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c_t;雲家一行人出了妖皇大殿,四長老親自抬著雲滄海的遺體,腳步緩慢而小心,雲家眾人簇擁在旁,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肅重。(廣告).訪問:.。進入妖皇大殿時,他們被所有人注目,走出時,他們依然被幾乎所有人注目著,但這些目光的『色』彩,卻已是全然不同。

    「雲老弟,明日傍晚,蘇某會和言家主登『門』一敘。」蘇項南向雲輕鴻傳音道。

    雲輕鴻向蘇項南和言自敬的方向微微點頭,對方想要商議什麼,他心知肚明。

    「澈兒,你在想什麼?」雲輕鴻側首,看著雲澈問道。在走出妖皇大殿後,他一直微微鎖著眉頭,明顯在思索著什麼。

    雲澈微微仰頭,道:「我是在想為什麼小妖后忽然中止大典,而且直接離開。若僅僅是為了以妖皇璽祭拜先妖皇這個原因……總感覺有些說不通。」

    雲輕鴻淡淡一笑:「為父也覺得有些詫異,不過小妖后絕非輕重不分之人,她這麼做必然是事出有因,但既然她並不想讓他人知道,也就無須深究n↗ann↗書n↗ロ巴,m.了。」

    雲澈緩緩的點頭,然後忽然問道:「爹,我聽蕭雲說,金烏雷炎谷是固定五年開啟一次。那它的開啟究竟是由金烏雷炎谷自己決定,還是妖皇一族來決定?」

    「當然是前者。」雲輕鴻道:「金烏雷炎谷的入口前方有著一個巨大的火焰封印,這個封印並非是由幻妖王族所立,而是在始祖妖皇得到金烏傳承后,由金烏神魂所設下,無人可強行破開。這個封印固定五年自行消失十二個時辰,這時,也便是幻妖王族和守護家族進入歷練之時。十二個時辰后,封印便會重新出現,同時,金烏雷炎谷中的所有人也會被全部排出……除非死在其中。」

    「原來如此。」雲澈點頭,微微一想,又問道:「也就是說,除了封印在固定時間自行消失之外,沒有任何其他進入金烏雷炎谷的方法?包括妖皇一脈的人也沒有?」

    雲輕鴻再次點頭:「的確如此。金烏雷炎谷中有著火靈、雷靈和天地異寶,進入金烏雷炎谷的人都會有相當巨大的收穫,但如果沒有節制的獲取其中的資源,便會傷及其雷火源力。每次開啟之後的五年封閉,便是為了火靈、雷靈和異寶的再生。無論是誰,封閉期間都無法進入。至少為父這百多年來,從未聽過有誰能在封閉期間進入金烏雷炎谷。」

    「哦……」雲澈抬手託了托下巴,眉宇間的疑『惑』卻更重了一分。之前在妖皇大殿上,眾人只看到他姿態強硬,實力橫掃群雄,對淮王一派更是罵的暢快淋漓,但實則唯有他自己清楚,在進入妖皇城之後,他是步步小心驚心,尤其是今日徹底開罪了眾多實力地位極強的人物與勢力,他更是必須小心翼翼,不敢漏掉任何的盲點與疑『惑』。

    沉默了許久,他依舊毫無頭緒,便暫時不再多想,一拍蕭雲的肩膀,嘿嘿笑道:「蕭雲,你現在可是威風八面的蕭王了reads;!整個幻妖界歷史上,繼我們的爺爺之後,你可是第二個被封王的人,現在感覺如何啊?」

    蕭雲從妖皇大殿里走出的腳步始終都是輕飄飄的,直到現在都有一種身在夢中的感覺。聽到雲澈的話,他腳步一頓,有些失措的道:「這個這個……這些其實都是大哥的功勞,我……我都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哈哈,」雲澈笑了一聲「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等你的封王儀式結束,自然就知道怎麼做了。」然後他聲音壓低,笑『吟』『吟』的道:「你被封王之後,地位比你七妹的父親還要高上一分,你和七妹的事情,可就沒什麼阻力了。」

    「嘿嘿。」蕭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馬上,他又收斂笑意,有些擔心的道:「大哥,淮王是個非常可怕的人,他今天一定徹底對你懷恨在心了,還有赫連等七個家族。我怕他們會尋找機會對你下手……」

    「雲哥哥!」

    這時,一個清脆的少『女』呼聲從後方傳來,蕭雲「嗖」的回身,一眼就看到了正小跑向這邊的天下第七,她的身後,是神『色』各異的天下群雄,以及天下六兄弟。

    「七妹!」蕭雲呼喊了一聲,『激』動又緊張的站在那裡。雲輕鴻和慕雨柔也停下腳步,微笑著看著他們。

    「雲哥哥,你現在可是蕭王哦!太厲害了……恭喜哦!」天下第七幾乎是蹦蹦跳跳的來到蕭雲身前,滿臉的歡欣喜悅。若是以往,有父親在側,她連和蕭雲打個招呼都不敢——在大典開始之前,天下一族在路過雲家坐席時,她便一句話都沒能和蕭雲說。但現在,隨著雲家聲勢與命運的天翻地覆,以及蕭雲的身世被揭開和被封為蕭王,情形自然也全然不同了。

    「咳咳!」天下雄圖板著臉,狠狠瞪了蕭雲一眼,直接不再理會他,卻也沒去將天下第七拉回來,而是將目光久久落在雲澈身上,然後向雲輕鴻深深感嘆道:「雲老弟,你這兒子,真是不得了啊……比我這六個兒子加起來都強。」

    天下雄圖上來這麼一句話,說的天下六兄弟直齜牙,雲輕鴻微笑著道:「天下兄哪裡的話。」

    短短一句,卻也沒有過於自謙。因為他這一生最大的驕傲,便是來源自他的兒子,他又豈會願意用自己的言語去謙虛否認。

    今日一見雲澈,天下雄圖當真是感慨萬千,他之前極力反對自己的『女』兒和雲家少主雲蕭『交』往,小部分原因是雲家的衰弱,最大的原因是他可能來自天玄大陸的身世。而如今真正的雲家少主歸來,他看著雲澈,心中冒出的最強烈的想法居然是……七寶要是能嫁給這小子,做小老子都願意啊!唉唉唉!

    「雲老弟,敢問一句,你和弟妹的傷忽然痊癒,究竟是何高人所為?我『精』靈一族一直自認極為擅長療傷,但對於你們的傷卻是無可奈何,也一直以為天下無人可醫。如今見你們痊癒,我實在是萬分好奇究竟是何人竟有這等通天之能。」

    對於將雲輕鴻夫『婦』治癒,他用「通天之能」四個字來形容,而且這還是出自天下家族的族長之口,但這在知曉雲輕鴻夫『婦』傷勢的人聽來,卻是絕不誇張。

    若是在妖后大典之前,無論是誰問起,雲輕鴻都必定隱瞞,但現在,他卻是微微一笑,目光轉向雲澈,坦然而驕傲的道:「實不相瞞,我和雨柔身上的傷與毒,都是澈兒所治癒。」

    之前必須隱瞞,是絕不願讓雲澈被人盯上,而現在,雲澈已是高調的不能再高調,把淮王等人都得罪了徹徹底底,再隱瞞已是毫無意義。就怎麼說出來,反而有可能會為雲澈招來好處。

    毫無意外,雲輕鴻話音一落,天下雄圖的臉上『露』出了無法掩飾的驚容,他身後的天下六兄弟也全部張大了嘴巴,半天無法合攏。

    雲輕鴻和慕雨柔身上的傷與毒有多可怕,他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這件事是他人說出,他們絕不會相信。但,這個事實是從雲輕鴻口中親自說出,讓天下雄圖想不相信都不行……而回想起這段時間所得到的訊息,雲輕鴻痊癒前的一段時間,他並沒有接觸過其他人,唯一的變化,就是身邊多了一個義子云澈……

    天下雄圖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才壓下心中的震驚。他看了一眼周圍,沒有再繼續追問:「多謝雲老弟坦然相告。此地人多耳雜,便不多敘了。淮王今日雖然一敗塗地,但絕無可能就此收手。如今雲老弟痊癒,妖皇璽回歸,小妖后就多了數分的抗爭之力……今後之事,明日我會登『門』相商。」

    雲輕鴻微微點頭,也不再多言。

    「七寶,我們走了。」天下雄圖盯了蕭雲一眼,直接拽過天下第七準備離開。

    「啊!七妹!」蕭雲一下子想起最重要的事,連忙出聲喊住天下第七,然後急匆匆的跑到她身前,手裡,捧了一個『精』致的白『玉』盒子……這個白『玉』盒子被他拿起來時,便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因為這可是小妖后賜給他的那個白『玉』盒子,裡面,裝著的可是霸皇丹!!

    「七妹,這是小妖后賞賜的霸皇丹,給……給你。」

    「啊!」天下第七眼眸睜大,一聲輕呼,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她身後,天下六兄弟都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神『色』,就連天下雄圖都是眼『波』動『盪』。

    這不是普普通通的丹『葯』,這是對常人而言猶若神話,縱然是守護家族和王府的人都垂涎『欲』死的霸皇丹啊!!

    服下這霸皇丹,蕭雲可直接成就霸皇,一日千里!成為同齡之中真正的人上人……而他,竟然將這枚霸皇丹,毫不猶豫的拿出來要送給天下第七!

    雲澈站在那裡默默點頭,一臉讚許……以他這段時間對蕭雲『性』格的了解,這個在別人看來堪稱驚天動地的舉動,出現在他身上倒是一點都不奇怪reads;。要不這天下家的小公主怎麼會在重重阻力下依然對他死心塌地的……

    「你要把霸皇丹……送給我們七妹?」天下第五脖子前伸,一臉不敢相信的道。

    蕭雲的身世已被當眾揭開,他成為了幻妖王族的恩人之後,他又被小妖后封王,身份,根本已是今非昔比,非但不會再配不上天下第七,反而要遠遠的蓋過。但,這樣的他,卻依然將這珍貴到極點,可以讓父子為仇,兄弟反目的霸皇丹,主動想要送給天下第七……

    他對天下第七的情義是真是假,是輕是重,此刻只要不是個瞎子,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嗯嗯。」蕭雲馬上點頭:「七妹的玄力現在處在王玄境巔峰,最適合使用這枚霸皇丹了。七妹,你把這枚霸皇丹服下,就可以成為一名真正的霸皇,這樣,就沒有人可以欺負你了。」

    天下第三的嘴巴張了張,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其他天下兄弟也無不動容。他們自問,如果自己在成就霸皇之前得到霸皇丹,是絕不可能願意將它讓於他人,哪怕是自己的親兄弟。但,已被封王的蕭雲,卻是……

    天下第七又是感動,又是欣喜,她比誰都相信,他就算是封了王,也依然是她的雲哥哥。她搖搖頭,把白『玉』盒子推開:「雲哥哥,這是小妖后賞賜給你的,我才不要。」

    「可是,小妖后說過,賞賜給我后,就是我自己的東西,可以隨意將它送人。」見天下第七不收下,蕭雲有些著急起來:「七妹,你現在用它是最最合適的時候,我……我馬上就要突破了,再用它就『浪』費了。」

    「哼,我才不信。」天下第七又把白『玉』盒子一推,笑嘻嘻的道:「雲哥哥你雖然年齡比我大,境界和我一樣,但明明還要差我那麼一點點,要突破也是我先突破,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把它吃掉,不許再推給我。」

    「可是……可是……」

    別人做夢都求不了的霸皇丹,這兩人居然在那推來推去。雲澈向前一步,一把將放著霸皇丹的盒子給抓了過來,道:「你們兩個先別推來推去了,既然蕭雲想把霸皇丹給七妹用,七妹又想蕭雲自己用……那就這樣好了,這顆霸皇丹先『交』到我手裡,我回去后把它分離成『葯』效完全相同的兩半,你們一人吃半顆,不就好了。」

    ——————————

    那個……該怎麼說呢…………;

    ...
最近更新小說