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你的確不需要用武器,因為你不管用不用武器,結果都完全一樣!」九方昱抽動著嘴角道。

    「你確定要站在那裡不動,讓我先攻擊三十次?」雲澈扭動了一下手腕,露出挑釁的眼神。

    「少廢話!」九方昱已經不耐煩起來:「你這種垃圾,別說三十招,我就是站著不動讓你三百招,你也別想傷我一根頭髮!」

    「是么?」雲澈一臉的驚奇,他更加用力的活動了一下手腕:「那我可要試試看了。」

    九方昱的話,倒不是無知的託大。天玄境與王玄境之間隔著一條鴻溝,而王玄境之霸玄境之差別,都可以稱之為天塹,天玄境相比於霸玄境,那根本就是地與天的差距,一個霸皇隨便釋放點玄力防禦,一個天玄境的玄者縱然是全力攻擊,也別想傷及一根頭髮。

    天玄境與霸玄境,都不能稱之為層面的差距……根本就等同於兩個世界!

    所以,眾人雖然覺得九方昱有些狂妄和目中無人,但除了知曉雲澈戰力的那些人,沒有一個人覺得九方昱是在託大。

    雲澈向前邁步,不緊不慢的走到了九方昱的身前,在他前方三步的位置站定,然後緩緩的抬起了自己的右臂,向九方昱示威般的晃了晃拳頭,又一次確認道:「我打你的時候,你確定不擋?」

    「呵!」九方昱冷笑:「你耳朵聾了么?我說過,別說擋,我就算是動一下,都算你贏!這是我大發慈悲,賞給你這個垃圾貨色的機會,你再墨跡,我現在就把你轟下去!」

    「好!」雲澈點頭,舉起了拳頭:「既然如此,那我可要打了,你可千萬要接~~下~~了!」

    最後一個字落下,雲澈快速向前一步,一拳轟出,砸向了九方昱的心口部位。

    雲澈的這一拳並不快,而拳頭上所釋放的玄力氣息,也的確是天玄境巔峰無疑,但玄力氣場並不強烈,任誰都看的出來,雲澈這一拳還壓根沒用出全力來。

    大殿中不少人一陣鄙視……不用武器,還不用全力,這看上去軟綿綿的一拳,別說九方昱,連我都輕易接的下。

    真是個不知死活的蠢貨……看著雲澈的拳頭一點點的臨近,九方昱一陣冷笑,他的確不會動,但不代表他不會反擊,在他看來,對於雲澈這種貨色,只需用玄力稍稍反震,都能輕易把他的手給廢了。

    看著九方昱的眼神,雲澈便可以猜到他在想什麼,心中默然冷笑,揮出的右拳忽然加快,看上去不輕不重的砸在了九方昱的心口上,發出了「砰」的一聲不輕不重,卻有些異常沉悶的撞擊聲。

    不出所有人的預料,雲澈這一拳轟下之下,九方昱沒有後退一步,身軀連晃都沒有晃一下。

    大殿之中頓時響起大片的鬨笑聲,但這片鬨笑並沒有持續太久,便逐漸小了下去,因為他們忽然發現情況似乎有點……不對勁。

    在雲澈的一拳重擊下,九方昱的確是沒有後退,連身體都沒有晃蕩……甚至就連表情都僵硬在了那裡,直到雲澈不緊不慢的把轟在他心口的拳頭收回,他的表情依然毫無變動,口中,更是沒有發出任何應該有的嘲笑、諷刺的聲音。

    雲澈退後一步,笑眯眯的看著九方昱。

    「怎……怎麼回事?」

    「呃……呃……」終於,沙啞的聲音從九方昱的口中溢出,他的兩隻眼睛死死瞪大,誇張無比的凸出,幾乎要跳出眼眶。隨之,他的身體如一癱爛泥般緩緩降低,一下子跪倒,直至躺倒在地,雙手痛苦的捂著心口,如個蝦米般蜷縮在那裡,全身瑟瑟發抖,額頭上的冷汗如暴雨般淌落……隨之,大片的鮮血混合著白沫,從他的口中快速流出,緊接著,他的鼻孔、雙目、雙耳,也紛紛流出道道血流。

    「什……什麼?」大殿之中所有人目瞪口呆,幾乎看的傻了過去,幾大家主、郡王、長老更是「忽」的站起,滿臉的震驚。

    「昱兒!!」

    九方奎一陣失神發怔后,驟然大驚失色,從坐席上飛身而出,落到了九方昱身側,一把將他從地上拉起,玄氣在他身上快速走了一遍后,臉色再次大變,一雙眼睛狠狠的盯著雲澈:「你……」

    他探知之下……九方奎的五臟六腑已徹底移位,十幾根胸骨大幅度變形,雖然都沒斷,但卻比斷裂更可怕……就像是被硬生生的給掰彎了!除了他的要害,整個胸腔幾乎已變成一團漿糊,經脈,更是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

    傷勢,只能用「奇重無比」四個人來形容,比九方奎預想的不知要可怕多少倍。

    「他已經倒地十息了,九方家主,你們……敗了!」面對九方奎殺人的目光,雲澈卻是絲毫不懼,好整以暇的道。

    雲澈剛才那一擊,的確沒用全力,但卻有著足足十數萬斤的力道,九方昱如果全力抵禦,或許還能抗一抗,但面對只有天玄境的雲澈,他根本連一分力都不屑用,雲澈那一拳沒有將他擊退擊倒,但恐怖到極點的毀滅力量在碰觸到他身體的那一剎那,便化作無數道力量洪流,輕而易舉的破開他的護身玄力,衝擊到了他全身的各個角落,摧毀了他大半條命。

    「怎……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蕭雲和絕大多數人一樣,完全懵在了那裡。

    「竟然……一擊廢了九方昱!」雲輕鴻一聲低語,他和慕雨柔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眸之中深深的震驚。

    大殿之中所有人都獃滯,各大家主一臉驚駭,就連淮王的臉色都久久的僵硬。他自然知道雲澈三個月前曾一招滅殺一個一級霸皇,在九方昱變現出狂妄時,他便感覺到九方昱要吃大虧,但他並沒有提醒九方昱,而是要看看這個分明只有天玄境界的雲澈,是否真的有消息中的那般實力。

    而結果,心機城府巨深無比的他都深深震驚。

    一擊……僅僅是一擊,讓有著霸玄境四級玄力的九方昱直接重傷癱地,七竅流血!

    淮王看向雲澈的目光頓時驟變,所有人看向雲澈的眼神都徹底大變,甚至直到現在,絕大多數的人依然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畫面。

    「雲澈小兒……」九方昱的傷勢之重,讓他的意識都完全煥然,九方奎全身怒氣盈然,狠狠的盯著雲澈:「你竟然對我兒下如此重的手!!」

    「所以呢?九方家主想要如何?」

    身為九方家主的家主,九方奎的怒氣和玄力壓迫豈同小可,但在雲澈眼裡就是個屁,這種場面,他面對過沒一萬次,也有八千次了,他慢吞吞的道:「是你這個兒子自己非要站在那裡不動讓我攻擊三十次,我可沒提出過半點這方面的要求,我還怕你這兒子扛不住,所以好心的沒用全力,結果沒想到他身板居然這麼渣,輕輕一拳直接就跪了,九方家主不但不感激我手下留情,難道還要反過來指責我不成?」

    之前和淮王的交鋒,九方奎便已是領教了雲澈的伶牙俐齒,他面對淮王都面不改色,針鋒相對,何況他九方奎。

    九方昱身上的傷極重,一個不好,將來甚至有殘廢的風險,現在又被這個重傷他兒子的人反嗆,九方奎直氣的臉上的肌肉一陣哆嗦,低吼道:「這不過是一場切磋比賽,你卻下手如此惡毒……我兒要是有什麼差池,我必要你的小命!」

    「我下手惡毒?」雲澈眼睛一眯,冷笑著道:「剛才九方昱惡意讓蘇止戰身中劇毒,九方家主是怎麼說的來著?呵……自己實力不濟,還能怪得了別人?戰場之上,你難道還能指望死敵對你下手溫柔一點!?」

    「你!!」九方奎的一張臉頓時變成了豬肝色。

    「九方奎,你的兒子已經輸了,你還不把他帶下去,居然虎視眈眈的對一個小輩耍威風!」蘇項南滿是嘲諷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兒子實力不濟,卻還要狂妄自大,敗的如此之丑,完全是咎由自取,你這個當爹的不嚴加管教,引以為愧,難道還要向一個晚輩出言出手報復?呵,九方家族,莫非都是一群輸都輸不起的可笑膿包?」

    之前蘇止戰被九方昱下了劇毒,九方奎所表現出的嘴臉他還銘記於心,沒想到報應這麼快就來了,他一方面出言維護雲澈……當然更是為了抓住著落井下石的機會。這一番話直吼的心中舒爽之極,因蘇止戰身中劇毒而憋在胸腔里的怨氣怒氣發泄的那叫一個暢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