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你們七族,必須給妖王前輩賠罪!”

    “連秦域主這等老前輩都主動站出來當衆賠罪,你們作爲罪魁禍首,再加上妖皇璽的關係……你們有什麼理由拒絕!你們就不怕天下人笑話嗎!”

    “赤陽家主,當初就是你們赤陽家族派人到我南海域宣揚妖王之罪……現如今真相大白,你們即使是全族跪在雲家面前賠罪都不過分,如今難道連向妖王遺體認個錯都不肯嗎!”

    “你們面對着妖王遺體,就沒有一點的羞恥和愧疚嗎!若是如此,即使你們是守護家族,我等也看不起你們!”

    ………………

    能進入這妖皇大殿的人,又有哪一個會是傻子。從今日的所見所聞——涇渭分明的陣營、刻意挑起事端的淮王、七家主的囂張狂妄和對淮王那明顯到不能再明顯的服從,再加上一切被雲澈一步一步的揭露,人們又豈會從中嗅不出異樣的味道。

    最爲清晰的一點就是……七家族聯合起來猛烈針對雲家,以及百年前聯合起來煽動推動妖王與雲家之罪,絕對是蓄意,甚至隱藏着某個讓他們都不敢去深想的陰謀。

    而這些一方霸主,在百年前七家族的帶動下,成爲了幫兇和棋子,甚至成爲了污罵忠良的罪人,他們愧對妖王之餘,心中豈能不氣,豈能不恨。但對方畢竟是七大守護家族,他們招惹不起……但一旦有人起頭,衆人相應,那局面自然將完全不同。

    秦徵的話如投海之石,卻是捲起千層巨浪,衆域主、城主、霸主對七家族全部怒目而視,怒言相向,一時間,整個妖皇大殿盡是譴責七家族的聲音,而且呵斥聲越來越震耳,越來越激烈。

    七家主每一個人的臉色都在劇烈抽搐,額頭上冷汗直冒,心頭上更如壓上了萬鈞巨石。即使是被妖皇痛罵狠斥,他們也不會有如此大的壓力,但眼前指責他們的人,隨便拿出一個,都是隻能對他們俯首,是他們眼中的下等之人,但他們聯合,代表的,卻是天下人和整個幻妖界的意志!

    “淮王殿下……我們……我們該怎麼辦?”七個家主都驚慌的向淮王傳音,全身上下都在瘋狂的冒着虛汗。他們無比清楚,如此的局面,今日如果一個不好,他們的萬年威名定會一落千丈,甚至會成爲幻妖界的衆矢之的。

    淮王的一雙牙齒都幾乎已被他咬碎。這多年的謀劃,就他所掌控的勢力而言,的確已超過了小妖后,但他遲遲未能付諸行動的首要原因,便是這天下人的意志,這也是他這些年來,做夢都想把控住的東西。

    今日的妖后大典,天下羣雄齊聚,便是他一直等待的絕好機會!他的野心,也本欲在今日,真正付諸行動,沒想到,行動還未開始,便已被雲澈徹底粉碎……但這還不是終止,在他措手不及間,天下人的意志,居然齊齊站到了雲家那邊,而他所花費巨大代價所掌控的七個守護家族,轉眼間成爲了衆矢之的……

    對雲家的百年詆譭,非但沒能如願的將雲家驅逐出守護家族,反而激起了天下羣雄的愧疚、自責和憤怒。他最想把控的民心非但沒能傾向於他這邊,反而處在了徹底的對立面。

    他的計劃纔剛開始,便已完全崩潰,還讓他狼狽不堪,這是他之前做夢都想不到的結果。他咬着牙,低沉無比的道:“還能怎麼辦!你們還不去向那死屍賠罪……是等着被天下人的唾罵淹死嗎!!”

    事到如今,向雲滄海的遺體賠罪,他們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否則,後果將嚴重到他們守護家族也難以承受。當下,七大家主同時狠狠咬牙,越過層層疊疊的人羣,飛身到了雲滄海的遺體前方……然後,艱難無比的單膝跪下。

    妖皇大殿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七人的身上,對赫連狂七人而言,這些目光就如同在看着被審判的犯人,讓他們難受到極點。他們七人從來不曾想到,身爲守護家族的家主,竟會有一天落入如此的處境。

    赫連狂用力咬牙,然後猛吸一口氣,盡全力展露出一副平和坦然的神情,向雲滄海的遺體俯首道:“妖王前輩,晚輩當初被一葉障目,一時愚昧,自以爲是爲了整個幻妖界,不曾想犯下如此大錯,在此向妖王前輩賠罪。”

    赫連狂雖是賠罪,卻將自己的“罪”淡化到極點,在他口中變成爲了幻妖界而一時糊塗。雲澈暗自冷笑一聲,也不說話。赤陽百烈、九方奎、白翳、南宮延、嘯西風、林歸雁也隨之向前賠罪,喊出的內容,都是與赫連狂一模一樣。

    七家主起身之時,臉色已是黑的如同剛從鍋底爬出來,他們用眼角的餘光瞟着雲澈,恨不能用牙齒將他撕咬成碎片。

    雖然七人的“認罪”分明沒有什麼誠意,但身爲守護家主的他們已是當衆向雲滄海的遺體俯首,衆人也自然無法再發出譴責之音。雲澈默默看雲滄海的安靜的遺體,內心平和中帶着酸澀……爺爺,雲家得以平反,並非我的功勞,若不是你百年死守妖皇璽,若不是你日月可鑑的忠義,我縱然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讓雲家得到天下之心。也是爺爺,用自己的命,換我重見天日……而我能爲爺爺做的,卻僅有這麼多……不及爺爺恩情之萬一……

    “呵呵,七位家主親自屈膝向妖王認錯,雖是應該,但也足以顯得七位家主胸襟不凡,風範卓然!”淮王滿臉平靜的站出來,嚮明明犯下大錯,被衆人內心鄙夷的七人表達着讚賞,神色平和的像是這一切和他根本毫無干系。他看着雲澈,不緊不慢的說道:“雲澈,七位家主不惜尊嚴的向妖王屈膝認錯,已是徹底如你所願!你現在,該把妖皇璽歸還給小妖后了吧。”

    “看來淮王殿下的記性不太好!”雲澈一撇目,淡淡的道:“我之前可是清楚的說過,想要我把妖皇璽交還,這七個人先是要向我爺爺跪地懺悔,然後還必須向小妖后宣誓效忠!我可沒見到他們向小妖后宣誓效忠呢!”

    淮王的眉頭一擰,沉聲道:“雲澈,本王和七位家主念你是晚輩,又是妖王之後,對你百般忍讓妥協,你可不要欺人太甚……”

    淮王和七家主的確是在忍讓和妥協,但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他們不是甘願,而是在雲澈的步步緊逼下,不得不忍讓和妥協。讓七家主當衆向小妖后宣誓效忠,在其他人看來,根本不算是什麼大事……因爲身爲守護家族的人,效忠小妖后,本就是他們的天職。

    但淮王卻是清楚的知道雲澈的目的!

    雲澈要他們宣誓效忠……而且還是“若有逆反,後代千世爲奴爲娼”的毒誓!若發了此毒誓,那無疑是在七家主的心中種下了毒釘,他們今後若是繼續跟隨淮王反逆,那無疑是在詛咒自己和後世,幻妖界,也會因今日天下羣雄的見證,而記住這七大家主的毒誓。

    這不僅僅是在噁心七家主,更是在噁心他淮王!

    而如果七家主拒絕,那無疑是直接告訴天下羣雄自己心中有鬼……別說雲澈,隨便換個會說話的人,都能順勢將一個個牢不可破的屎盆子扣在這七家主的頭上。

    雲澈這一手,依然讓他們進也噁心,退也噁心……簡直比魔鬼的詛咒還要惡毒。

    “我欺人太甚?”果不其然,淮王的話剛一出口,雲澈的反擊瞬間而至:“敢問淮王,我哪裏欺人太甚?身爲引領守護家族的家主,他們效忠小妖后,本就是天經地義!他們效忠了妖皇一族萬年,現在,我也只是讓他們喊出繼續效忠的誓言而已!不但讓他們可以趁此向小妖后再表忠心,還可以讓妖皇璽得以迴歸,這簡直就是天底下最簡單不過的事,根本沒有半點的過分和爲難!!又哪裏欺人太甚。”

    淮王的胸口劇烈起伏,他很清楚雲澈會說出這樣的話,也更清楚當着天下羣雄之面,這番話根本就無法去反駁……守護家族是效忠妖皇一族而存在,這本就是幻妖界人所皆知的常識。若是哪個守護家族反叛妖皇一族,無疑會遭到整個幻妖界的唾罵和敵視。淮王心念急轉,勉強的道:“衆守護家族效忠妖皇整整萬年,從無異心,天下皆知!你卻讓這七位家主發下毒誓效忠,這分明對他們忠心的質疑和褻瀆!哼,這世上所有的所謂發誓,都永遠只是一句空話,他們若是真有異心,就算誓言再惡毒百倍又能如何!”

    “淮王殿下說的太對了!”雲澈淡笑着點頭:“既然這都毒誓不過是一句空話,那麼隨便喊上一句空話,就既能表忠心,又能讓妖皇璽回到小妖后手中,我想是個人,都不會有理由拒絕吧?那淮王方纔爲什麼要說我欺人太甚呢?”

    “……”淮王瞬間語塞。

    “呵……”雲澈冷笑:“如果我剛纔要求的是讓他們代表全族宣誓,那的確是有些強人所難,畢竟,他們縱然是家族之主,也無法代表和決定家族中每一個人的意志。但我要求的,僅僅是他們自己而已!若是這七個家主對小妖后一片忠心,那麼這個誓言就算再毒上千倍萬倍,也定然是一片坦然,連半點的猶豫和心慌都不會有!反而會欣然的藉此當着天下羣雄之面,向小妖后表達忠心!”

    “若是連這都要牴觸和慌亂……呵,那豈不是在告訴我們所有人,他們心中有鬼!若是發下此誓,就會變成詛咒自己!!”

    “還有!”不等淮王和七家主出聲,雲澈忽然伸手,指向了淮王,緊鎖眉頭道:“淮王殿下,我實在是有些不明白,如此簡單而萬利於幻妖王族的事,你身爲幻妖郡王,本該是樂於見到,但你卻是出言阻撓,難不成你淮王……”

    雲澈的這句話到此停止,但任誰都聽得出他所表達的意思,雲澈短暫停頓後,神情和音調同時一變:“淮王殿下,我雖然只是一介晚輩,但有句話,還是要告誡淮王一番……在這幻妖界,任何人反叛妖皇,那怕是守護家族的人,都頂多是遭人唾罵。但你淮王……還有在座的所有王族若是有反心,那可是連老天都會看不過去!”

    東席之中,所有王族的臉色都是臉色一變,仲王沉聲道:“雲澈……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仲王殿下很難理解嗎!”雲澈雙目微眯,無比肅然的道:“衆所周知,當年,是先祖妖皇一統幻妖,讓幻妖界從無休止的混亂中平息下來,安和萬年!而當初陪着先祖妖皇一起身經百戰,統一幻妖的,便是十二守護家族!十二守護家族在萬年前是先祖妖皇的臂膀,這萬年之中,也一直是妖皇的守護壁障,可謂是功勳赫赫。十二守護家族有如今的地位和聲望,也的確是他們應得。”

    “但你們衆王族,卻是因爲繼承着些許的妖皇血脈,從而一生下來便是高貴的王族,有着最尊貴的地位,享受着最好的資源和常人一生都不敢奢望的富貴榮華,而不需要有什麼付出,更不曾有過浴血奮戰!而這一切,都是因爲你們有着妖皇一族的血脈,是妖皇一族對你們的恩賜!!”

    “你們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這一切,但不能忘了這一切是誰所帶給你們!更不能有半點的反逆之心,否則,就是忘恩負義,天理不容!”

    “而如今,妖皇一族遭遇萬年以來最大的災難,先妖皇死,小妖皇死,只剩下小妖后支撐着一切……卻還因爲女子之身,而遭到無數的質疑。你們王族享受了妖皇一脈的萬年恩賜,而此時妖皇一脈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不正是你們報答妖皇一脈的最好機會嗎!”

    “而若是這個時候,有哪些王族之人非但不鼎力擁護輔佐小妖后,反而心懷異心,那真是良心泯滅,豬狗不如!醜陋無恥到必遭天打雷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