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在鳳凰炎距離手掌還有兩尺之距時,輝夜郡王的臉色驟然一變……作爲一個擁有火系神獸的血脈,又是修煉火系玄功的強大霸皇,對於玄火自然有着極強的抵禦能力,不要說低等的赤色玄炎,就是普通的紫色玄炎,都難以傷害到他一根頭髮,但眼前的赤紅火焰臨近時,他卻感覺到一種讓他心悸的灼熱感。

    在他發覺之時,火焰已經近身,沒有了避開的可能。輝夜郡王迅速將玄力催入右臂,手掌魔炎燃起,一拳砸向了迎面而來的赤色火焰。

    一聲沉悶的轟響,鳳凰火焰被輝夜郡王倉促之下砸開,落到了右側的地面上,火焰熄滅之時,近五尺範圍的地面被灼燒的輕微下陷。而輝夜郡王臉上所閃過的痛苦表情雖然短暫,但足以讓絕大多數人清楚的看在眼中,他五指中的三指,也分明被燒灼的通紅一片。

    人們都驚詫無比的張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輝夜郡王被輕微灼傷的手指和他右側被小幅度灼陷的地面……那可是有着金烏血脈的輝夜郡王,和一箇中期霸皇都難以破壞的堅韌黑玄玉地面。

    “怎……怎麼回事?剛纔那明明是赤色的低等玄炎,怎麼會有這麼巨大的威力!”

    “難道,雲澈的火焰並非是普通的玄炎?”

    “輝夜郡王的手好像都被灼傷了……輝夜郡王的火焰是金烏炎融合墮落魔炎,竟然被雲澈隨手釋放出的赤色玄火給灼傷了,這這這……雲澈的火焰,難道還能比輝夜郡王的金烏炎還厲害?”

    大殿之中鬧鬨一片,就連雲輕鴻的臉上都顯露驚容。皇座之上,小妖后的臉色出現了明顯的變化……因爲在雲澈釋放火焰的那一剎那,她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金烏炎力出現了劇烈的悸動。

    赤紅的顏色,不同尋常的威力,讓金烏炎力產生悸動……

    難道,他所使用的火焰,也是某種堪比金烏炎的上古神炎?

    雲澈嘲笑着道:“連你口中連笑話都算不上的赤色玄炎都接的這麼狼狽,你拐着彎罵自己的能力還真是高明啊!”

    輝夜郡王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臉色一陣發黑,冷笑着道:“就憑你,也配嘲諷本王?你真以爲就憑你這點低等玄炎,也配和本王叫板!”

    輝夜郡王忽然向前一步,雙手快速揮舞,霎時,赤黑魔炎在他的周圍席捲而來,在整個上空連成黑紅的一片,一股彷彿來自黃泉的森然氣息充斥了大殿的每一個角落,隨着輝夜手勢一變,所有的赤色魔炎如同一頭覺醒的巨獸,轟向了雲澈。

    “死吧!”

    雲澈迅速後退,身上鳳炎燃燒,一招“炙炎焚野”迎向遮天魔炎。

    轟!

    赤黑的魔炎與赤紅色鳳凰火焰當空相撞,兩團火焰同時炸開,那一瞬間的火光幾乎灼傷了大量人的眼睛,本是金玉堂皇的大殿之頂被火焰完全的覆蓋,爆開的赤黑之炎與赤紅之炎如同兩隻憤怒的猛虎,在驚人的火焰咆哮中互相焚滅、吞噬着……赤炎吞噬着黒炎,黒炎也焚滅着赤炎,赤炎無法突破黒炎的封鎖,黑炎也無法突破赤炎的阻隔……兩者相庭抗衡。

    “什……麼!”

    輝夜郡王的瞳孔出現了剎那的收縮,他怎麼都不可能想到,更不可能接受自己號稱天下最強的火焰,竟然如一個玄力差自己兩個大境界的人所釋放的火焰勢均力敵。

    “你這種垃圾貨色……怎麼配和本王相爭!!”

    輝夜郡王一聲近乎氣急敗壞的大吼,雙目瞪大,身上的赤黑火焰忽然躥高,並變得更加深邃……

    “墮世隕炎!!”

    赤黑之炎頓時變得無比狂暴,一下子壓過了赤色的鳳凰炎,雲澈眉頭一凝,身後,一道鳳凰之影剎那顯現……

    “鳳炎燎天!!”

    轟!!!!

    如同兩道逆向的滔天巨浪狠狠相撞,妖皇大殿的所有空氣被一瞬間完全排出,火焰的海洋當空鋪下,十二家族的家主連忙向前,將火焰牢牢的隔絕在賽場範圍之內,整個賽場,也徹底化作了火焰的世界,赤炎與黒炎在其中狂暴的互相沖擊着,一連持續了十幾息,才緩緩的消散下去。

    火焰消散的賽場之中,輝夜郡王和雲澈分別站立於賽場的東西邊緣,雲澈的衣服破損多處,一臉淡笑,而輝夜郡王則明顯要狼狽一下,不但衣服被燒焦大半,就連頭髮都被燒的七零八落,但身上,卻也沒有明顯的灼傷,唯有他的臉色,漆黑的如同鍋底一般。

    所有人都徹底的窒息着……兩人之間如此猛烈的火焰之爭,赫然依舊是勢均力敵!

    但,勢均力敵的背後——輝夜郡王是霸玄境六級,雲澈只有天玄境十級,輝夜郡王的火焰,還是金烏炎融合墮炎魔功……

    兩個玄力大境界的壓制,卻在單純玄炎之爭上勢均力敵……

    那豈不是意味着,在火焰層面上,雲澈要遠遠的勝過輝夜郡王!!

    他所使用的火焰,層面上竟是要遠勝輝夜郡王融合墮炎魔功的金烏炎!

    “這……這不可能……”那些知曉淮王府火焰之可怕的妖皇城強者都是眼睛瞪大,在震驚中失魂的低吟着。

    小妖后玲瓏嬌小的身軀稍稍前傾,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奇光,在默然注視了雲澈好一會兒後,她低低的自語道:“鳳凰炎?”

    因爲他看到了雲澈在釋放鳳炎焚天時,背後乍然閃現的鳳凰之影。

    “你們淮王府的火焰……也不過如此!”雲澈冷笑着說道。

    這聲譏諷,讓輝夜郡王臉色抽搐,連一句反駁的話都無法說出來,他先前纔剛剛大喊他淮王府的火焰是金烏焚世錄之下的最強之炎,但才一轉眼的功夫,他就被狠狠的打臉,而且就如雲澈所說……是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

    輝夜郡王雖然幾乎要氣炸,但臉上,卻反而露出一絲淡笑:“雲澈,你還真是會給本王制造驚喜,本王承認是大大小看了你,不過剛纔,也應該是你的極限了吧?但可惜,本王的實力才發揮了五成而已!”

    “在本王面前,你依然只是個垃圾貨色!”

    輝夜郡王一聲低吼,身上那稀薄的金烏血脈以最大幅度燃燒了起來,一把長約兩尺,遍體漆黑的短劍被他抓在了手中,短劍出現的那一剎那,他身上的金烏火焰劇烈搖曳,然後以極快的速度變得更加濃烈,直至那赤黑色深邃的如同乾涸的鮮血一般。

    短劍之上,也出現了一道道均勻閃現的猩紅色紋路。

    雲澈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因爲輝夜郡王身上的可怕氣息,比之剛纔……整整提升了一倍有餘!

    .тt kǎn.¢Ο

    “那把劍……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黑曜魔劍?”

    “那個形狀和氣息,都和傳說中的一樣,不會錯的!”

    “輝夜郡王的氣息,比之剛纔竟然強了那麼多……嘶,淮王府的玄功,果然比傳說的更可怕!雲澈這下徹底沒戲了。”

    “能逼的輝夜郡王使用黑曜魔劍,雲澈絕對是雖敗猶榮……就怕,就怕輝夜郡王一怒之下,會直接廢了雲澈。”

    雲澈的耳邊,在這時傳來雲輕鴻的聲音:“他手中的那把黑色短劍名爲黑曜魔劍,是創造墮炎魔功的那個遠古種族所留下的始祖之劍,內蘊強大的魔煞之力,通過這把劍來釋放墮炎魔功,會讓火焰的威力極大幅度的提升……一定要小心!輝夜郡王明顯已經對你生出了殺意,若確定自己不敵,千萬不要硬碰,命比什麼都重要!”

    雲澈:“……”

    輝夜郡王身上的赤黑火焰翻滾燃燒,魔氣森森,並伴隨着聲聲的鬼哭之音,彷彿其中有着無數痛苦的靈魂在被灼燒。這股火焰的氣息之可怕,讓那些立於幻妖之巔的絕世強者都紛紛動容……以不到三十歲之齡達到如此境界,輝夜郡王將來之成就,簡直不可估量。

    “這纔是本王真正的實力。”

    輝夜郡王沐浴在這火焰之中,頭髮飄起,臉色被火焰映照的一片黑暗,看上去便如從地獄中走出的邪煞魔神一般。他看着自己手上的火焰,感受着自己的氣息,滿臉享受的表情,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已經可以掌控所有的一切……更能輕而易舉的掌控雲澈的生死。

    “讓本王看看,在本王的全力面前,你還能掙扎多久。”

    聲音一落,黑曜魔劍便驟然斬出……顯然,輝夜郡王是要徹底斷絕雲澈認輸的機會。他雖然有着絕對的把握戰勝雲澈,但被這個他之前完全蔑視的人逼出全力,逼出黑曜魔劍,甚至在火焰比拼上吃了暗虧,他已是憤怒到了極點,就算沒有淮王之前的授意,他也非殺了雲澈不可。

    一道赤黑色的火浪隨着黑曜魔劍的斬出轟向雲澈,雲澈不退不避,一道鳳凰火焰帶着呼嘯的鳳鳴聲直撞而去。

    “鳳凰破!”

    鳳凰破不是單純的鳳炎攻擊,還帶有着強大的衝擊力,但由於不是由重劍釋放而出,所以遠遠不及後者強橫,在撞擊到魔炎的那一剎那,魔炎的衝勢頓時一緩,但隨之一聲難聽之極的嘶鳴,魔炎驟然反撲,將鳳凰火焰快速吞噬,鳳凰炎完全消散之時,魔炎只被抵消了三成,剩餘的魔炎再無阻隔,橫衝而至,轟擊在雲澈的身上。

    轟!

    魔炎爆開,焚滅與腐蝕之力瘋狂肆虐,下一個瞬間,雲澈的身影從爆開的魔炎之中遠遠飛出,輝夜郡王目光鎖定騰空而起的雲澈,嘴角一絲戲虐的淡笑:“逃跑的本事不錯嘛,讓本王看看,這次你怎麼逃!”

    他手勢一變,黑曜魔劍上的猩紅紋路一下子變得刺眼無比。雲澈的下方,肆意燃燒的赤黑魔炎忽然間劇烈扭曲,然後竟化作一個數丈之高的火焰巨人,狂吼着撲向雲澈。

    “這是……淮王府的最強殺招,墮世炎魔!輝夜郡王竟然已經可以用出這一招!!”

    “不!輝夜郡王能使用這一招,應該是依靠了黑曜魔劍的力量!炎魔雖然是由那一部分火焰化成,但其力量和那把黑曜魔劍相連,這可怕的炎魔一出……雲澈估計連掙扎的能力都沒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