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所說的話沒有半點小輩對長輩,還是守護家族之主的顧忌和尊敬,反而充斥著深深的鄙夷、厭惡甚至痛恨,聲聲喝罵更是狠毒之極。林歸雁活了近兩百歲,生平第一次被罵的如此不堪,他嘴唇泛紫,全身哆嗦,怒極攻心之下,險些噴出一口血來。

    雲澈冷笑一聲,不屑的將目光從林歸雁身上離開,直盯白家家主白翳:「白翳百年前,先妖皇危難之時,你們白家又在做什麼為何不傾全族之力去營救之後又憑什麼打壓我雲家你倒是給我雲家,給妖皇一脈,給幻妖界一個足以信服的理由」

    雲澈的目光轉向了自己,讓白翳心臟竟是不受控制的戰慄了一下,他咬著牙,勉強鎮定的道:「雲澈你口口聲聲都在拚命誇大雲家之忠,卻半點不提你雲家之罪若不是你們雲家弄丟妖皇璽,小妖皇又怎麼會絕望之下,大婚之夜隻身趕赴天玄大陸,讓妖皇血脈從此斷絕這都是拜你們雲家所賜」

    「哈哈哈哈」雲澈如同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肆意的大笑了起來,笑聲一落,他的眼睛瞬間變得冰冷無比:「拜為雲家所賜白翳,真虧你有臉將這話說出口百年前,小妖皇的確是絕望但他絕望的,是丟失妖皇璽嗎根據我父親所述,小妖皇雖是性情中人,但絕非衝動之人,而且年紀輕輕,便大有帝王風姿,又豈會因為丟失了妖皇璽,而絕望赴死若身為妖皇只有這般心性,幻妖界又豈會在妖皇一脈的引領下繁盛至今」

    「讓小妖皇絕望的,根本是你們這些所謂的守護家族」雲澈厲聲吼道:「先妖皇落入天玄大陸,危在旦夕,身為妖皇血脈唯一的傳承者,他縱然就父心切,也斷然不能以身犯險,也用不著以身犯險因為妖皇一脈有著威風八面的守護家族他們本該不惜一切的相救。但是帶著守護使命而存在的守護家族,卻唯有我們雲家全力相救而你們卻不願為了妖皇而赴險,還搬出諸多的理由甚至在未見先妖皇屍首之時便斷言先妖皇十死無生,並急於推小妖皇繼位同時悄然聯合,打壓我失去了支柱的雲家」

    「最為信賴的守護家族,卻是如此的不堪,自私卑劣的醜態盡現小妖皇豈能不失望到絕望小妖皇為何要隻身趕赴天玄大陸因為你們這些守護家族沒有一個人去救先妖皇悲哀與絕望之下,他唯有自己去救因為那是他的父親」

    雲澈牙齒微咬,目光如刀:「究竟是誰讓小妖皇絕望,是誰讓小妖皇只能自己去救父是誰逼斷了妖皇這最後的血脈你們當時若是和我們雲家聯合,同赴天玄大陸,縱然最後還是無法救出先妖皇,又豈會讓小妖皇如此萬念俱灰白翳,你們白家作為罪魁禍首之一,你哪來的臉說出剛才的話,你哪來的臉指責我們雲家我雲家無愧於蒼天,無愧於大地,無愧於妖皇即使我雲家如今已是在你們百年來的卑劣打壓之下變得勢弱,但我們雲家子弟心中坦蕩無愧,我們的腰桿停止如山而你白家縱然是你雲家家主白翳,也根本不配我雲家子弟正眼相視」

    小妖后的眸光動蕩,久久沒有平息,大殿之中的氣氛不斷的變化著,每一個人的神情、眼神,也都在悄然的變化著這百年之間,幻妖界人人皆知是雲家貿然前往天玄大陸,去救明明已經傳來死訊的妖皇,結果非但沒有救出妖皇,反而全部葬身天玄大陸,還遺失了妖皇璽因為丟失了妖皇璽,小妖皇心中悲憤絕望,新婚之夜大醉之下衝動前往了天玄大陸

    這是幻妖界人人皆知的版本,而雲家,在幻妖界所有人心中,也一直都是重罪之族斷送妖皇一脈,罪無可赦。

    但云澈的話語,雲澈的喝罵,雲澈那看似衝動,卻字字清晰,句句直擊要害的言辭,讓他們百年來一直熟知的「雲家之罪」,悄然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能進入妖皇大殿的人,都是一方霸主,不是那些只會愚昧跟風,不會思考的市井凡人。百年間,在七家族聯合的輿論推動下,世人的眼睛如同被蒙了濁油的清湖,而雲澈聲音,便如一塊落入湖中的巨石,讓他們一步步的看清,想清著只要細究,就能不那麼難以看清的真相與對錯。

    「還有你赤陽百烈、南宮智」雲澈不屑再看白翳一眼,目光轉向赤陽百烈和南宮智:「萬年前,你赤陽一族和南宮家族岌岌可危之時,是誰救了你們全族是誰讓你們家族得以存在到今天,還有了這般的地位和繁華」

    「妖皇一脈對你們不但有著救族再造天恩,還始終對你們器重有加,你們赤陽家的烈陽鞭,是妖皇所賜你們南宮家的斷穹劍,也是妖皇所賜赤陽百烈,一百六十年前,你外出歷練身中本源雷毒,危在旦夕,你可還記得是誰救了你的性命呵是我爺爺他為了救你,不但十年無法再動用玄罡,還損失了一條千辛萬苦才練成的雷靈」

    「南宮智,你少年時期年輕氣盛,私自出城到了郊外,遭遇惡獸,是誰將你從惡獸爪下救出也是我爺爺雲滄海」

    雲澈的臉色輕微扭曲,字字怒意如雷:「你們兩人的命,都是我爺爺所救,都是我雲家所救我們雲家對你們只有大恩,可曾有過半點的虧欠和仇怨但我爺爺死後,你們是如何對待我們雲家,如何效忠妖皇的」

    赤陽百烈和南宮智張了張嘴。然後不約而同的把頭低下,一個字都無法說出來。

    「想想妖皇對你們的天恩想想你們秉承了萬年的守護使命想想你們族譜上的第一條族規再想想你們今時之所做所為所圖所謀你們可對得起妖皇可對得起你們守護家族的名號可對得起你們家族的列祖列宗」

    「想想你們死後,可有臉去見九泉之下的祖宗和列祖妖皇」

    南宮智和赤陽百烈的身體同時一晃,面色煞白,手足冰涼。

    「還有你赫連狂」雲澈將目光,轉向了赫連狂這個當初毒手暗害蕭雲的家族之主。依雲輕鴻所言,他也是最先歸附淮王之人,野心昭然。

    「雲家小兒,閉嘴」

    在雲澈目光轉過時,赫連狂的心臟就猛的咯噔了一下,嘯西風、九方奎、林歸雁、白翳、赤陽百烈、南宮智在雲澈的怒罵之下,就如被淋了一盆盆的大糞而且還無力反抗和還擊,他豈能不懼。所以沒等雲澈罵他,赫連狂已是搶先出聲,大吼道:「任憑你巧舌如簧,百般辯解,也別想掩掉你們遺失妖皇璽的事實這等彌天大罪,你們雲家就算是再忠誠千倍,縱然全族赴死,也無法償贖我們讓天下知曉你雲家之罪,讓小妖后治你雲家之罪,本就是天經地義」

    「彌天大罪」雲澈冰冷的笑:「何為罪你們因私心罔顧先妖皇之安危才是罪你們逼的小妖皇心灰赴死才是罪一些人包藏禍心,更是大罪因為這些不是無意為之,而是你們的醜惡所造成如果當初不是只有我們雲家前往天玄大陸,而是十二家族勠力同心,共赴天玄,那麼四大聖地又有何懼說不定可以將妖皇安全救出,妖皇璽也不會丟,小妖皇也不會死妖皇一脈也不至於凋零至此」

    「造成這一切的究竟是誰究竟誰犯下的才是彌天大罪」

    「妖皇璽的確是我雲家所遺失,但爺爺前往天玄大陸,是為了救先妖皇丟失妖皇璽,絕非爺爺所願他非但不會希望看到妖皇璽遺失,反而會不惜用命去守護這不是罪,僅僅是錯而且是無奈的錯你們才是罪」

    「不」雲澈的聲音忽然一頓,他緩緩抬起,低沉的道:「我爺爺他根本連錯都沒有」

    聲音落下,雲澈的手掌猛然伸出,掌心之中出現了一團溫和的白色玄光:「赫連狂給我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這是什麼」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