諸人之中,實力位列中游,而西席之中,卻惟有蘇止戰能勝過他。

    在較低的玄力層次,一級小境界的差距可以說並不大,但到了霸玄境界,一個小境界,卻代表著巨大的實力差距。即使是雲家強大的玄罡,也只能超越一個小境界挑戰而已。慕恆一與子寰郡王兩個小境界的差距,是根本不可彌補的,何況子寰不是普通的霸玄境五級,還是五級巔峰。

    再加上子寰是屬於幻妖王族,雖然他的妖皇血脈很稀薄,但那畢竟是神獸之血,在體質之上,也要大大超過尋常的人和妖。

    所以,這一場,慕恆一必敗!

    被喊到名字的子寰郡王愣了一下,然後站起身來,瞥了慕恆一一眼,軟綿綿的應了一聲「哦」,顯然一副很不情願的樣子。他一躍而起,進入比賽場地,雙手抱胸,斜眼看著慕恆一,那眼神中的不屑,就算是傻子都看得一清二楚……顯然,他根本不把眼前的對手放在眼裡,甚至對淮王讓他出場對戰這麼一個弱者很是不爽。

    淮王緩緩的道:「子寰,恆一可是慕家三太長老的嫡孫,更是慕家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是個強大的對手,你可千萬不要等閑視之,務必要全力以赴。」

    「哦,知道了。」子寰郡王依舊軟綿綿的回應,然後手上玄陣一閃,一把通體血紅色的長刀已抓在手中,刀尖指向地面,另一隻手竟是直接背到了身後,然後向著慕恆一一歪嘴:「那個……哦,你叫什麼名字來的……趕緊開始吧,哦,你先出手,隨便攻擊。」

    慕恆一的表情未變,但一雙眼眸已是幾乎要噴出火來。

    他自知玄力修為上不及這子寰郡王,但他好歹是慕家這一代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是妖皇城人人皆知的慕家三公子,什麼時候受到過如此的輕蔑!

    眼神輕蔑,神情輕蔑,就連說出的話,也充滿著嘲諷與不屑。

    我就算勝不了你……也一定要在你脖子上留道血溝不可!!

    慕恆一心中如同有一座火山爆發,他一聲低吼,冰晶長鞭驟然甩動,舞出無數刺骨冰晶,如漫天飛蝗般飛向子寰郡王,同時身上藍光一閃,一層冰晶在身體表面瞬間鑄成,隨著他身影一晃,掠出一道寒冰風暴,直衝連戰鬥架勢都沒擺出來的子寰郡王。

    「看來恆一被徹底激怒了,一上來便是『寒晶絕滅』。」一個慕家人道。

    雲輕鴻的眉頭在這時猛的一跳,然後無奈的嘆息一聲:「糟了!」

    站在那裡,一臉懶散的子寰郡王臉上忽然閃過剎那的冷笑,他背在身後的手閃電般的抓握在了刀柄之上,本是毫無氣勢的身體,一瞬間驟然爆發出強橫無比的玄力氣場……手中長刀之上,閃耀起了刺目的血色玄光。

    他剛才的靜默根本不是在輕敵和自大……而分明是在悄然蓄力!然後在這一瞬間忽然爆發!

    幻妖王族的人因為擁有金烏血脈的緣故,在修鍊火系玄功上有著無可比擬的天賦。因而幻妖王族的諸王雖然沒有資格修鍊獨屬妖皇的《金烏焚世錄》,但也都是修鍊的火系玄功。

    這個子寰郡王也不例外。

    他手中的刀,名為「赤血」,他所揮出的,便是幻妖強者聞之無不膽寒的「血炎一刀」!!

    眼前的子寰郡王忽然從一潭靜水,化作了撲面而來的海嘯,慕恆一憤怒之下全力攻擊,再加上根本沒想到這個明明一臉輕視的敵人竟忽然全力爆發,他根本沒有半分避開的可能,只能以自己的全力,硬生生的和他的赤血刀正面碰撞……

    一道血一般的紅光橫空劃過,冰寒的空氣被絞成了混亂肆虐的風暴,漫天飛舞的冰晶在短短一瞬間全部化作最細小的碎末。

    砰!!

    慕恆一蘊藏著強大破壞力的絕滅冰晶被瞬間撕裂,隨之,他身體表面的冰層也被切開……紅光繼續向前,切斬在了他的護身玄力上,一團紅芒,也在這一剎那毫不留情的爆發……一抹冷笑,現在了子寰郡王的臉上。

    「小子,我們要的不是贏,而是要你們輸的要多醜有多醜!!」

    一道帶著深深嘲諷的低語聲傳到了慕恆一的耳里,他帶著遍體破碎的冰晶和一道長長的血痕,飛出了賽場範圍,砸向了慕家的坐席。

    「恆一!!」

    慕家的人一聲驚呼,慕雨白迅速飛身而起,一把接過灑血倒飛的慕恆一。

    一道深深的傷口從慕恆一的腰間一直延伸到心口部位,一尺多長,深到了可見內臟。

    「恆一!!」

    「恆一你沒事吧……」

    「快!!快拿傷葯!」

    慕家的人迅速圍到了慕恆一身側,幾大長老齊齊運轉玄力,封住他的傷口。慕恆一死死的咬著牙,沒有發出一聲慘叫,但臉色,卻是慘白如紙,他大喘一口氣,看著慕雨白和慕飛煙,羞愧的道:「家主……恆一沒用……敗的……如此難看……給家族……丟臉了……」

    誰都想到慕恆一會敗,但誰也沒有想到,他竟是敗的如此之快。

    秒敗……毫不誇張的秒敗!!

    慕恆一與子寰郡王的實力差距雖然大,但全力應對,本也不至於敗的如此之慘,但是,對方明明實力佔據絕對優勢,卻依然耍了個暗詐,以輕視和嘲諷來讓慕恆一憤怒,同時失去謹慎,而自己一副不屑與敵的樣子,但實則已是暗中調動全身之力……完全正面的全力對撞,霸玄境三級怎麼可能比得過霸玄境五級巔峰,而且在天賦力量上佔據絕對優勢的幻妖郡王!!

    慕恆一不但秒敗,而且沒有給對方造成絲毫的創傷,就連給對方造成的消耗都很小。

    天下第一飛身來到慕恆一身前,灌入精靈之力,很快,慕恆一的傷口便停止了疼痛。

    慕飛煙胸口重重起伏,他並沒有責怪慕恆一,而是臉色凝重的道:「你的確敗的很難看,而且敗的對這場比賽毫無價值……但對你自己而言,卻是敗的很值!因為幸好這次面對不是死敵,否則,你就不是受傷和敗的難看這麼簡單!好好的反省為什麼會敗的這麼丑,想明白了,你以後就會活的更久!」

    「是……」慕恆一閉上眼睛,羞愧的道:「是我……在對手挑撥之下……理智防備全無……這個教訓,我會牢記一生……」

    「好了,馬上閉目休整,有什麼話,傷好之後再說。」慕雨白說完,轉過身來,冷眼看著子寰郡王。

    「咳,沒想到恆一老弟身子骨這麼弱,小王才一刀,就傷成這個樣子,早知道如此,剛才那一刀用一半力量就好了。」子寰郡王一副自責的樣子:「慕前輩,比賽之中,受傷在所難免,你應該不會因為這事為難小王吧?」

    比斗之中受傷,本就不得追究,何況妖皇大殿之中,眾目睽睽之下,所以慕雨白縱然知道他是故意重傷慕恆一,卻也是發作不得,他冷哼一聲,沒有對子寰郡王說半個字,將目光轉向了雲輕鴻。

    他們都已經看出來,淮王那邊不僅是要大敗他們,而且還要讓他們敗的要多的慘有有慘,要多難看有多難看,要將他們的尊嚴徹底的踩在腳底。

    【連續失眠……還有救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