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席中心的仲王一下子站了起來,臉色因震駭而變得極度扭曲。對於遠雀郡王不惜發動禁忌之術,他心中其實是贊同的。因爲作爲仲王府的小王爺,遠雀郡王若敗,便等於整個仲王府的大敗,若能發動血脈禁技將雲澈徹底碾壓挫敗,虛弱三個月的副作用雖然嚴重,但至少要遠比落敗的後果好的多。

    玄力暴走的遠雀郡王卻並沒有將雲澈碾壓,這已讓他心神不寧,而此時,雲澈的力量氣息卻又忽然間大幅度暴漲,讓他驚的差點沒當場噴出血來。

    忽然暴漲的力量氣息撲面而來,讓暴躁中的遠雀郡王呼吸一滯,就連槍勢都隨之一緩。面對遠雀郡王這傾力一擊,雲澈不再保守抵禦,正面驟然迎上,一記“隕月沉星”狠狠砸下。

    砰!!

    來自雲澈的力量轟擊,比之剛纔強橫了太多太多,遠雀郡王雙槍捲起的玄力風暴就如千尺波瀾遭遇萬丈巨浪,被一瞬間壓制、吞噬,一股強橫到讓他怎麼都不敢相信的龐大力量轟擊在他的雙槍,再到他的身上。

    轟然巨響聲中,他雙臂一下子完全失去了知覺,整個人就如暴風中的殘葉,遠遠的倒飛了出去,狠狠砸在妖皇大殿的殿頂,隨着整座大殿的劇烈顫抖而狠狠彈落在地,引得大殿再次一顫。

    不過也因爲他是被砸向高空,而不是橫飛,身體停滯之時,卻也並沒有離開賽場範圍。

    遠雀郡王扶着雙槍,從碎石中狼狽無比的站起,全身氣血像是沸騰了一般混亂,握槍的雙手虎口盡裂,鮮血淋淋,強大的護身玄力之下,這一劍他並沒有受到太重的傷,但他本就搖搖欲墜的信念,被直接擊潰了大半。

    “煉獄”狀態之下,雲澈要持續承受着巨大的消耗和負荷,自然不會浪費哪怕半息的時間,遠雀郡王剛一站起,他便已迅疾衝上,一劍砸下。

    遠雀郡王全身青筋鼓脹欲裂,眼瞳之中忽然閃爍起瘋狂的兇光,身上的每一片龍鱗都大幅度掀起,飆出觸目驚心的血花……

    “本王……要你死!!”

    遠雀郡王雙目赤紅,牙齒幾碎,他舉起雙臂,在低沉而痛苦的吼叫聲中,將自己軀體之中所有的力量,毫無保留的傾注到雙槍之中,他身後的龍影破滅,而槍身之上,分別映現出一黑一銀兩條兇龍之影。

    “是仲王府的絕招,妖龍屠世!”有幾人當場驚呼道。

    “澈兒小心!”雲輕鴻迅速喊道。

    作爲仲王府的終極絕招之一,這招妖龍屠世遠雀郡王平時用起來都格外勉強,如今的狀態強行動用,所遭受的負荷更是可想而知,但此時信念已臨近崩潰的遠雀郡王哪還顧忌什麼後果。

    這一招之後,一個不好,他甚至有玄脈重創的可能。

    但其威力,卻也是無比之恐怖。

    “雲澈……去死吧!!妖龍屠世!”

    一黑一槍兩條兇龍從雙槍之上飛射而出,在蜿蜒交錯中狠狠的穿刺着空間,雙龍尚未臨近,雲澈已是被衝擊的無法前進,身上的衣服快速裂成細碎的布條,就連他的眼睛,都幾乎無法睜開。

    好強的一招……不過這傢伙在承受長時間的負荷加玄力臨近虧空的狀態下釋放這樣的力量……

    是活的不耐煩了麼!

    “封雲鎖日!”

    邪神屏障出現的那一剎那,兩條兇龍便將雲澈完全吞沒,毀滅之力洶涌爆發,邪神屏障被狂暴衝擊、切割的聲音充斥在雲澈的耳際,在持續了三息之後,邪神屏障終於破碎,但妖龍屠世的力量也已被抵消了九成以上,殘餘的力量僅僅將雲澈衝飛幾十丈的距離,勉勉強強造成了一點輕傷。

    “可以結束了……”雲澈一擦嘴角的血跡,身影一晃,穿過被揚起的漫天沙塵,一劍砸在已徹底懵住的遠雀郡王身上。

    遠雀郡王已將全身所有的力量不要命的全部釋放,身上幾乎連一絲護身玄力都沒有留下,雲澈僅僅兩成力量的一劍,他的身體便如一堆爛肉般被遠遠拋飛出去。

    砰!

    遠雀郡王的身體重重落地,全身是血,不過雲澈對他造成的,都是碎骨斷筋的內傷,他身上的血都是因爲承受不了太重的負荷大面積崩裂所致。

    大量的鮮血從遠雀郡王的額頭、軀體、手背流下,他直挺挺的躺在那裏,雙眼望着已經模糊的大殿之頂,目光一片呆滯茫然,彷彿正在經歷着一場虛幻到極點的夢境,他張了張嘴,但終究沒有發出一絲聲音,意識便完全流逝,腦袋一歪,徹底昏死過去。

    遠雀郡王,敗!

    Wшw ▲ттkan ▲C〇

    整個大殿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就連仲王府,面對着全身是血,昏死在地的遠雀郡王,都是久久沒有動靜……已是全部懵了過去。

    “大哥……太厲害了!大哥你真的太厲害了!!”

    激動的大呼聲響起在大殿之中,蕭雲已是激動的手舞足蹈,失聲狂吼。

    蕭雲的呼喊,如同點燃了炸藥的引線,妖皇大殿頓時炸開巨大的聲浪。

    “又是雲澈勝……雲澈居然又勝了!!我的天啊!這簡直……簡直……簡直……”

    “遠雀郡王實力全開,絕招盡出,還不惜動用了禁技,而云澈之前已經戰了四場,且四個對手都是名震幻妖界的絕頂人物,雲澈卻依然勝了……這簡直就是個怪物!”

    “我在親眼見證一個絕世天才曜日橫空!此來妖皇城,能目睹這樣一個神話般的天才,這樣一場比賽……足慰平生!”

    “之前的比賽,讓雲澈必定名震天下。而這一場,足以讓雲澈永載幻妖史冊!以天玄境界連敗五個中期霸皇,幻妖歷史上從未有過,將來,也幾乎不可能有!”

    “好……好!”雲輕鴻和慕雨柔雙手相握,已經激動的幾乎無法言語。

    在場的年輕弟子已經全部呆了,他們任何一個人,都是同輩之中的頂尖存在,平日裏無比的心高氣傲,但剛纔那慘烈的激戰,他恐怖到極點的力量,讓他們無不心驚膽顫,甚至心膽欲裂,在這樣的力量面前,在這和自己年輕相仿的人面前,他們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根本連獻醜的資格都沒有。

    蘇止戰落敗時,東席還有整整六人,而西席,只剩一人。東席那邊,有最爲強大,都可以完勝蘇止戰的輝夜、遠雀、輝染,而西席這邊,最後出戰的雲澈玄力層面低到了無法直視。

    西席衆人本以爲這場對決,馬上就會如預料中的那般……是比預料中更加悽慘屈辱的大敗,但,他們任何一人,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雲澈竟是敗九方昱、敗嘯東來、敗赤陽炎舞……

    敗幻妖七子排位第三,有着妖皇血脈,和最強玄功的輝夜郡王……

    再敗幻妖七子排位第二,甚至不惜動用禁忌玄功的遠雀郡王!

    五連勝!!

    而且是每一場,都震顫所有人心魂,顛覆所有人認知的五連勝!

    這是足以轟動整個幻妖界的五場對決,如此的戰績面前,之前雙方所有的敗,都微不足道,所有的勝,都不值一提。這場明面上的比賽,暗地中的博弈,兩大陣營的抗衡,野心與忠誠的爭鬥,卻是讓雲澈,成爲了唯一的主角,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和心神。

    西席衆人此時看着雲澈的目光,無不是帶着前所未有的異彩,雲家的衆長老更是激動的或者說不出話,或者語無倫次。對於雲輕鴻收的這個“義子”,原本諸人都覺得不以爲然,甚至因爲他玄力太低而心盈鄙視,此時才知道,雲家是撿了多麼巨大的一個寶!!

    昏迷的遠雀郡王被仲王府的人擡起,然後快速帶離妖皇大殿,他若不趕快醫治,很有可能會就此廢了。仲王並沒有隨之離開,他和淮王的臉色都是凝重而難看……雲澈的五場交戰,每一場結束,他們都會發現自己嚴重低估了雲澈,這次,依然是如此!

    在雲澈的第三場比賽結束時,淮王就對雲澈起了殺心,而現在,他甚至是平生第一次如此強烈的希望一個人馬上從世界上消失!

    他從雲澈身上感覺到了太多的震驚,而伴隨着震驚的,是濃重無比的危險氣息。

    他對雲澈的真實來歷可謂一無所知,僅有的,只是知道雲澈的年紀只有二十二歲……二十二歲是什麼概念?他最得意的兒子輝染,公認的未來幻妖界第一人,在二十二歲時,也絕對沒有這樣的實力!

    若他就此成長下去,用不了多久,豈不是要超越輝染!未來完全成長起來,更是要遠遠的壓過。

    而這樣一個人,還是雲家義子!站在自己的敵方!

    仲王和淮王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那強烈到極點的殺意。

    噗通……

    賽場中心,坑窪的地面上,雲澈扶着重劍,緩緩的跪倒下去,全身微顫,不住的大口喘息聲,每一次喘息的聲音都粗重到極點。他之前四戰,尤其是和輝夜一戰,已是大量消耗,剛纔又和遠雀對轟上百劍,最後還開了煉獄境關,甚至在煉獄狀態下張開了“封雲鎖日”,消耗更是巨大無比,此時神經稍一鬆弛,如山般的壓力便罩向全身,讓他連站立,都顯得格外困難。

    “啊?大哥!”看着雲澈半跪在地,蕭雲心中一緊,他連忙道:“爹,快讓大哥下場!大哥已經連戰五場,根本不可能再戰了……何況對方沒有出場的那個人,可是最可怕的輝染!”

    輝染,幻妖七子之首,霸玄境八級,完全超越年輕一輩的層面,被妖皇城的人以“強到變態”來形容的同輩第一人!

    他雖然和輝夜、遠雀同列前三,但他的實力,比之輝夜和遠雀,強出的不是一點半點,甚至輝夜和遠雀的實力加起來,都遠遠的不及他。

    雲澈五場連勝,所展示的實力震驚着所有人,但縱然如此,以他所展示的實力,只要是知道輝染實力的人,都絕不會認爲他是輝染的對手。

    更何況已是五場連戰,幾乎沒有餘力的雲澈。

    “家主,快……快讓他馬上離場!”雲家大長老雲外天急聲道:“若是輝染出場,以淮王的心性,一定會讓輝染直接出手殺了他。”

    “是啊,家主!雲澈做到這一步,我們雲家已經是大勝了!他現在顯然已是力竭,必須馬上離場,否則,可能就來不及了。以輝染的實力,要殺現在的雲澈,只需要一息就足夠!到時候我們出手相救都來不及。”二長老也連忙道,以雲澈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和雲家義子的身份,他們已經看清,雲澈的生死,可是極有可能關係着雲家未來的大事。

    雲澈的安危,雲輕鴻自然比誰都掛心,他迅速向雲澈傳音道:“澈兒,讓爲父代你放棄最後一場比賽吧。”

    由他出面放棄和輝染交手,自然可以最大程度維護雲澈的尊嚴,他剛剛傳音完畢,便看到雲澈側臉看向他,然後……緩緩的搖頭,他滿臉是汗,臉色通紅似火,但眼神,卻是堅毅如鋼。

    雲輕鴻的心臟彷彿被什麼東西重重撞擊了一下,他沒有站起,沒有出聲,即使各長老都上前急勸,即使西席各大家主、郡王向他不停的使着顏色和傳音,他都不爲所動。

    “夫君……”慕雨柔抓着雲輕鴻的手臂,手心一片冰涼。

    雲輕鴻反握住她的手,用低緩而堅決的聲音道:“雨柔,這是澈兒自己的堅持,我們沒有權利去擅自爲他做決定……但是,你放心,他是我們的兒子,我就算是賭上性命,也絕不對讓他遭遇毒手。”

    說話間,他的另一隻手已是死死攥起,一小團密度高到極端恐怖的雷電在掌心無聲凝聚……若輝染真的對雲澈下毒手,而云澈又無力抵抗之時,就算會讓自己身敗名裂,他也會不惜親自出手殺了輝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