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們……等着!”

    九方昱的傷太重,已不能再拖,他狠狠的盯了雲澈和蘇項南一眼,帶起九方昱離開賽場。他心中震驚着雲澈竟然能一擊重傷九方昱,同時也無比清楚雲澈是故意下的狠手,如果這是其他場合,他就算不顧身份,也要親自出手廢了雲澈……但唯有這小妖后在側,天下羣雄衆目之下,他不得不忍。

    整個大殿依舊瀰漫着一種詭異的氣氛,所有的人,那些之前嘲諷的、發笑的、輕蔑的、起鬨的、嗤之以鼻的……此時看着雲澈的目光,無不是徹底的變了。

    蘇止戰也是目光驚然,震驚的都忘卻了身上的傷痛,他發怔的自言自語:“這……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我們都徹底錯看了這個雲澈。”蘇項南目光變得異樣:“九方昱託大,所以毫無防備,但縱然如此,能一擊將他重傷……止戰,他的實力,很有可能根本不下於你!”

    蘇止戰:“……難道,他是用什麼寶器隱藏了玄力等級?”

    “不!”蘇項南很果斷的搖頭:“不動用玄力時,的確可以藉助寶器來隱匿或者壓制玄力氣息,但玄力釋放時,卻是怎麼都無法掩飾的。他剛纔攻擊九方昱那一擊,玄力氣息依然是天玄境巔峯,絕不會有錯!”

    之前因雲輕鴻讓雲澈參戰而失措不解的衆長老此時都是瞠目結舌,年輕一輩的弟子更是狠狠的瞪大了眼睛,震驚的說不話來。他們終於開始明白爲什麼雲輕鴻會讓雲澈代表雲家出戰。

    “這小子的實力……是怎麼回事?”赫連霸捂着胸口,咬牙恨恨的道。他本想好好看着九方昱毒虐蘇止戰來泄恨,卻被雲澈一顆莫名其妙的藥丸給解了。明明垃圾一般的實力,卻是一擊敗了九方昱……

    “哼,九方昱只是過於託大,身上根本沒什麼防禦玄力,所以纔會被一擊重傷。這小子的實力的確有些不同尋常,但如果九方昱認真起來和他全力交手,雲澈怎麼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赫連鵬目光陰沉的道。

    “本王還以爲這場對決已經結束了,沒想到,你居然擊敗了九方昱,倒是給了本王一個驚喜。”淮王看着雲澈,淡笑着道:“天玄境的玄力,實力卻很有可能堪比中期霸皇,這麼誇張的層面跨越,可真是聞所未聞啊,也難怪雲家家主都要收你當義子。”

    “驚喜?”雲澈嘿嘿一笑:“只怕到時候,這驚喜……會變成驚嚇。”

    “哈哈哈哈!”淮王大笑一聲:“能讓本王驚嚇的東西,這個世界上還不存在。”

    “嘿……”雲澈的嘴角緩緩的勾起:“淮王殿下,話可千萬不要說的太滿,因爲能讓你受到驚嚇的東西,說不定忽然就會來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那邊應該還有五個人沒有出戰。下一個誰來!”

    “狂妄”這兩個字,此時清晰無比寫在雲澈臉上,關鍵他狂妄的對象赫然是這堂堂的淮王。淮王笑了,笑的很是耐人尋味:“天資不俗的年輕人都會伴隨着狂傲,本王很是理解。看來你一個照面擊敗九方家的公子,倒是讓你漲了不少自信啊。你當真以爲如果九方昱不是因爲你的玄氣層次而過於輕敵,會這麼容易就被你擊敗麼?”

    雲澈表情未變,赫然是一副懶得辯駁的神情,他直接面對西席,不緊不慢的道:“你們下一個誰來!”

    雲澈喊完,西席卻是毫無反應。嘯東來、赤陽炎舞、輝夜、遠雀、輝染,這是西席尚未出戰的五大強者,但都毫無動靜,尤其是輝夜、遠雀、輝染三人,根本就是拿半隻眼睛瞥着雲澈,顯然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即使他剛纔一擊廢了九方昱。

    雲澈笑了起來:“淮王殿下,看來你們那邊都是一羣縮頭烏龜啊,既然如此,要不你們直接認輸算了。我們雲家可是很眼饞那幾十斤紫脈神晶啊。”

    雲澈這話一出,大殿之中不少人直接噴笑出聲。就算是個傻子,也清楚的看得出是剩下的五人根本沒人願意和雲澈交手,輝夜、遠雀、輝染這名震天下的幻妖七子前三,根本不可能屑於和雲澈交手,至於嘯東來和赤陽炎舞,他們若是對上雲澈,勝了……敗一個天玄境,實在沒半點榮耀可言,而萬一若是僵持,甚至敗了……那可是要成爲整個妖皇城的笑柄。

    就憑他之前趁着九方昱託大一招廢了他,便說明後者並非沒有可能!

    對面整整五大強者,還有幻妖七子排行前三的超然存在,而東席只剩他一人,卻叫囂着要對方認輸……就連一些德高望重的長者都差點忍不住噴出聲來。

    嘯家坐席,一個人“呼”的站了起來,指着雲澈冷笑道:“雲澈,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多麼像一個小丑麼?呵呵,是不是打敗了九方昱,一下子覺得自己已經天下無敵,可以目中無人了?真是可笑,你真的以爲憑你自己的實力能打敗了九方昱麼?九方昱之所以被打敗,純粹是他自己找的,如果他稍微認真一點,隨隨便便出手,你現在還有沒有命都是未知數,他壓根不是敗給你,而是敗給自己。”

    站起來的人,便是嘯家的少家主嘯東來,他聲音落下之時,一陣狂風響起,風聲剛起,一道幻影便驟然掠出,出現在了雲澈的身前,速度之快,讓不少人當場低呼。

    “嘯家嘯東來!”嘯東來向雲澈伸出手掌,掌心之中,盤旋着一團淡綠色的玄光:“我們這邊的十二人,我的實力基本是最弱的,但要勝你這個不知所謂的野小子,兩根手指頭就夠了。”

    雲澈斜眼看着他,有氣無力的道:“廢話真多。”

    嘯東來眼睛一眯,冷笑一聲:“乖乖拿出你的武器吧,看我把你的武器和美夢一起粉碎!”

    “不用了。”雲澈雙手抱胸,很是不屑的道:“你看上去比剛纔那個九方昱還要弱,九方昱都不配我動用武器,至於你……嘿嘿,就更沒必要了。”

    “你!!”

    雲澈面對淮王時的狂妄,所有人都看在眼裏,知道他是個狂妄到無法無天的主,但此時親自對上,嘯東來依然差點被氣炸了肺,聲音都哆嗦了幾分:“好……很好!這可都是你自找的!”

    呼!!

    一股鶴唳的風聲響起在大殿的每一個角落,整個賽場範圍瞬間狂風四起,嘯東來的身上,翠綠色的玄光隱隱閃動,背後一個天馬影像若隱若現,這時,他的耳邊傳來淮王的凝玄傳音:“全力迎戰,不要輕敵!”

    嘯東來呼吸微滯,身上玄光頓時暴漲,身體周圍捲起了一個近乎實質的暴風漩渦。面對沒有拿出武器的雲澈,他自然更不會動用武器,他掌心面向雲澈,輕蔑的道:“來,讓我看看,你能在我的天罡風暴中掙扎多久!”

    雲澈的耳邊,也在這時傳來雲輕鴻的聲音:“嘯家是天馬一族,他們的風玄力用來攻擊並非極強,但用於速度,卻是十二家族之最!他們的移位、瞬身、殘影技都可謂鬼神莫測,小心應對!”

    嘶!!

    雲輕鴻剛剛傳音完畢,狂暴的風嘯聲便在耳邊激烈的響起,前方的嘯東來不見來……取而代之的,是十幾個半實半虛,似實似虛的殘影!每個殘影的周圍,都纏繞着能將磐石都絞成粉末的風旋。

    “哇啊啊啊……這是什麼招式!”

    “這是嘯家的天罡殘影!嘯家的身法玄技可是真正的冠絕天下,若單筆速度和身法,整個幻妖界可以說沒有哪個勢力能和嘯家相比。”

    “嘯東來一上來就是天罡殘影,是準備將雲澈直接秒敗嗎?”

    “十幾個殘影……一模一樣……這怎麼搞!!”

    Www☢ Tтkǎ n☢ c ○

    雲澈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已經被嚇傻了,十幾道風旋快速臨近,就在距離雲澈還有不到一丈距離時,最右方的一道殘影驟然加快,如閃電般的卷向了雲澈……

    嘶啦!!

    空氣被狠狠撕裂,殘影也沒撕裂……但嘯東來撕裂的,也僅僅是空氣和殘影,他短暫一窒後,迅速一個瞬身,同時心臟一陣抽搐……他們嘯家,是整個幻妖界玩殘影的第一行家,但他一上來讓全場驚呼的殘影攻擊……居然他喵的擊中了對方的殘影!!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他轉過身來時,雲澈已向他衝來,衝刺過來時忽然身影一晃,嘯東來眼前一花,赫然看到眼前的雲澈已變成四個,分別從前、上、左、右向他衝來,他眼神一沉,心中冷笑:剛纔被你用殘影恍過是沒有防備,你居然敢在我們嘯家面前玩弄殘影……自找死路!!

    作爲專注於身法的嘯家,自然在應對各種身法玄技上也是極強……其中更是以應對殘影技爲最。整個賽場狂風涌動,藉助這些風玄力,他可以輕易的分辨出真身虛影,但下一個瞬間,嘯東來的瞳孔卻是一下子放大,因爲根據風玄力的反饋……

    四個雲澈,居然全部是真身!!

    這……這怎麼可能!

    嘯東來一時失措,再不敢貿然抵禦,而是以極快的速度向後撤去,若論速度,他一向自信年輕一輩之中,絕不可能有人能與他相比肩,但,隨着他極速後撤,卻赫然發現雲澈的身影竟與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在其他三個身影消失後,雲澈的真身,距離他已不到三尺之遙……

    嘯家的速度、身法玄技的確冠絕幻妖界。

    但,若論瞬身和殘影,有什麼可以比得上星神碎影。

    論速度,又有什麼能比得上幻光雷極。

    嘯家最大的優勢所在,在雲澈面前,卻是班門弄斧!

    看着越來越近的雲澈,嘯東來雙目外凸,猶如大白天見了鬼,好在他反應還算快,全身玄力涌動,雙手猛的推出,兩道巨大的風旋如舞空扭動的巨龍,呼嘯着衝向雲澈。

    雲澈的手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推出,全身閃動着夢幻般的冰藍色玄光……隨着他的玄力提升到天玄境,當初處在玄力層次限制之下的冰夷神功也自動突破,突破至了了“冰夷封玄”之境,距離第六境“冰夷封心”,也只差半步之遙。

    咔咔咔咔咔……

    怒卷的狂風碰觸到冰夷之芒,瞬間響動起清脆震耳的寒冰凝結聲,一息過後,淡綠色的風旋變成了淡藍色,兩息之後,風旋便完全冰封,徹底的靜止在了那裏,化作了兩個龍捲風狀的冰雕。

    大殿之中,一雙雙眼睛或瞪大,或凸起,猶如看到了這世上最不可思議的畫面。

    “這小子,修煉的居然是冰系玄功……可可可……這是什麼玄功,竟然連風玄力都給封住了!!這這這……”

    慕雨白早已站了起來,震驚的無語倫次,慕家的家族玄功是傳承萬年的冰系玄功,作爲慕家少主,他自然是玩冰玄力的行家,冰玄力修煉到極致,可冰封天地萬物……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居然有人冰封了他人所釋放的玄力!!

    如果他那日看到夏傾月用冰夷神功把鳳凰炎都冰封的話,不知會不會被嚇掉下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