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

    妖皇大殿徹底嘩然一片,雲家的眾長老、弟子全部站了起來,一個個眼睛圓瞪,幾乎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玄罡,是玄罡……是我們雲家的玄罡啊!」

    「這……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雲澈真的是我們雲家的……」

    「雖然難以置信,但那可是真真正正的玄罡啊!不是我們雲家之人,怎麼會有玄罡……還是強大的青色玄罡啊!」

    「他……他……他真的就是我雲家的人啊!」一個雲家長老激動的大吼道。

    「這……這不可能!」仲王、赫連狂、九方奎、赤陽百烈等人臉色全部勃然大變,他們盯著雲澈身前的玄罡,無論如何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的篤定和冷笑,也被震驚和隨之而來的驚恐取代,他們深深知道如果雲澈真的是雲家之人,他們會是什麼後果。

    但云澈……這個雲輕鴻所收的義子,一個明明三個月前才初次到來妖皇城的人,怎麼可能會是雲家之子!三個月之前,從來沒有人聽過這個人的存在,就連淮王,都查不到他的來歷底細,他的玄功、玄技,也都根本和雲家沒有半點關係。甚至∫♂,看雲家眾人的表情,也根本都不知道他是家族中人。

    但,雲澈所釋放出的玄罡,卻又偏偏是最不容辯駁的證明。雲家玄罡,天下無雙,就算它的外形可以用玄氣模擬,但那獨屬雲家的血脈氣息和玄罡之力,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模仿的。

    整個大殿徹底的鬧哄起來,這幾乎是他們一生以來,過的最波瀾起伏的一天,他們本是強韌無比的神經,在一次次的衝擊之下幾乎要徹底紊亂。他們甚至覺得,就算是夢境,都沒有今天這般離奇曲折和不可思議。

    雲澈身後的雲外天和雲斷水已是徹底失去了往日的平靜,一個個激動的氣息大亂,甚至幾乎要熱淚盈眶,雖然有太大的驚訝和不解,但玄罡,是這世上最堅實的證明,他們作為雲家長老,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把玄罡認錯。

    面對雲澈的玄罡,他們無法不激動,這絕不僅僅表示著雲家今日的徹底大勝……雲家是雲輕鴻義子,和是純正的雲家之人,那是兩個天差地別的概念!雲家這一代衰落不堪,淪為十二家族墊底,而且衰落之勢還愈演愈烈,而雲家如今有了雲澈,將來何愁不盛,何愁不興!

    「淮郡王,我雲家的玄罡,你該不會不認得吧?」雲澈嘴角上揚,直視著淮王道。他雖然表情輕鬆,但實則堅持的很辛苦。他既然要在這天下群雄的面前展露自己的玄罡,那自然要展露最強狀態的玄罡!爺爺雲滄海是青色玄罡,父親雲輕鴻也是青色玄罡,那麼,身為雲滄海之孫,雲輕鴻之子,他豈能在雲家的靈魂之力玄罡上讓他們蒙羞。

    而他目前玄罡最極限的狀態,便是青色。而要達到青色玄罡,則必須處在煉獄狀態。

    所以,這青色玄罡每一息的維持,他的身體都要承受巨大的負荷。所以,在他的聲音落下時,他的手臂輕描淡寫的一揮,玄罡便化作一道青色的流光,飛回到了雲澈的手臂之中。

    淮王的臉色還算平靜,但他的嘴唇,卻明顯在輕微的哆嗦,面對雲澈的問話,一向運籌帷幄的他,卻是半晌說不出話來。

    這場妖后大典之前,他本是做了長久的策劃和充足的準備,他的野心,也準備在今日真正迸發,在這大典之初將矛頭指向雲家,便是第一步,重挫對方所有守護家族和王府是第二步……

    他本以為自己穩穩的引導、掌控著一切。但到了此刻,他才忽然意識到,局面,根本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中,所有的一切,分明在被眼前的這個青年人所引導著——包括他淮王!

    從他第一個跳出來喊著要接受對戰,到用犀利的詞鋒半逼半詐的讓他們出「籌碼」,到所有人以為西席已經慘敗時,以一人之力連勝六人……再到此刻,他忽然展露玄罡!!

    淮王完全肯定,他必然是料到了自己會在他戰勝輝染之後,喊出他沒有玄罡,從而無資格代表雲家的話來,同時喊出的,還有他若是雲家之子,那麼自己對「籌碼」將再無異議的話來。

    對於雲家之子而言,玄罡之力是一種巨大的助力,但他連戰六場,卻是根本沒有動用。為的,分明就是引他說出這番話來,讓他再無半點迴旋的餘地。

    淮王一生自負,這一輩子,第一次感覺自己在被人當傻子、當猴子耍!而且對方,還只是一個僅有二十二歲的青年人!

    他也是第一次嘗到了什麼叫「悔青了腸子」和「賠了夫人又折兵」。在針對雲家這件事上,他那邊有七大家族、六十王府支持,本已是佔據了穩穩的上風,但他卻是為了踐踏對方的氣勢與尊嚴,提出由雙方對決來決定雲家去留……卻是收穫了這樣一個結果。

    無論是針對雲家也好,狠挫對方氣勢也好,他本都應該是成功的。但這其中,卻是出現了一個完全不在他預料之中的變數……雲澈。

    此時面對一臉淡笑的雲澈,淮王的心中,竟升起了一抹冰冷的寒意。他做夢都想不到,第一個讓他有了心悸之感的人,竟是一個只有二十二歲的青年人。

    將雲家驅逐……他蓄謀準備已久,在妖后大典上所進行的第一步便因為雲澈而慘敗,狠挫對方氣勢的一步更是收到了數倍的反效果……助漲對方,反挫自身!

    七大家族各出五斤紫脈神晶、自己要出整整二十斤……更是從一個笑話,變成了纏繞而來的噩夢!

    淮王一咬牙,胸口起伏,他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忽然一轉頭,看向雲輕鴻,厲聲道:「雲輕鴻,這是怎麼回事!!」

    他的這話一出,不少人都怔了一下,隨之臉色變得怪異。他在這種情境之下,沒有回答雲澈,卻反而忽然去質問雲輕鴻「這是怎麼回事」,任誰都看得出,淮王現在已是徹底失了冷靜,心神大亂。

    雲輕鴻淡然一笑,緩緩道:「如你所見,他剛才展示的,便是我雲家的玄罡之力,你淮郡王離的這麼近,想必不會認不出來吧?」

    「這不可能!」淮王低吼道:「你們雲家,根本從來就沒有過這個人!他第一次出現在妖皇城,還是在三個月前……怎麼可能是你雲家的人!」

    「這點我沒義務和你解釋。」雲輕鴻淡淡的道:「更沒有必要和你辯駁,你自己剛才也說過,玄罡便是雲家身份最不容辯駁的證明,他是不是我雲家的人,你現在心裡一定清楚的很。不過有一點,我倒是可以額外告訴你……雲澈非但是我雲家之子,而且,還是我雲輕鴻的親生兒子,未來的雲家之主!」

    此言一出,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妖皇大殿如同又被扔下一個炸雷,瞬間被洶湧的聲浪淹沒。

    「雲澈,是雲家主的兒子,這這這……」

    「雲家主是何等人物,他這番話,是當著小妖后,當著天下群雄的話說出,怎會有假!」

    「當初,雲家雲蕭的身份被所有人質疑,雲家主對於所有的質疑都一概不應,不承認也不否認,而他當眾說雲澈是他的親生兒子,卻是目光灼然,擲地有聲……怎麼都不像是假的。」

    「仔細想想,也真的不難接受。雲澈雖然今天出盡了風頭,但也徹底開罪了淮王,開罪了七大守護家族和六十王府啊!如果僅僅是義子,怎麼可能會拼到這種程度!因為他是雲家之子,更是雲輕鴻的兒子……除了雲滄海之孫,雲輕鴻之子,雲家之中,還有誰的後代能有這樣的天資、實力和魄力!」

    「難道,雲澈是雲輕鴻在外的私生子?」

    「不不!雲輕鴻性情無比剛正,光明正大納妾尚有可能,但斷然不可能做出暗中沾染其他女人的事。二十多年前,雲輕鴻夫婦從天玄大陸回來之後,因為身受重創,請了很多天下名醫。根據那些名醫偶然所傳,雲夫人在有身孕期間身中寒毒,為護腹中嬰兒而將寒毒逼到自己五臟之中……這才使得寒毒蔓身,無法救治。也就是說,當時雲夫人的確為雲輕鴻生了一個孩子……而雲蕭沒有玄罡又是人盡皆知的事……」

    「這麼說……雲家主是因為當時雲家處境堪憂,所以刻意將這個兒子藏匿了起來,或者為他尋到了一個不得了的師父……而帶回來的雲蕭,只是個幌子?」

    「極有可能!!」

    數不清的驚呼、議論、猜測充斥著大殿的每一個角落。而最為震驚的,無疑是雲家的人,雲澈有雲家血脈,是他雲家之子,這已讓所有人喜出望外,而他若是雲輕鴻之子……那更是雲家天降之喜!因為這代表雲家家主一脈沒有斷絕!

    雲家眾長老、太長老自然深知雲輕鴻是怎樣的脾性,他在這樣的場合,以這樣的語氣所喊出的話,怎會有假!

    「呼……這劇情,太離奇了。」蘇項南長長的舒氣,說不出的感慨。

    「雲滄海的孫子,雲輕鴻的兒子……難怪,難怪……」天下雄圖有些怔然的點頭。雲家世代單傳,每一代,皆是人中之龍,龍中之帝,從無例外。

    「雲家,是真的要再度崛起了。」言自敬感嘆著道。

    慕飛煙老爺子坐在那裡足足愣了半天,然後如夢驚醒,「呼」的站了起來,激動的鬍鬚亂顫:「難道……難道……他就是柔兒在天玄大陸……所遺失的那個孩子……」

    當年雲輕鴻和慕雨柔在天玄大陸遭遇了什麼,尤其是那個孩子的事,外人無從知道,但作為慕雨柔的父親,他又怎麼會不知。

    「不會錯的!」慕雨青也激動的道:「他有雲家血脈,他有妹夫的親口承認,還有小妹看他的眼神……最最重要的一點,除了小妹的兒子,老爹您的外孫,誰家孩子能這麼優秀!」

    慕飛煙幾百歲的年紀,對於三個兒子的馬屁從來都是不屑一顧,而幕雨青的這記馬屁,卻是拍的慕飛煙心花怒放,他上身前傾,雙手發顫:「對……柔兒的孩子,我的外孫啊……哈……哈哈哈哈……這是我的外孫……親外孫啊!!」

    「原來這小子,居然是我們的外甥!」慕雨空也是激動的齜牙咧嘴,他一轉頭,卻看到慕雨白雙手掩面,腦袋幾乎要垂到褲襠里,他一瞪眼,拍了他一巴掌:「喂,老大!小妹的兒子回來了,這是我們的親外甥啊……你這是什麼反應?」

    「嘿嘿,」慕雨青幸災樂禍的笑:「咱們老大之前可是一直喊著吵著要和我們外甥結拜……」

    「給我閉嘴!」慕雨白一腳踢在慕雨青屁股上:「誰敢再提這事,老子跟他急!」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