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手上,是一團濃郁而溫和的守護玄光。當初,雲滄海將它交給雲澈時,囑咐過他不要查看裏面的東西,並將之親手交給小妖后。雲澈之後也一直沒有探視過。

    直到遭遇太古玄舟死劫時,他還是查探了玄光之中的東西……他想知道爺爺寧肯承受百年痛苦,也要拼死守護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隨着雲澈手臂的伸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團白色的守護玄光上,緩緩的,玄光無聲的消散,一團灼目的紅光便隨着灼熱的氣息突破了束縛,耀射而出。

    這是一塊小巧的玉印,下方平整,上方雕琢着一隻精巧的三足火鳥,而散發紅光的,便是這隻三足火鳥,它通體玲瓏小巧,晶瑩剔透,卻又釋放着一種隱隱的威凌,它的雙眼部位,猩紅刺目,便如暗夜寒星,讓人幾乎不敢直視。

    看着這枚紅光灼目的玉印,小妖后如觸電一般猛的站起,淮王、仲王、雲滄海……各大家主、郡王,全部神色驟變,聲聲驚呼交疊成驚雷般的聲浪。

    “妖……妖……妖皇璽!!”

    雲澈手中所拿的玉印,和無論外形、光芒,都是傳說中的妖皇璽一模一樣!

    外形和光芒或者可以模仿,但,他們同時感受到的,還有來自妖皇璽那獨一無二的金烏氣息!尤其是擁有金烏血脈的幻妖王族之人,在這個金烏氣息之下,他們的血液不受控制的悸動,那股不可抗拒的靈壓,更是沉重的壓迫在他們的心魂之上……

    即使再覺得不可能,再覺得不可思議,甚至夢幻,但那清晰無比的金烏氣息告訴着所有見過妖皇璽的人……這就是所遺失的妖皇璽……絕不會錯!絕不是假的!

    小妖后、各家主、郡王的反應,還有那炸雷般的三個字,讓從未見過妖皇璽的人也全部大吃一驚,讓妖皇大殿再度譁然一片。百年前妖皇璽遺失,對幻妖界來說是人所皆知的彌天大難,而想要尋回,已是根本不可能。誰也沒有想到,遺失了百年的妖皇璽,竟忽然間……現身在了他們的眼前,讓所有人措手不及。

    所有人中,最爲激動的無疑是小妖后,她雖然在極力剋制,但雙眸之中,出現了這百年之中最強烈的動盪……因爲妖皇璽對於她的意義,要遠遠大過這世上所有的人。這不僅僅是尋回了他們妖皇一族最重要之物,有了妖皇璽,她就可以進入金烏雷炎谷的金烏祖境,自己的金烏血脈就會真正覺醒,她的實力會有巨大的跨越……將從目前的帝君中期,直接提升到帝君巔峯,幻妖界之內,再無人是她的敵手。

    最爲關鍵的一點是……覺醒金烏血脈後,便可輕易釋放這妖皇璽中的靈壓,對所有擁有金烏血脈的人造成無法抗拒的威壓。若她早得這妖皇璽,那些王府、守護家族又豈敢猖狂,豈敢又異心!

    所以,這妖皇璽的出現,對她而言,無疑是天降之喜!將會徹底改變她的命運,會讓她成爲真正的幻妖之帝。

    “妖皇璽……不可能……不可能!”雖然口中驚吟着“不可能”,但那股讓他幾乎忍不住想要跪拜的威壓,卻是清楚無比的告訴着他這就是真正的妖皇璽無疑。淮王的臉色一變再變……如果說雲澈的出現,是讓他如同吃了個蒼蠅一般從頭噁心到腳,那麼妖皇璽的出現,便如一把萬鈞重錘砸下,將他精心準備的計劃徹底的粉碎……再也無法進行下去。

    沒有妖皇璽的小妖后,只是一個無法覺醒血脈,實力、資質、甚至性別都難以讓人信服的“小妖后”。

    而她若得妖皇璽……那便轉眼間可天下無敵,威凌天下,成爲金烏神靈的代言者,妖皇血脈的完整傳承者……真正的幻妖帝王!是否女性,都已根本不重要。

    衆家主或震驚,或驚喜,或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看向雲輕鴻,卻發現他同樣是一臉驚色……顯然連他也不知道遺失了百年的妖皇璽,竟然是在雲澈的身上。

    “難道……難道是父親……”雲輕鴻低聲輕喃。

    “雲澈!妖皇璽……怎麼會在你的手上!!”赫連狂大聲問道,他雙目圓瞪,聲音有些發顫。

    這個問題,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

    雲澈冷淡的一笑,道:“這枚妖皇璽,是當年先妖皇交給我爺爺守護。那麼,既然是先妖皇所託,我爺爺除非身死,否則,絕不會讓它流落到任何外人的手上……它當然是我爺爺親手交到我的手上!”

    “你胡說!”仲王站出來,聲音陰暗不定的厲聲道:“雲滄海百年前就葬身,妖皇璽也因此而流落……你那時候遠遠還沒有出生,又怎麼可能交到你的手上!而且妖皇璽流落的地方,是遙遠的天玄大陸,怎麼會到你的手上……你到底是怎麼得到他的。”

    妖皇璽迴歸,本該是幻妖界普天同慶的大事,但這仲王的聲音,都怎麼聽都是氣急敗壞,雲澈冷冷一笑,手臂縮回,不緊不慢的將妖皇璽收回到了天毒珠之中。

    對其他人來說,它是妖皇璽,但對雲澈而言,它更是爺爺百年的信念、百年的痛苦、還有不朽的忠貞……

    看着雲澈竟然把這妖皇璽堂而皇之的收了起來,人們都是面面相覷,赫連狂臉色一變,終於抓到了斥責的極好藉口,伸指大吼道:“雲澈!你好大的膽子,竟然不把妖皇璽歸還小妖后,反而自己收起……你們雲家是想要私佔妖皇璽嗎!”

    西席衆人,包括雲家的人臉色也都隨之變化……妖皇璽本就是妖皇一族之物,它對於妖皇一族,還有整個幻妖界的意義天下皆知。他不拿出,別人不知還好,他既然拿出了妖皇璽,還是當着小妖后,當着天下羣雄之面拿出,卻非但沒將它馬上呈給小妖后,反而自己收了起來,這無疑是極其不妥的行爲。

    面對赫連狂的斥責和衆人目光的變化,雲澈絲毫不爲所動,他表情僵硬的道:“你們不是想知道這枚流落在天玄大陸的妖皇璽爲什麼會在我的手上嗎!我現在就告訴你們答案……”

    雲澈退後一步,聲音落下,隨着天毒珠光芒閃動,一個完全透明的水晶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水晶棺之中,躺着一個頭發花白、全身髒亂,面容乾枯醜厲的老人。

    “……”雲輕鴻全身一緊,胸口劇烈的起伏着。慕雨柔也站了起來,他們沒有說話,沒有想要去阻止雲澈的任何作爲,她和雲輕鴻一起,默默的看着永恆之樞中的老人。

    骨瘦如柴,面孔乾枯,頭髮、鬍鬚、眉頭雜亂花白,看上去,就如一個猙獰可怕的厲鬼。人們只上幾眼,便產生了不舒服的感覺,全然不明白爲什麼雲澈會忽然擺出一具如此醜枯的老人屍體來,但,逐漸的,雲家之中,還有守護家族之中,不斷有人站了起來,他們有的眼睛瞪的越來越大,有的嘴脣劇烈的哆嗦着……

    因爲,從這個老人的身上,他們捕捉到了一絲隱約熟悉的輪廓……還有一種深深的,靈覺上的觸動!

    雲斷水和雲外天離的最近,他們怔怔的看了永恆之樞中的老人好一會兒,身體全部顫抖了起來,雲斷水張了張口,發出嘶啞到幾乎無法聽清的聲音:“難道……難道……難道……難道……”

    “是……是……家主……”

    【零下二十多度好幾天什麼事都沒有,一回家全面爆發……感覺快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