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劇毒噬身的可怕感覺奇蹟般的消失,蘇止戰不但身上毒氣全消,口中不再發出呻.吟,甚至在所有人驚異的目光中……自己緩緩的站了起來。

    “這……”

    手掌一直按在蘇止戰身上的蘇項南,還有蘇家衆長老清楚的感覺到蘇止戰體內的九皇蛇毒竟然完全的消失……是完全的消失,而不是被抑制住。他們和九方一族同屬守護家族整整萬年,自然無比清楚九方家族毒功的厲害,也知道九皇蛟毒的恐怖,即使是強如他們,中了只有霸玄境四級的九方昱的“九皇蛟毒”,要完全化解也要不短的時間,而云澈餵給蘇止戰的那枚黃色丹藥,居然短短几息之內,便將蘇止戰體內極重的九皇蛟毒全部化解。

    以他們的閱歷,都深感難以置信。

    身體的狀態,蘇止戰自己自然最是清楚,他目光驚異的看了雲澈一會兒,然後一拱手,真摯的道:“雲兄弟,感謝出手相救。爹,衆位長老,我已經沒事了。”

    衆目睽睽之下,九方一族當然不可能真的把蘇止戰給毒死,但若九皇蛟毒拖得久了,極有可能會對蘇止戰的身體甚至玄脈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傷和暗患,蘇家想要早點拿到解藥,就勢必要向九方一族低頭……所以,雲澈不僅僅是解了蘇止戰的毒,更是挽回了蘇家差點就要放低的尊嚴。

    以蘇止戰的性格,若是因自己而讓家族向九方家族屈膝,那比殺了他還難以承受。所以對於之前並沒有太怎麼關注的雲澈,他心中如今感激之極。

    “真……真乃神藥!”蘇家的幾個長老低呼道。如果不是顧及所在的場合,他們一定會不惜一切的追問出雲澈餵給蘇止戰的究竟是什麼神藥。短短几息便完全消除蔓延全身的九皇蛟毒,有了此藥,豈不是萬毒不懼!

    蘇項南向雲澈重重點頭,雖未說話,但感激之意已溢於臉上。

    “怎麼回事?”蘇止戰身上毒息消失,像沒事兒一樣站了起來,九方昱,還有九方一族的人全部傻眼,他們雖然看到了雲澈餵給蘇止戰一枚藥,但腦子裏想到的卻是完全相同的三個字——不可能!

    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存在如此輕易化解九皇蛟毒的丹藥……絕不可能!一定只是暫時壓制了毒性,一定是這樣!

    九方家族的人全部心中震驚,但絕不相信,也絕不能接受蘇止戰的毒真的被一枚丹藥如此輕易的化解了!如果真有這樣的丹藥,那他們的家族毒功豈不是成了笑話,成了狗屁!

    “剛纔的毒,我蘇止戰……記下了!”蘇止戰狠狠的盯了九方昱一眼,然後在蘇項南的攙扶之下,回到了蘇家坐席。

    但云澈卻沒有就此離開,他面對九方昱,面無表情的道:“九方昱,蘇止戰和你交手時,已是全身帶傷,玄力大跌,你輕易就可以打敗他,爲什麼還要用毒?你們九方一族,難道都是這種陰毒之輩?”

    對於身上只釋放着天玄氣息的雲澈,九方昱完全是連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沒有,他是幻妖界無人不知的絕頂天才,是九方一族的第一人,區區一個天玄境,在他眼裏連“垃圾”二字都配不上,他歪着頭,懶洋洋的道:“你是什麼東西?本大爺怎麼對付蘇止戰,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才天玄境的廢物來質問?哦……我忽然想起來了,你不就是剛纔那個頂撞淮王殿下,雲家主所收的那個廢物義子麼,嗯?怎麼,難不成,接下來代表雲家出戰那個人就是你?哈哈哈哈!”

    說完最後一句話,九方昱直接大笑了起來。雲澈也笑了起來:“你說對了,我就是代表雲家出戰的人,也是你現在的對手。”

    “嗯?”九方昱的笑聲嘎然而止,然後再度大笑起來,直笑的前仰後合,差點沒上氣不接下氣:“你?一個天玄境的垃圾……代表雲家?做我的對手?啊哈哈……哈哈哈哈……”

    九方昱之前的話只是單純的諷刺,全然不認爲雲家會派一個天玄境的人出戰,因爲這個境界,在這場對決之中連湊數的資格都不夠,但沒想到,雲澈居然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案,讓他猶如聽到了世上最滑稽的笑話。

    東席那邊瞬間笑倒了一片,大殿的各個角落也都傳來了同樣的鬨笑聲。西席慘敗,已成定局,蘇止戰敗了之後,他們便只剩最後一個參戰者,這場對決源自雲家,結果也關係着雲家未來,所以雲家無論如何也要有一人出戰……雖然,雲家的年輕一輩凋零,雖然已是必敗無疑,但云家之前聲稱比賽可輸,但絕不可輸了骨氣和氣勢,他們要做的,應該是派上年輕一代的最強者,全力和九方昱一戰,縱敗不屈……

    再怎麼,也不該讓一個只有天玄境,連上臺面和湊數都沒資格的人代表雲家出戰。若真這麼做了,雲家豈不是在自己羞辱自己。

    所以,衆人鬨笑之餘,全部認爲這根本是雲澈在自作主張,他之前各種嚇死人的衝動舉動、言語,人們還都是歷歷在目。

    “這小子,是來搞笑的吧?”

    “之前看他居然和淮王針鋒相對,還以爲是膽氣過人,原來壓根就是個愣頭青。”

    “他一個天玄境,連我都不如,還想代表雲家?他難道不知道這是在扒雲家的臉皮?”

    “我都看不下去了,換成我,估計以後都沒臉見人了。”

    “堂堂雲家家主,怎麼會收了這麼個義子,唉……”

    ……………………

    ……………………

    全場鬨笑大片,小妖后也是月眉緊蹩。一陣淡笑聲響起,淮王站起身來,笑呵呵的道:“雲澈,你要代表雲家出戰?不知這是你的決定呢,還是雲輕鴻的決定呢?”

    雲澈沒有回答,雲輕鴻緩慢站起,目視淮王,就在所有人都以爲他要否決時,他卻是淡淡的道:“當然是我的決定!我們這一派的最後一人,也是代表我雲家的出戰者,便是雲澈!淮王難道有意見?”

    譁——

    毫無意外,雲輕鴻的話一出,整個大殿一片譁然,幾乎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隨着更大的喧囂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雲輕鴻根本不用去聽,也知道他們都在談論着什麼,必然是“雲輕鴻一定是瘋了”之類。

    不過,也並非全部人都是如此,有人在瞠目,有人在大笑,不過淮王卻沒有笑,十二家族,也有不少人若有所思。

    三個月前蕭雲和天下第七城外遇襲,被雲澈所救的事,十二家族的不少人都知道。尤其是天下一族,以及赫連一族,還有淮王等人,還知道雲澈不但是從三個霸玄境一級的人手下救了他們,還是一瞬滅殺了一個一級霸皇!

    他的實力,絕不會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簡單……雲輕鴻的這個決定,更是清楚的彰顯了這一點。

    因爲雲輕鴻絕不是個傻子!

    “七寶,那天雲澈救你的時候,真的只用一招就滅殺了一個一級霸皇?”

    天下家族的坐席上,天下無敵向天下第七確認道。

    “當然是真的!”天下第七非常確定的點頭:“三叔,我當時就在那裏,清清楚楚的親眼所見。”

    “我那天試探過他的實力。”天下第一目光直視着雲澈道:“他在出手時,玄力氣息依然是天玄境十級,這一點不會有假,但其戰力,卻至少在霸玄境四級!這一戰,還真不一定是九方昱勝……都等着大跌眼鏡吧!”

    天下第一把“至少”兩個字咬的很重。霸玄境四級是他那天試探出來的實力,但他也感覺到那極有可能根本不是雲澈的全力。一個足夠聰明的人,也斷然不會輕易的表露出自己的全部實力。

    “如果真是那樣,那可就有好戲看了。天玄境十級……比肩中期霸皇的戰力,這究竟是如何練出來的!整個幻妖界歷史,都絕對沒出現過如此誇張的戰力跨越。”天下無敵沉眉道,不過隨之,他又暗歎一聲:“唉,就算他的實力真的超越霸玄境四級,贏了九方昱又如何?慘敗的局面,是怎麼都不可能改變了。九方昱敗了,他們還有嘯家的小子,赤陽家的丫頭,還有淮王和仲王的那三個兒子……唉。”

    “至少能爭回大量的氣勢!”天下雄圖側目道:“我倒要看看這小子,能不能給我們驚喜!若是這小子真的能贏這一場,那可是狠扇了對面一個耳光,輸也輸的暢快些!雲輕鴻讓他最後一個出場,應該就是這個目的。”

    “不過,雲澈畢竟只是雲輕鴻的義子,並非是雲家的人,按理說,應該沒有資格代表雲家出戰。”天下第五開口道。

    “那邊都沒有反對,你操個什麼心。”天下雄圖一甩手:“他們就算明知道這一點,也一定不會提出來,巴不得藉着這個機會狠狠羞辱雲家一番……唉,希望這小子真的能贏啊。”

    “沒意見,當然沒有意見。”淮王笑眯眯的道:“雲家主如此信任你這義子,看來你這義子定然非同尋常啊,那本王,就靜待接下來的精彩對決了,呵呵呵呵。”

    “家主,這這這……此事非同小可,請你一定要三思啊。”雲家的衆長老徹底坐不住了,紛紛激動的出言道。

    雲家一個年輕弟子快速站到雲輕鴻身前,道:“家主,弟子請求代替雲澈出戰,弟子雖然不才,但定然死戰到底,決不讓家族蒙羞……”

    “都不要再說了。”雲輕鴻斷然揮手:“都回到自己位子上去,有什麼想說的話,等這場比賽打完再說!”

    雲輕鴻的聲音嚴厲而堅決,衆長老和弟子都是面面相覷,不敢再多言。雲輕鴻坐下身來,看着臺上的雲澈,腦中回想起三天前那讓他都深感驚異的速度和隱匿能力……還有那夜妖皇城外的金烏爆炎……

    雖然,他從未真正試探過雲澈的實力,但,就憑他那夜觸怒了小妖后,卻活着回來這一點,他就足夠相信自己這個兒子的實力,絕對要比自己預想的還要強大。

    澈兒……讓爲父看看,你會呈現一幕怎樣的表演!

    雲澈從三個霸皇手中救下蕭雲和天下第六的事,妖皇城內也不是所有人都清楚,或者就算聽說了,也根本不會把一個陌生的名字放在心上……九方昱就是其中之一。

    天玄境十級,就算天賦高的要死,也頂多就是半步王玄的實力。妖皇大殿這等場合,天下羣雄齊聚之地,卻面對這種垃圾層次的對手,九方昱甚至都有一種恥辱感,爲了儘可能的淡化這種屈辱感,他覺得自己一定不能把這一個手指頭就能戳死的對手給直接擊敗,而是要儘可能的羞辱一番,否則他都覺得以後沒臉見人。

    他歪歪扭扭的站在那裏,向雲澈一勾手指,聲音軟癱癱的道:“那就打吧,來,拿起你的武器,儘管向我攻擊,我就站在這裏讓你砍我三十下,我要是動一下,就算我輸,咋樣啊。”

    “嘿!”雲澈淡淡一笑:“不用了,我覺得對付你,還用不着武器。”

    “……”九方昱直接就被氣笑了,他現在頓時覺得到自己遇到的不是一隻弱雞,而是一個十足的傻逼,和他面對面站在一起,都感覺自己的品位、層次甚至智商都在被狠狠的拉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