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皇大殿之中的,都是見聞極其廣博之人,整個妖皇界最高層次的強者也都聚集在此,卻從未有人見過這玄技都被冰封的一幕,都是被驚的瞠目結舌,一些人直接驚訝的站了起來,反覆確認著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砰砰砰!!

    隨著雲澈的衝刺,被冰封的風暴就如最普通的脆冰一般紛紛粉碎,嘯東來已是被驚的心神大亂,眼睜睜的看著雲澈的快速逼近,他雙手一晃,一把長槍抓於手中,捲起巨大風旋,大吼一聲,狠狠的刺向雲澈,槍尖之上,一隻威風凜凜的天馬之影展翅長嘯。

    哧!!

    長槍直線穿過雲澈的身影,卻是撕裂了一抹殘影,嘯東來頓時大驚灰色……以他修鍊風玄力所練就的極強靈覺和感知力,竟絲毫沒有察覺到雲澈是何時瞬身移位,好在他反應不慢,以最快的速度收回玄力,守護住全身。

    轟!!!

    猶如一口萬鈞大鎚狠狠的砸在後背上,嘯東來的後背頓時大幅度下陷,全力築起的護身玄力劇烈顫盪,險些完全崩碎……這一剎那,他頓時明白了九方昱為什麼在他一擊之下居然直接倒地不起,七竅流血!如果自己不是馬上全力防禦,這恐怖絕倫的一擊,絕對可以讓他直接重傷……更何況根本不屑防禦,還被轟在心口上的九方昱。

    驚雷的巨響中,嘯東來如一顆炮彈般飛了出去,他在空中旋轉數十周,才以風玄力勉強平衡身軀,落到了賽場邊緣,落地之時,他一個踉蹌,直接半跪在地,一張臉變得格外蒼白,喉嚨里一聲咕嘟,硬生生的把衝到喉嚨的逆血給咽了下去。

    而他還沒來得及站起來,前方便是風聲呼嘯,他一抬頭,便看到了雲澈冰冷的眸子……距離他,已不到十丈距離。

    此時面對雲澈,嘯東來哪還敢有半點的輕視和狂妄,一咬牙,扛著內腑傷勢凝聚玄力,用力抓緊手中長槍,但他還沒來得及完全站起,他的腳下忽然玄光一閃,一顆冰夷大樹拔地而起,極速生長,一息之後便已參天而起,直達大殿之頂。

    冰夷第四境——冰夷之樹!

    冰夷大樹分散開來的冰枝雪葉將嘯東來密密麻麻的纏繞,他只掙扎了一瞬間,便被徹底的冰封,任憑他全力涌動玄力,也再無法動彈半分,彷彿來自寒冰煉獄的寒氣也瘋狂湧入他的體內,讓他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被快速凍結。

    「再……見!」

    雲澈嘴角微勾,一聲低吟,伸出的手掌緩緩的張開……

    乒!!

    冰夷之樹轟然炸開,散開漫天飛舞的冰晶,整個大殿的溫度驟然下降,即使是就坐於大殿最邊緣的人都狠狠打了一個哆嗦。夢幻般的冰晶碎片中,已被徹底凍僵的嘯東來如一具被拋出去的屍體般毫無掙扎的飛了出去,直至落地,都毫無動靜。

    大殿之中再次靜悄悄一片,之前因雲澈一擊廢了九方昱而傻眼的眾人這次再度傻眼……甚至可以說是徹底的懵了。

    他之前一擊重傷九方昱,他們可以解釋為九方昱託大,沒有防禦和防備,而雲澈的特長又剛好是巨力,他們九成九的人相信,若是正面交戰,雲澈不可能是九方昱的對手……畢竟,九方昱可是來自傳承萬年的守護家族,論底蘊、玄功,雲澈根本不可能和他相提並論。

    但,雲澈和嘯東來的一戰,卻是實打實的正面交鋒!甚至,嘯東來一上來,便是嘯家最具威脅的殘影攻擊,卻被雲澈的殘影攻擊反牽制!他全力之下的暴風攻擊,被雲澈直接冰封,他驚慌之下連武器都拿出,卻依然被雲澈輕鬆擊潰,甚至,就連他們嘯家號稱冠絕幻妖界的速度,都被雲澈直接秒殺!

    這一戰,兩人不但是正面交鋒,而且嘯東來所有的優勢都盡皆發揮了出來,卻被雲澈慘敗……徹徹底底的慘敗!

    無數人震驚,無數人發懵,無數人瞠目,更多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慕家坐席,慕飛煙都站了起來……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站起來的,看著從賽場邊緣悠然走回的雲澈,他的鬍鬚劇烈動了動,有些發怔的道:「這小子,不得了,不得了啊。」

    「他用的是什麼玄功?這世上,竟然存在如此驚人的冰系玄功,而我竟然聞所未聞!」慕雨青驚聲道。

    慕雨白搖搖頭:「呼,我們慕家一向自詡冰系玄功天下無雙,但和這小子的比起來……就憑能把玄力都冰封,我們的家族玄功都簡直拿不出手啊。嘶……天玄境界堪比中期霸皇,這速度、這身法、還有這要老命的冰玄功、還醫好了……這小子身上的秘密簡直太多了!不行!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和他拜把子!」

    「大哥……居然……這麼厲害。」蕭雲張大著嘴巴,

    「夫君,這……這真的是我們的兒子嗎?」慕雨柔抓著雲輕鴻的手,從最初的緊張,到驚訝,再到激動的幾乎情緒失控,語無倫次,這個上天歸還給他們夫婦的兒子,給了他們一個又一個太大太大的驚喜,讓她猶在夢中,那種深深的欣慰、自豪,讓她已是忍不住熱淚盈眶。

    「是……他是我們的兒子啊。」雲輕鴻重重的點頭,顫動的眼眸中閃動著深深的激動和驕傲光芒。

    雲家的眾長老們都已是滿面通紅,就連雲江、雲溪、雲河三大太長老都不住點頭,而那些之前暗中哧鼻,平時還曾經多次私下裡嘲諷雲澈玄力的雲家弟子此時都是羞愧的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嘯東來被嘯家的人抬回坐席,嘯家眾人在看著此時的雲澈時,目光卻大都不是憤怒,而是震驚和難以置信。雲澈之前在嘯家最引以為傲的速度,甚至身法上都徹徹底底的碾壓了嘯東來,他們震驚之餘,根本連一句憤怒和指責的話都喊不出。

    之前因九方昱挫敗而各種不滿不忿的九方家族的人也在此刻全部閉嘴,再也喊不出半句九方昱是因為輕敵而落敗的話來。九方昱和嘯東來實力本就是半斤八兩,雲澈五個照面擊敗嘯東來,九方昱就算是全力出手……同樣也只能在雲澈手下慘敗!

    他們徹徹底底的錯估了雲澈的實力。

    不對!是雲澈的實力,根本就徹底違背了認知!

    霸玄境界,能越一級挑戰的都是絕世天才,雲家那強大無匹的玄罡之力,在霸玄境界,最最極限也只可讓自己發揮超出兩個等級的實力。這是霸皇境界,每一級的差距都大若鴻溝,不是差距並非那般龐大,可以以極高天賦輕鬆跨越的靈玄境、地玄境、天玄境……

    霸皇前期比肩霸皇中期都宛若神話,縱觀幻妖界的歷史,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五個。

    而王座堪比霸皇,從未有人聽過,見過。

    至於天玄境堪比霸玄境……還是霸玄中期,更是亘古未聞,如果今日不是親眼所見,那麼縱然是由天下最德高望重的人說出,也絕對沒有人會相信。

    但這樣的一個人,此刻就站在他們的眼前,以天玄境十級的玄力,正面擊敗了霸玄境四級的嘯東來……而且僅僅用了五個照面!

    誰都無法想象,雲澈究竟是如何做到以天玄境的玄力釋放出如此誇張的戰力,如此匪夷所思的層面跨越,只能用「逆天」二字來形容。要做到越級挑戰,最最起碼的,是要擁有強大的天資……難道一個人的天姿,真的可以強大到如此地步!?

    淮王的臉色僵硬了起來,正面擊敗嘯東來,和之前一擊重傷毫無防備的九方昱,根本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他的玄力無法作假,他的實力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在眼中,縱然是他淮王,此時內心深處也被震驚的情緒完全的填滿。

    一直低頭垂目的輝染此刻總算是抬起頭來瞥了雲澈一眼,然後淡淡一哼:「哼,似乎有點意思。」

    「這傢伙的實力倒是有點誇張啊,這樣看來,赤陽炎舞好像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啊。」幻妖七子排行第二,遠雀郡王眯著眼睛,淡笑著道。

    他身側的輝夜郡王臉色陰沉,在直直的盯了雲澈一會兒后,忽然冷笑了起來:「本王倒是希望赤陽炎舞也敗在他手中,這樣一來,本王就可以親自出手……廢了他!!」

    「哦!」遠雀郡王轉過頭來:「說起來,這個叫雲澈的小子似乎一個月前壞了你的大事啊,的確是個相當不錯的機會。嘿,本王本以為我們根本沒有上場的機會,沒想到這場遊戲忽然變得有趣起來了。希望這小子可千萬別被赤陽炎舞的火焰給燒成灰了,否則豈不是敗壞了你輝夜的興緻。」

    「放心。」輝夜郡王陰笑了起來:「如果落在赤陽炎舞的手裡,估計比落在本王手裡也舒服不到哪裡去,這女人下手可是毒的很。雖然這樣會讓本王少點親自動手的樂趣,但起碼省了點力氣,還不會髒了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