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僅僅是雲家所在的西席那邊,全場都是讓雲澈馬上棄賽的聲音,輝染的可怕,舉世皆知,他不僅實力高到恐怖,出手更是殘暴無比,栽在他手下的人,非死即廢,連重傷都是輕的。

    沒有人願意看到如此一個天縱奇才廢在輝染的手下。

    尤其是那些知道淮王野心的人,他們無比確定,若是輝染出手,必定會讓雲澈橫死賽場……雲澈如今玄力幾乎耗盡,半跪在地,連一絲一毫掙扎的能力都不可能有。

    淮王最初那掌控全局的篤定和淡笑早已消失不見,從雲澈勝第三場開始,他的臉色就變得難看,如今更是難看到了極點。他主動提出這場東西兩席的比賽,是要將雲家徹徹底底逐出守護家族之列,同時也將忠於小妖后的勢力的銳氣、尊嚴踐踏個徹徹底底。

    在蘇止戰敗了之後,他心中大笑,因爲一切,都和預想中的一樣順利,這種將對方完全碾壓的局面,讓他已經看到了自己成爲幻妖之王的畫面。

    但現在,他卻是再也笑不出來。

    碾壓的局面,折辱對方的快感,轉眼之間,被雲澈一個人,給粉碎了個乾乾淨淨。

    他淮王府的小王爺,仲王府的小王爺,實力全開,底牌盡出,卻非但沒能如願的殺了雲澈,反而全部慘敗,並重傷於雲澈之手。

    雖然,有輝染在,這場對決,最終還是他們東席獲勝,但他踐踏對手的目的,卻是徹底落空,反而狠狠的漲了對方的銳氣,更是大大的漲了雲家的銳氣。一直以來都掌控着全局的淮王,這次卻是完全落空,甚至有了後悔的感覺。如果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他絕對不會主動挑起這場對決。

    在全場都喊着讓雲澈放棄最後的比賽時,他暗中咬牙切齒,今日不在賽場中“名正言順”的“失手”殺了雲澈,今日之後,雲澈必然處在雲家,甚至小妖后最堅實的保護之下,要殺他將變得難上加難,那麼,這個天資、潛力讓他淮王都感覺到心驚的雲澈,必將成爲紮在他心中的一根毒刺,一日不除,寢食難安。

    不過,任憑全場呼喊,雲澈卻是始終沒有做出要棄賽的舉動,他在劇烈喘息好一會兒後,抓着劍柄緩緩站起,目視東席,不緊不慢的道:“不是還有一個人麼?怎麼還不出來?難道你們已經沒有能拿得出手的人了麼?”

    雲澈這話一出,西席那邊全部狠狠嚇了一大跳,蘇項南再也顧不得其他,大聲喊道:“雲澈,你戰到現在已經足夠了,最後一場不要再打了。”

    天下雄圖直接衝雲輕鴻吼道:“輕鴻,還不把這小子拉下來!”

    雲輕鴻卻是沒有說話。

    小妖后月眉微斜,她忽然開口道:“雲澈,你對面沒有出場的最後一人,實力可是遠比你想象的強大的多,你現在連戰五場,玄力大耗,已幾乎沒有再戰之力,你確定還要再打最後一場嗎?”

    雲澈毫不猶豫的道:“我雖然消耗有些大,但還沒有敗,既然沒敗,當然要打!我雲澈這輩子敗過,但還從來沒主動認輸過!”

    小妖后眉頭大皺,眸光之中帶着深深的警告:“你可是覺得自己的這種堅持很是高貴?哼!大丈夫能屈能伸,知進知退。毫無價值,只憑一腔熱血的堅持,很多時候不過是愚昧的找死行爲!”

    小妖后的話,已是提醒的足夠清楚,雲澈卻是咧嘴一笑:“我雲澈……可從來不認爲自己是個愚昧之人!小妖后,你又憑什麼斷定我這最後一場一定會輸?”

    縱然是面對小妖后的目光逼視,他依然是毫無退讓,小妖后不再多言,默然看了一眼雲輕鴻,淡淡道:“既然你堅持,那便好自爲之吧。”

    本是滿心恨意和焦躁的淮王心中大舒,狠狠盯了雲澈一眼,默默冷笑起來:這小子的天資和潛力驚人無比,但終究還是年少輕狂,好好的活路不走……卻偏偏要自己找死!

    畢竟是來自妖皇城之外,想來並不知道輝染實力的可怕,所以在夢想着用自己僅存的那點力量來最後一搏……想到這裏,淮王又眉頭一動……爲什麼雲輕鴻沒有出面強行拉下雲澈?

    難道,雲澈還有什麼底牌?

    淮王皺眉思索,從雲澈這五場比賽所展現的綜合實力、氣息變化,還有現在絕不可能是裝出來的力竭狀態,他思索良久,也想不出半點雲澈能戰勝輝染的可能性。

    除非兩人交戰之中,天上忽然降下一道劫雷把輝染劈死。

    這時,他忽然注意到了雲輕鴻緊攥的左手,雖然雲輕鴻將玄力牢牢的封鎖在掌心,但在他凝心探知之下,依然清楚到感覺到了一股密度高到極點的雷電玄力。

    原來如此。這雲澈心高氣傲,雲輕鴻是怕強行拉他棄賽會傷了他的自尊,讓他心生怨氣,所以想在雲澈和輝染交手陷入危險時第一時間出手相救……

    淮王頓時冷笑了起來,既然知道了雲輕鴻的舉動,他便有絕對的把握,在他出手之時將他擋下……而且是阻擋他擅自干涉比賽,名正言順的擋下!

    “染兒……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淮王向輝染郡王傳音,連續低沉的說了三次“殺了他”,可見對他已是產生了多麼重的殺心。作爲輝染郡王的父親,他自然最爲了解輝染的脾性……他心性狠毒狠辣,虐殺對手是他最大的樂趣,但同時也傲慢到極點,幾乎從不將任何人真正放在眼中,也是因爲他的這個性格,他在面對雲澈時,很有可能會傲慢的賞他恢復的時間,而不屑於和一個力竭的人交手。

    所以,他用三次“殺了他”來提醒。

    接到淮王的傳音,輝染的眼皮稍稍動了動,他鼻間微微的冷哼一聲,緩緩的站起身來,一步一步,不緊不慢的走到賽場。

    他站起的那一刻,便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成爲了全場的焦點,他並沒有釋放玄力氣場,但注視着他的人,卻又分明感覺到了一種沉重至極的壓迫力。

    那些瞭解着輝染實力的西席衆人全部臉色一緊……但,直到輝染站到了雲澈身前,雲澈依然沒有做出他們希望看到的棄賽舉動,反而是直立着身體,目光和輝染針鋒相對。

    “可千萬……不要遭了毒手啊。”幾大家主只能在心裏重重的嘆息着。

    輝染站在雲澈前方,微眯的雙目閃動着危險至極的光芒。他身材本就異常高大,再加上全身每一塊肌肉都高高鼓起,單單是體型上,便有一種懾人的壓迫力。而他雖然沒有外放氣場,但一種無形的威壓,已是沉重無比的壓迫在雲澈的心魂之上。

    “這傢伙的實力,完全不弱於精靈族的那個天下第一。”茉莉冷聲道:“你的實力遠不如他,就算是全盛狀態,和他交手,也是必敗無疑,何況你的玄力和體力都只剩下一成。”

    “我的確不是他的對手。”雲澈氣喘吁吁的回道:“但不代表……我今天贏不了他!”

    茉莉輕哼一聲:“脫離賽場便算輸,這個規則之下,你倒是的確有可能敗他……但也要足夠的運氣!”

    “我的運氣可一向不壞。”

    “哼。”一聲淡淡的冷哼,帶着不屑和散漫,輝染雙手抱在胸前,目光漠然的看着雲澈:“能打敗本王的王弟,你倒也勉勉強強有資格做本王的對手。本王從來不屑和一個玄力幾乎耗盡的人賽場相爭,但你……更不值得本王浪費時間。”

    他沒有拿出武器,向雲澈伸出一根手指頭,輕蔑無比的一勾:“你可以攻擊了。”

    “嘿。”雲澈冷笑,笑的更加輕蔑:“你們淮王府,果然都是一羣只會嘴上逞能的貨色,我現在雖然還剩下不到一成的玄力,但敗你這樣的貨色,倒也足夠了。”

    以輝染的實力和聲望,他從出生到現在,還從來沒有一個人和他說過類似的話,從來沒有一個人有能力,有膽子在他面前如此狂妄。輝染郡王的眼睛緩緩眯起,也不生氣,只是淡淡的一笑,一抹殘虐的冷光在瞳眸深處晃過:“就憑你?”

    他的耳邊,在這時忽然傳來淮王的傳音:“不要和他廢話,馬上殺了他!”

    “對!就憑我!”

    “鏘”的一聲,雲澈從地上拔起重劍,一種沉重而強橫的威勢頓時釋放,讓輝染微微動了動眉……但也只是讓他動了動眉頭而已,隨之嘴角依然是不屑的一瞥。

    雲澈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對輝染造成威脅,重劍舉起,低吼着道:“讓我看看,你能在我的劍下支撐多久!喝!!”

    雲澈腳下一踏,重劍揮起,整個人如利箭一般飛射向輝染。他的動作,也讓西席衆人的神經死死的繃起,幾大家主全部站了起來,每一人的臉色都是緊張無比,雲輕鴻雖然沒有站起,但左手,已是悄然橫在了身前。

    一股狂暴的風浪迎面襲來,吹拂的輝染衣袍獵獵作響,雲澈雖然力量大耗,但重劍之威依然兇猛無匹,但卻沒有讓輝染露出半點的凝重之色,他不緊不慢的擡起自己的右臂,五指張開……竟是要以自己的手掌去接雲澈的重劍,嘴角更是帶起一抹不屑的淡笑:“呵,不自量力。”

    雲澈的重劍有多可怕,大殿中的所有人之前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甚至心驚膽戰。而對於輝染這看似託大到極點的動作,卻是沒有一個人覺得輝染是在找死……因爲強如輝染,真的就有這樣的實力。

    輝染的舉動讓雲澈眉頭微皺,在極速移位中,他距離輝染越來越近,轉眼之間已拉近到兩丈之距,就在這時,雲澈的身形忽然稍稍一緩,雙目之中,陡然綻放起一抹蒼藍色的奇光,他的身後,一道蒼藍色的龍之影像閃現,伴隨着一聲威嚴霸道的龍之咆哮從天際而至,聲震寰宇。

    “龍魂領域!!”

    爲了將精神消耗減到最小,這個龍魂領域的籠罩範圍只有十丈,但那聲來自太古蒼龍的龍神之吟,依然響徹了整個妖皇城,劇烈震顫着大殿只有所有人的心魂。

    尤其是有着獸之血脈的妖族,在這萬獸之尊的龍神之吟下,他們無不是心神大震,靈魂完全不受控制的戰慄了起來。作爲真龍一族的赤陽家族,無不是面露惶然,龍魂激盪,甚至有了跪地朝拜的衝動。

    “這……這……那是什麼!!”

    “是……龍吟!?”

    雲澈頭頂三尺之處,張開了一雙如天空般深邃,如星辰般灼眼的蒼藍之目。在震天的龍吟和龍魂之力的遮天威懾之下,輝染郡王全身一顫,面孔上的表情瞬間僵硬,隨之逐漸化作了強烈的驚恐,瞳孔出現了急劇的收縮,甚至連身體,都出現了明顯的輕顫……

    即使雲澈實力遠不如輝染,即使雲澈已是疲憊不堪,但這是來自龍神之魂的靈魂威懾……強如輝染,即使在有精神抵禦的狀態下,也根本不可能完全抗拒,何況根本毫無防備!

    “煉獄!!”

    面對強大的輝染,即使對方陷入龍魂領域之中,雲澈也不能大意,他將所有的力量涌起,身上鳳影閃現,鳳鳴嘶空,以比之前狂暴了數倍的速度和力量狠狠的衝向了輝染。

    “給我滾下去……鳳翼天穹!!”

    實力之上,輝染畢竟要大勝雲澈,危險臨近之時,他硬生生的恢復了三分清明,艱難的伸出雙臂,擋在了身前……但三分清明之後,卻是七分的恐懼和信念崩潰,他的抵禦之力,連平時的三成都不如,僅僅支撐了一個剎那,便在鳳翼天穹的狂暴衝擊力下狠狠的飛了出去……

    雲澈在反震力下遠遠後翻,還未落地,劫天劍已再次轟出,一條蒼藍之狼帶着赤紅烈焰,撕開空間,無情的轟擊在倒飛中的輝染身上。

    “鳳凰天狼斬!!”

    轟!!!!

    就如一道流星橫穿過龐大的妖皇大殿,鳳翼天穹舞之後緊隨鳳凰天狼斬,輝染郡王的身體被轟擊的橫飛了半個妖皇大殿,飛過坐席,狠狠的撞擊在大殿的東牆之上,隨着大殿的劇烈顫蕩,輝染郡王整個人直接被砸入東牆之中,數不清的裂紋在牆壁上瘋狂蔓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