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焰巨魔身高數丈,有着火焰軀體和四肢,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五官,它是由輝夜郡王所釋放出的赤黑魔炎所凝化而成,但其氣息之濃烈,之可怕,分明要勝過那團魔炎數倍,在炎魔撲上來時,雲澈有了短暫的窒息感。

    雲澈的見聞很是廣博,但這種招式,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簡直和天劍山莊的劍靈分身一樣詭異!

    炎魔的雙臂當空砸下,帶起的風聲如鬼哭魔嚎。

    “隕月沉星!!”

    雲澈已來不及考慮,玄力爆發,一拳轟向火焰巨魔。

    轟!

    轟鳴聲中,空中蕩起巨大的玄力渦流,火焰巨魔被轟擊的後翻了十幾個跟頭,而云澈則如炮彈一般飛墜而下,狠狠的砸在地面上,然後被彈飛到數十丈之外,落下之時,嘴角已多了一抹殷紅的血跡。

    炎魔之可怕,大大的超出了雲澈的預料,他一抹嘴角,剛要站起,頭頂忽然傳來鬼哭之音,炎魔竟已重新出現在了他的上空,瞪大着鬼火般的瞳孔,向他墜落而下。

    “住手!!”

    雲家坐席中,一聲大吼驚雷般的響起,雲輕鴻飛身而出,一把抓向賽場中的雲澈。但他還未能進入到賽場範圍,早已有所準備的淮王一個瞬身擋在了雲輕鴻的身前,兩人身體一撞,各自分開。

    “雲輕鴻,你想破壞比賽規則嗎!”淮王厲聲中,眼眸深處是一絲冷笑。

    若這單單只是個比賽,那麼雲輕鴻絕不會衝動出手,但淮王和輝夜明顯對雲澈生出了殺心,雲澈在炎魔的重擊之下受傷倒地,此時炎魔再度全力撲上,分明是要將雲澈置於死地!他豈能不出手。那炎魔之可怕,他可是清清楚楚……那可是由黑曜魔劍的力量支撐,完全超出輝夜本身力量的惡魔玄技,雖然嚴格說來這根本就是輝夜在作弊,但強大的武器和護甲也是自身力量的一部分,這偏偏又是玄界公認的準則之一。

    “給我滾開!”雲輕鴻周身雷電嘶鳴,雲澈生命垂危,他哪還管什麼比賽規則,他必須不惜一切的保下雲澈,然後認輸便是……

    就在雲輕鴻想要強行轟開淮王之時,賽場之上忽然響起一聲嘹亮之極的鳳鳴,一道赤紅火焰沖天而起。

    “鳳翼天穹!!”

    微帶金色的鳳凰雙翼在張開,雲澈的身上,出現了一道猶若實質的鳳凰之影,鳳凰之影帶動着雲澈沖天而起,一瞬間跨越空間,狠狠的撞擊在炎魔的身上。

    轟!!!!!!!

    鳳凰火焰洶涌炸開,大殿的上空如同忽然出現了一輪日曜,將整個大殿映照的赤紅一片。在這彷彿來自蒼穹的日曜之中,雲澈與炎魔在狂暴無比的玄力風暴中被狠狠的衝開。

    倒飛中的炎魔如皮球一般快速翻滾着,周身火焰四濺,但卻沒有被完全轟散,輝夜郡王手中黑曜魔劍一揮,倒飛中的炎魔便硬生生的止住,然後快速飛回,漂浮在了輝夜郡王的上空。

    砰!

    雲澈落地,身體向後連續滑動了很久才手撐地面硬生生的穩住,胸前的衣服完全炸裂,胸口之上也多了十幾道深淺不同的傷痕。

    淮王的眉頭大皺,冷冷的道:“雲輕鴻,你真是收了個好兒子啊!”

    他一次次的低估雲澈,在他對雲澈生出殺心之後,他發現,自己竟然還是低估了他。那個炎魔之可怕,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全然沒有想到,雲澈竟然將釋放全力的炎魔給正面轟開。

    二十歲出頭的年紀,分明只有天玄境的修爲……實力,卻是恐怖到了如此程度!

    這樣的一個年輕人,他將來的成就將根本無法想象。若是敵人,務必要將他在未成長起來前徹底扼殺!

    而如今他轟開了炎魔,雲輕鴻便可讓他馬上認輸……如此一來,今天想要滅殺雲澈已是不可能了!

    雲輕鴻的動作停滯,看着被轟飛的炎魔,他一聲不自禁的讚歎:“乾的好!”

    “澈兒,馬上認輸!這樣的炎魔,他可以同時召喚三隻!他動用了黑曜魔劍,你認輸半點都不丟人……否則,他下一次攻擊,將勢必會全力置你於死地。”

    “……”耳邊傳來雲輕鴻的傳音,雲澈卻並沒有迴應,只是緩緩的站起身來,彷彿完全沒有聽到。

    “哼,做的不錯嘛,本王就知道你一定還有什麼絕招沒出,沒想到竟然能將本王的炎魔給震開,真是讓本王又驚喜了一番。”

    輝夜郡王雖然心中震驚,但並不慌亂,臉上依然是審判者般的淡笑:“那麼,這樣呢?”

    輝夜郡王的低笑聲中,黑曜魔劍血光閃爍,他的前方火浪涌動,在陣陣的鬼哭聲中,竟緩緩的凝化出兩個……和之前一模一樣的炎魔!

    不僅是外表相同,就連氣息,也同樣的濃烈與恐怖。

    連同上空的那一個,一共是三個炎魔!!

    “三……三個炎魔!”驚呼聲大片的響起。

    “雲澈要是足夠聰明,就馬上認輸,到了這種地步,他已是足以揚名天下了。如果這個時候還敢硬着骨頭喊所謂的‘戰到最後一刻’……那就是自己找死!”

    妖皇城中的那些頂尖強者們都能感覺的出輝夜郡王對雲澈的殺機,雲澈想要活命,現在投降是唯一的機會!否則三個炎魔一動,雲澈必死無疑,坐席之中,也不斷響起要雲澈馬上認輸的呼喊聲。

    但云澈卻是充耳不聞,他面對三隻炎魔,緩緩的伸出了手掌……

    “紅兒,出來!”

    低吟聲中,一把在雲澈身前憑空出現,然後猛然墜落,在“轟”的一聲巨響中,狠狠的插入了腳下的黑玄玉地板之中,頓時,密密麻麻的碎裂聲響起,數不清的裂痕從雲澈的腳下向周圍瘋狂蔓延而去。

    “哇啊啊……”

    震耳的驚呼聲從四面八方傳來,讓他們震驚的,不是這把劍之巨大的,而是它……竟然單依空中下墜,刺入了下方比磐石還要堅韌千百倍的黑玄玉地板之中!

    “好……好大的劍!!”

    “這把劍……竟然刺裂了地面!這裏可是妖皇大殿啊!那把劍,得是多重?”

    “我還是第一次見這麼大的劍,它竟然直接把妖皇大殿的地面都刺裂……可是,劍身上好像一點高級玄器的氣息都沒有。那些出名的玄器之中,好像也沒有這樣的一把巨劍。”

    “那是大哥的武器?也太……太大了吧。”蕭雲驚呼着道,看着下方直直陷入地面的劍尖,他的眼睛一陣發直。

    “嘖,終於肯亮出武器了。”輝夜郡王笑眯眯的道,劍尖之下的裂痕,讓他無法不心中震驚,但臉上的笑容卻是更加戲虐:“嘿,難怪你之前死活不肯用武器,這把劍,你根本不可能完全駕馭的了吧!”

    雲澈沒有說話,雙手握在了劫天誅魔劍的劍柄上,在刺耳無比的聲音之中,將它緩緩從地面中拔出,橫在了身前……在那一剎那,本是喧鬧的大殿一下子安靜了許多,每個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雲澈的身上,眼神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就連一些站在幻妖之巔的強者都出現了短暫的呆滯。

    雲澈身上的氣息沒有變化,那把大到異常的硃紅巨劍更是毫無氣息,猶若死劍,但,當雲澈將硃紅巨劍拿在手中之時,所有人卻清晰無比的感覺到,雲澈整個人都變了,氣場、氣勢、甚至眼神……完完全全的變了。

    硃紅巨劍長至九尺,劍刃最寬的地上也是寬至二尺,如此巨劍,比雲澈的身軀還要大的多,即使是一個九尺巨人拿在手中,都會有着濃重的不協調感。但在雲澈的手中,整體卻是和諧的讓人感覺不到一絲不協調,反而覺得這把劍本就應該是在他的手中,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完美契合感,彷彿這把劍本就是爲雲澈而生,雲澈,也本就該是因這把劍而存在。

    他的玄力氣息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但面對手持重劍的雲澈,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一種直滲靈魂的壓迫感,尤其是被雲澈直接面對的輝夜郡王,他臉上的笑已經僵硬,胸口猶如壓着一塊萬鈞鐵板,讓他竟是幾乎喘不動氣。

    站在賽場邊緣的雲輕鴻和淮王目光直直的看着雲澈,一個忘記了傳音要輝夜馬上出手絕殺雲澈,一個忘記了呵斥雲澈馬上認輸,這兩個人同輩之中無出其右的絕世人物,此時的眼眸裏唯有震驚。

    莫名的壓迫力讓輝夜郡王心中生出強烈的不安感,但看着身前的三隻炎魔,他的不安快速消散,一聲低吼:“你以爲拿出一把不知所謂的武器,就能逆轉乾坤了嗎!去……死……吧!!”

    輝夜郡王猛然一劍轟出,大片火焰如同滾動着赤黑煙霧遮天而起,席捲向雲澈,三隻炎魔也同時動了,跟在魔炎之後,帶着讓空間都戰慄的可怕氣息,一起撲向雲澈。

    面對鋪天蓋地的魔炎和三隻同時襲來的可怕炎魔,雲澈卻是沒有後退一步,雙手不緊不慢的抓起了劫天誅魔劍。

    他之前不動用劫天誅魔劍,並非是他託大,而是如雲輕鴻所猜想的那般,爲了避免過大的消耗。剛得到這把劫天劍時,它便有二十萬斤重,後來又吞噬了龍闕,重量更是進一步提升。三個月的時間,他雖然勉強適應了它的重量,也能做到足夠完美的駕馭,但每將它揮舞一次,都會伴隨着相當巨大的消耗。

    這場惡戰,後面的對手會越來越強,他必須要儘可能的避免消耗。

    現在對手是輝夜,但就玄力渾厚程度而言,沒有開啓“煉獄”境關

    的他完全被輝夜壓制,而開啓“煉獄”,消耗更是巨大,所以,劫天劍也到了該出場的時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