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們……你們……」雲外天和雲斷水氣的全身直哆嗦,他們縱然知道這分明是七守護家族的惡意針對,卻又根本無言反駁。丟失妖皇璽的罪孽,這些年一直如一座大山壓在雲家之上,縱然百年已過,依然沉重的讓他們喘不動氣。

    相比於之前雲澈的身份,這,才是雲家真正的死穴。它就像是一個擺脫不掉,也無法擺脫的夢魘,折磨了他們百年。除非有朝一日找回妖皇璽,否則要世世代代背負著這個重罪枷鎖。

    無論雲家今天再怎麼威風,無論這百年出了怎樣的天才,立下了怎樣的功勞……都擺脫不了這個可以被其他家族任意拿捏的死穴。

    &nbs---mp;「夠了!」小妖后拂袖而起,冷聲道:「雲家弄丟妖皇璽之事,本就非故意,如今已承受百年重罰,本后都已不再追究,何時輪到你們一次次興師問罪!」

    「小妖后,雲家這般彌天大罪,又豈是區區百年罪罰可以償贖的!」赫連狂滿面痛心的喊道:「雲家弄丟的,可是妖皇璽……妖皇璽啊!斷送的,是妖皇一脈的未來啊!這等大罪,縱然誅滅全族,都並不為過,區區百年責罰,根本抵不了一絲一毫……而且,雲家這百年所承受的責罰,不過是限制資源,又哪裡稱得上是『重責』!」

    九方奎道:「赫連家主說的沒錯!而這,也必然是妖皇城所有子民這百年來的心聲,雲家之罪太大,而小妖后又太過心慈,百年對雲家始終寬容以待,如此大罪寬容至此,天下誰人服之?小妖后不願真正重責,不願將雲家驅逐,我們只能遵命,但要將這『霸皇丹』賜予雲家……恕我九方一族,萬萬不能接受!」

    九方奎的聲音剛落,南宮智緊接著道:「我們絕非是眼紅這霸皇丹。只是繼小妖后登基百年以來,輔佐小妖后,立下汗馬功勞者無數,而小妖后卻要將這霸皇丹賜予一個犯下彌天大罪的家族……我們身為守護家族,小妖后之命,我們當然不得不從,但我們縱然接受,此事傳出,幻妖界必然掀起輿論風潮,引來無數的不忿和指責,對小妖后的聖名和威名,也會造成極大的衝擊……請小妖后務必三思。」

    「我們此舉,都是為了小妖后,為了整個妖皇一脈延續至今的威名啊!」

    東席七個守護的家主一個接一下的勸諫,字字針對雲家,卻又字字喊的鏗鏘正氣,在他們的話語之中,雲家早已是十惡不赦之族,而小妖后若是將這霸皇丹賜予雲家,那將是讓天下不忿的「昏君」。

    若是只有一個家族反對,那麼小妖后可以輕易壓下,但七大家族分明是暗中商議好了,齊齊站出,言語、態度剛硬無比,即使是坐在妖皇大殿角落,絲毫不知妖皇城局勢的人都清楚感覺到了一種沉重的壓迫力。

    嘯家家主嘯西風大聲道:「我們十二守護家族齊心守護妖皇一脈萬年,卻被雲家給斷送。霸皇丹無論賜予誰,我們嘯家都不會有半點反對,但惟獨賜予雲家,我們嘯家會無盡心寒……天下也會有無數人心寒,認為小妖後身為幻妖之帝,卻賞罰如此不分,讓罪者快,功者寒。此霸皇丹,絕不可賜予雲家!」

    「另外,當年丟失妖皇璽的人,是雲家上任家族雲滄海!先皇封其為王,對其器重有加,連妖皇璽都交予他守護。而雲滄海卻辜負先皇信任,強闖天玄大陸,最終弄丟妖皇璽,可謂莽撞愚蠢到極點,罪無可赦,根本已不配『妖王』之榮!所以……」

    「住口!不許侮辱我父親!!」

    「住口!不許侮辱我爺爺!!」

    嘯西風的話還未說完,兩聲驚雷般的咆哮同時響起,嘯西風三級帝君修為,竟是被這兩聲吼聲震的全身一顫,連心臟都狠狠收縮了一下,他一轉身,便對上了雲輕鴻那因憤怒而陰沉到可怕的面孔。

    這兩個吼聲,一個來自雲輕鴻,一個來自雲澈。

    在小妖后提出要把霸皇丹賜予雲澈時,雲輕鴻和雲澈便都想到淮王必然會讓七家族或諸王府出來阻撓,而最好的理由,自然就是百年前的雲家之罪。所以,對於七家族的聯合針對,他們毫不意外,都是一直冷眼而觀,不發一言。

    但嘯西風的話,卻分明是在侮辱雲滄海……狠狠的碰觸到了他們的底線!!

    雲輕鴻一生敬重父親,以父為天,一個月前見到父親那蒼老乾枯的遺體,每每想起,都是愧疚自責怨恨痛苦如萬箭穿心……雲滄海是雲澈的祖父,更是用自己的命,將雲澈從邢天劍下救出的人,用自己的死,向雲澈詮釋了何為至親。

    他們對萬事皆可冷靜以對,但對於污衊雲滄海之言,他們豈能容忍!

    面對雲輕鴻的怒火,嘯西風心中微突,但眾目睽睽之下,他怎麼也不能弱了氣勢,他冷笑道:「侮辱?這個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實竟成了侮辱?我難道有哪個字說錯?當年如果不是雲滄海……」

    「閉嘴!!」雲輕鴻面色鐵青:「我父親一生頂天立地,無愧於天地,無愧於先皇,無愧於雲家!你這等小人,連提起我父親的名字都不配!你若再敢污衊我父親半句,我雲輕鴻……必有一日親自取你之命!!」

    這番過於激動的言語,彰顯著雲輕鴻心中的震怒。顯然,涉及到雲滄海之事,他已是多少失去了冷靜。雲輕鴻眉頭皺起,出聲道:「父親,這等居心叵測的宵小之輩,還不配讓你來親自對付!我倒是有些話,要好好的問一問他們!」

    雲澈向前一步,冷目面對站在那裡的七家族家主,淡笑著道:「你們這七大家族,在不讓我雲家得到霸皇丹這件事上,還真是團結一心啊!是啊……丟失妖皇璽的彌天大罪,多麼完美的把柄!那麼讓我猜一猜,你們剛才輸給我們雲家的紫脈神晶,也一定不會兌現吧!」

    雲澈用的是質問的語氣,而非疑問!

    七大家主的臉色都是稍稍而變,他們之前互相傳音,已是串通一起,絕不會真的將紫脈神晶交給雲家……別說五斤,一絲一毫都不會給!在阻止小妖后將霸皇丹交給雲家后,接下來,便是聯合施壓,賴掉這五斤紫脈神晶。

    如今被雲澈一語道破,他們沒有一個人露出尷尬,反而順勢道:「雲澈,你猜對了!這五斤紫脈神晶,我赤陽一族,是絕對不會給你們雲家的!」

    「我們九方家,也絕對不會給!!」

    「哈哈哈哈,看來我們都想的一樣!我南宮家就算是毀掉這五斤紫脈神晶,也絕對不會給雲家一絲一毫!」

    「我林家也是如此!不要說五斤紫脈神晶,連五根頭髮都不會有!」

    「你們雲家罪行累累,有何面目受我們守護家族的紫脈神晶!!」

    明明是眾目睽睽之下不要臉皮,不顧廉恥的抵賴,但卻一個個喊得氣勢高昂,豪氣衝天……顯然,雲家那天下皆知的「大罪」,就是他們的依仗和底氣。雲澈冷笑起來:「五斤紫脈神晶,是你們所許!之前的對決,也是你們落敗!現在卻是抵賴的如此冠冕堂皇,你們這屹立了萬年的堂堂守護家族,居然竟是這種德行,簡直是可笑可悲至極!你們就不怕萬年威名就此成為幻妖界的笑柄嗎!」

    「那又如何!」白家家主白翳道:「我們寧願成為天下笑柄,也絕不會給你們雲家半點的在紫脈神晶!」

    「雲家之罪,罪無可赦,流放都是最輕的責罰,屠滿門都毫不為過!但這百年,卻依然和我們這些守護家族平起平坐,這已是讓天下質疑。如果我們將紫脈神晶交予雲家,雲家必然強勢崛起,而我們卻必將因之衰弱……雲家可是斷送妖皇一脈的罪族啊!!卻非但沒有得到該受的懲罰,卻反而更加凌駕於其他守護家族,若當真如此,妖皇城必亂,幻妖界必亂啊!列祖妖皇在九泉之下,也難以瞑目!」

    「比起幻妖大亂,妖皇威名蒙羞,我們縱然被諷做背信棄義之徒又算的了什麼!」赫連狂一臉悲壯盎然的道:「我們萬年以來對妖皇都是忠誠不二,若為妖皇,死亦不懼!名譽受損又算的了什麼!」

    明明是卑鄙無恥的抵賴,卻在雲家之罪的掩護之下,變成了對妖皇忠誠,對幻妖界負責的「壯舉」,直把雲家眾人幾乎氣炸了肺,雲澈卻是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一個『忠誠不二』,好一個『若為妖皇,死亦不懼』!既然你們這幾大家族都如此忠誠,為了這『忠誠』,連臉面都可以不要了!那麼……」

    笑聲一落,雲澈的臉色猛的變得冷硬,向前一步,目光如鷹,手指七家族的家主,聲若雷霆:「百年前,先妖皇陷落天玄大陸之時,我爺爺不惜一切的前往拯救……那你們呢!?你們在哪裡?為什麼不畏生死,拚命去救先妖皇的是我爺爺,是我們雲家!而不是你們這些所謂『忠誠不二、若為妖皇,死亦不懼』的家族!!」

    「那個時候,你們在哪!你們所謂的忠誠又在哪!!」

    雲澈的怒然質問,讓這些之前各種慷慨陳詞的家主們一時間全部失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