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幾乎沒有人能馬上認出永恆之樞中的老人是雲滄海,因爲相比於百年前,他已是面目全非,雲外天和雲斷水離的最近,他們和雲滄海同在一族兩百多年,依稀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輪廓,和雲滄海獨有的雲氏家主氣息,但也只是發出朦朧的聲音,而根本不敢去確信。

    “你們,可認得這個人是誰?”雲澈站在雲滄海的遺體身側,橫眉冷視着神色有些猶疑不定的七家主,和東席所有的人,這就是爲什麼他帶回了雲滄海的遺體,卻不讓雲輕鴻將他早日安葬,甚至沒有讓雲氏一族的人知道。因爲他絕不允許爺爺在安葬之時還揹負着別人惡意種下的罪名……他要爲爺爺正名,更要那些人當着天下人之面,向爺爺道歉懺悔!

    “是,你們????小說不可能認得出!就算是以帝君極強的靈覺依稀察覺到什麼,也絕對不敢去相信!”雲澈目視全場,冷冷的道:“他就是幻妖界有史以來唯一的妖王,我的爺爺,也是你們口誅筆伐了整整百年的所謂‘罪人’……雲滄海!!”

    雲澈口中喊出的名字,讓整個大殿頓時轟然,所有人都站了起來,瞪大眼睛看向永恆之樞中的那個人,臉上,都是深深的震驚和難以置信,甚至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雲……雲滄海!?”

    “不可能!這個乾巴巴的老頭子……怎麼可能是妖王雲滄海!”

    “雲滄海不是百年前就隕落在天玄大陸了麼……怎麼可能會是他!!”

    …………

    “妖王”雲滄海之名,幻妖界誰人不知。但云澈身邊水晶棺中的那個乾巴老人,讓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將之和名震天下的妖王聯繫到一起。百年前的雲滄海儀表不凡,面相溫雅中透着讓人敬畏的凌威,外貌看上去尚不及而立之年,不知有多少的幻妖女子夢中傾慕。

    以雲滄海的修爲,縱然再過千年,外貌也不會有分毫的變化。

    但水晶棺中的老頭,頭髮髒亂花白,軀體枯如朽木,宛若承受着萬般磨難後,又活活餓死的可憐乞丐,估計就算是幻妖界最下層的人類,都不願意多看幾眼……他怎麼可能會是幻妖界當年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受無數人仰望仰慕的妖王!

    “家主……真的是家主!!”

    雲外天和雲斷水悲呼一聲,撲了上去,狠狠的跪倒在了永恆之樞前,呼喊之下,已是熱淚縱橫。雖然,他們也不敢相信,不願相信,但,對於雲澈,他們已是萬分的信任……他又怎麼可能會當着小妖后,當着十二家族,當着天下人之面拿自己親生祖父的遺體故弄玄虛!而且,外人或許無從辨識,但他們當初都是效忠於雲滄海的同族之人,他縱然身死,縱然面目全非,但那種無法言喻,只屬於雲滄海的微妙熟悉感,卻是真實而清晰的存在着。

    “雲滄海”的名字,兩大長老的悲呼,讓雲氏族人的心臟全部劇烈的顫抖起來,雲輕鴻長長的吸了一口氣,擡手止住那些情緒失控想要衝上去的族人,道:“那……的確就是父親的遺體,是澈兒將他從天玄大陸所帶回來……有大長老、二長老守護在側便好,你們不要再過去,以免驚擾到了他老人家的安眠。”

    雲滄海的話,堅實無比的證明了那個遺體的身份。所有云家之人感覺到自己的胸腔之中彷彿有什麼東西炸開,雲河、雲江、云溪三大太長老已是老淚橫流……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還有能再見到雲滄海的那一天……

    “他……真的是妖王?”小妖后目光怔然,驚疑的道。這一生,她真正敬重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她的父皇,另一個,便是雲滄海。時間一晃已是百年,她已不再奢望還能見到父皇和弟弟的遺體,也同樣不敢奢望能再見到雲滄海……而此刻,雲滄海的遺體如奇蹟,如夢幻一般的回到了這幻妖界,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只是他的樣子,卻讓她的心魂劇烈顫抖……無法停止……

    雲澈面色僵硬的道:“我就算是個十惡不赦的惡人,也絕不會以我死去至親的遺體來耍心機!!”

    “不可能!!”赫連狂聲音有些嘶啞的道:“雲滄海一百年前死在天玄大陸,他的屍體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裏!而且,雲滄海的玄力高至君玄境八級巔峯,有着數千年的壽元……他怎麼可能變成這個樣子!”

    “怎麼可能變成這個樣子?”雲澈淡笑一聲,目光之中帶上了徹骨的恨意,聲音也變得無比冰寒:“你這等小人……當然不會明白我爺爺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想知道我爺爺爲什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想知道爲什麼他的遺體會從天玄大陸回到這裏麼?想知道爲什麼妖皇璽會在我手上嗎!!”

    雲澈吼出的三句話,在場所有人都急欲知道答案。七家主更是無比想知道,但直面雲澈那陰寒到可怕的神情、眼神和語氣,他們堂堂帝君修爲,卻都分明感覺到了一股深深的心悸……還有他身側雲滄海的遺體……雖然只是遺體,卻讓他們沒有一個人敢再去直視,彷彿那裏有着雲滄海的英魂在盯視着他們。

    雲澈笑了起來,他的笑意,在七家主看來格外的陰森恐怖:“我現在,就一一的給你們答案!!”

    “百年前,我爺爺帶着雲家十大太長老前往天玄大陸去救先妖皇,卻中了暗算,陷入對方早就備好的‘天威鎮魂陣’,十位太長老隕落,我爺爺重傷……但爺爺他並沒有死,而是被天玄大陸的天威劍域關押到了一個地下百丈,暗無天日的地方!以星隕之鏈鎖住全身,以天威鎮魂陣封鎖玄力……一關,就是整整百年!”

    整個大殿除了雲澈的聲音,安靜的落針可聞。

    呼啦啦!

    一條沉重無比的鏈條被雲澈拿出,丟到了地上:“這就是封鎖我爺爺的星隕之鏈!赫連狂,你不是問我爺爺爲什麼會短短百年變成這個樣子麼?因爲我爺爺整整百年不見日月,百年不吃不飲,百年暗無天日,百年黑暗孤獨,百年被封住全身,百年被壓制玄脈,百年承受鎮魂陣蠶噬……整整百年,生不如死!”

    雲澈的話,讓殿堂中的人都是臉色發白,遍體發寒。被束縛身體,束縛玄力,還要面對無盡的黑暗和孤獨……縱然沒有陣法吞噬之苦,也簡直如同在煉獄之中。因爲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軀體上的折磨,而是沒有盡頭和黑暗和孤獨……縱然是一個強大無比的玄者,被束縛在這黑暗煉獄之中,不出幾年,精神、意志便會被折磨的徹底崩潰,直至癲狂。

    那是一種誰也不可能不恐懼,誰也無法真正承受的……生不如死。

    百年……他們根本無法想象,竟然有人能在這種黑暗煉獄之中支撐整整百年……

    “爺爺在那種地方,每一息都承受着你們想都不敢想的精神折磨,每一息都是生不如死……他本可以自我了斷,痛痛快快的解脫,但是我爺爺沒有,他縱然承受再大的痛苦,卻怎麼都不允許自己死亡。我爺爺他不會怕死之人,而且在那種地方,就算是再怕死的人,不出一個月,也會用盡一切辦法來讓自己死……”

    “他之所以拼命的活着,就是爲了這枚……妖皇璽!”雲澈把妖皇璽重新拿出,咬牙切齒的道。

    “這……不可能!”九方奎吼道:“雲滄海既然落到天威劍域的手中,妖皇璽又怎麼可能還在身上!就算是他自己開闢的小空間,也必然已被奪舍,絕不可能還把妖皇璽帶在身上!”

    “呵!”雲澈冷冷一笑,隨之閉上了眼睛,將妖皇璽緩緩移動到了自己的心臟部位,輕輕的道:“爲了不讓這妖皇璽被天威劍域奪走,爺爺他在自己的心臟中心開闢了一個小空間,將妖皇璽藏在其中……整整百年……”

    “什……什麼!!”

    “啊!”

    “……!!”

    七家主的臉色全部僵住,口中再也發不出一絲聲音。小妖后一雙明眸猝然睜大,眸光劇烈顫蕩起來。大殿之中響起無數的驚呼聲,幾乎每個人都不自禁的把手伸向心臟部位,手掌一陣發顫,內心,更是激盪的無以復加。

    “家主……家主……你……這是……這是何苦啊……”雲家衆人或是呆滯,或是閉目,而十幾個長老已是撲倒在地,泣不成聲。

    雲輕鴻仰着頭,死死閉着眼睛,緊攥的雙拳不斷髮出沉悶的骨節錯位聲。

    在心臟中心開闢小空間,的確極不容易被任何人發覺,但那樣帶來的痛苦,縱然強如帝君,想起來也是不寒而慄。由於雲滄海身處天威鎮魂陣,玄力被極大幅度壓制,若是取出,小空間隨之消失,他將再無能力開闢,也會將妖皇璽隨時處在暴露的危機之中,所以這百年之間,縱然再痛苦,他也絕不將妖皇璽取出,那個藏着妖皇璽的小空間,也始終都在雲滄海的心臟之中……整整百年。

    他們之前無法想象,是怎樣的經歷、怎樣的痛苦折磨能將一個高級帝君短短百年變成這個樣子……現在他們知道了,徹徹底底的知道了……

    “現在,你明白了嗎?”雲澈看着九方奎,聲音無比淡漠的道。

    九方奎張了張嘴巴,卻是喉嚨乾澀,一個字都無法說出。

    雲澈冷冷的笑了,他盯着七家主,冷淡的字眼一個接一個的傳入到每一個人的耳邊:“你們好好看看我的爺爺,他全身枯竭,頭髮花白,他身上的長衣,已潰散的不堪入目,他這百年,每一息,都是在煉獄中渡過,直到他將一直拼死守護的妖皇璽交給我,才安然死去……”

    “呵,再看看你們……同樣是守護家族的家主,卻一個個多麼的紅光滿面,意氣風發,穿的是何等的華麗華貴,這百年引領全族,傲視天下,多麼的威風,吃的是最上等的山珍海味,用的是最高等的靈丹妙藥,活的多麼的舒服,多麼的逍遙快活!”

    雲澈聲音一轉,字字厲若刀刃:“卻還帶着忠城之名,堂而皇之的聯合起來打壓我雲家!卻還要將我在地獄之中都苦苦守護着妖皇璽的爺爺抹黑成千古罪人!!卻還要讓我雲家承受百年之罪,甚至要將我們永久逐出!!”

    “你們還有沒有臉!有沒有良心!有沒有尊嚴!”

    “有沒有哪怕一丁點的廉恥!!!!”

    【喜當爹(>_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