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啪啪啪

    淮王拍手站起,笑呵呵的道:「精彩,真是精彩的一戰。∴沒想到這等大典上的切磋較量,居然也能出現雙方皆敗的結果,激烈到了讓本王萬萬預想不到啊。不過」

    淮王看著雲輕鴻,笑了起來:「你們確定還要再繼續打下去么你們用了差不多一半的人,才打下來我們這邊一個人,這結果著實讓人遺憾,本王都有些不好意思繼續進行下去。不過,以本王對雲家主的了解,雲家主就算敗的再丑,也會硬著骨頭硬抗吧」

    「呵呵呵呵,」雲輕鴻也笑了起來:「淮王,你果然對我雲某人知之甚深。但你的言行還真是幼稚可笑。我們之間的交手才剛剛開始,你現在就斷言我們已經敗了,是不是太早了」

    「哈哈哈」淮王大笑三聲:「還真像是你雲輕鴻能說出來的話那就讓本王好好的看看你雲輕鴻的自信來自哪裡,本王更想知道你的傲氣又能支撐到什麼時候文博,我們這邊的第二個登場者,便由你來吧。」

    「第二個」三個字被淮王刻意說的很重,諷刺的意味誰都能聽的清楚。他話音剛落,一個高大的男子騰空而起,落在了賽場中心。

    幻妖七子排行第五文博郡王和之前的子寰郡王一樣,同是霸玄境五級。

    西席這邊,也馬上有一個人飛身而起,落在了文博郡王面前,這個人,也是西席到目前為止出現的最強者同樣位列幻妖七子,排行第六的勇毅郡王

    兩人同屬幻妖王族,又同屬「幻妖七子」,且排名相鄰,實力差距本就不大,再加上平時曾經多次交手,互相適應對方的金烏炎和玄技,因而兩人交手之後,戰的格外激烈膠著,打了整整兩刻鐘后,勝負終於分出文博郡王以並不大的優勢獲勝勇毅郡王落敗。

    西席再敗直接到了五敗一平的凄慘局面。

    文博郡王雖勝,但也是奇招底牌盡出,身上多處帶傷,玄力也是大耗。在接下來的第七場比賽中,被西席一個小郡王略有些艱難的擊敗。

    第八場:西席和頌郡王對戰林家林寒川林寒川完勝

    第九場:西席嘉容郡王對戰林家林寒川林寒川再勝

    至此,雲家所在的西席一勝一平七敗可出戰,只剩最後四個人。

    第十場:幻妖七子排位第七:御王府英楠郡王對戰林寒川英楠郡王勝

    第十一場:英楠郡王對戰南宮家南宮延英楠郡王慘勝。西席,在戰到最後幾人時,終於迎來了第一次二連勝。但西席之中沒有一個人露出哪怕半點的欣喜,英楠郡王雖然勝了,但卻也是已經力竭,下一場必敗無疑,到時候,西席,便只剩下最後的三人。而對方不但還有八個人,第一梯隊的四個強者,還一個都沒出現。

    第十二場:英楠郡王對戰白家白潔毫無意外,白潔完勝

    西席,只剩了最後的三個人:蘇止戰、天下第六,還有雲家的出戰者。

    第十三場,天下第六齣戰,精靈一族有著強大的玄弓力量和自然天賦,但其玄力屬性決定著他們的攻擊能力並不強大,而且在限定區域內部的正面對決,他們的玄弓之力被極大限制,所以天下第六一上來,就陷入了絕對的劣勢,苦戰之後,以弱勝強的奇迹並沒有發生,被白潔擊敗。

    至此,雙方對戰十三場,西席已敗十人,而東席,僅僅敗了四人,除了場上的白潔,還有七個未出戰的年輕強者,其中嘯家的嘯東來和九方家的九方昱是霸玄境四級,赤陽家族的赤陽炎舞為霸玄境五級,赫連家族赫連霸為霸玄境六級,幻妖七子排位第二、第三的遠雀郡王、輝夜郡王為霸玄境六級。

    還有一個幻妖七子之首,玄力達到驚人的霸玄境八級的輝染

    而對面,只剩下一個霸玄境六級的蘇止戰,至於雲家,根本沒有拿得出手的出戰者,年輕一輩的最強者,也才霸玄境二級而已。

    這場對決,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懸念,雖然目前這種局面沒有人感到詫異,但依然覺得雲家那邊輸的實在太過凄慘。

    妖皇城內的各大勢力都是暗中嘆息,這只是兩個派別年輕一輩實力的對比,雖然不能決定全部,但也足以彰顯的出淮王手中所掌控的勢力已是何等的強橫,完完全全就是壓倒性的實力而這場由淮王刻意挑起來的對決,一個目的是為了將雲家驅逐,另一個目的,便是通過這種純粹的實力碾壓,來狠狠挫敗對方的氣勢,將他們,包括小妖后在內的尊嚴與傲氣都踩在腳底。

    雲家被驅逐之後,小妖后更是不可能有與淮王抗衡的實力。到時候,淮王只需要一個契機,或者是自己製造一個契機,那麼這幻妖界的妖皇,便要易主了

    西席這邊,每個人的臉上都籠罩著一片陰雲。在天下第六敗給白潔之後,這邊可出戰的,便只剩下兩個人,而實則在他們心裡,也等同於只剩最後一個人,因為雲家年輕一輩,真的沒有一個能上的了這種場面的人。

    「唉。」蘇項南緩緩的嘆了一口氣,他拍了拍蘇止戰的肩膀,道:「止戰,結果已經如此,我們的挫敗已經註定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你上去吧,我們能不能在最後挽回些許顏面,便要看你了。」

    「我知道了,無論結果如何,我定當全力以赴」

    說完,蘇止戰已抓起武器,騰空而起,落在了剛剛戰勝天下第六的白潔身前,劍指前方,氣勢依舊強盛無比,沒有因己方的大敗而有絲毫的示弱:「蘇家蘇止戰我從來不願意和女人交手,你還是自己投降下去為好。」

    他對面的白潔一身白衣,身材較一般女子高大的多,她面色潮紅,微微有些氣喘,顯然剛才和天下第六的一戰勝的並不輕鬆。聽了蘇止戰的話,她一聲冷笑,嘲諷道:「你們那邊敗的像落湯雞一樣,真不知你哪來的顏面和底氣說出這種大話,你更資格看不起我們女人。」

    「不,你理解錯了。」蘇止戰很是不屑的一笑,聲音低了下來:「我蘇止戰絕不是看不起女人,只是看不起忘祖背義,給人當狗的女人」

    「找死」這句狠罵讓白潔頓時大怒,手中玉劍一橫,霎時,她的背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白虎影像,白虎影像仰天而哮,咆哮聲聲震四野,直震的整個大殿都隱隱發顫,霎時,一股狂風洶湧捲起,狂風呼嘯的聲音甚至壓過了白虎咆哮的聲音,賽場之中,彷彿一下子湧入了成千上萬個颶風風暴。

    「是白家的虎哮領域」

    白潔的領域瞬間輻射開來,籠罩了整個賽場範圍,蘇止戰的頭髮、衣著被狠狠帶起,獵獵作響,但身軀卻如釘在了地面上,一動不動,他握起長劍,一劍橫掃。

    在白潔的領域之中,除了自己,任何人的力量和速度都將被極大的壓制,但蘇止戰出劍的速度依舊迅若雷霆,周圍狂涌的颶風都被這一劍席捲而起,浩大的領域頓時被撕開了一個大口子。蘇止戰大步踏前,每前進一步,領域便會被撕開一分。

    「白家和蘇家都是以劍為武器,玄力屬性也都是風,白潔和蘇止戰的玄力差距不是很大,但在風玄力法則的理解上,蘇止戰顯然要遠遠勝過白潔,白潔的領域,對他毫無威脅。」雲輕鴻讚歎著道。

    此時,蘇止戰已靠近到白潔身前,手中之劍的劍身上,一卷淡綠色的風旋起,這個風旋在這浩大的颶風領域之中可謂渺小至極,卻是將周圍呼嘯的風浪全部強橫的排開。

    哧

    蘇止戰一劍直刺,前方的領域頓時被狠狠的撕裂,白潔也玉劍豎起,「鐺」的一聲擋住了蘇止戰的一劍,頓時,她感覺手臂一麻,虎口劇痛,身體快速倒退,手中的玉劍險些拋飛了出去。

    全力狀態下的她都不是蘇止戰的對手,更何況她的玄力已虧空了大半。

    蘇止戰沒有給她絲毫喘息的機會、身影一晃,瞬間壓上,身如狂風,劍如霹靂,每一劍揮出,都帶起幾乎將耳膜撕裂的呼嘯聲,劍身上的風旋也在快速膨脹。白潔連接幾十劍,手臂已幾乎完全麻木,握緊的右掌被崩裂的虎口所滲出的血液染紅了大半,就連她的臉頰,都被劍風劃出好幾道長長的口子。

    「竟敢傷我的臉我絕不會放過你」

    臉上的劇痛,白潔後知後覺,也讓她如被踩了尾巴的老虎,瞬間暴走,她怒叫一聲,身後再次現出巨大的白虎影像,全身一下子捲起一個足有十數丈高的風旋,蘇止戰眸光一閃,卻在這時忽然直入她的風旋之中,未等她憤怒之下的全力反擊到來,一劍抽在了她的腰肢上。

    啪

    這一劍抽的奇響無比,更是清脆到了極點,白潔身上還沒完全成形的風旋頓時消散,整個身軀如一個被狠狠抽打的陀螺一般旋轉飛了出去,一直飛到了賽場之外。

    「唉,女人啊,實力再強,也成不了大事。」蘇止戰站在原地,默默搖頭,小聲自言自語了一句。

    白潔落地,被摔了個七葷八素,玉劍也已不知飛到了哪裡。

    「蘇止戰我我跟你拼了」

    當著天下群雄之面,被對方一劍給抽飛了出去,作為白家這一代的最強者,整個幻妖界無人不知的天之驕女,她何時受過這樣的奇恥大辱。她重新拿出一把劍,一聲大叫,便要重新撲向蘇止戰。

    「夠了。」

    白潔前沖的身體停止,她的身前出現了一道看不見的力量屏障,讓她再也無法前進半分。白家家主白翳走下來,拉過白潔,道:「你已經敗了眾目睽睽之下,你這成何體統」

    白潔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落在了賽場之外。她咬了咬牙,狠狠的盯了蘇止戰一眼,然後只能乖乖的回到坐席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