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家主各個臉色陰沉,但過了半天,卻是沒有一個人向前,甚至沒有一個人說話……被雲澈逼到這番田地,他們若是就此當眾向雲滄海跪地請罪,那無疑是向整個雲家俯首,但如果拒絕,那正好中了雲澈扣下來的大屎盆子,搞不好會連累家族臭遍整個幻妖界,他們進退兩難間,都是紛紛等著別人出頭,但憋了半天,卻是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場面難受尷尬到讓他們連腸子都在抽搐。

    「呵呵呵……」雲澈看著他們,嘲諷的冷笑起來:「果然如此,我的話已經說的足夠直白,這其中的恩怨對錯,我也自認為羅列的足夠清楚,但即使如此,這七位守護家主居然卻是這麼的無動於衷!在座的眾位,都是來自幻妖界各地的領主、霸主、強者以及年輕一輩的新星,是幻妖界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的支柱,而妖皇城,是整個幻妖界最為重要的核心。這場妖后大典,你們來的很值得,因為我相信到了此刻,你們每一個人,都應該已經徹底看清了妖皇城這處核心之地究竟出現了什麼問題!你們應該完全看清了誰對誰錯,誰忠誰奸,以及誰才配得上『守護家族』的稱號,而誰,是應該被剔除出去的毒瘤!」

    大殿之中,雲澈的聲音迴音震震。他的這番話,直白到極點,比刀子還要鋒利千萬倍。這樣的話,就算是小妖后,也絕不會如此直白的說出,因為它所針對的,是七個立於幻妖界最最巔峰的實力,動其一便足以讓幻妖界震蕩,何況直指七族。

    換做任何其他的場合,雲澈都不會吼出這樣的話,因為這其實是極端的不智之舉。但此地此時,他吼的毫無猶豫,聲音震耳欲聾,恨不能整個妖皇城的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雲澈的話讓不少人膽戰心驚,的確,事到如今,人們已足以看清一切,而縱然如此,又有幾人敢頂著七大守護家族的威勢給予正面回應……但,雲澈的聲音剛落,一個帶著激動情緒的蒼老吼聲便從坐席的後方響了起來。

    「說的好!」

    這個來自後方的蒼老聲音,讓所有人詫然,七家主更是目光一凝,齊齊看向聲音的來源。而這時,發出聲音的老者已是飛身而起,飄落在了雲澈身側。

    這個老者一身簡單的灰袍,頭髮鬍鬚皆已雪白,臉上也刻滿了歲月痕迹,就連腰都微顯佝僂。看到竟是這個老者,大殿之中頓時低呼四起,很多人直接驚喊出他的名字……

    在這齊聚著幻妖界群雄的妖皇大殿之中,一方地域的霸主,在其中也只能淪為平凡。

    但這個老者卻絕對不是!

    因為他是幻妖界除妖皇城外第一大城域——天妖域的域主秦征。今年已是一千四百多歲,論其輩分,還要高於先妖皇!先妖皇千年前登基之時,他已是天妖域主,如今依然是!也是在場所有人中,唯一經歷三界妖皇的人。論其資歷輩分,妖皇大殿中無出其右。

    秦征的性情是出名的剛正,任天妖域主千年,在天妖域乃至整個幻妖界都有著極高的威望。縱然是先妖皇,對他都是敬重禮遇有加,小妖后自然更是如此。更是僅有的幾個妖皇城外有資本和守護家族叫板的人物之一。

    只是,秦征平日里給人的印象向來時平和沉穩,誰也沒想到,他今日竟一聲怒吼,飛身向前。

    「秦域主?」小妖后目光訝然的看著他,眉宇間帶著幾分極少出現的敬重。

    秦征向前一步,附身拜道:「老臣冒犯,還請小妖后贖罪。只是身為幻妖臣子,老臣有些事不得不做,有些話,不得不說。」

    秦征說完,忽然一轉身,在雲滄海的遺體前單膝跪下,愧聲道:「老朽秦征,今日特來向妖王請罪!」

    雲澈連忙向前,伸手想要將他扶起:「老前輩,你這是……」

    秦征一擺手,依然跪拜在地,強硬的不肯站起:「百年前,一個守護家主不惜親自遠赴萬里,找到老朽,訴說妖王之罪,要老朽帶動整個天妖域譴責妖王,以向小妖后施壓重責犯下滔天大錯的雲家,否則幻妖必亂……老朽枉活一千多歲,竟被輕易的蒙蔽了心眼,責罵了妖王整整百年,不但在天妖域毀盡妖王威名,還將其塑成幾乎毀了幻妖界未來的萬古罪人……」

    「老朽愧對妖王,愧對先妖皇和小妖后,愧對雲家,愧對天妖域,愧對天下人啊!!」

    秦征的聲音充滿了悲愴和悔恨,他不是在偽裝,每一個字的情緒都是發自肺腑,讓人聞之心顫,說到最後,一雙老目已是淚光隱現。

    雲澈蹲下身來,感激的道:「老前輩,你不需要自責,畢竟,你當年並不知道完整的真相,再加上某些小人的煽動蠱惑……」

    「不!」秦征搖頭:「錯就是錯。老朽就是在這裡向妖王的英魂跪上十年,也是應該。」他看向雲澈,忽然抬手認真的一拜:「孩子,老朽真的要好好謝謝你,若非你讓老朽看清真相,讓老朽還有賠罪改過的機會,待老朽入土之後,哪還有臉去見妖王,哪有臉去見先妖皇啊!」

    雲澈連忙扶住秦征的手臂,道:「老前輩萬萬不可,我一個小輩,怎堪前輩如此大禮。前輩不但一身正氣,而且胸襟廣闊如海,縱有百年之錯,但晚輩相信其中定然沒有半分惡意,先妖皇和爺爺在天之靈,也決計不會怪罪前輩半分。」

    秦征看著雲澈,欣然的點頭:「不愧是妖王之孫,老朽一生見過的年輕俊傑無數,卻無一人能與你相較。坦白說,老朽這百年來一直深憂幻妖界今後的命運,但,如今妖皇璽回歸,我幻妖界又出現了你這等讓老朽都心甘折服的後輩,老朽縱然馬上入土,也已是心安了。」

    雲澈搖頭道:「晚輩當不得前輩如此稱讚……」

    「不,你當的起。」

    一個如雷霆般的聲音從空中傳來,一個身材魁梧,滿臉黑須的人落到了秦征的身側,直接向著雲滄海的遺體單膝跪下:「南陽城主雷雲澗,特來向妖王請罪!我雷某人一生都自詡不愧天地,今日方知,我雷雲澗這百年根本是有眼無珠,豬狗不如啊!!」

    雲澈剛要說話,數道人影同時從上空掠起,落到了雲滄海的遺體前輩,全部直接跪拜在地……

    「南疆統領趙正志,來向妖王賠罪……」

    「黃風域主歐陽憲向妖王前輩賠罪……回想這百年所語所為,羞愧欲死……」

    「江北域主單昊空,愧對妖王……愧對先妖皇……這百年,真的是瞎了眼,蒙了心啊!」

    「…………」

    自天妖域主秦征起始,越來越多的離開坐席,跪拜在雲滄海的遺體前方,向他俯首懺悔請罪。從一人,到十人,到百人,到千人,到萬人……

    短短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本是座無虛席的妖皇大殿,坐席竟是空蕩了一片又一片,而大殿中心小妖后所辟出的對戰場地,被一波又一波的人群完全的佔據,他們全部面向雲滄海遺體,單膝跪地……

    這樣的一幕,所有人始料未及。

    一個忠肝義膽,為妖皇界付出一切乃至生命的妖王,這百年之中卻被他們當做犯下滔天大罪的罪人,不知多少次的嘲諷和辱罵,並將其罪名推動散步到整個自己所掌控的領域……今日知道真相,又親眼目睹著妖王的遺體,但凡是個有點良知和廉恥的人,都會羞愧悔恨到極點。

    但和雲家已明顯成敵對之勢的七家族在前,他們縱然心中愧恨萬千,又豈會有人敢於當眾表露,更不要說主動向妖王遺體懺悔……但隨著秦征第一個站出,局面便瞬間變了。越來越多的人隨之而上,到了後來,那些沒有向前認罪的人反而成了異類,坐在那裡都全身不自在,彷彿四周都是諷刺低視的目光……到了最後,不僅僅是各方城主、域主、首領,就連那些各方大勢力的霸主,也都紛紛跪向雲滄海的遺體之前,垂首懺悔。

    場面,徹徹底底的失控了。淮王站在那裡,臉色僵硬如死屍,身軀卻又不斷的發抖。妖后大典之前,他以為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但因為一個雲澈,每一步,都完完全全的脫離著他的控制,所有的一切,都朝著最不利於他,甚至他做夢都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作為一方地域的霸主,他們能讓幻妖界都是譴責妖王和雲家之音,自然也能讓幻妖界都是讚頌妖王和雲家之音!而且,由於這百年的愧疚悔恨,無論雲滄海還是雲家的聲望聲名,不但會快速得以恢復,而且還極有可能會數倍的反彈,那時,僅僅是天下人對雲家的擁護,都足以讓雲家屹立不倒。

    雲家眾人都已是熱淚盈眶,雲輕鴻起身,緩緩拱手:「雲輕鴻……謝過眾位了。」

    秦征抬首,悵然的道:「我們只是在為自己所犯下的大錯認罪懺悔,雲家主縱然怪罪責罵我等,都是天經地義,又談何謝過。倒是……」

    秦征忽然轉身,看向了站在那裡的七家主,目光一下子變得冷厲起來:「赫連狂,當年親自找到老朽,讓老朽帶動天妖域向小妖后施壓的人便是你!在天妖域大規模煽動輿論的也是你們赫連家族!那時老朽還天真的以為你們赫連一族是為了重責雲家來平衡人心,是為了幻妖界大局著想,但今日所聞所見,你赫連一族,分明是為了私心,刻意詆毀雲家與妖王!」

    「如今真相已大白,妖王遺體在此,你赫連一族分明最應該向妖王俯首認錯……為什麼還站在那裡無動於衷!」

    「還有你們……你們七個家主之前都已親口承認百年前在幻妖界聯合散播妖王之罪,讓天下譴罵妖王。你們是害的一代英烈被詆毀百年的罪魁禍首,為何面對這妖王遺體,卻連認錯懺悔都不肯做!我等雖犯大錯,但知錯后尚知懺悔,難道你們堂堂守護家族,連這點風範都沒有!!」

    「你們守護家族勢大如天,無人敢惹。但今日你們若不向妖王賠罪,老朽從此不但低看你們,還要讓整個天妖域認清你們的作為!老朽已是半身入土的人,不怕你們報復!」

    秦征的話字字如雷,字字激憤,直轟赫連狂等七家主。他的聲音剛落,秦征身邊的一個老者也是高聲喊道:「老夫贊同秦域主所言!你們今日若不向妖王賠罪,那是讓你們家族的萬年威名蒙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