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心中都是一片唏噓,他們誰也沒有想到,雲滄海竟不是在百年前葬身天玄大陸,而是三年前才真正離世。妖皇大劫已過百年,他們卻直到今日,方才真正看清這場劫難背後的一幕幕。他們以前所堅信和自以為通曉的真相和是非,也已在他們的心海之中天翻地覆。

    「一直以為和雲老弟已是天人相隔,沒想到,他竟是三年前才……唉。」慕飛煙一聲悠長的嘆息,一時之間悲喜交加。為雲滄海這百年而悲,又為他有了這麼一個後人而喜。他相信,能在臨終前見到自己的親生孫兒,將一直拚死守護的東西託付給他,再親眼目睹著他的卓然不凡,他離世時,一定是含著安心和微笑的。

    妖皇殿中,那一道道看向雲滄海遺體的目光充斥著濃濃的感嘆、折服、敬重,還有深深的愧疚……這百年在人云亦云下竟將他當做「罪人」的愧疚。

    雲家的眾長老都早已是淚盈.滿眶,那些年輕的雲家弟子更是攥緊拳頭,直直的看著雲滄海……那目光如同在仰望神明。他們出生之時,雲家已是衰落,妖皇城中永遠充斥著各種對雲家的非議,在面對其他守護家族時,他們從來都覺得自己低人一等,而此刻,他們如此強烈的驕傲著自己是雲家之子。

    淮郡王胸口起伏,他還算平靜的道:「原來如此,那還真的是上天安排。不過,本王還有一事不明……而且是極重要的一事。」他眼睛一眯,道:「你是如何從天玄大陸來到幻妖界的!」

    「天玄大陸與幻妖界相隔遙遠,縱然是頂級帝君,也無法跨越。而當年天玄大陸侵入我幻妖界所用的隱秘空間通道早已被我們封鎖,周圍還有三大勢力日夜守護,若再敢來犯,必被我們第一時間察覺。而你既然是從天玄大陸到來,卻是神不知鬼不覺!若不是你自己承認,我們甚至無人知曉你是來自天玄大陸!難不成,天玄大陸竟又開闢了其他的什麼空間通道?或者什麼可以跨越次元的寶器?若真是如此……」

    「天玄大陸的那些惡人豈不是可能隨時悄然潛入,那我幻妖界,豈不是隨便可能再度遭遇百年前的天降危機!」

    淮王的話,讓不少人呼吸一滯,紛紛看向雲澈。雲澈看了淮王一眼,面不改色道:「淮王殿下,你杞人憂天了。若是天玄大陸那邊真的有悄然潛入這裡的方法,那麼以他們對輪迴境的覬覦,這百年早已行動多次,又怎麼會不惜大費周章向這邊傳音,要以我爺爺的命來交換輪迴鏡。」

    雲澈徐徐的道:「三年前,我知曉了自己的身世,又身懷爺爺的託付之物,自然是無比渴望回到幻妖界,既為認祖歸宗,更為完成爺爺臨死重託。所以這三年來我拼盡全力尋找到來這幻妖界的方法。果然蒼天不負,我在機緣巧合之下,找到了一件可以穿梭至此的寶器,從而在三個月前,歸來幻妖界。」

    雲澈自然不可能把他被太古玄舟帶到這裡的事實說出,但他所描述的倒也並不是胡謅,因為他口中的「寶器」,指的就是太古玄舟。淮王一皺眉,剛要開口,雲澈卻緊接著繼續說道:「至於這寶器是什麼,現在是我雲澈的私有之物,淮王應該不會無禮到連這個都要追問吧?」

    淮王即將問出口的話被雲澈給堵了回去,他沒有再說話,眉頭暗中收緊,眼眸深處更是晃動著刺骨的殺意。小妖后看了淮王一眼,目光轉向雲澈,手臂抬起,灰色的衣袖下,一截雪白的少女玉臂伸出:「雲澈,先將妖皇璽交還給本后吧。」

    淮王臉色一陣抽搐,卻是完全無可奈何,他深知小妖后一旦得到妖皇璽,他要達成自己的目的,難度便會提升數十倍,搞不好還要自食惡果,但此番妖后大典之中,他卻無法阻止。而同時,妖皇璽的出現,也讓小妖后心境註定激蕩,手持妖皇璽,她才是真真正正的幻妖之帝,她的實力,還有處境,都將隨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所以,雲澈亮出妖皇璽,卻沒有呈上,反而收起。這讓一向靜若寒潭的小妖后都已是無法自抑,此刻主動面向雲澈。

    面對小妖后的親口素要,雲澈卻是沒有向前,更沒有拿出妖皇璽的動作,而是站在原地,面色平靜無比的道:「我拒絕。」

    雲澈的回答出乎所有人預料,小妖后纖眉微微一翹,大殿眾人也都是面露驚詫,面面相覷。

    「這……」雲家眾長老都是一陣傻眼,雲輕鴻動了動眉頭,卻沒有說話,默默的看著雲澈。

    內心焦躁憋屈了很久的仲王終於是抓住了一個攻擊雲澈的契機,向前一步,大聲道:「雲澈!你好大的膽子!妖皇璽是我幻妖王族之物,對我幻妖王族至關重要!你難道想私吞不成!」

    雲澈眼睛一斜,冷冷的道:「仲郡王,你搞錯了三件事,第一,妖皇璽是歷屆妖皇之物,而不是幻妖王族之物!有資格擁有他的唯有歷屆妖皇,至於郡王外王,自然沒有這資格。」

    「你……」仲王身子一抖,淮王更是嘴唇瞬間發紫,他們如何聽不出,雲澈的這話分明是在暗諷他們:一介郡王,豈配碰觸妖皇璽……豈配成為幻妖之皇。

    雲澈分毫不理會他們的臉色,繼續道:「第二,這妖皇璽對妖皇而言是至寶,但對我而言,不過是一塊灼熱的玉石而已,除了能看,毫無用處,我對將它佔為己有毫無興趣。」

    「第三……」雲澈的目光變得冷凝起來:「你既然只是個郡王,自然也就沒權利干涉和決定它的歸屬。而它在天玄大陸的百年,是由我爺爺用命所守護住,然後是由我歷盡艱辛帶回到這裡,如今在我的手上,我自然有決定將它交給誰的自由!而找回妖皇璽這事,你未出點力,未立寸功,和你毫無關係,還輪不到你來對我指手畫腳!!」

    妖后大殿到現在,所有人都領會到了雲澈詞鋒上犀利和惡毒,之前氣焰囂張的七家主已全部焉在那裡,各大王府也沒有一個敢再對雲澈言語相向。仲王本以為雲澈這下當眾忤逆小妖后,可算是自己作死,自己指責的天經地義。沒想到瞬間便將他反擊個狗血淋頭,仲王胸口一堵,直氣的上身發顫,眼前發黑,幾乎要吐血。

    小妖后並沒有生氣,平靜的道:「你既然知道它是妖皇一族的至寶之物,且你是受你爺爺妖王所託將它交還本后,為何現在卻又拒絕?你可是有何要求?你將妖皇璽從天玄大陸帶回,功高蓋天,你若有什麼要求,只要本后可以做到,定然答應。」

    雲澈淡笑一聲,卻是搖頭:「要求?我從爺爺手中得到它時,就日夜想著要想方設法來到這幻妖界將它交給小妖后,僅僅是為了完成我爺爺的遺願,從未想過要依靠它來獲得什麼獎賞。因為我身上的妖皇璽,承載的是我爺爺的生命和一片赤誠。」

    「但是,我到來妖皇城之後,看到的,卻是衰落到慘淡的雲家,聽到的,是各種對雲家的非議,甚至整個幻妖界,都認為我雲家,認為我爺爺是罪人!呵……」雲澈笑了起來,笑的格外諷刺:「爺爺當初和我講起我的家族時,滿臉都是驕傲,他說我們雲家是幻妖界最強大的家族,是妖皇身邊最最堅韌的守護屏障,他告訴我如今的雲家雖然沒有了他,但卻一定會更加鼎盛,因為雲家歷來都是十二守護家族之首,歷來都最受妖皇器重。」

    「但爺爺為了救先妖皇不惜帶上家族所有支柱趕赴天玄大陸……又了守護妖皇璽承受百年折磨時……我雲家得到的報答是什麼?我爺爺得到的報答又是什麼!!」

    「若讓我爺爺知道了這些,他如何瞑目!!」

    「為救先妖皇,我雲家十大太長老白白隕落,為了守護妖皇璽,我爺爺承受百年折磨后離世,而我雲家卻背上百年罪名,受到了一次次的責罰和打壓,受盡冷眼嘲諷,如今已衰落的慘不堪言……所有的犧牲,我雲家承受,所有的罪名,我雲家擔著,所有的懲罰,我雲家咬牙扛著……」

    「現在妖皇璽回來了,你卻要我就這麼交出……你要我如何甘心將它交還給你!!」

    雲澈目光盈怒,聲若雷霆:「我若就這麼把妖皇璽交還,我怎麼對得起我雲家承受的百年不公!怎麼對得起我爺爺無辜背負的百年罵名!」

    「小妖后,如果換做你是我……你會甘心嗎!!」雲澈直視著小妖后,凝目質問。

    小妖后怔住,久久無言。大殿之中鴉雀無聲……在雲澈喊出拒絕將妖皇璽還給小妖后時,眾人還覺得雲澈是大膽忤逆,但聽著雲澈的一句句質問,他們全部沉默了……所有的犧牲、責罰、罵名,全是雲家背負,如今妖皇璽被雲家之子帶回來,就這麼直接交出……怎麼可能甘心!!有誰能甘心!

    雲家這百年的一切,都是白白的受了嗎!

    他們捫心自問,換做自己,絕無可能甘心情願……絕無可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